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多情漫作他年忆:苏曼殊传
多情漫作他年忆:苏曼殊传


多情漫作他年忆:苏曼殊传

作  者:赵冠舒 著

出 版 社:花城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

定  价:59.80

I S B N :9787536088849

所属分类: 文学  >  作品集  文学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一个世纪之前,在清末民初的风雨飘摇中,有一位旷世奇才,他着僧衣一袭,捻竹笔一支,写几首相思,译几回拜伦,诵一世梵音……就这样,横刀直入地闯进了许多人的情愁。

  他画的是寒鸦瘦马,写的是红笺天涯。红尘念起时,狂笑入江南烟雨;繁华落幕时,静走蜀身毒道。赏罢红梨晚渡,笑谈暹罗见闻。即便身处乱世,几历政台更迭,从未抛却家国,至于个人生死,是无妨。

  待到转身时,依然青灯孤旅,独处碧落;红尘多苦痛,人心皆空城,执念如飞烟,迟早要散。唯有既癫且狂,芒鞋、破钵、青山、兰舟,不如归去。

  本书以人物传记的形式,以晚清及民国初年为时代背景,描写了苏曼殊传奇而短暂的一生和成长经历,还有他投身革命的种种际遇,以及他在小说、诗歌、译著、绘画等方面的显著成就,尤其在诗文著述方面,做了详细的分析和解读。本书文字优美,作者充分发挥其对中国古典文学的深厚研究和积累——遍读经史子集,熟悉国学脉络,精研唐诗宋词——在用诗一般的语言对苏曼殊作品进行解读的同时,把苏曼殊的作品和人生经历相结合进行介绍,旁征博引诗词歌赋,像是一场诗学和美文的盛宴,避免了枯燥的阅读感。同时本书搭配了很多图片,在丰富版面的同时,也能让调节读者的阅读节奏。

 

TOP作者简介

  赵冠舒,吉林临江人,主修汉语言文学专业。喜好琴棋书画,对中国古典文学有深入细致的研究。现为珠海市香洲区作家协会副主席、苏曼殊文学院秘书长、《香山》杂志编辑。

 

TOP目录

第一章? 文星初诞? /001

第二章? 天命无寄? /006

第三章? 认祖归宗? /012

第四章? 渐融乡梓? /017

第五章? 乡塾开蒙? /021

第六章? 童年寡欢? /025

第七章? 家道中落? /030

第八章? 病弃柴房? /035

第九章? 初沐佛光? /040

第十章? 渐显异禀? /046

第十一章? 东渡求学? /051

第十二章? 樱花飘落? /056

第十三章? 艰辛苦读? /064

第十四章? 投身革命? /068

第十五章? 赋诗江南? /072

第十六章? 无依归禅? /080

第十七章? 受戒佛门? /084

第十八章? 游历四方? /090

第十九章? 执教长沙? /096

第二十章? 梦落西湖? /101

第二十一章? 情断金陵? /106

第二十二章? 巧点鸳鸯? /112

第二十三章? 译才称奇? /117

第二十四章? 囊空若洗? /124

第二十五章? 以画明志? /130

第二十六章? 流连青楼? /135

第二十七章? 精研梵文? /140

第二十八章? 革命困惑? /147

第二十九章? 学通中西? /152

第三十章?     画艺称绝? /156

第三十一章? 挂单禅院? /164

第三十二章? 过若松町? /171

第三十三章? 惜调筝人? /177

第三十四章? 母子重逢? /185

第三十五章? 东渡归来? /191

第三十六章? 断鸿零雁? /196

第三十七章? 梦破残生? /205

第三十八章? 革命曙光? /210

第三十九章? 焚画祭友? /217

第四十章?    义话南洋? /224

第四十一章? 慈恩连连? /229

第四十二章? 孤屿习静? /234

第四十三章? 羁旅安庆? /241

第四十四章? 风花雪月? /247

第四十五章? 风云迭起? /255

第四十六章? 诗心何寄? /262

第四十七章? 狂歌走马? /271

第四十八章? 再为革命? /277

第四十九章? 著述日丰? /286

第五十章? 文行无止? /295

第五十一章? 非梦如梦? /307

第五十二章? 魂依孤山? /315

跋 /324

苏曼殊年表 /327

参考文献 /337


TOP书摘

叶延滨

《多情漫作他年忆——苏曼殊传》是一本值得向读者推荐的好书。这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一位文学奇才苏曼殊的传记。在中国百年现代文学史上,苏曼殊是承前启后的人物,也是充满传奇色彩的一代名士。由于种种原因,这个曾经闪烁奇异光彩的天才作家,被蒙上历史的尘埃,不仅从描述现当代文学的各种文学史中消失,也不为一般读者知晓。苏曼殊的传奇人生和他的天才著述,是中国进入20世纪后,中外文化交流与冲撞掀起的历史大潮中一个弄潮儿的写照。苏曼殊(1884—1918),原名戬,字子谷,小名三郎,更名玄瑛,号曼殊,广东珠海市沥溪村人,文学家,能诗文,善绘画,通梵文。苏曼殊的父亲是广东茶商,母亲是日本人。苏曼殊曾入日本横滨大学预科、东京振武学校学习。光绪二十八年(1902),在日本东京加入留日学生组织的革命团体青年会。次年加入拒俄义勇队。同年归国,任教于苏州吴中公学。1903年,在广东惠州削发为僧,法名博经,旋至上海,结交革命志士,在《民国日报》上撰写小品。光绪三十年(1904),南游暹罗、锡兰,学习梵文。1906年夏,革命党人、著名汉学家刘光汉邀其至芜湖皖江中学、安徽公学执教,与在日时旧友陈独秀相遇,是年与陈东渡日本省亲未遇,归国后,仍执教于芜湖。1907年,在日本与幸德秋水等组织亚洲和亲会,公开提出“反抗帝国主义”的主旨。同年和鲁迅等人筹办文学杂志《新生》,未成。宣统元年(1909),再度南游,任教于爪哇中华学堂。辛亥革命后归国,参与上海《太平洋报》工作。1913年,发表《反袁宣言》,历数袁世凯窃国的罪恶。他一生波涛汹涌,他的命运曲折起伏,时而壮怀激烈,时而放浪不羁。他独特的生活经历和思想性格,恰是处在中西文化交流与冲荡中,一个天才作家难以逃脱的宿命。1918年5月2日,苏曼殊在上海病逝,年仅35岁。他的著述丰富而驳杂,柳亚子先生曾编辑五卷本《苏曼殊文集》,但印行较少,后少有再版,苏曼殊如珠贝沉入岁月的河床。《多情漫作他年忆——苏曼殊传》从波光

月影的岁月之河中,打捞一个风云英杰的身影和传奇,实在是值得点赞。《多情漫作他年忆——苏曼殊传》能够在今天与读者见面,不能不感谢苏曼殊家乡对这位游子念念在心。2015年1月,珠海市香洲区政协八届五次会议上,有委员提议香洲区应成立“苏曼殊文学院”以推动香洲文艺事业。这个议案得到了领导的支持和相关部门的关注。在区委、区政府、区政协和区文联的共同努力下,苏曼殊文学院完成所有注册手续,于2017年2月25日正式挂牌成立。这是一件重视文化复兴的好事,也由此提升了当地民众的文化自信,助推了对传统优秀文化的发掘和整理。以苏曼殊文学院为平台,香洲区以及整个珠海,加紧进行对苏曼殊的研究工作,并借力培养本土作家,加快步伐,开展工作。珠海市香洲区文联在资金不足、设施尚简的情况下,以极大的热情开拓局面。第九届香洲政协又责无旁贷,把香洲文史的研究编纂工作当作政协的任务和使命,以每年出版两本文史专著的速度,加快“香

山记忆”文史书系的编辑出版工作。在这个文史书系中,《多情漫作他年忆——苏曼殊传》列入了2018年出版计划的重点。

作家赵冠舒是本书的作者,她是苏曼殊家乡沥溪村所在的珠海市香洲区政协文史委员、香洲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同时,她也是发掘和开拓苏曼殊文化的参与者,担任了珠海市苏曼殊文学院秘书长、珠海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和《香山》杂志编辑。这位从吉林移居珠海的女作家,大学主修汉语言文学专业,多年从事教育工作。喜爱琴棋书画,遍读经史子集,熟悉国学脉络,精研唐诗宋词,对中国文学有较为深厚的研究和积累,同时多年来在小说、散文、诗歌方面有50余万字作品付梓。这些都为她深入研究苏曼殊打下了基础,为她完成修复和再现苏曼殊的文学形象创造了条件。

《多情漫作他年忆——苏曼殊传》以人物传记的形式,以晚清及民国初年为时代背景,梳理了苏曼殊的家庭出身和成长经历,探讨和描绘了苏曼殊的性格基调和命运轨迹,比较全面地介绍了苏曼殊在小说、诗歌、译著、绘画等方面的显著成就,叙述了他投身革命洪流的种种际遇,长卷式地展现了苏曼殊传奇而短暂的一生。

苏曼殊的经历及著述,在他生前逝后,都充满争议和迥异评价。《多情漫作他年忆——苏曼殊传》的作者不仅认真研读史料,写作上也有相当的文学功力。《多情漫作他年忆——苏曼殊传》可以说是一部文学性和史料性俱佳的传记。当然,文学界和史学界对苏曼殊经历的某些事件和他的某些作品,一直有不同的看法,因此,这本传记也是一个作家对苏曼殊的认识和理解。欢迎有不同意见的朋友对此发表自己的独到见解,从而进一步推动苏曼殊研究。

祝贺作家赵冠舒完成了一部重要的作品,也祝贺苏曼殊文学院的朋友们几年来所取得的进步。文学是一项薪火相传的事业,希望有更多的读者了解苏曼殊和他热爱的文学。

是为序。

2018年11月于北京

(作序者系诗人、作家,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

 

第十六章  无依归禅

1903年12月24日,发生了一件震动革命圈的大事,上海“额外公堂”对章太炎、邹容做了判决。此事在近代报业发展史上不可不提。

谈起近代史的中国报业发展,实属波折不少。最初,国人办报并不是为了宣传,不过是以图小利,《苏报》的创始人胡璋便是其中之一。当然,胡璋办此报也并不是全然为了牟利。他是一位清末的在画坛上颇具名声的画家,他的画资不菲,在日本时天皇还曾请他为素胎胆瓶作画。胡璋在日本传艺多年,对日本政治、经济、科教文化等方面的研究很深,本想回国将所知贡献给朝廷,却得不到清政府的重用而赋闲在家,便用其日本妻子生驹悦的名字注册了《苏报》。起初,报纸并无什么人购买,后来胡璋便在报纸上发一些黄色新闻和小道消息,即便如此,销量还是不佳,只能将就维持。后来,胡璋回日本期间将《苏报》卖给了陈范,此人做过江西铅山县令,又作为戊戌变法的亲历者,对清政府的腐败有深刻体会。他将《苏报》改版,侧重针砭时弊,慢慢成为上海五大日报之一。梁启超就称赞《苏报》能“屹立于惊涛骇浪、恶毒迷雾之中。难矣,诚可贵矣!”

陈范见《苏报》影响日渐扩大颇受鼓舞,于1903年5月27日,毅然聘请章士钊担任《苏报》主笔。6月1日,《苏报》宣布“本报大改良”,同时刊出章太炎写的《康有为》,提出“革命如铁案之不可移”。随后,章太炎又写了一封致康有为的公开信,即著名的《驳康有为论革命书》。八天后继续推出邹容以反满为核心的《革命军》,《苏报》成了“国民教育第一教科书”。此后革命党人更是刊出《杀人主义》一文,竟言“杀尽胡儿才罢手”“借君颈血,购我文明,不斩楼兰死不休,壮哉杀人”之类惊世骇俗的词句。《苏报》的言论自是会招来杀身之祸,湖广总督端方连番致电两江总督魏光焘,责问魏为何放任治下出现如此大逆不道的言论。魏光焘迅速出炉逮捕名单,要求租界工部局查禁《苏报》,缉拿乱党。章太炎、邹容等六人俱在此名单上。

章太炎,原名学乘,字枚叔。他的家乡在浙江余杭,山清水秀多才子。章太炎自幼成长在书香门第,家中十分富有,甚至有私家的藏书楼。他自幼饱读诗书,加上家传医学,其成长环境令人艳羡。青年时代的章太炎因阅读《东华录》《扬州十日记》等书,视清政府为外族政权,抵抗意识强烈。这些贯穿其一生的华夷观念,并在后来与《春秋》的夷狄观以及西方的现代民族主义观点相结合,形成具有其个人特色的民族主义观。中日甲午战争之后,章太炎曾为“强学会”捐款,后来又到上海任《时务报》主笔。1902年章太炎再次逃亡日本,寄住在梁启超的报馆,并与孙中山结交。他为孙、康二人积极奔走,希望能达到合作同事的目的。章太炎为人铮铮铁骨,因生平十分倾慕顾绛(顾炎武)的为人行事而改名为绛,号太炎。后来,为了纪念汉代辞赋家枚乘,又更名为“炳麟”。

1845年,清政府在英、美、法三国要挟下被迫签订《上海租地章程》,无奈在租界内设立工部局。因受租界的限制,清廷只能努力劝说工部局逮捕“涉案”人员。逮捕名单出炉后,众人闻风躲避,唯有章太炎依旧坦然处之。他本就出身名门,与常人相比自有一身士大夫风骨,既已决定投身革命,便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今日局面早在他的预料之中。6月30日,当巡捕冲进办公室时,章太炎正身端坐,从容言道:“余皆没有,章炳麟是我!”

苏曼殊对章太炎的风骨胆略钦佩之至,章太炎被捕让他忧心如焚。屋漏偏逢连夜雨,当曼殊一心在《国民日日报》做事,意气风发地力图报效国家民族时,报纸竟因内讧而停刊。停刊后他骤然空闲,无事可做,终日憋闷在房间内,满腔革命热情无处宣泄十分懊恼,又因牵挂章太炎案的审判一直未离开上海。然,章太炎此案一审再审始终无果,令曼殊心焦如烹。

直至12月24日上海“额外公堂”会审,对章太炎、邹容做出终身监禁判决。这次审判结果对苏曼殊造成了巨大的打击,他本想一心跟从章太炎等人以革命为己任,现在领导者受到如此判决,让他对黑暗腐败的清政府彻底绝望,也对革命失去了信心。他不知道日后要如何继续革命,也开始怀疑革命党人的力量是否真的很渺小,是否能推翻腐败的清政府。在痛哭无望中,他只得先赴香港,寻找另一片革命热土。

1904年初,苏曼殊在冯自由的介绍下,奔赴香港投奔陈少白。孙中山亦早在?1894年在檀香山创立兴中会,此为革命党人一派。但是,“辛酉政变”后,康、梁等维新党于1899年在加拿大成立保皇会。保皇党和革命党在意见上有很大分歧,清末十余年间双方争论互斗不断。此前苏曼殊从横滨去东京求学时,就因反感保皇党而未选择就读梁启超与华侨在横滨创办的“东京高等大同学校”。回国后又因与陈独秀、章太炎等人交好,更是革命思想爆发,视康有为一派为“死敌”。当然,这一时期康有为一派对孙中山等革命者亦是如此。

在日本,章太炎等革命党人与维新派曾有一段共事的经历,昔日革命家年轻气盛,为后人留下了许多谈资,其中有一件算不得趣事的“趣谈”。章太炎和梁启超都曾供职于《时务报》,当时梁启超为《时务报》创始人之一,而章太炎是汪康年请过来的新主笔,旨在替代梁启超,加之章太炎一向视清廷为外族政权,便难免得罪了康有为和梁启超。此时的《时务报》中,康有为的学生居多,随着汪康年和梁启超争夺管理权的斗争激化,康门弟子对章太炎的敌视情绪日益加深。终于,在康有为的指示下,梁启超策划门下弟子群殴了章太炎。汪康年和梁启超因此事彻底决裂,梁启超最后愤怒地拂袖而去。

苏曼殊作为“革命派”的门生,到香港后住士丹利街中国日报社,投奔陈少白。陈少白,号夔石,出身于江门市外海镇南华里一个基督教牧师家庭。他自幼十分聪慧,看人眼光独到,行事足智多谋。但此时陈少白对曼殊古怪的性格没有表现出陈独秀等人对苏的热情接纳的态度,他不甚适应苏曼殊这种激进与孤僻并存的状态,没有给苏曼殊安排工作,曼殊在香港陷入了孤独而无所事事的困境。

12月24日,上海传来消息,“苏报案”最终判决传来:章太炎、邹容二人“永远监禁”。虽然这一次的判决最后没有执行,但消息传来,使得苦闷中的苏曼殊遭受到严重的打击,加之陈少白的冷淡,他的革命热情冷却下来,俗世的孤苦哀凉让他再度陷入低迷之中。在香港已然待不下去了,他又要启程,不知去向何方。苏曼殊曾说:“衲无法安分求生,不可若长久滞于一处。”此时能解救他的,唯有他的佛。陆丹林在《记曼殊出家及欲枪击康有为事》一文中写道:

曼殊以冯自由之介,抵港即居于此,性情孤介,足不出户,食宿之余,鲜与人语。

……

忽告陈先生,谓决意出?为僧,欲往省城受戒。陈察其素性坚僻,无可挽留,乃送数十金,以资其行。去数月,复回,则居然僧衣僧履,罩以薄棉蓝布长坎肩。询其情况,自言:出门后,茫无所知,既而囊金欲尽,相识者荐往惠州某庙发。庙为破庙,住持其一老僧,即其师也。

后来,“苏报案”历经几次公审后,于1904年5月21日在“额外公堂”做出终审判决,章太炎监禁三年,邹容监禁两年,罚苦役,期满驱逐出境,不准逗留租界。章太炎一生铮铮铁骨,男儿本色。他的反清意识十分浓厚,在史学、朴学、国学上都著述甚丰,一生著作400余万字。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344

开  本:16K

纸  张:轻型纸

正文语种:简体中文

加载页面用时:78.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