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黑暗物质:精灵守护神
黑暗物质:精灵守护神


黑暗物质:精灵守护神

作  者:[英] 菲利普·普尔曼(Philip Pullman) 著

译  者:周景兴

出 版 社:上海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

定  价:49.90

I S B N :9787532173310

所属分类: 少儿  >  中国儿童文学  少儿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一趟关于魔法、精灵、神话、平行世界的奇幻旅程

    离奇事件在世界各地接二连三地发生:上百个孩子,连同他们的灵魂化身而成的精灵,一起神秘消失。

    莱拉的朋友也没有幸免于难,于是,她踏上了拯救朋友的冒险之旅——

    她得到了身着尊严铠甲的披甲熊的帮助,结识了在云端飞翔的女巫部族,捣毁了切割孩子和精灵的实验站……莱拉渐渐发现,一切的根源都指向了一种尘埃形态的粒子,一种“黑暗物质”。它太神秘了,无法用肉眼看到,也不知道它为何存在;更神秘的是,它只会被大人吸引,孩子们却不会。

    有人说它是“罪恶”的象征,大人就是因为沾染了它才会变坏。

    有人说它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神学之谜,或者某种魔法。

    有人说它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力量,可以揭开平行世界的秘密。

    与此同时,没人相信莱拉能救回朋友,揭开“黑暗物质”的真相。

    所有这一切,都不能阻拦她一路勇往直前的决心。

    因为她坚信:我比大人们以为的要强大,强大得多,并且越来越强大! 

 

TOP作者简介

    菲利普·普尔曼 Philip Pullman (1946 ~)

    ◆举世闻名的英国奇幻小说作家

    ◆公认的“伟大的故事讲述者”

    ◆被《泰晤士报》评为“1945年以来伟大的50位英国作家之一”。

    ◆历史上仅有的同时获得世界儿童文学至高奖项“林格伦纪念奖”与知名的纯文学奖项“科斯塔文学奖”的文学大师

    ◆被任命为英国作家协会会长——英国作家的“至高荣誉”

    ◆菲利普·普尔曼坚信故事是世界上重要的东西,如果没有故事,我们根本就成不了人类。他感兴趣的是人性,我们如何生活、爱、战斗,如何面对背叛,如何相互安慰,以及如何认识自己。他笔下的故事,融合童话、传说、历史、经典、科学等元素,如万花筒般呈现出曲折丰富的精彩画面;更兼有他对人性和世界的深刻剖析,堪比史诗的宏大厚重。

    ◆菲利普赢得了世界儿童文学界的高度赞誉:“心思恢宏,能创造出巨大的宇宙观与想象空间,并开拓出全新世界的作者并不多,我们已知的有但丁、弥尔顿,现在还可以再加上菲利普·普尔曼。”

 

 

TOP目录

一、牛津

1. 托考伊葡萄酒瓶 003

2. 北方的概念 015

3. 莱拉的乔丹学院 028

4. 真理仪 055

5. 鸡尾酒会 067

6. 抛网 081

7. 约翰·法阿 091

8. 沮丧 107

9. 间谍 116

 

二、邪恶之地伯尔凡加

10. 领事和熊 133

11. 盗甲 149

12. 失踪的男孩 167

13. 防卫技巧 176

14. 伯尔凡加的灯光 190

15. 精灵罩子 205

16. 银闸刀 219

17. 女巫 231

 

三、斯瓦尔巴群岛

18. 雾与冰 253

19. 囚禁 268

20. 殊死之战 284

21. 阿斯里尔勋爵的迎客之道 298

22. 背叛 313

23. 通往群星的桥梁

 

TOP书摘

第一部分 牛津 

第一章 托考伊葡萄酒瓶

莱拉和她的精灵穿过幽暗的大厅,小心翼翼地贴着边走,不让厨房里的人看见他们。三张桌子一字排开,横贯大厅,刀叉和酒杯映射着大厅里微弱的光亮,长条板凳也被拖了出来,做好了迎接客人的准备。暗淡的灯光下,历任院长的画像高悬在四周的墙壁上。莱拉走到高台那儿,回头看了看开着的厨房门。她看四周没人,于是迈步来到主桌旁边。这里摆放的不是银餐具,而是黄金餐具;十四个座位也不是橡木板凳,而是桃花心木做的椅子,上面铺着天鹅绒的软垫。

莱拉在院长的椅子旁边停住,用手指甲轻轻地弹了一下那只*大的酒杯,清脆的响声传遍了大厅。

“你别不当回事,”她的精灵低声说道,“稳重点儿!”

莱拉的精灵名叫潘特莱蒙,他现在变成了一只飞蛾,颜色是深褐色的,这样在暗淡的大厅才不会显眼。

“厨房里那么吵,他们才听不见呢。”莱拉低声应道,“而且第一次铃声响过之后,那个管家才会来。别大惊小怪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莱拉还是把手掌放在那个铮铮作响的水晶酒杯上。潘特莱蒙轻轻地扑扇着翅膀,从高台另一侧休息室的门缝飞了进去。过了一会儿,他又飞了出来。

“里面没人,”他低声说,“但我们必须得快点儿。”

莱拉猫着腰躲在高高的餐桌下,一溜烟地钻进休息室的门里,然后直起身,向四周张望。屋里唯一的光亮来自壁炉。此时,熊熊燃烧的火焰开始有些暗淡,迸裂的火星不断上蹿到烟囱里。莱拉长这么大,大部分时间都在这所学院度过,但她以前从没进过这间休息室:只有院士1和他们的客人才能进来,女士也从来不让进。甚至也不允许女佣来打扫卫生,打扫这里是男管家的差使。

潘特莱蒙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现在高兴了?可以走了吧?”他低声道。

“别傻了!我想好好看看!”

休息室很大,里面有张木质油亮的椭圆形红木桌子。桌上摆着琳琅满目的醒酒器和酒杯,还有一个银制的吸烟用的台子,上面是放烟斗的架子。旁边的餐柜上有口暖锅,还有一篮子的御米壳。

“他们真没亏待自己,是不是,潘?”莱拉压低嗓音说。

她在一把绿色的皮革扶手椅上坐下来。扶手椅是那么深,莱拉感觉自己几乎是躺在了那儿。但她还是再次直起身,盘腿坐起来,看着墙上的画像。可能都是些年老的院士吧,他们穿着长袍,留着大胡子,一脸的阴郁,带着严肃和批判的神情从相框里瞪着眼往外看。

“你觉得他们在说什么?”莱拉问道——或者说是正准备问,因为她的问题还没有说完,她就听到门外传来了声音。

“躲到椅子后面去——快!”潘特莱蒙低声说。眨眼间,莱拉跳下扶手椅,猫着腰藏在了椅子后面。这儿可不是*佳的藏身之处:这把椅子刚好在休息室的正中央,除非她保持绝对的安静,否则……

门开了,房间里的光亮也随之发生了变化。进来的人当中,有人拿着一盏灯,把它放在餐柜上。莱拉看得见他的腿,他穿着墨绿色的长裤,脚上是锃亮的黑皮鞋。那是个仆人。

这时,有个低沉的嗓音问道:“阿斯里尔勋爵到了吗?”

是院长。莱拉屏住了呼吸,她看见那个仆人的精灵(跟几乎所有仆人的精灵一样,也是一条狗)轻快地一路小跑进来,一声不响地蹲在仆人的脚边。这时,院长的脚也出现在莱拉的视野里,依然穿着那双从来不换的破旧黑皮鞋。“没有,院长,”男仆答道,“飞艇站那儿也没有消息。”

“我想他来的时候一定很饿,到时候你直接带他去大厅吧,好吗?”

“好的,院长。”

“你给他准备了精品托考伊葡萄酒了吗?”

“是的,准备好了,院长。照您吩咐的,是 1898 年的。我记得,勋爵偏爱这种酒。”

“好。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那盏灯您需要吗,院长?”

“需要,就留在那儿吧。晚餐的时候再进来照看一下,剪剪灯芯,好吗?”男仆微微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他的精灵一路小跑,顺从地跟随在后面。莱拉从自己并不高明的藏身之处看到,院长走到房间角落那口硕大的橡木衣柜那儿,从衣架上取下长袍,费力地披在身上。院长曾经身强体健,但现在已经年逾七十,动作显得笨拙、迟缓。院长的精灵是一只乌鸦。他刚披上长袍,乌鸦便从衣柜上跳下来,落在院长的右肩上——她通常都待在那里。

虽然潘特莱蒙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声音,但莱拉感觉到他焦急地竖起了翅膀。她自己也感到既兴奋又激动。院长提到的那位客人,也就是阿斯里尔勋爵,是她的叔叔,莱拉对他既敬佩又害怕。据说他参与了高层政治、秘密探险和远方的战争。莱拉从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出现。他十分凶狠、严苛:要是被他在这儿逮个正着,莱拉会受到严厉的责罚,不过她还是能够忍受的。

然而,莱拉接下来看到的情景却彻底改变了一切。

院长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着的纸,放在桌上。他把盛放着金色葡萄酒的酒瓶盖子打开,展开那张纸,把一缕白色粉末倒进酒瓶,然后把那张纸撕得粉碎,扔进壁炉火堆里。接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支铅笔,搅动着那瓶酒,直到粉末完全溶解,才重新盖上瓶盖。

他的精灵发出一声轻微短促的尖叫,院长低低回应了一句,眯缝着那双阴郁的眼睛扫视了一下四周,然后从刚才进来的那道门出去了。

莱拉低声问:“你看见了吗,潘?”

“当然看见了!趁管家还没来,现在赶紧走!”

但是话音未落,从大厅的另一头传来一阵铃声。

“是管家的铃铛!”莱拉说,“我以为我们还有时间呢。”

潘特莱蒙迅速展翅飞向大厅门口,又飞快地折返回来。

“管家已经来了,”他说,“你也没办法从另一扇门出去……”

另一扇门,就是刚才院长出入的那扇门,通往一条人来人往的走廊,走廊的两边分别是图书馆和院士们的公共活动室。现在这个时候,走廊里已经聚满了人,有的忙着往身上套参加正餐需要穿的长袍,有的忙着在进入大厅前把文件或公文包放在活动室里。莱拉以为管家还要再过几分钟才会打铃,她本来计划利用那段时间原路返回。

如果没看见院长往葡萄酒里倒粉末,她也许会不顾管家生气,或者乘人不备从那条人来人往的走廊溜走。但是,刚才看到的那一幕使她困惑,让她犹豫不决。

就在这时,她听到高台上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是管家来了,他是来检查休息室有没有准备好,以便让院士们在晚宴后来这里享用御米壳和葡萄酒的。莱拉飞快地冲向橡木衣柜,打开柜门躲了进去。她刚把柜门关上,管家就迈步进了休息室。莱拉不担心潘特莱蒙,因为休息室色调暗沉,而且他总是能藏进椅子底下。

她听到了管家沉重的呼吸。衣柜的门没有关严,透过门缝望去,她看见他在吸烟台子那边整理了一下烟架子上的烟斗,瞥了一眼酒瓶和酒杯。然后,他用两只手掌把头发抚向耳朵后面,对自己的精灵说了句什么。管家属于仆人,所以他的精灵也是一条狗;可他是高级仆人,那么她便也是一条不同凡响的狗。实际上,她现在是一条红色的塞特猎犬。这精灵好像起了疑心,扫视着四周,似乎感觉到有不速之客闯了进来。但是她并没有朝向衣柜,这让莱拉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莱拉很怕这个管家,他曾经打过她两次。

这时,莱拉听到一声细细的低语,显然是潘特莱蒙挤到了她的身边。

“我们现在只能待在这儿了,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呢?”

她没有回答,因为管家还没走,他的任务是监督主桌的服务。莱拉听见院士们正在步入大厅,伴随着嗡嗡的人声和嗒嗒的脚步声。

“我没听你的就对了,”管家出去之后,莱拉轻声答道,“否则我们就看不到院长在酒里下毒了。潘,他下毒的就是刚才跟男管家提到的那种托考伊酒!他们想杀死阿斯里尔勋爵!”

“你不知道那是不是毒药啊。”

“哦,当然是毒药。你难道忘了他让男管家先离开休息室?如果不是毒药,那么让男管家看见也没什么关系。而且,我知道他们一定有图谋——政治图谋。仆人们已经议论好几天了。潘,我们可以阻止一场谋杀!”

“我可从没听说过这些胡言乱语,”他马上应道,“你以为自己能在这口憋屈的衣柜里一声不响地待上四个小时?我还是去走廊里看看吧,什么时候没人了,我告诉你。”

他从她肩头展翅飞了出去,莱拉看到了他那纤小的身影显现在衣柜门缝透进来的那道光线里。

“没用的,潘,我就待在这儿,”她说,“这儿还有长袍什么的,我可以把它铺在衣柜底板上,让自己舒服些。我就是要看看他们想干什么。”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开  本:16

纸  张:纯质纸

加载页面用时:46.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