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公司制的黄昏:区块链思维与数字化激励
公司制的黄昏:区块链思维与数字化激励


公司制的黄昏:区块链思维与数字化激励

作  者:龚焱,李磊,于洪钧

出 版 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

定  价:69.80

I S B N :9787111635529

所属分类: 经济  >  经济通俗读物  经济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本书从公司制诞生的底层逻辑复式记账法入手,探讨了当今公司制的两大困境:无法全程记录商业结果背后的行为与决策,以及无法完全记录企业内部员工和外部用户的投资回报率。而基于区块链思维下的分布式记账法将完美解决这一问题,实现对有效行为的精准激励以及对内/外ROI的准确计算,从而把每一个行为生成可自动执行的智能合约。

在以上理论的基础上,作者提出了企业未来发展的三大趋势:

1. 用户为王。今后必须让用户控制自己的数据,而不是让企业控制数据。从而会有很多新的商业模式来颠覆原来的商业模式。

2. 将进入以人工智能、区块链、云为核心的新的技术形态下的账本2.0时代。

3. 企业将由理性组织走向开放性系统。

 

本书适合企业管理者,区块链研究及开发者,金融科技企业工作人员以及对区块链、数字货币感兴趣的读者阅读。

 

TOP作者简介

龚焱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创业管理实践教授,中欧创业营/创投营课程主任,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战略学博士,曾在美国加州大学任教。龚焱教授在精益创业方法论等领域有深刻研究,著有畅销书《精益创业方法论》《价值革命》等书籍。

龚焱教授的研究领域包括战略转型,精益创业与商业模式创新,研究成果主要发表在《美国管理学会评论》等国际管理学术期刊。他不仅在学术上,对战略转型与精益创业有着卓越的理论贡献,而且在实践中,对于中国企业的战略发展有深入的洞察解析。曾于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和威斯康星大学为全职MBA、EMBA和其他高管培训项目学生授课,教学内容包括创业管理、全球商务、商业策略和复杂性组织。

 

李磊

律师,瀛和律师机构创始合伙人,上海法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同时担任上海市静安区人大代表、上海青企协理事等社会职务。公司核心产品有法律行业SaaS产品Kindlelaw、基于区块链数字化激励产品Kindle +等,曾合著出版《新劳动法下的人力资源操作全程指引》。

 

于洪钧

搜股(上海)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研究方向为数据挖掘及人工智能算法,研究成果为领先的非结构化数据通用实时自动聚合算法。曾就职于美国摩根大通银行及BlackRock(贝莱德) 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担任核心模块负责人。

 

TOP目录

推荐序一

推荐序二

 

第一章 信任的危机

 

第一节信任的崩溃

被忽略的欺诈

被操纵的真相

被破坏的信任

第二节制造事实的机器

密码朋克梦想成真

追求全新的信任共识

打造全真的事实体系

第三节繁荣和泡沫

新技术浪潮的四个阶段

两个拐点,两种策略

区块链位于曲线哪个位置?

 

第二章 昨日的世界

 

第一节公司的诞生

世界变了,公司来了

公司来了,世界变了

第二节科斯的问题

公司的力量与影响

存在的意义与边界

一场经典辩论,一个经典定理

第三节公司的治理

契约、投资、激励

信息不对称与测度成本

激励困境的底层逻辑

第四节对博弈的回答

股东第一

员工第一

用户第一

 

第三章 账本的革命

 

第一节复式记账的故事

300年摸索厚积薄发

600年影响至深至远

当信任的构建者失信

第二节区块链的本质

新工具,新技术

新账本、新逻辑

第三节区块链的冲击

迈入账本2.0时代

一场激励模式的革命

 

第四章 边界的消亡

 

第一节 公司和用户的三阶段关系

第二节 区块链时代的关系

第三节 数字化激励Kindle+与稳定币Libra

 

第五章 未来已来

 

第一节 三个趋势

第二节 三个推论

第三节 公司的黄昏

 

附录

Facebook加密货币项目Libra白皮书全文

 

 

 

 

 

 

TOP书摘

第二章  昨日的世界

2010年8月,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推出了一档10集的大型电视纪录片《公司的力量》。这是中国第一部深刻探讨公司制度的电视专题片,以历史和发展的视角,梳理了近现代以来世界范围内“公司”的起源、发展、演变、创新;诠释了公司作为一种事物,自被发明以后的变迁和扩张的路径;同时也讲述了人类不断认识财富,认识市场,认识权力,认识人性的思想历程;勾画了市场经济深入演化的清晰脉络。

在昨日世界中,公司制是人类的伟大发明之一。数百年来,由公司编制的全球经济网络,几乎笼罩了每一个人,每一个国家。公司无处不在,公司成为一种生存方式,它的好与坏,也影响着国家发展、社会进步和个人幸福的步调。

 

第一节 公司的诞生

 

世界变了,公司来了

 

哲学家、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哥伦比亚大学校长尼古拉斯?默里?巴特勒( Nicholas Murray Butler)是他那个时代的思想家之一。在1911年,有人问巴特勒,工业时代最重要的发明是什么。蒸汽机,还是电?巴特勒的回答是:“这些发明如果缺少一样东西,都会失效。”

那个“东西”就是有限责任公司,巴特勒认为,这是“现代最伟大的单一发现”。他发出这个感慨的时间,距离现代公司的诞生,差不多过去了300年。在这数百年的时间里,资本主义从繁荣的工场手工业走向了更高效的机器生产,享受着地理大发现红利和殖民主义暴利的西方世界,带着更进一步的科技发展和文艺昌盛,也同步探索着商业世界里关于组织结构的更多可能性。

现代人将公司视作某种“自然人拥有产权制度的产物”,从这个意义而言,其实可以说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公司,算是诞生在2000多年前的古罗马。随着社会交流分工的增加,在2000多年前,古罗马就用法律的形式规定了罗马人拥有不可侵犯的财产权,并且可以起诉与被起诉。

这个发迹于战场的帝国,为维持打下来的辽阔疆域可谓耗资巨大。渐渐的,政府与商人两大群体之间形成了某种互相需要的默契,某些大商贾联合起来为政府解决部分财政问题,政府则允许这样的商人组织存在,代替政府去承包某些过去由政府控制的贸易及工程,甚至收税的职能。

从现代眼光来看,古罗马的公司形式就开始玩合伙制了。他们选举管理人员,共同承担经营风险,市场交换成为公司生存与发展的土壤,人权平等又提供了商业自由缔约的前提。现代公司的古早原型就这样,一点一滴在这里开始萌发。这样类似公司的团体在欧洲存在了长达几百年的时间,如果一切顺其自然,故事可能会在欧洲大陆生长出全新的枝桠。

但是后来,随着日耳曼人的入侵和罗马帝国的灭亡,城市凋敝,商业衰败,公司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就被破坏了。公司的故事,开始以另一种方式从历史的海风中徐徐吹来。

巴特勒所言的“有限责任公司”,也就是现代公司的最直接前身,诞生于17世纪初的英国。在16世纪,西方冒险家发现了新大陆,海外贸易和殖民地掠夺迅速成为了一种暴富捷径。欧洲的贸易范围空前扩大,贸易额剧增,要解决大规模贸易和交通运输的发展,要组建远洋船队,都需要巨额的资金,而凶吉未卜的远航更是充满了危险。

在那样一个踏浪蹈海的时代,远航已不是个别商人联合起来就能解决的问题,必须向社会筹集资金。为了筹集远航的资本和分摊经营风险,社会上出现了股份集资的方法。在传统协定中,一群合伙人可以借钱为公司经营冒险提供资金,但是如果他们遭遇了灾难性的损失,比如商船沉了,他们都需要以个人的方式对其合伙制企业产生的债务负全部(无限)责任。如果要让股东对自己所投资的一家企业承担无限连带责任,那么谁又敢来投资企业呢?此时肯定是理性战胜贪心了。

1600年,东印度公司成立,英国伊丽莎白女王授权其在新年前夕必须处理完好望角东部所有的英国海运贸易,同时明确授予了218位投资者有限责任的权利,保障任何个人投资者都不负超过其初始投资额度的债务责任。

有限责任公司形成了在法律上的定义:股东以其出资额有限对公司承担责任,公司以其全部资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随着有限责任条款利用的增加,“公司制“这个概念对商业所有者的吸引力瞬时扩大,所以,“有限责任”与其说是法律的产物,不如说是因为商业内生力而发生的“刚需”。

世界继续在变化,公司也随之变化。早期的特许股份制公司可以被看作是重商主义鼎盛时国家的外交政策工具,国家负责搭建垄断框架和公司主体,使这些企业不断接收来自商人阶层的资助。比如英国东印度公司仿佛是一个持牌的代理殖民政府,统治了9000万印度人,雇佣了20万士兵,组成了自己的行政机构,甚至还发行了自己的货币。

与英国参与海洋争霸战的另一重要角色荷兰也迅速跟上,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股份有限公司——荷兰东印度公司。从1602年3月20日成立,到1799年解散,在近两百年间,荷兰东印度公司成为第一个可以自组佣兵、发行货币,并被获准与其它国家定立正式条约,并对该地实行殖民与统治的权力。

另一边,在英国东印度公司的诞生早期,公司成员被允许在东印度地区进行私人贸易,后来,公司成员可以认购公司内部子组织的股份,每一次贸易航行之后都会有利润分成,公司成员可以选择是否投资于某一航次。再后来,这一范围在规定的几年内扩大到若干航次,最终在17世纪中叶,股份制成为了永久性的常设机制。

可以说,现代上市公司股东权利的基本特征,在东印度公司时代就已经基本建立了。它的诞生创造了一种路径依赖,鼓励民众在接下来的两个半世纪中,投资股份制公司。这种企业组织形态出现以后,很快为资本主义国家广泛利用,成为资本主义国家企业组织的重要形式之一。

与此同时,伴随着股份公司的诞生和发展,以股票形式集资入股的方式也得到发展,并且产生了买卖交易转让股票的需求,这样又带动了股票市场的出现和形成,促使了股票市场的完善和发展。

1611年,东印度公司的股东们在阿姆斯特丹股票交易所进行股票交易,并在后来有了专门的经纪人撮合交易,阿姆斯特丹股票交易所成了世界上第一个股票市场。历史的创新,随时随地。

 

公司来了,世界变了

 

公司这个词的词根在拉丁语中是身体(body),意思是公司的社会身份来自法律的“拟人”。法律赋予了公司一个人格化的主体资格,它可以独立的以法人的名义来签署契约,享有权利并承担义务。法人资格导致了所有权分离,将所有权分化为两个层次:股东拥有对公司的剩余索取权和最终控制权;“公司”对其名下的财产拥有“所有权”。前者是原生性的,后者是派生性的,公司的法人财产权来自一个契约的安排。

19世纪前,公司的存在前提是特许状,由皇家或政府发布文件,认定一群人组建一个独特的实体,拥有其自身的法律存在。1600年12月31日,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授予东印度公司皇家许可状,正是这个许可状,给了该公司在东印度贸易长达21年的垄断权。

殖民时代,政治阶层的很多成员把公司特许状视为促进本国工业的关键,因为它使承担风险变得可能并且可以聚集资本。但随着工业制造业的传播,交通、通信的革命,外部力量为制造业商品创造了内部联系更加紧密的国内市场,国家立法机关也面临着不断增长的、对特许状的申请需求。

加上公司特许状的申请过程相当烦琐,需要被逐个审核,然后由特定的立法机关法案授予。纯人工操作的环境里,浩繁的文案工作本身就已经能够把人湮没了。慢慢的,国家开始转向一种新的被称作普通公司制的模式:行政性地而非通过立法的形式授予公司特许状。

这一次领跑的是美国。1811年,美国纽约州提出,有限责任不是皇家特权,而是适合任何一个制造公司,于是在那一年,纽约成为了第一个为制造业公司颁布普通公司制法律的州;在1837年,康涅狄格州又成为第一个允许在所有种类经营中出现普通公司制的州;到了1870年,美国的每个州都在其法典上有某种类型的普通公司制法律。

这样的改变,引发了其他国家纷纷效仿,包括当时世界最大的经济体——英国,也从1854年开始采纳。

英国《1862年公司法》宣告:“公司只是以营利为目的的市场组织,成立公司是每个公民都享有的权利”。从此,现代公司拥有了一张“出生证”,从执行国家政策的工具,变成了满足市场需要的主体,从少数人的特权,变成了所有人的权利。

自此,公司成为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为社会生产力的主力,促进生产效率大大提高之外,创造大量的社会财富;公司制定出了行业规则和标准,引领管理制度变革;公司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改变了世界的方向。

这其中,“股份有限公司”又在公司的各种形态中占据统治地位。纪录片《公司的力量》这样动情地赋予了它人味:“它集合资源,分散商业风险,它跨越血缘地缘,连接起千里之外的陌生人;它凝聚个体生命,拥有任何个人无法企及的能量;它开启了人类经济生活乃至现代文明的新篇章。”

值得一提的是,19世纪六七十年代,对于东西方的商业世界来说,都发生着许许多多转折性、突破性的事件。

在东方,在受到列强炮火攻击与外来思想冲击同样猛烈的中国,李鸿章于1872年创办了轮船招商局,在中国第一次引入股份制。这种筹资方式,开阔了国人视野并促进了招商局的迅速壮大。此后十年间,中国的股份制企业增至20多家。

李鸿章曾这样记录:“创办招商局十余年来,中国商民得减价之益而水脚(水路运费)少入洋商之手者,奚止数千万。”另据虞和平等人所著的《招商局与中国现代化》一书,招商局还率先投资开平矿务局、上海机器织布局和中国通商银行等。这是招商局作为一个公司,在历史上的第一次辉煌,也是公司制进入中国后,中国现代企业的第一次飞跃。《申报》这样评论道:“招商局开其端,不数年间,风气为之大开,公司因之云集。”

在后来,大约于1980年代,人们讨论中国的改革开放的时候,有一种观点认为,西方国家近代以来之所以有那么迅速的发展,是因为西方国家实行的是市场经济制度;而中国没有实行市场经济,所以发展落后了。

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没有实行市场经济一说并不成立,如北宋等朝代,中国也阶段性出现过类似市场经济活动的自由,甚至出现了世界上第一种纸币“交子”,但却没有发展出像近代西方那样高度发达的经济,真正的原因或在于中国商业史中长久缺失了公司这种组织形式的推进。在古老东方世界里,封建王朝皇权介入一切经济活动的设定之下,没有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没有建立起公司制,就没有了社会经济活跃的基本细胞。

正如钱穆在1950年发表的《中国社会演变》一文中所言,恰恰是宋代社会“在中国史上,显为最贫弱,最无力”。因为,“一个中央政府高高地摆在偌大一个广阔而平铺的社会上面,全国各地区,谁也没有力量来推动一切公共应兴应革的事业,像水利兴修,道路交通,教育宗教一切文化事业,社会没有力量,全要仰赖中央,这是不可能的事。一到金胡南下,中央政府崩溃,社会上更无力量抵抗或自卫,其所受祸害,较之晋代五胡乱华一段更深刻,更惨澹。”

而西方近代几乎所有的商业活动,都是通过“公司”这种“社会力量“来进行的。甚至可以说,没有公司这种组织形式作为骨架,就没有商业世界和近代历史的血肉丰满。公司的诞生,与人类的其他伟大发明一样,在世界历史上留下了一道道深刻的车辙。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页  数:252

开  本:32开

纸  张:纯质纸

加载页面用时:15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