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拥抱星空的爸爸 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桂冠童书奖!
拥抱星空的爸爸 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桂冠童书奖!


拥抱星空的爸爸 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桂冠童书奖!

作  者:王天宁

出 版 社:黑龙江教育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4月

定  价:38.00

I S B N :9787570906284

所属分类: 小说  >  中国当代小说  小说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2018年,我跟随援疆的爸爸,来到新疆的风信城,开始了新的生活。然而,仅仅过去半年,在一个平凡的夏日清晨,我永远失去了爸爸。树木茂盛的黑岩山中,湍急的科仕科尔河在此流过,爸爸不慎失足跌落,无情的河水将他吞没了。

  我收到爸爸留下的黑狐玉章,传说,利用这对玉章,可以让爸爸回到我身边。我在整个风信城寻找可以变成爸爸的东西,一不留神,再次攀上伤心之地黑岩山。我在这里发现,爸爸的事故,居然另有隐情。为探究真相,我翻越黑岩山,战胜恶狼,冒着大雨,找到事故的目击者。

  然而,在目击者口中,真相,却是另一番模样。被高山和大河掩埋的真相,我能够寻找到吗?我的爸爸,还能被黑狐玉章带回我的身边吗?

TOP作者简介

  王天宁,1993年1月出生,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13岁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在《儿童文学》《读友》《少年文艺》《青年文学》《萌芽》《青年文摘》《格言》《意林》等杂志发表小说、散文近百篇,并有多篇文章被各大杂志、选集转载。

  曾获2014年“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2015年“桂冠童书奖”、首届“YA原创儿童文学奖”、连续四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奖项、第九届“《儿童文学》精短诗文擂台赛”铜奖、第二届“《少年文艺》周庄杯”擂台赛优秀奖、第三届“读友杯”擂台赛铜奖。

  已出版《小怪物合唱团(系列)》《第1滴眼泪》《我们假装都爱重口味》《天冷就回家》《十五岁下落不明》等十余本个人专著。作品被翻译成阿拉伯文、波斯文,在海外出版。

TOP目录

第一章 第三天:天亮之前

第二章 第三天:再见,爸爸

第三章 第三天:流动的星空

第四章 第四天:奎牙小刀

第五章 第四天:黑狐玉章

第六章 第四天:他的名字

第七章 第四天:围墙外的爸爸

第八章 第四天:我们的启明星

第九章 第四天:他们的命运

第十章 第四天:没有星星的夜晚

第十一章 第四天:失去爸爸的那一天

第十二章 第四天:爸爸的黑岩山

第十三章 第四天:白云深处

第十四章 第五天:纸上黑岩山

第十五天 第五天:狼嚎

第十六章 第五天:狼来了

第十七章 第五天:枪声

第十八章 第五天:猎人的故事

第十九章 第五天:一场大雨

第二十章 第六天:暴雨之后

第二十一章 第六天:两只黑狐

第二十二章 第七天:我和爸爸

TOP书摘

  第四天:黑狐玉章

  第一次见到狐头向右的玉章,大概在半年前。

  同样,它是从科仕科尔河的稀泥里挖出来的,爸爸告诉我。

  爸爸神秘兮兮地问我:“你有没有觉得,这只狐狸的动作特别别扭啊?”

  我仔细端详,摇摇头。

  “你瞧,它的脑袋虽然望向右边,但是眼神非常茫然;它的爪子虽然也抬向右边,但是举棋不定,迟迟没落下。”

  我把脸贴到黑狐玉章上面,却嗅到属于黑玉的冷冰冰的气味。

  “经您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有点啊!”

  爸爸甚是得意,“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来不及思考,他便自间自答,“因为,右边不是它前进的方向,左边也不是。它的目标,是笔直的前方。现在它看向右边,因为它犹豫了,它在左顾右盼,它在暗下决心。我猜,黑狐的原型,就是一只瘦弱的狐狸。那时,它一定遇到了困难。不是被森林大火毁坏了家园,就是遇上水灾或旱灾,多日吃不饱饭,饿得瘦骨嶙峋。它孤孤单单的,无论向右向左都只是徘徊,唯独往前笔直地走下去,才能走进新天地,才能拥有活着的希望。”

  爸爸目光炯炯,“徘徊就是退缩,犹豫不前就是向困难让步。狐狸如此,人也如此。击败困难最好的办法,不是逃避,而是迎着困难大步地走上去。”

  我听得发愣,好半天才笑着说:“您真会编故事。”

  爸爸也笑,一脸讳莫如深。

  “如果我告诉你,起初,黑狐玉章诞生时,狐头既不向左也不向右,爪子既不向左也不向右,两者都笔直地朝向前方,你相信吗?”

  我下意识地使劲拧了一把狐头,冰凉而坚硬,纹丝不动。

  “力气再大一点,狐头就断啦!”爸爸瞧着它。

  “那您是什么意思呀?”

  “风信城盛产黑玉,然而这块狐头玉章却不是寻常的黑玉。从河边将它挖出来时,我无心继续画画,跑到山下,请懂行的老人鉴定。刚刚将它递到老人面前,他的身体一颤,双手捧过,放在胸前轻轻摩挲,“我以为这辈子都没机会见到你!没想到……我的人生快到尽头了,你终于出现在我眼前!”

  “老人和这玉章……有故事?”

  何止是那个老人。在几百年前,整个风信城的人都为黑狐玉章着迷。老人,也只是在小的时候听闻过它的传说而已。”

  “怎么回事啊?”我像一枚铁片,被黑狐玉章这块磁铁吸引,不知不觉。

  “黑狐玉章的价值,不在于它的年份,也不在于玉料的质量,而是它本身蕴含的神奇力量。”

  “这东西,还有神奇的力量!”我深陷黑狐玉章的吸引力,无法脱身。

  “用你们小孩子的话说,它拥有魔法。”

  “嘶——魔法?”我像害牙病一般倒吸冷气。

  “事情是这样的,”不知是不是为了营造神秘的气氛,爸爸的声音越来越低沉,

  “很久以前,风信城住着一位雕刻大师。他偶然从乡亲手中获得一块玉料。玉料初看平庸,虽然漆黑如夜,却如同掺杂着泥浆,好像被污染,上好玉料的光泽、通透,通通没有。大师用极低的价钱买下,乡亲甚至懒得抬价,根本没把它当回事。大师将它丢在阴暗的角落,日复一日,玉料上落了一层厚厚的尘土。几年后,大师收拾杂物,偶然将它翻出,厚厚的尘土下,居然放射出耀眼的光芒。大师心头一动,连忙拿起刻刀,细细雕琢。没想到,随着黑狐初具雏形,它的光芒愈发夺目。最终,竟然微微发热,大师如同捧着一只微小的太阳。他戴上手套,又戴上圆圆的墨镜,终于能继续工作。每雕一下,玉料都会发出轻微的震颤,好像其中藏着一个生命正在回应大师。”

  “玉料,有灵魂吗?”我喃喃自语。

  “大师从未如此痴迷工作,几天几夜不吃不睡,他似乎不是在雕刻玉章,而是创造生命。大功告成的一刻,大师累得瘫软在椅子上,依然激动得老泪纵横,用长满胡须的嘴巴,在狐狸的脑袋上亲了又亲。说来奇怪,当玉料变成黑狐玉章,从玉料中心射出的光芒骤然熄灭,滚烫的温度也在一瞬间冷却。”

  “直觉告诉大师,黑狐玉章非比寻常。他不顾疲惫,颤抖地在章面刻出女儿的名字,可怜的小姑娘在多年前去世了。他走进女儿的卧室,里面的陈列依然维持从前的模样。谁都不知为什么,或许心中有个声音告诉大师应该这么做。他将沾满印泥的玉章对准书桌,用力按下去。许多年前小姑娘经常在那里伏案学习。鲜红的名字赫然出现在书桌上,大师呼吸急促地看着它,就像多年前从女儿的脑袋后面,安静地看着她写字、读书。

  “大师享受和女儿的名字在一起的一分钟,那是非常安宁、非常温馨的一分钟。一分钟后,大师擦干眼角的泪,转身离去。当他把黑狐玉章塞进裤兜的那一刻,一个稚嫩的、熟悉的声音,让他停住脚步。

  “‘爸爸!’——那是女儿的声音!

  “大师慢慢地、慢慢地转过身子,好像身体是一根锈蚀的表针。大师的眼前,没有那张书桌,却出现了和书桌同样材质的小姑娘。那是身体变成木头的、大师的女儿!”

  “我的天哪!”我一个劲儿摇头,我不敢说故事是编的,因为爸爸非常认真地讲述它。

  “‘爸爸,我好想你!’木头女孩儿张开双臂。”

  “大师试图克制自己,但怎么能克制住呢!他奔向木头姑娘,一把抱住她。小姑娘崭新的身体,柔软而坚硬。就像一根树枝,肆意挥动时,会发出‘飒飒’的呼啸。因为柔软,它可以随意弯曲,不能被轻易折断,这种柔软,变成了它的坚硬。大师知道,拥有这样的身体,再也没有什么能够伤害女孩儿了。”

  我沉默了大概一分钟。

  我的脑袋里,重复上演雕刻大师遭遇的一切。

  随后,我大声说道:“我知道黑狐玉章的魔法是什么。”

  爸爸停止讲述,温和地看着我。

  “只要在印章面篆刻出某个人的姓名,再把名字印在与这人有过亲密接触的东西上,会诞生与名字的主人一模一样的‘人’,这个‘人”的身体,由那件东西的材质构成。”

  “没错。”爸爸点点头,“借助黑狐玉章的魔法,雕刻大师创造出木头女孩、木头妻子、木头父亲以及木头母亲。他比较了很多这些人从前使用的东西,如菜篮、锄头、老花镜,只有像桌椅那样的木头,既不会太坚硬也不会太脆弱。

  “一家人整整齐齐地围绕在大师身旁,就像原来一样。虽然他们的身体改变了,但是内心没有变。以前,雕刻大师拥有完整的家庭,却不懂得珍惜。当他失去所有至亲,变成世上最孤单的人,才开始怀念从前。黑狐玉章弥补了他的悔恨,他将所有时间用来与家人共处,不再继续雕刻事业。黑狐玉章成为他的封刀之作,也是他留给世界的、最令世人惊叹的作品。

  “孤单多年的大师,一夜之间重获那么多亲人,并且每个亲人都是木头材质的,如此蹊跷的秘密自然难以被保守。一传十,十传百,十里八乡都传遍了,大师手握神奇的黑狐玉章。每个人都有放不下的人,每天都有人登门求大师借黑狐玉章一用。甚至,有人想利用它建造一支属于自己的军队。要知道,想雕刻新的名字,必须将原本的名字磨平。玉章统共这么大点,经不过几次磨砺,就会消失得一干二净。”

  “大师怎么做?”我愈发好奇。

  ‘大师开始拒绝。从前,他是不会拒绝的人。别人让他雕刻,他便雕刻。他获得的报酬,根本配不上花费的力气。可是能怎么办呢?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乡亲。黑狐玉章却不能够批量制造。这是上天的赠予,人间仅此一块。登门拜访的多了,他让木头家人带着黑狐玉章,藏得远远的。”

  “人们不会善罢甘休的。有时越被禁止的事情,大家越兴趣盎然。如果不是这样,我就不会好多次在你写家庭作业的时候,从课本底下抽出漫画书来了,对吧?”我不好意思地搔搔后脑勺。

  “有人想出高价将黑狐玉章买走,更有人摸黑进入大师的家中,企图将玉章盗走。幸好被大师发现,拼命保住玉章。却因为一番争斗,大师脸上和脖子都挂了彩。”

  “这样活着,多不自在呀!”我为雕刻大师忧心忡忡。

  “谁说不是呢!一段时间以后,大师不堪其扰,思忖一夜,将十里八乡觊觎黑狐玉章的乡亲们召集到家门前。这一天,半个风信城如过节一般热闹。大家都觉得,大师八成想开了,反正已经拥有家人的陪伴,大师再无所求。他一定想把玉章贡献出来,供大家无偿使用。整个风信城,将因黑狐玉章而改变面貌。

  “大师的家门口,被乡亲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着。木头家人们环绕在大师身旁,好像在对大家炫耀,一家人多么幸福。大家都像向日葵一样仰着头,而大师手中的黑狐玉章,就是他们的太阳。大家眼巴巴地期待着,大师却长叹一口气,‘其实,我一直在考虑,用黑狐玉章再造我的家人,是对是错。’一片‘对’的浪潮还没褪去,大师却摆摆手,‘世上万物都遵循从生到死的规律,从古到今,没有例外。我何德何能,能够凌驾在万物之上,用黑狐玉章,使我和我的家人永远活下去?’大家安静下来,大师的想法,和他们的想象完全不一样。

  “‘况且,使用黑狐玉章的恶果,你们已经看到了。这不但违反自然规律,还会激发人们心中的恶’!有人想用它制造一支军队,试图占据一方,称王称霸;有人为了得到它,摸黑进入我家,干偷鸡摸狗的营生……’大师长叹一口气,‘为避免它引发更不可收拾的后果,我决定——销毁黑狐玉章。’

  “乡亲们像撞鬼一样瞪着眼睛,在一片‘不要’‘大师手下留情’的哭号中,大师的木头家人组成一堵坚硬的城墙,隔绝了大师和乡亲们。大师把玉章放在地上,将沙包大的石头高高举起。瞬间,黑狐玉章闪烁一星光芒,大师不由眯起眼睛。大概他想到黑狐玉章诞生的那天,自己手捧着它,温热、光彩四射,并且在颤动的画面。石头重重落下,在喧闹的叫喊声中,传来一声脆脆的声响。有人瘫坐在地,而大师望着被砸成两瓣的黑狐玉章,落下了眼泪。在他心中,分明扼杀了一个生命。

  “大家不甘地散去,哭泣和咒骂始终没有停止。因为木头家人的遮挡,只有大师才能看到这个离奇景象。黑狐玉章虽然被砸成两块,却变成等大的两部分,每部分的大小,都与原本的玉章相同。唯一的区别是,最初的黑狐玉章,狐头和狐爪都笔直地伸向前面,仿佛在这只小兽的心中,自有笃定的方向。而分裂而成的两块玉章,一只狐头向左,狐爪也向左;另一只狐头向右,狐爪也向右。两块玉章的底部,篆刻着同样的姓名。大师张大嘴巴,却忍住自己的惊叹——如果把乡亲们召唤回来,谁知道又会惹出什么乱子。黑狐玉章究竟隐藏着多少秘密,大师也无从知晓。

  “大师匆匆地将两块玉章藏进衣袖,招呼木头家人快快回到家中,把遥远的哭泣、叫骂,以及对他们好奇的窥探,永远地挡在家门之外。大师关闭家门,尽情享受久违的亲情。谁知,玉章分裂成两块的奇异景象,被几个躲在树后的男孩,看得一清二楚。风信城从此流传新的传说,只要在两块玉章底部雕刻出相同的姓名,将名字分别印在某个人曾经使用的物件上,同样会产生神奇的效果,此人会重生,这个人的身体由物件的材质构成。同时,两块黑狐玉章将合二为一,向左摆和向右摆的狐头,便变成笔直向前;向左探和向右探的狐爪,将与狐头保持同一方向。

  “然而,传说始终是传说。一批又一批的乡亲,漫无边际地寻找多年,始终没有发现黑狐玉章的踪迹。雕刻大师在木头家人的陪伴下,度过二十多年的好时光。大师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就像燃到尽头的蜡烛那样,火苗猛然增大。他用尽所有力气,对前来看望他的乡亲们说:‘别找啦!其实你们每个人都拥有黑狐玉章,它就藏在你们的心里。’”

  “什么意思?”我问爸爸。

  爸爸说:“这也是我问老人的问题。”

  “老人沉吟道:‘这个问题,我也思考了很久,大师应该想说,每个人的内心都有黑狐玉章的神奇力量,它能将离开的亲人重新带回世界,在心中与他们重逢。重要的是,不管时间过去了多久,都不要丢掉对亲人的爱和想念。’

  “大师离开以后,木头家人变回原本的模样,分别是书桌、竹篮、粘板和马扎。”

  爸爸把狐头和狐爪向右扭的玉章交给我,郑重地说:“从前,风信城只有黑狐玉章的传说,但是,从现在起,这块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黑狐玉章属于你了!”


  热黑木大叔细细打量着两块黑狐玉章,思付如何下刀。

  遥远的对话和烟尘一样缥缈的故事,忽然浮现在我的脑海。

  我昨天做梦般捧着两块玉章,脑袋里想象的,也是同样的内容。

  我小心地问道:“有把握吗?”

  热黑木大叔抬起头,微微一笑,“瞧好吧你!”

  阳光真烈,热黑木的大胡子,被晒得发白。


  我就要把爸爸重新带回这个世界啦!

TOP插图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280

开  本:16

正文语种:中文

加载页面用时:46.7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