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伊朗零距离(新一版)
伊朗零距离(新一版)


伊朗零距离(新一版)

作  者:刘振堂 著

出 版 社:上海辞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7月

定  价:45.00

I S B N :9787532653744

所属分类: 文化  >  世界各国文化  文化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作为我国的全面战略合作伙伴、最先响应“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之一,伊朗之于我国和世界的重要性正在与日俱增。她光辉灿烂的文明史吸引着世人的目光,却因常被西方媒体歪曲、丑化,使人不识真面目。曾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驻节伊朗五年的刘振堂先生,基于自己走访伊朗26个省,广泛接触伊朗政界、商界、文化界朋友的丰富经历,以及对伊朗社会方方面面的认真研究,以文化、资源和地缘三方面为重点,用饱含热情的笔触,从中国人的视角,直接、客观、全面地记录下一个真实的伊朗、多姿多彩的伊朗、自古以来善待中国的伊朗。对于赴伊朗旅游、工作、学习,从事与伊朗乃至西亚地区国际交流的人士,《伊朗零距离》(新一版)都是一部必读的好书。 

TOP作者简介

刘振堂,1945年生于辽宁凤城市,1969年毕业于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1999—2002年任中国驻黎巴嫩大使;2002—2007年任中国驻伊朗大使;2008年起任中国前外交官联谊会副会长。对伊朗社会各阶层有着深入的观察和了解。


TOP目录

再版前言

前言

历史伊朗

刻在砖石上的古波斯史

几度演变的波斯语

盘根错节的两伊关系

波斯、犹太恩仇录

古波斯与中国

伊朗的什叶派

拜火教三千年祭

伊朗的巴勒斯坦情结

人文伊朗

跳火的星期三及其他习俗

与伊朗人打交道

震天恸地的阿舒拉节

殉教情结与烈士无上

伊朗模式的临时婚姻

自古崇拜狮子的民族

花的国度

非同寻常的伊朗妇女

伊朗太阳历的由来

别具一格的伊朗人姓氏

艺术伊朗

将诗人抬上圣坛

伊朗传统建筑一瞥

流入民间的贵族艺术——细密画

伊朗的亮丽名片——波斯地毯

独辟蹊径的伊朗电影

钱币上的伊朗

风土伊朗

得天独厚的德黑兰

里海——伊朗的后花园

什叶派的大本营——库姆

圣城马什哈德印象

郑和缘何钟情霍尔木兹

达马万德山

名贵植物藏红花的故乡

伊朗的开心果

坐在油气桶上的能源大国

山海胜地

从巴姆大地震说起

焦点伊朗

政坛常青树——拉夫桑贾尼

文明对话的倡导者——前总统哈塔米

亲民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

得诺贝尔奖,祸兮?福兮?

捍卫伊斯兰革命的卫队

伊美四十年的过节

伊朗、英国龃龉不断

伊朗与阿拉伯的爱恨情仇

附:伊朗王朝年表


TOP书摘

前言 

  伊朗是一个具有5000年历史的文明古国。历史上大多时期被称为“波斯”,因为波斯帝国发轫于伊朗法尔斯(亦称帕尔斯)。1935年,巴列维王朝开国之君礼萨·汗更国名为“伊朗”,从而同西起德国、东至印度的雅利安人联系起来。

  在相当于我国春秋时期,即孔夫子和老子时代,波斯帝国在西亚崛起,曾称雄于欧亚非三大洲700多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地域,辖属23个国家和地区,包括70个民族,上千万人口,是名副其实的古代超级大国。

  自古以来,波斯及当代的伊朗对世界的影响是多方面的,有些影响还是相当深刻久远的。

  信徒人口占世界总人口过半的犹太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均深受波斯古教——琐罗亚斯德教,即祆教(俗称拜火教)的影响,他们所信奉的末日、来世、复活、天堂、地狱说,以及善恶二元论,皆系拜火教之首创。

  古丝绸之路的开通,中国唐王朝的鼎盛与衰落、明王朝的建立、回民的形成皆与波斯相关联。当今,中国物种的丰富,特别是蔬菜、水果品种的繁多,也与波斯密不可分。而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以及丝绸、瓷器、茶叶传向欧洲,波斯也起了重要的桥梁作用。

  当代的伊朗是能源大国和资源大国,拥有200多亿吨的石油储量和33万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储量,分别占世界总储量的12%和18%,均居世界第二位,是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第二大、世界第四大石油出口国,伊朗能源地位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伊朗还拥有60多种其他矿产资源,如铜储量仅次于赞比亚和智利。其农牧业也别有特点,小麦自给有余,开心果、椰枣、藏红花、地毯(以本国产羊毛为主原料)在国际市场上占有相当大的份额,奶制品生产与消费居发展中国家前列。

  伊朗地处三大洲东西南北交通要冲,是有8000余万人口的中东大国,坚持独立自主的国策,在中东、在伊斯兰世界有广泛影响,这些因素决定了伊朗在国际多极化进程和地缘政治中扮演独特的重要角色,且往往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中心和新闻媒体热议的焦点。实际上,伊朗已成为国际强权难以逾越的障碍,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由此,伊朗被扣上一顶顶“邪恶轴心”“暴政前哨”之类的帽子,其形象常被歪曲、丑化甚至妖魔化。

  我有幸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使驻节伊朗五个年头,现虽已退休,但仍有一股巨大的力量驱使着、推动着我以中国人的视角,直接、客观、全面地将伊朗介绍给国人。

  近代的中国和伊朗,长期受外来殖民者、侵略者控制、压迫和欺凌;冷战时期,两国又分属于不同的阵营,中伊之间的联系几乎处于中断的状态;少得可怜的了解,也局限于从个别诗歌、散文、小说一类文学作品的译作中所得。

  中伊两国建交后,尤其在1979年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建立后,双边政治、经济、文化往来不断增进,经贸领域的合作更是可圈可点。贸易额从建交初期的不足1亿美元,上升到2014年518亿美元。这主要缘于伊朗已成为中国进口石油的重要供应国之一,其进口量占中国进口石油的1/8。同时,20多年来,中国公司在伊朗承建的各类建设项目,大大小小逾百个,地铁、发电厂、水坝、高速路、铜厂、铝厂、铬铁厂、碱厂、化工厂、汽车装配厂,以及炼油厂改造等,产生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广受伊朗人民欢迎。中伊经贸的互补性,为两国互通有无、互利互惠关系的发展开拓了广阔的空间。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中伊两国人民之间的交流与沟通还相当欠缺,彼此之间的有限认知,往往依赖于新闻媒体。

  中国谋求和平与发展,实现现代化目标,唯有坚持向世界所有国家开放,同世界各国友好相处,向一切民族学习其优秀文化。而伊朗作为文明古国、能源大国、地缘重国、世界排序第三十几位的经济实体,中国没有任何理由无视、小视或偏视伊朗。

  我在任伊朗五年期间,接待了来自海内外无数批中国同胞。他们留给我最多的关键词是“不虚此行”“出乎意料”“受益匪浅”。大家最为共性的印象,是伊朗的确拥有古老灿烂的文化,伊朗人讲文明、懂礼貌、有良好的卫生习惯,社会安宁祥和,而且对中国人友善。实事求是地说,伊朗人固守东方人重视家庭、亲情的传统观念,特别敬重长者,崇尚道德。公共汽车上见不到“老幼病残孕专座”,因为在伊朗,照顾这类人群、为他们让座是天经地义的事。在任何公共场合几乎见不到随地吐痰者,公园里见不到随手丢弃的废物或烟头,更见不到只顾自己高声喧哗而不在乎他人感受的现象。

  有些从未造访过伊朗的人,认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实行政教合一是“历史倒退”,此类观点与我国主张的“和谐世界”是大相径庭的。“和谐世界”的前提是承认文明的多样性,制度选择的自主性。人类和谐世界应如同千姿百态的百花园,各形各色花卉争奇斗艳、交相辉映。倘仅容一种花卉存在,就不成其为花园。

  其实,伊朗实行的是伊斯兰民主制度,以教法权威领袖为核心,三权分立。总统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宪监会”(即宪法监督委员会)负责对总统、议员竞选人资格的审查,如“宪监会”与议会发生争执,则由“确定国家利益委员会”协调。领袖为终身制,但受制约,如不称职,遴选领袖的“专家会议”有权予以罢免。

  我期望通过拙著,让国人感受到一个真实的伊朗、多姿多彩的伊朗、自古以来善待中国的伊朗,进而从我国的根本利益出发,从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着眼,正确地看待伊朗,促使中伊两国人民之间业已存在2000多年的友好交往正常地发展下去。

  借此,谨向为本书提供资料和图片的中外作者和伊朗驻华大使馆表示谢忱。

  刘振堂

  2018年6月于北京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181

加载页面用时:31.1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