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驯化:十个物种造就了今天的世界
驯化:十个物种造就了今天的世界


驯化:十个物种造就了今天的世界

作  者:[英]艾丽丝.罗伯茨

译  者:李文涛

出 版 社:读者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5月

定  价:79.00

I S B N :9787552705584

所属分类: 社会科学  >  人学/人口学  社会科学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4万年前,人类尚以狩猎采集为生。某个格外漫长而寒冷的冬天,原来搜寻动物残骸为食的狼群,受饥饿驱使,靠近了人类的营地。到了夏天,狼群开始参与到狩猎行动中。猎人们发现,狼群提高了捕猎的成功率,人们挨饿的时候减少了。于是人类与狼群,渐渐形成了联盟。过了几代人的时间,那些友好的狼已经开始对人摇尾巴了。它们已经变成了狗。

      数万年的人类进化史,也是一部物种驯化史。人类不断驯化新的物种为己所用,而同时,这些物种也在“驯化”人类,它们的印记留存在整个人类社会,沉淀在我们的基因中,最终共同塑造了当下的世界,并将继续影响着我们的未来。


TOP作者简介

      艾丽丝·罗伯茨(Alice Roberts),医生、学者、作家、主持人,布里斯托大学解剖学讲师,伯明翰大学客座教授,是难得一见的在人类学、考古学、文明史、人体解剖与基因科学等领域都精通的全能型专家。

      为BBC制作关于人类起源和进化的节目《神奇的人类旅程》,关于人体基因密码的《长命百岁》。此前已出版5部作品,都获得了高度赞赏。《驯化》一书横跨历史学、考古学、人类学,结合前沿基因科学,重述数万年人类进化史,出版后立即被英国媒体列为与《人类简史》《qiangpao、病菌与钢铁》同一高度的“关于我们人类的著作”,并被《经济学人》选为年度图书。


TOP目录

小麦

玉米

土豆

水稻

苹果

人类


TOP书摘

树林中的狼

  太阳已经落山,气温降得更低。在这几个寒冷的月份里,白昼太短,人们几乎没有足够的时间狩猎、缝补帐篷和砍柴。室外气温一直都在冰点以下。晚冬时节,日子总是难熬。夏日贮存的浆果干总有吃完的时候,之后的一日三餐,都只能以肉食充饥。当然,主要吃的都是驯鹿肉,偶尔也会有点马肉或兔肉调剂。

  营地中有五顶高高的圆锥形帐篷,就像印第安人用的那种。一圈帐篷之外是堆柴火的地方。整天都会有一两个男人劈开伐倒的落叶松,以保证帐篷内一直有柴火用。另一处有少量的驯鹿残骸。它已经被剁成一块一块的,除了一些肋骨和带血污的雪,已经没剩下什么了。那天早上,猎人们猎杀驯鹿之后,将它带回了营地。一回来,他们立即剖开它的腹部,吃掉其尚有余温的肝脏,再喝掉它的血。五个家庭分掉其余的鹿肉,带回各自的帐篷。但是鹿的头部另有归宿,鹿舌和鹿头前部的肉被割掉,鹿角被锯掉,头骨则被运回到森林边缘。某个年轻人会将其系在腰带上,带上它爬到一棵落叶松树上几米高处,然后将它塞在树干和树枝之间:这就是天葬;它是给林中诸神的祭品,也是给驯鹿自己灵魂的祭品。

  又用了一餐主要是肉食的饭后,几家人开始安顿准备过夜。他们给孩子们盖上好几层鹿皮。每家最后一位入睡的成年人会给炉中添满柴火。这些柴火只够烧一两个小时,然后,帐篷里的温度会下降到几乎与室外一样。但是驯鹿皮毛能给人们温暖,它原来的主人(指驯鹿)能在这北方苦寒之地过冬,正是因为有这身皮毛保暖。

  随着帐篷顶上飘出的缕缕蓝烟开始变得稀薄,人们停止了低声的交谈。而食腐动物被帐篷边上仅剩的那具驯鹿残骸所吸引,从树林里跑了出来。从针叶林的婆娑树影中,群狼悄无声息地潜行而出,接近营地。它们迅速干掉了驯鹿残骸,然后在帐篷和中间的火炉四周逡巡,搜寻其他残渣,最后又消失在树林之中。

  对于群狼在近旁活动,猎人们已习以为常。他们甚至看出自己与这些动物之间似乎有某种精神上的联系,因为这些动物也是在冻土带边缘稀疏的林间艰难谋生。然而今年冬天,群狼比以往更频繁地出现在人类附近,每夜都会来到营地。前几年,它们偶尔也会在白天接近帐篷,但从未进入帐篷圈内。今年它们这样,也许是为饥饿驱使,也许是经过多年,甚至几代的时间,胆子已经变得更大。绝大多数情况下,人们容忍着它们。但是,如果离得太近,就会朝它们扔石块、骨头和木棍。

  正是在那个漫长而寒冷的冬天——甚至比前一年的冬天还要漫长而寒冷,有一只小狼径直来到了营地中央。当时,一个约 7 岁的小姑娘正坐在一根原木上修她的弓,这只狼离她已经很近了。小姑娘放下弓,停下活计,手放在膝盖上,低头看着地上被踩得坚实的雪。狼又近前了几步,小姑娘还只是上下瞥了几眼。这时,狼径直走到她跟前,她已经感觉到了狼温热的呼吸吹到皮肤上。狼舔了舔她的手,然后蹲坐下来。小姑娘抬头盯着狼的蓝眼睛。这一刻,他们之间似乎有了一种令人惊讶的联系。随后,狼跳了起来,四下疾驰了几圈后,撒欢跑进树影婆娑的针叶林中。

  那年夏天,群狼似乎在追随着人们的足迹,而人们又跟随着在那片土地上不停迁徙的大群驯鹿。积雪融化之后,出现了大片草地,鹿群就在草地上吃草,再迁徙寻找下一片草地。人们总是比鹿群晚一步,每次鹿群开始迁徙时,人们就拔营紧追,鹿群在一片草地上安顿下来时,人们也扎营住下。往年夏天时,群狼通常会消失,这是因为与跟在猎人后面吃些动物残骸相比,此时狼捕获的猎物要更丰。但是今年,这些狼,至少其中一部分,好像被猎人们所吸引,有时甚至也加入人们的狩猎行动当中,从被杀的猎物中分一杯羹。

  这是一个脆弱得令人紧张的联盟,狼群提防着人类,而人类也时刻提防着狼群。有传言说,这些捕食动物从营地中掠走婴儿,当然没有人真正经历过这种事情。还有人说,猎人们杀了一只鹿,而群狼却赶走了猎人,把鹿抢走。部落里的老人满腹猜疑,小心翼翼。但可以确定的是,群狼的出现,提高了狩猎的成功率。他们会协助将一只驯鹿或马从鹿群或马群中隔离出来,有时候,在猎人未及近前投掷猎矛之前,狼甚至会先将猎物袭倒。群狼还会将弱小猎物单独驱赶出来,这样,猎人们很少空手回家。因此,人们就少了挨饿之苦,在寒冬的几个月里更是如此。白天时,更多的狼大着胆子走进人们的营地,看起来也不具攻击性。几度寒暑之后,有父母甚至会让孩子们和一些友好的小狼玩耍,他们就在帐篷之间的空地上打滚嬉闹。有一些狼开始在营地附近睡觉。很明显,这群狼已经和人类紧密联系在一起。当人们拆掉帐篷,打点行囊启程迁徙时,群狼也随他们而行。

  到底是谁驯化了谁呢?是狼选择了人,还是人选择了狼?不管这一联盟如何形成,它都改变了人类的命运,也改变了人的犬科伙伴的样子和行为。仅仅过了几代人的时间,那些最友好的狼已经开始对人摇尾巴了。它们已经变成了狗。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版  次:1

开  本:16开

纸  张:纯质纸

加载页面用时:31.2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