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飞魂
飞魂


飞魂

作  者:[日] 多和田叶子 著

译  者:金晓宇

出 版 社:河南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1月

定  价:36.00

I S B N :9787564932060

所属分类: 文学  >  文学  >  外国随笔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某天早晨突然出现的老虎,一生都不会出现的老虎。 

  自古以来,众人苦苦守候老虎,誓要穷究虎之道。 

  为了成为训虎师龟镜的弟子,年轻女子们离乡背井,前往森林深处的寄宿学校。 

  梨水也收到了许可入门的书信…… 

  除同名作《飞魂》之外,本书另收录《盗读》《孢子《裸足的拜观者》《光与明胶的莱比锡》四篇故事。


TOP作者简介

  多和田叶子,1960年生于东京。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文学系。1982年赴德国汉堡,继攻读汉堡大学研究生课程之后,修完苏黎世大学的博士课程。1991年,以《失去脚后跟》获群像新人奖。1993年,以《狗女婿上门》获芥川奖。2000年,以《雏菊茶的时候》获泉镜花奖。2002年,以《球形时间》获得日本Bunkamura双偶文学奖,并以《嫌疑犯的夜行列车》获得谷崎润一郎文学奖和伊藤整文学奖。此外还有《掉进海里的名字》、《修女与丘比特之弓》等作品。


TOP目录

飞魂 

盗读 

孢子 

裸足的拜观者 

光与明胶的莱比锡


TOP书摘

  《飞魂》:

  某天,你一觉醒来,也许会看见一只老虎站在你的枕边。天的颜色是宝石蓝,地的颜色是琥珀黄,二者相争,语言被吞进这个气流,在里面跌一百个跤,擦破一千处地方,鸟、兽、人全不知寒暑喜忧之别。老虎也许会向你说话。虽然老虎的语言无法学习,可这一天,如果你仔细听老虎说什么,也许就能理解。如果你燃起烟雾,想让老虎消失,老虎是消失了,可你全身的皮肤上会长出无数冰凉的鞘町草的嫩芽,这个世界的声音也会消失吧。如果你不燃起烟雾,老虎每天都会来。

  或者说不定,老虎一生都不会到你这儿来。每天早上醒来,你向四周张望,却听不见一点儿早霞虫的振翅声。如果老虎不来,就算你等待一生,它也不会来。悄悄等待老虎的人,在都市和农村里都有很多。为了让老虎前来,有人将枕头朝着屋良山脉的方向睡觉,有人干脆不睡,彻夜煮茶,让自己保持清醒。

  渴求老虎的心情,好像很久以前就有了。据说,几百年前,森林的深处住着一位名叫龟镜的女驯虎师,有许多年轻女子离开家园,去森林里拜访她,这样的事在寺院文件之类的文献中都有记载。据称曾经是这位驯虎师家的地方,现在建有一所寄宿学校。那里也有一位名叫龟镜的女人,作为教书先生名气大得很。而且,和几百年前一样,有年轻女孩们抛弃了家园,去上这所寄宿学校。有一天,梨水也收拾行李,走出家门。梨水是我的名字。

  说起我离家那个时候女性的着装,青紫色的衣襟如弯折的盾牌,扣起后遮住里面闪闪发光、令人联想起铠甲的内衣,腰间系有腰带,膝盖上缠着层层褶皱的“膝帽”,鞋头是弯弓的形状,鞋跟很低,这样的穿着最流行。八月的暑气与大群牛蚊虫混杂在一道,卷起阵阵旋涡,把脸扎到里面向前走,感觉很不舒服。所以我走路时会弯着腰,尽量不呼吸。每晚都有鸣神招引来雷阵雨的夏天,从白天起就会发生所谓的“枝叫”现象,我在故事里经常听说这样的事情。现在呢,松树呀杉树呀等等毫无奇特之处的树木,真的在我头上突然哇哇地叫起来。我听了这声音,好像脖颈被什么咬了似的,不禁一哆嗦。这样的事都害怕,恐怕到不了龟镜的学合吧,我心里不安起来。到不了我担心,可真的能到我也担心。老百姓都称呼这位老师为“女驯虎师”,这个绰号完全没有轻蔑的色彩。女驯虎师的名声,我从学童时代起就有所耳闻。一听到“龟镜”这名字,就好像看见天空忽然浮起六角形的云彩,顿生敬畏之心。正因为如此,我决不会去想,哪一天自己会成为龟镜的入室弟子。我早就断了这种念头,老虎之类的,是与我这种人一辈子都没有缘分的东西。我在幼儿学馆和少年学校时,书法、朗读都很愚钝,一次也没被教师表扬过,尤其不擅长辩论,用舌头打垮敌人的事,我想都没想过。因此,对穷究虎之道之类的事,我也从来没考虑过。一般情况下,毕业之后,经过几次大人们压低声音所说的“幽密”,也就是生殖器的结合,怀上身孕,接受亲戚们镶有绿、红、金色边饰的祝贺信,早上一边给婴儿喂奶,一边喝着甜粥,我恐怕会这样生活下去吧。然而,经过三次幽密,与我感情至深的男人,恰巧是会用龟甲占卜的术士。他认定我大腿内侧黑痣的排列样子是“六千人里才有一个的虎纹”。带有虎纹的女人,如果生小孩,生完三个立即会病死,可如果抛弃丈夫,进入修行林,那么她的道路会一直通向徘徊天,男人断言说。当时我也不知道,但据他说,天也有各种各样的,有虎纹的人可以到达的所谓“徘徊天”,虽然高度不高,但一直伸展到最远处,所以用于思维的语言的力量容易达到沸点。不过,如果选择了新的道路却到不了目的地该怎么办,我非常担心。如果去学合时森林的树枝抓住我的脚,求学时映入眼帘的书籍文字全都晦涩难懂,该如何是好,我相当不安。男人在我额头滴上一滴鳄鱼油做的香料,向神祈祷,保佑我好运。从那天起,为了能出发去修行,我先以女佣人的身份潜入一户人家。这家的主人以拥有大量图书出名,我在那里自学,两年后再给龟镜写信。当龟镜的人室弟子,虽然不像进入货币省或兵器省的学校学习那样,要接受难度很大的考试,但需要给龟镜直接写信,表达拜入她门下的决心,然后不得不等待她答应的回信。但我听说,得到答应的回信可不容易。据说有人等了二十三年也没等到回信,还有人立即收到拒绝的来信。

  ……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开  本:32

加载页面用时:188.9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