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死于昨日世界
死于昨日世界


死于昨日世界

作  者:李静睿

出 版 社:上海三联书店

出版时间:2018年11月

定  价:52.00

I S B N :9787542664457

所属分类: 文学  >  散文/随笔/书信  文学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本书是李静睿继《愿你的道路漫长》之后推出的第二本非虚构作品,记录了自己近些年的阅读心得和思想历程,共计三十余篇,议题广涉罪与罚、爱情与婚姻、自由与奴役、个人与集体等议题。各篇折射出作者的阅读趣味和思想脉络,读者亦可根据每篇文章后的参考书单按图索骥。从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到沈从文、茨威格、米沃什、加缪、马内阿、肖斯塔科维奇……李静睿关注那些摇摆于平静和尊严之间的人,关注他们在困境中的选择,“知道别的人在相似境遇中如何做出选择,知道这些选择哪些通往尊严,哪些徒留悔恨”。正如作者所说:“不是一本书评集,起码我写的时候并没有想评价什么,这是一个曾经懵懂的年轻人,在阅读他人的生活时,既有赞许又有警惕,她带着这种警惕前行,就像暗夜中的一个小小手电,照不到多远,但也许就是那么一点点光,让她避开泥潭,逃脱陷阱。”

 

TOP作者简介

李静睿,出生于四川自贡,南京大学新闻系毕业,曾做八年法律记者,现专业写作。第二届单向街?书店文学奖年度青年作家,出版有短篇小说集《北方大道》《小城:十二种人生》,随笔集《愿你的道路漫长》,长篇小说《小镇姑娘》《微小的命运》。

 

TOP目录

也许死去,也许不醒 / i

既有爱也有污秽凄苦

通往革命之路/ 003

爱情博物馆/ 010

爱:不懂地理,不识边界/ 018

质数的无休止纵欲/ 023

真理金字塔与小城人生/ 029

繁花开尽愁满天涯/ 035

人生是一栋闹鬼的房子/ 041

哈利·波特:旅程结束了/ 047

为塞林格:既有爱也有污秽凄苦/ 054

野草仍在歌唱/ 061

两个女孩,两种自由/ 067

英雄是那些注定失败的人/ 077

格格不入与最后的天空

从水晶宫到地下室/ 085

死于昨日世界/ 091

一九二九,或者其他年份/ 097

加缪属于夏天/ 104

耶路撒冷的艾希曼:一个守法者/ 111

我将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夜晚/ 120

凯尔泰斯和我们的无命运人生/ 127

摇摆的记忆/ 134

你今天吃了“穆尔提—丙”药丸吗? / 140

诺曼·马内阿:每个阵营的局外人/ 146

恐惧是灯笼里的一个屁/ 160

萨义德:格格不入与最后的天空/ 167

最好的结局是契诃夫式的结局/ 173

总而言之不醒

罪,却不一定罚/ 181

笑一笑吧不用带着泪/ 187

谁会杀死那个孩子/ 193

沈从文的后半生:总而言之不醒/ 198

小波和王二:一个自由主义者的阴阳两界/ 205

春天十个海子没有复活/ 217

何伟之后/ 222

不重要的叙述/ 228

不要回答不要回答/ 236

使女的故事和不仅如此/ 242

肖斯塔科维奇:见证与噪音/ 248

代后记 读书: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267

 

 

TOP书摘

《昨日的世界》写于1939年至1940年,在那两年中,茨威格失去奥地利国籍,先去英国,再到美国,最后抵达巴西。他喜欢巴西,觉得欧洲虽然沦亡,但欧洲文明所创造的一切能够在南美以其他新的形式得到延续,“我在南方的十字星座下又重新开始有了希望和信仰”。在这本书的开篇,茨威格用他惯有的蛊惑人心的文字说:“纵使我们今天怀着惘然若失、一筹莫展的心情,像半个瞎子似的在恐怖的深渊中摸索,但我依然从这深渊里不断仰望曾经照耀过我童年的昔日星辰,并且用从父辈们继承下来的信念安慰自己:我们所遇到的这种倒退有朝一日终将成为仅仅是永远前进的节奏中的一种间歇。”

作家的乐观主义有时候是一种谎言,与其说想欺骗读者,不如说是想麻痹自我。文字创造泡沫,生活却戳穿它,写下上述饱含信念的文字后不久,在给朋友写的信中,茨威格坦承“出于绝望,我正在写自己一生的历史”。1942年2月22日,他和第二任妻子服毒自杀,没有看到这个世界从倒退再次恢复前进的那一天。

茨威格选择用最激烈的方式死去,与自己曾经眷恋的一切告别,但和其他犹太人相比,很难说他经历过什么真正的苦难:他出生于巨富之家,一直沉浸在文学和艺术的志趣之中,连拉丁文语法书的封皮里,都夹上里尔克的诗。十七岁就出版了第一部诗集,二十六岁成为德语世界最重要的岛屿出版社的固定作者。从来没有经历过为出版和出名焦虑的时期,茨威格自己也不无骄傲地说过:“我的每一本书,当它第一天在德国公开发行时,就要销售两万册,而且报纸上还没有登过任何广告。”一战时他写出反战剧本《耶利米》,茨威格一心等待来自读者的强烈抗拒,但这本书首印的两万册依然很快销售一空,他让人生气地写下:“我曾有一切的思想准备,只是没有想到这一点。”

即使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欧洲犹太人的处境已经日益黑暗,茨威格依然住在自己位于萨尔茨堡山上的豪宅之中,几乎欧洲大陆上所有的艺术名流都访问过这个优美舒适的家。出版的作品销量惊人,这让茨威格有充足的财力沉溺于各种爱好,比如收藏名人手稿,他拥有巴赫、海顿、肖邦甚至莫扎特十一岁时候的乐谱,墙上挂着布莱克的素描和歌德一首诗的手迹。他从未佩戴过代表犹太人耻辱身份的黄色大卫星,更不用提被送往集中营。流亡后他获得英国国籍,美国和巴西也待他甚是友好,和他那些在奥斯维辛吃着皮鞋也要活下去同胞相比,所有这些都指向同一个疑问:人生远远未到绝境,茨威格为什么要死?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页  数:284

开  本:32开

加载页面用时:46.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