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明清小说鉴赏辞典
明清小说鉴赏辞典


明清小说鉴赏辞典

作  者:上海辞书出版社文学鉴赏辞典编纂中心 编

出 版 社:上海辞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11月

定  价:118.00

I S B N :9787532651979

所属分类: 小说  >  中国古典小说  小说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中国古代小说发展至明清时期,众体兼备,精彩纷呈,空前繁荣。本书收录了明清小说家创作的作品300余篇,举凡话本、笔记、志怪、传奇等叙述文本类别均有择选。三言二拍以及蒲松林《聊斋志异》等短篇佳作,甚至《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红楼梦》四大名著以及《儒林外史》《老残游记》等长篇小说中的精彩篇章,都有呈现。内容精彩、佳构迭出。书中内容包括小说原文、注释、赏析,通过专家学者的解读,让读者领略到古代小说的独特魅力,发掘其审美价值和文化传承价值。

TOP作者简介

  上海辞书出版社文学鉴赏辞典编纂中心,专业的文学鉴赏辞典编纂机构,曾策划编纂了上海辞书出版社“古文观止与诗歌三百首鉴赏”系列以及“中国文学名家鉴赏”系列等精品图书。

  本书作者集合了中国百年来近百位古典文学界著名的专家学者,有沈伯俊、周先慎、李时人、孙逊、黄霖、陈大康等。

 


TOP目录

刘 基

良桐 ……………………………… 3

夏庭芝

王巧儿 …………………………… 4

罗贯中

宴桃园豪杰三结义

斩黄巾英雄首立功 ……………… 7

温酒斩华雄 ……………………… 9

定三分隆中决策………………… 12

永儿卖泥烛诱王则

圣姑姑教王则谋反……………… 15

施耐庵

林教头风雪山神庙……………… 25

杨志押送金银担

吴用智取生辰纲………………… 28

景阳冈武松打虎………………… 31

瞿 佑

绿衣人传………………………… 34

翠翠传…………………………… 38

李昌祺

琼奴传…………………………… 45

芙蓉屏记………………………… 52

赵 弼

续东窗事犯传…………………… 57

邱 濬

钟情丽集(节选)………………… 66

陶 辅

心坚金石传……………………… 72

马中锡

中山狼传………………………… 78

都 穆

四明陈子经……………………… 84

祝允明

长桥美人………………………… 85

佚 名

怀春雅集(节选)………………… 87


TOP书摘

章培恒序

  中国之有文学鉴赏辞典,还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事;不过我在这里仅是就大陆而言,台湾的情况我不清楚,不好乱说。最先问世的,就是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由汤高才先生担任责任编辑的《唐诗鉴赏辞典》。此书一出,很快就引起了轰动,而且成为持续多年的畅销书。虽然也听到过一些“文学鉴赏不应称为辞典”之类的议论,然而庄周先生到底是聪明人,他早就懂得了“名者实之宾也”的道理,管它名称是否“规范”,既然读者如此欢迎,其他出版社就纷纷效尤,辞书出版社自然更不会放弃自己所首创的这一名牌产品。于是就有了各色各样的鉴赏辞典:就文学门类而言,诗、词、曲、小品、古文……体裁繁多;从时代来说,自先秦直至元明清,应有尽有。这样地热了十多年,然后慢慢地冷下去了。时至今日,出版界的这种空前盛况犹历历在我辈之目,肯出文学鉴赏辞典的却已很少了。

  然而,上海辞书出版社在此际又推出了其以前尚未出过的《中国古代小说鉴赏辞典》,因为出版社的负责人早就决心使其以前出过的文学鉴赏辞典成为一个完整的系列;虽然此类书籍的热销时期已经过去了。

  我想,这是值得佩服的。

  文学鉴赏辞典在上世纪80年代之所以热销,一方面固是经过多年的思想禁锢之后,人们迫切地需要精神食粮,以致艰深的哲学理论着作、专门而枯燥的人物年谱,当时也都曾一印几万册,更不要说像文学鉴赏辞典这样读来兴味盎然的书籍了;但更主要的,则是由于其本身确具创意,与读者在文学鉴赏方面的要求相切合。

  大致说来,文学作品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能吸引人的,一类是经得起咀嚼的;其二者兼而有之的,那就更为广大读者所喜爱。当然也还有既不能吸引人也经不起咀嚼的,这里只好不管它了。这种经得起咀嚼的,人们在咀嚼时就往往渴望对话———心灵的交流。不但与作者交流,也与另一位咀嚼者交流。而文学鉴赏辞典则正担起了交流者的责任。通过这种交流,既帮助读者解决了若干阅读中的难点,更与读者进行了坦率的交谈。读者可以赞同他的看法,从中受到启发,也可以不同意他的意见。但如使读者在读了以后,无论是赞之为“深得我心”、“金针度人”,还是评之为“未必如此”、甚至加以反拨,都能从中感到精神上的愉悦,那就是鉴赏的上品。

  也正因此,写鉴赏辞典的条目实在是一项高难度的工作。写作者不仅要有鉴赏能力、对其所鉴赏的具体作品确有心得,还要善于表达,能与读者娓娓而谈,既不居高临下,也不给人以曲意迎合之感。在“鉴赏热”时,曾看到过一些像中学教师讲解课文那样的鉴赏辞典,真有哭笑不得之感。所谓“确有心得”,倒也不是指其能见到作者的衷曲,而是确能具有由作品所引发的、并能打动别人的真情实感。至于其是否与作品原作者的感受相一致倒不是主要问题。例如《红楼梦》里的薛宝钗,曹雪芹对她的感情究竟如何,是爱是憎,抑或爱中有憎、憎中有爱?这是谁都不能确知的。但写鉴赏条目者只要对这一人物确具某种感情,而这又确是由作品的某些描写所引发的,并能将这种感情表达得深切动人,即使不能令读者产生共鸣,也能使读者无从轻易拒绝,就是要反对也得好好花一番心力,就可算是达到要求了。能得如此,也就让读者获得了对话之乐。

  作为一种精神享受,读者对这样的鉴赏辞典是需要的;而在《唐诗鉴赏辞典》之前又还没有出现过。是以该书一出,读者就趋之若鹜了。现在,一则由于社会的变化,愿意咀嚼文学作品的人较前大为减少,再则文学鉴赏辞典已经司空见惯,读者对它的热情自也相应低落,何况不少读者又已被粗制滥造的此类读物败坏了胃口,其销路之较前缩减正是很自然的事。然而,这绝不意味着此一要求已经消失,更不意味着这一工作已没有意义。恰恰相反。在当前的情况下仍然对鉴赏辞典有所期待的读者,其要求实在是更高了;如能满足他们的要求,也就成了更有意义的事。

  所以,我以为辞书出版社要把这工作继续做下去、使之成为一个完整的系列的决心和行动,既是不畏艰巨、对读者负责的表现,也是眼光远大、富于事业心的象征,是很值得佩服的。而且,这次推出的小说鉴赏辞典,乃是在这一系列中的别开蹊径之作,其难度是更大了。

  虽然都名之为小说,但以真正的文言写成的小说与白话小说(《三国演义》那样以杂有白话的浅近文言写成的小说实与白话小说为同一类型)又有很大区别。前者叙事简略而有意境,作者对诗、词及文言的抒情、写景之文都应深具功力;后者则需要细致显示人物的内心世界与语言神情,作者既需洞明世事,在写作上又要能化俗为雅,使日常琐语皆具诗情画意。因而,要鉴赏小说、领会其好处,实在并非易事。加以原作繁富,鉴赏文字却要极简略,与诗词的原作甚短而鉴赏文字则相对甚长,恰恰相反。怎样在如此短小的篇幅内,将自己的丰富感受以生动的文字表达出来,并使读者能很感兴趣地与自己交流,乃是一种严峻的考验。

  我没能通读此书全稿,但就我所读过的部分文言短篇小说的词条而论,我以为是相当出色的。虽然数量很少,不能据此评估全书的水平,但好在此书分别经过董乃斌教授和黄霖教授的审订,两位都是各自领域内的一时之选,我相信这将是文学鉴赏辞典中的一项经受得起考验的最新成果。

 

李瓶儿招赘蒋竹山兰陵笑笑生

   ———《金瓶梅词话》第十七、十九回(节选)

   话说五月二十日,帅府周守备生日。西门庆那日封五星分资①、两方手帕,打选衣帽齐整,骑着大白马,四个小厮跟随,往他家拜寿。席间也有夏提刑、张团练、荆千户、贺千户,一般武官儿饮酒。鼓乐迎接,搬演戏文,又是四个唱的递酒。玳安接了衣裳,回马来家。到日西时分,又骑马接去。

  走到西街口上,撞见冯妈妈。问道:“冯妈妈那里去?”冯妈妈道:“你二娘使我来请你爹来。顾银匠整理头面②完备,今日拿盒送来,请你爹那里瞧去。你二娘还和你爹说话哩。”玳安道:“俺爹今日都在守备府周老爹处吃酒,我如今接去。你老人家回罢,等我到那里对爹说就是了。”冯妈妈道:“累你好歹说声,你二娘等着哩。”这玳安打马径到守备府,众官员正饮酒在热闹处。

  玳安走到西门庆席前说道:“小的回马家来时,在街口撞遇冯妈妈,二娘使了来说,顾银匠送了头面来了,请爹瞧去;还要和爹说话哩。”西门庆听了,拿了些点心汤饭与玳安吃了,就要起身。那周守备那里肯放,拦门拿巨杯相劝。西门庆道:“蒙大人见赐,宁可饮一杯。还有些小事,不能尽情,恕罪恕罪!”于是一饮而尽,作辞周守备上马,径到李瓶儿家。妇人接着,茶汤毕,西门庆吩咐玳安回马家去,明日来接。玳安去了。

  李瓶儿叫迎春盒儿内取出头面来,与西门庆过目。黄烘烘火焰般一付好头面,收过去,单等二十四日行礼,出月初四日准娶。妇人满心欢喜,连忙安排酒来,和西门庆畅饮开怀。

  吃了一回,使丫鬟房中搽抹凉席干净,两个在纱帐之中,香焚兰麝,衾展鲛绡,脱去衣裳,并肩叠股,饮酒调笑。良久,春色横眉,淫心荡漾。西门庆先和妇人云雨一回,然后乘着酒兴坐于床上,令妇人横■于衽席之上,与他品箫。但见:纱帐香飘兰麝,蛾眉轻把箫吹。雪白玉体透帘帏,禁不住魂飞魄飏。一点樱桃小口,两只手赛柔荑。才郎情动嘱奴知,不觉灵犀味美。

   西门庆于是醉中戏问妇人:“当初有你花子虚在时,也和他干此事不干?”妇人道:“他逐日睡生梦死,奴那里耐烦和他干这营生!他每日只在外边胡撞,就来家,奴等闲也不和他沾身。

   况且老公公在时,和他另在一间房睡着,我还把他骂的狗血喷了头。好不好,对老公公说了,要打趟棍儿也不算人。甚么材料儿,奴与他这般顽耍,可不砢硶③杀奴罢了!谁似冤家这般可奴之意,就是医奴的药一般。白日黑夜,教奴只是想你。”两个耍一回,又干了一回。傍边迎春伺候下一个小方盒,都是各样细巧果仁肉心、鸡鹅腰掌、玫瑰菊花饼儿。小金壶内,满泛琼浆。从黄昏掌上灯烛,且干且饮,直耍到一更时分。只听外边一片声打的大门响,使冯妈妈开门瞧去,原来是玳安来了。……

  《李瓶儿招赘蒋竹山》是《金瓶梅》中著名的情节之一,也是西门庆与李瓶儿勾搭成奸、谋财娶妇过程中一段重要的插曲。在词话本中,小说从第十三回写“李瓶儿隔墙密约”起,至第十九回西门庆将李瓶儿娶进家中止,前后占了七回篇幅。西门庆为谋娶李瓶儿,先后费了不少心机,然而正当一切就绪,单等日子一到就行礼准娶时,忽然西门庆家中发生了亲家被劾治罪的变故,慌得西门庆将迎娶李瓶儿之事抛在九霄云外,只顾打点走门路处理突发事情。李瓶儿在梦攘魂劳、卧床不起的情况下,请了大街口蒋竹山来看病,不料被蒋一番花言巧语迷惑,把蒋倒踏门招了进来,这便是“李瓶儿招赘蒋竹山”的由来。本篇文字系节取词话本第十七回和第十九回的部分文字联缀而成,为的是照应故事的完整性。

  “李瓶儿招赘蒋竹山”,回目标的是李瓶儿和蒋竹山,但主要写的是西门庆,写西门庆作为地方一霸在官场、商场和情场上的手段与霸气。西门庆在官场上的手段,主要表现在他遇事惊而不乱。亲家出事,他本人也遭牵连,但他措置得当,一方面打点家人来保、来旺“星夜上东京打听消息”,“但有不好声色,取巧打点停当,速来回报”;同时立即停止家中花园工程,“每日将大门紧闭,家下人无事亦不敢往外去,随分人叫着不许开”。果然,西门庆这两着非常凑效:暗中的加紧打点使他逃过此劫,而明里的低调处置使平昔恼他的街坊邻舍没有一点异常表现。于是,“过了两日,门也不关了,花园照旧还盖,渐渐出来街上走动。”西门庆依然是昔日的西门庆。

  西门庆在商场上的霸气,主要表现在他对李瓶儿资助三百两银子与蒋竹山开生药铺一事的态度上。李瓶儿因嫁西门庆一时无望,招赘了蒋竹山,并给他本钱开了生药铺。此事尤使西门庆怒不可遏:“招他进去,与他本钱,教他在我眼面前开铺子,大剌剌做买卖。”“你嫁了别人,我倒也不恼!那矮王八有甚么起解?你把他倒踏进门,去拿本钱与他开铺子,———在我眼皮子跟前开铺子,要撑我的买卖!”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西门庆开生药铺起家,岂容情敌在眼皮子跟前再开生药铺?!于是,他收买了两个流氓光棍,把蒋竹山的生药铺砸了个稀巴烂,又把蒋解到提刑院一顿毒打,活现了一副商霸的狰狞嘴脸。

  西门庆在情场上的手段,则主要表现在他对李瓶儿的欲擒先纵、欲热先冷的态度上。李瓶儿自招赘了蒋竹山,因干事不称其意,渐渐颇生憎恶,一心只想西门庆。后主动设法要嫁过去,但轿子“落在大门首,半日没个人出去迎接”;西门庆又接连几个晚上,不进他房中;后李瓶儿上吊自杀,反遭他一顿痛骂:“淫妇!你既然亏心,何消来我家上吊?……我自来不曾见人上吊,我今日看着,你上个吊儿我瞧!”并从“袖中取出鞭子来,抽了几鞭子。”

  为了报复和降服李瓶儿,西门庆可谓冷酷暴戾到了极点。然而这一切只是为了给对方一个“下马威”,李瓶儿几句柔情软话,特别是拿西门庆与蒋太医那厮作比的一席话语,说得西门庆马上“回嗔作喜”,“欢喜无尽”,丢了鞭子,搂在怀里。正如小说所写的,西门庆乃是“打老婆的班头,坑妇女的领袖”,其情场手段与他在官场、商场一样高明。此回文字除了主要写西门庆,还写了李瓶儿、蒋竹山和两个流氓光棍。李瓶儿虽然在以后的情节发展中还有大量笔墨写及,但其性格的愚弱摇摆已初见端倪,这注定了她一生的悲剧命运。蒋竹山和两个流氓光棍只是穿插性人物,一个是无能的江湖郎中,两个是为非作歹的城市无业游民,他们的出现是城市日趋商业化和世俗化的必然产物。

  本段文字典型地表现了《金瓶梅》在诸多方面的特色:一是侧面和间接描写,《金瓶梅》擅长通过人物之口,对主要人物进行侧面和间接描写,并达到传神效果。如本回通过蒋竹山之口,先说西门庆如何“专在县中包揽说事,举放私债;家中挑贩人口。家中不算丫头,大小五六个老婆,着紧打趟棍儿,稍不中意,就令媒人领出卖了。就是打老婆的班头,坑妇女的领袖”;然后说他“近日他亲家那边为事干连他,在家躲避不出,房子盖的半落不合的,都丢下了。东京行下文书,坐落府县拿人。到明日他盖这房子,多是入官抄没的数儿”;小说没有正面描写西门庆如何如何,但通过蒋竹山之口,把西门庆“打老婆”、“坑妇女”的本性和县里有关他家出事的传闻写得绘声绘色。

  二是白描手法,《金瓶梅》又擅长白描手法,常常达到“白描传神”、“白描入化”的境界。如文中写鲁华、张胜两个光棍敲诈蒋竹山一段文字,先是写竹山正受了一肚气,走在铺子小柜里坐的,“只见两个人进来,吃的踉踉跄跄,楞楞睁睁,走在凳子上坐下”,一个先问有没有“狗黄”,再问有没有“冰灰”,竭尽寻衅挑逗之能事;然后另一个“隔着小柜,飕的一拳去,早飞到竹山面门上,就把鼻子打歪在半边”;最后“不提防”“又是一拳,仰八叉跌了一跤,险不倒栽入洋沟里,将发散开,巾帻都污浊了”。前后描写,都可谓“白描如画”。

  三是语言泼辣酣畅,《金瓶梅》的语言极有特点,它大量运用土语俗语,却又化腐朽为神奇,形成了泼辣酣畅、生动传神的语言风格,这种风格在本篇节选的文字内同样得到了很好的体现。如写李瓶儿对待蒋竹山和西门庆两个人的不同态度:对蒋从不称心到“渐渐颇生憎恶”,直骂的“狗血喷了脸”:“你本虾鳝,腰里无力,平白买将这行货子来戏弄老娘!我把你当块肉儿,原来是个中看不中吃镴枪头,死王八!”后蒋遭流氓讹诈,问李瓶儿要银子还债,又被妇人哕在脸上,骂道:“没羞的王八,你递什么银子在我手里,问我要银子?我早知你这王八砍了头是个债桩,就瞎了眼也不嫁你!这中看不中吃的王八!”而对西门庆,却竭尽奉承讨好之能事,当西门庆问她:“我比蒋太医那厮谁强?”她回答说:“他拿甚么来比你!你是个天,他是块砖,你在三十三天之上,他在九十九地之下。休说你仗义疏财,敲金击玉,伶牙俐齿,穿罗着锦,行三坐五———这等为人上之人,只你每日吃用稀奇之物,他在世几百年还没曾看见哩!他拿甚么来比你?你是医奴的药一般,一经你手,教奴没日没夜只是想你。”只这一句话,把西门庆欢喜无尽,即丢了鞭子,用手把妇人拉将起来,穿上衣裳,搂在怀里。都是出自李瓶儿之口的话语,一个是厌恶之状溢于言表,一个是崇拜之情发自肺腑,语言的生动传神都达到了同样的高度。(孙逊)

  ……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页  数:848

加载页面用时:31.1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