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过剩之地:美式富足与贫困悖论
过剩之地:美式富足与贫困悖论


过剩之地:美式富足与贫困悖论

作  者:[美],莫妮卡·普拉萨德,[Monica,Prasad],.

译  者:余晖

出 版 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11月

定  价:69.00

I S B N :9787208153714

所属分类: 经济  >  国际经济  经济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本书提出了一个简单而有力的假说以应对如下三个问题:为何美国的贫困现象比其他发达国家严重许多?为何美国经历了对始自1980年代的政府干预的攻击,也就是今天所谓的新自由主义革命?以及为什么美国*近正在遭遇75年来*严重的经济崩溃?

尽管美国经常被看作一个自由的、放任的国家,本书作者给出了令人信服的反面证据。事实上,作者认为,一个强力的政府干预传统暗中摧毁了欧洲式的福利国家的发展。她提出了一种比较政治经济研究中侧重需求的理论,解释了这样的情形是如何以及为什么发生。她的论述始于19世纪晚期美国的爆炸性经济增长席卷世界市场,到处引发价格下跌的时期。当欧洲国家采取保护主义政策作为回应,在美国本土,更低的价格激发了一场重塑政治景观的农业运动。联邦政府制定了累进的税收政策和一系列严格的财政调控措施,却讽刺地带来了更加唾手可得的信贷。随着欧洲各国发展出集中于投资和出口的增长模式,美国却发展的增长模式却是以消费为基础的。这些大规模的干预导致了通过私人信贷而非社会福利政策来满足民众需求的经济增长。其后果包括更高的贫困率,对税收和调控的强烈抵制,以及被\

TOP作者简介

  莫妮卡·普拉萨德(Monica Prasad),芝加哥大学社会学博士、美国西北大学社会学教授,曾任美国社会学协会(ASA)比较历史社会学组主席。研究领域涵盖经济社会学、比较历史社会学和政治社会学。新自由主义、美国税收制度的发展以及美国持续的贫困是她关心的主要议题。普拉萨德还是多个知名学术奖项的获得者,包括富布赖特奖学金、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教员早期职业发展奖、古根海姆社会科学类奖学金和拉塞尔·赛奇基金会奖学金,是社会学领域的学术新星。另著有《自由市场的政治学》(The Politics of Free Markets)、《新财政社会学》(The New Fiscal Sociology)。

  余晖 1963年出生于江西省铅山县。先后毕业于江西财经学院和中国社会科学学院研究生院,曾任中共中央党校助教、中国科学院科技促进经济发展基金会项目官员。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并兼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常务理事及其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TOP目录

  代译序:美国按揭凯恩斯主义的前世今生

  中文版序

  引言

  第一部分 解释美国的政府干预

  第一章 农民的旅行

  垄断势力

  货币改革

  税收

  管制

  第二章 比较不同的资本主义模式

  以阶级为基础的观点

  资本主义的多样性

  国家文化

  种族分裂

  国家结构和历史制度主

  第三章 比较政治经济学的需求侧理论

  第二部分 促进农业利益的税收管制

  第四章 没有国家销售税的历史

  为何对国家销售税说不?

  三次失败的尝试

  战后的尝试

  第五章 过剩之地

  累进所得税在美国的缘起

  休伊·朗与累进税

  第六章 累进税与福利国家

  倾向私人福利的税收优惠的兴起

  比较视野:其他国家的私人福利

  累进税的后果

  第三部分 促进农业利益的金融管制

  第七章 美国的对抗性管制

  破 产

  对抗性管制

  第八章 信贷民主化

  世纪早期的美国信贷

  比较视野中的联邦住房管理局

  信贷即正义

  第九章 信贷国家与福利国家之间的权衡

  各国的信贷和福利

  信贷与消费

  信贷与危机

  第四部分 结论

  第十章 按揭凯恩斯主义:总结与政策建议

  参考文献

  致 谢

  索 引

  译后记

 

TOP书摘

  第一篇

  1959年,医生们开始注意到某种奇怪疾病的一些早期病例。上千个幼儿四肢发育不良,且伴有其他严重的先天缺陷。这些可怜的孩子出生于德国、英国、瑞典、澳大利亚以及其他几十个国家。许多孩子出生时即因严重身体缺陷而死亡。另一些孩子则在成长过程中遭遇生活的困苦,如心脏疾病和脊柱分裂。仅从1960年到1961年,该病例数量竟然在全球急剧增长。

  1961年,有两位医生查证到该问题来自一种名叫Contergan的镇静剂。这种药开发于德国,并以各种其他药名行销全球。该药被用于治疗失眠症和晕船症。但它似乎并无副作用,而且不会因服用过量而中毒,它也因此变得非常流行,甚至被称为“西德幼儿们的保姆”(Daemmrich, 2002: 139)。但随着事件发酵,儿科医生们开始怀疑,随后便证明,孕期头三个月摄入该药与婴儿先天缺陷之间存在极强的联系。1961年,该药品从市场退出,最终结论性的证据被披露,揭示出该药品如何导致婴儿的畸形(Daemmrich, 2002)。到那时为止,在这场“现代最大的药物灾难”中,该药物已经伤害了超过一万名儿童(Akhurst, 2010: 370)。

  在这场灾难中,一场令人震惊且赫赫有名的抵抗行动也为众人所知:该药物在美国的名字是沙利度胺(Thalidomide),被弗朗西丝·凯尔茜(Frances Kelsey)成功排除出美国市场。凯尔茜是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以下简称 FDA)的一名研究人员,她凭借预感和自信,一而再、再而三地推迟了该药品的准入,直到真相大白。凯尔茜对此有着非常充分的准备。她已经完成了在芝加哥大学药物学研究生的实验室工作(她的名声被大众承认,居然是建立在“弗朗西斯”是男子姓氏之上),即识别出一种具有毒性的非处方药,该药在1937年致死107人。这一实验室工作促成了《1938年食品、药品及化妆品法案》的出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凯尔茜有关怀孕兔子的研究工作表明,药物能 够透过胎盘屏障,而且怀孕本身也能够改变身体对某一药物的反应。(Bren, 2001)

  沙利度胺的药物申请是凯尔茜在 FDA 接手的首个案例。凯尔茜认为,制造商和销售商的研究资料中所记载的对动物没有副作用的研究其实是不相关的,因为该药物也无法使那些实验动物产生睡意,但在人身上却会。简单来讲,其效果在人身上是不同的。因此她称沙利度胺为“一种异常的药品”(Mintz, 1962: A8)。因为该药是用来缓解一些轻微症状的,于是她选择等待这种药物安全性的更出色的证据出现。

  尽管凯尔茜不着急,但该药品在美国的经销商理查森—梅里尔(Richardson-Merrell)却非常着急;该公司急于在圣诞节前让药品得到上市批准——因为圣诞节明显是镇定剂使用的旺季——并派出代表反复造访和打电话给凯尔茜。时间一拖再拖,准确说是19个月。于是该公司向凯尔茜的上司投诉说她简直不可理喻。但凯尔茜仍然不为所动。该公司仍然一次又一次地递送申请,辩称任何副作用都很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计。然而,凯尔茜也同样一次又一次地退回他们的申请,理由是仍然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该药是安全的(Bern, 2001)。很快,欧洲的医生们汇总了他们的结论,而沙利度胺也已远离美国市场。在美国,有20例疑似在孕期头三个月服用沙利度胺而导致先天缺陷的案例被记录在案。有的系旅游者从欧洲携带此药品入境,也有的是来自早期该药物的试用。但这之后如果凯尔茜没那么坚持,可能发生的更广泛的悲剧就无法避免。

  研究这一段故事的历史学家们高度强调了凯尔茜的作用。的确,凯尔茜抵御行业压力的能力需要一种解释,这种解释不能简化为社会环境的影响,而只能依赖对人性的近距离观察来探索。但是,在这个故事中的确存在着一个社会环境因素,即便说明存在着一个政策环境使得她的坚持具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也不会有损凯尔茜的英雄主义形象。这个环境就是美国政府长期以来拒绝注册来自其他国家的药品,而这所谓的“药审时滞”也成为医生和制药产业抱怨和诟病的来源。这一强势的药品管制历史将凯尔茜推到了搁置沙利度胺的位置。在彼时的英国,“任何药品制造商都可以推销他们的产品,不管其是否被适当地检测,也不管其是否有危害性,也不着意去满足任何个别身体使用药品的效果或安全性”(英国议会议员 Kenneth Robinson, 引自 Ceccoli, 2002: 139)。德国则有药师和医师的自我管制历史。政府能够做的就是一旦药品事故发生就被建议应当将这些药品清出市场(Daemmrich, 2002: 140–141)。在这些国家,没有弗朗西丝·凯尔茜,因为它们没有FDA。

  对于沙利度胺悲剧之各种不同意见的反应,也体现出美国药品管制强势之传统。尽管欧洲也曾更严厉地打击,但只有美国在20世纪70年代报之以强硬的药品立法,而且数量众多。被广泛报道的一项由医师威廉·瓦德尔(William Wardell)于1973年完成的研究发现,在整个20世纪60年代,英国引进的药品数量是美国的4倍。紧接着的一项研究是由约翰·霍普金斯临床药理学系的主任路易·拉萨尼亚(Louis Lasagna)和瓦德尔于 1975 年完成的,他们发现在药品准入上,与法国、英国和德国相比,美国滞后1—2 年。

  某种治疗高血压的特殊药引进欧洲10年后才在美国注册,瓦德尔因此怀疑许多病人正是因药审时滞而死亡的。1985年,一项研究发现美国注册一种药品需要 30个月,而相比之下,在法国和英国只需 6 个月;同时还有其他研究显示,在英国有12%的药品在引进市场后被发现不安全,相比之下,美国则只有3%,这表明在美国的确存在一个更加严格的药品审批程序(参见Wiktorowicz,2003:625; Ceccoli, 2004)。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218

加载页面用时:9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