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民国风流:一部写民国及其以后人物的杂文随笔集
民国风流:一部写民国及其以后人物的杂文随笔集


民国风流:一部写民国及其以后人物的杂文随笔集

作  者:刘诚龙

出 版 社:广东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10月

定  价:48.00

I S B N :9787218113876

所属分类: 文学  >  散文/随笔/书信  文学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民国风流》是一部写民国及其以后人物的杂文随笔集,书稿分为两部分。一是:民国现象有看头,内容主要是对清末民国初年的学者文人“面上”进行扫描;二是:当年国士个个牛,内容主要是对民国学者文人“个案”进行解读。

民国以来的学者文人及一些从政者,在中国历史上占有很独特的位置,人称民国风流。与一些描述民国人物与社会的著作不太相同的是,作者有其不同流俗的民国史观,对民国其社会、其人物能做平心之论,既不因对某人的崇拜而饰其短,也不对某人的异见而掩其长,作者从不同的角度与不同的侧面知人论世,写出了不一样的“民国风流”。

《民国风流》是由数十篇独立文章结集而成,从鲜为人知的史书里找出了新材料,从人所共知的故事里辨析出新见识。作者笔下所写的都是历史,心中所装的全是现实,在对历史的感悟中包含着对现实的忧患、关怀、思索,富有激情却不偏激,匡时救弊,富有正能量。笔调亦庄亦谐,擅长“高级黑”,擅长“春秋笔法”,用今语描绘古人,用今语解读古事,在让人津津有味品读故事的同时,也促人掩卷敛眉,生发对历史与现实的深层思考。

 

TOP作者简介

刘诚龙,年龄冇老冇少,到中年;身份非士非仕,公务员;处境不尴不尬,靠边缘;面目无党无派,自个玩;文体难解难分,乱成篇。自1990年在《湖南日报》发表散文以来,至今已在《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南方都市报》《散文》《书屋》《天涯》《四川文学》《香港文汇报》《香港大公报》等海内外30个省市280余家报刊发表诗歌散文、杂文、随笔3000来篇,数百篇作品曾被《读者》等100多家文摘报刊转载,有作品入选《大学语文新编教材》,100多篇杂文、随笔、散文入选各版本年选,出版散文杂文集《腊月风景》《暗权力》《暗权术》《暗风流》《恋爱是件奴才活》《非常弱音》《谁解茶中味》与《历史有戏》《回家地图》《心心点灯》等。

 

 

TOP目录

第一辑 民国现象有看头

那些去留学的大师们

当年武大没教授

校长握过你的手吗

民国教授打分数

清末多荆轲

洋考成果是洋相

文人戴绿帽

里通外国而里恨外国者

几颗“吓弹”炸故宫

民国糊涂蛋

红袍加身

一块钱事件

袁世凯出书

蔡锷来革蔡锷命

一辆自行车好难穿过上海滩

民主的危急时刻

民国的桌子

民国的饭局与政局

学学术自由

知识分子“见官死”

穷死不要“特别费”

一样婚配三样情

 

第二辑 当年国士个个牛

好歹上了《清史稿》

林纾自抬杠

保皇派保底人性

太炎先生二三事

日光族首苏曼殊

风流自有苏曼殊

想来还是学问长

花痴易实甫

天地康轻师

太炎先生挨屁屁

眼力与笔力

王闿运的官运

芙蓉姐姐与辜鸿铭哥哥

世上已无梁启超

知音高境是高义流远

及时雨胡适

胡适的牌德

胡适老章演反串

舌尖上的黄侃

文凭是识字

夏丏尊自虐与虐他

文青季羡林

校长当如张伯苓

“保姆”弦歌或绝响

强者哲学PK自由精神

傅大炮别号傅老虎

水浒英雄傅斯年

肉麻麻的闻一多

画家带剑黄宾虹

独立名格

道德这么说 也不是批评自己的

文人不言谢

顾颉刚开坛

杜鹃声里过花期

西医误了高梦旦

陆铿的信条

 

后记 把历史写得更好看

 

 

TOP书摘

当年武大没教授

苏雪林本来是在安徽大学当教授的,月薪两百元,名号好,工资高,苏雪林挺满意的,打算在这里安富乐教,但期间发生了一件事,让她无比伤心。当年的安大学风不太好,管理比较松弛,男生可以随意到女生宿舍去串门,经常闹到半夜还不消停。苏雪林除了教授之外还兼任女生指导员,她做事很认真,对这个风化问题很是看不惯,经常去干涉,勒令男生九点前必须离开女生宿舍,这让男生很记恨。有天,苏雪林从外面回家,经过一片小树林,突然一块小石子飞来,打中她前额,血流如注,到医院缝了几针,在额上留下了一个终生没消的疤痕。

恰在这时,武汉大学的校长王世杰向她伸出了橄榄枝,邀请她往武大任教,同时被邀的还有其好友袁昌英、凌叔华,这让苏雪林有点喜出望外,二话不说,卷起铺盖就往武汉赶。可是,到了武汉,却碰到了一件让她觉得比那块小石子更伤心的事,校方送到府上的聘书上写的是特约讲师,在安徽大学当的是教授,到了这里却是讲师?一块小石子打在她额上,只感到身痛,现在一纸轻慢的聘书却击中心房,让她心痛。在苏雪林看来,小石子是学生打的,学生毕竟是受教育者,少不更事,不值得耿耿于怀,而这聘书却是一所大学给的,其中透露的是对她的蔑视与怠慢。

苏雪林的自尊心一直是很强的,当年她还是个文学女青年,是美女作家,在一次文人的派对中,她伸出一只手,想跟迎面走来的鲁迅先生相握,而先生只是向她微微点头,没伸手来接应,这让苏雪林怀恨在心,余生皆与先生交恶。这次武大把她给卖了,让她气愤异常,卷起铺盖又想走人。袁昌英知道后,赶紧来解释:“武汉大学为尊重名器,最高职称只是副教授,一个正教授也没有。你这特约讲师,等于是别校的副教授,将来升格为副教授,等于别的大学的教授了。”

袁昌英所言不虚,在1928年就被胡适所聘担任中国公学教授的沈从文,1931年,他被聘请到武大来任教,职称跟苏雪林一样,由正教授降为讲师,连降两级;而其时名气甚大而且当了文学院院长的陈源,其职称也只是副教授。苏雪林从头数,还真发现,当年武大人文荟萃,少长咸集,还真没一个正教授。这下使苏雪林安下心来,无话可说。

苏雪林职称虽然比较低,但其薪水却不低,当年武大的讲师月薪是两百元,助教一百二十元,其薪水与在安徽大学持平,然而,苏在武大,只专心当讲师,并不兼“班主任”,工作量少了,工资未少,比较而言,她在武大的教学工资是比安大高的。

在武大这里,当教师的“利”可以给你多开,但当教师的“名”却不能给你乱戴。

“武汉大学为尊重名器,最高职称只是副教授,一个正教授也没有。”这可能让我们这代人很不理解,我们所谓尊重名器,就是使劲地批发名器,我们现在是这么做的:对某大学给的教授指标越多,教师职称越高,就表示对这所学校越重视,越看重,就表示越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对某学校给的职称指标越少,越低,就意味着看不起这所学校,就意味着薄待知识分子。当年的武大价值观却是相反,对教授这名号卡得越紧,卡得越死,就是对这名号保持着敬畏,放得越松,放得越多,就是对这名号不当回事,就是把这名号看贱了。

在武大看来,教授是一个崇高称呼,不是市场上的小菜,也不是专卖店的帽子,不是略有点才气,略有点学识,就可以批发的。比方圣贤,两三千年来,能够戴上这名号的,只是一两人而已,教授虽然没圣贤那么尊,但也很贵的,不能甩卖。世界上许多东西往往是这样:多了,也就滥了;滥了,也就贱了,其反命题是:少了,也就贵了;贵了,也就尊了。当人人都可以叫做大师的时候,把大师当瘪三来看,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谁还对教授、大师以及圣贤保持最基本的敬畏呢?多则滥,滥则贱。现在喊人做大师,多半用于讽刺场合了。红灯区的女子都被称为小姐,这小姐还值价吗?

额外说个事。我平时很少看新闻,偶尔看了一个新闻,说的是台湾学生到大陆求学,台湾对这些学生的学历很是“歧视”,除了有限的几所大学台湾承认学历之外,其他大陆大学,在台湾是不被认可的,粗粗一看,我还挺愤青的,台湾居然还歧视大陆大学,怎不让人出离愤怒呢?细细一想啊,这不是歧视,而是正视。教授如果也搞“大跃进”,那学历当然多有注水的了。人家需要干货,台湾要挤一下大陆学历的水分,不也是很正常的吗?两岸的其他事情不好说,最少这事情,在我看来,不是政治事件,只是学术尊严话题。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240

开  本:16

加载页面用时:46.8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