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大家小书:古典文学略述(精装)
大家小书:古典文学略述(精装)


大家小书:古典文学略述(精装)

作  者:王季思

出 版 社:北京出版社

丛 书:大家小书

出版时间:2018年04月

定  价:38.00

I S B N :9787200136272

所属分类: 文学  >  中国文学  文学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本书是一代古典文学研究大家写给大家的小书。由王季思先生之子王兆凯先生所编,辑录了王季思先生从20世纪40年代到80年代所撰写的关于中国古典文学研究普及性文章,写作时间跨度几乎涵盖了王季思先生整个学术生涯,可以从中看到王季思先生整个学术思想的演变。本书从三个部分梳理王季思先生的古典文学研究思想,分别为诗词研究、诗词赏析、古典文学漫谈。王季思先生文笔明快,把高深的古典文学研究用质朴简明的语言表达出来。作为一名研究者和教育者,他注重实际,在文章中着重点出大众在传统文学上的关心问题。因此,对于专业的读者,阅读本书了,可研习王季思先生的学术思想,对于普通读者,则可从本书中简略而清晰地领略中国古典文学的魅力。可以说,这是了解中国古典文学的优秀读物。

 

TOP作者简介

王季思(1906-1996),浙江温州人,中国文学史家、诗词作家、古典文学研究者(偏重古典戏曲)、教师。曾在浙江大学、之江大学任教,后任中山大学教授、博导、中文系主任、古籍研究所所长。曾担任新中国成立后第一部《中国文学史》主编之一、《中国大百科全书·戏曲、曲艺卷》副主编、《全元戏曲》主编。主要著作有:《王季思学术论著自选集》《王季思诗词录》《玉轮轩曲论》等。

 

TOP目录

古典文学略述
目?录
词的正变
说比兴
语录与笔记
词曲异同的分析
词的欣赏
再说比兴
诗词欣赏二题

杜甫《羌村三首》
《陌上桑》的人物
苏轼试论
怎样评价柳永的词
漫谈李清照的词
怎样理解和欣赏《西洲曲》

中国笔记小说略述
中学国文教学问题
百家争鸣和先秦诸子的文学成就
黄巾起义冲击下的建安诗坛
金元散曲的兴起与衰亡
研究古典文学的点滴体会

编后记

 

TOP书摘

研究古典文学的点滴体会



《浙江日报》编辑部的同志多次来信要我谈谈个人治学的经验。我由于工作忙,挤不出时间,同时也因为学问上的功夫随着各人的经历和所从事的学科而不同,别人有效的经验,对于一个没有类似经历或从事不同学科的人来说,往往是纸上谈兵或隔靴搔痒,没有什么用处,因此一直没有动笔。现在姑且谈谈我过去研究古典文学的一点体会,对中学语文教师和大学中文系学生可能有点启发。
我大学中文系毕业以后长期从事语文教学工作。为了教好书,必须认真备课,提出自己的一点看法,并在课堂上把它说清楚。偶尔有些新的见解为同学们所乐于接受,引起我写作的兴趣,就以此为基础,加以引申、推论、充实、提高,写成稿子发表。我的一些单篇论文大多是这样来的。至于系统性的专门著作,有的是讲课需要编的讲义,有的是在课余日积月累的成果。我在温州中学时曾经想研究温州南戏的源流,在宣城中学时曾想写梅尧臣的年谱,由于脱离了当时中学语文教学的实际,都难于坚持下去。而有些埋头搞自己的专门著作、不顾学生学习要求的教师,又往往会招来学生的不满。因此,我总是以“结合教学做点研究工作,在教好学生的同时提高自己”来自勉,也勉励我的学生。如果说经验,这算是一点。
要认真研究某个问题,必须充分掌握有关这个问题的资料。资料当然越多越好,但也不是漫无边际。因此,必须分清主次,有所侧重。就古典文学说,首先必须掌握原始资料,即读懂原著。这就必须学会文字、训诂、校勘、考证等功夫。我国前代学者在这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我研究元人杂剧,从元剧中常见的方言俗语入手,弄清了一些前人没有弄清的句意;比较了元剧常用的曲牌,分清它们的调式,改正了一些前人点错的句子;又校勘了不同的版本,校正了一些传抄传刻脱误的地方。这才有可能逐步掌握了元剧的原始资料。其次是了解这门学问的新成就,即研读了近人关于这门学问的最新著作,清楚地知道在古典文学的这个部门里,哪些作家作品是重点,要先研究,哪些作家作品可以慢一步;哪些问题已经解决了,哪些问题还没有解决。你在研究问题时才能重点深入,带动全面,在前人已达到的水平上有所突破;在行文时才懂得“略人之所详,详人之所略”,给人以耳目一新的印象,而不致重复前人多次说过的话,叫人看了昏昏欲睡。我在开始阅读元剧时,直接接受吴梅先生的指导,又认真学习了王国维先生的著作。吴、王两先生的论著是代表当时这门学问的最新成就的。我在中学时期只看到金圣叹批本的《西厢记》,听了吴先生的话,才知金本不大可靠,去借暖红室刻本的《西厢记》来看,顿觉眼界大开。我原来受金圣叹的影响,以为《西厢记》第五本是关汉卿的狗尾续貂,对关氏毫无好感。读了王先生的《宋元戏曲史》,推关氏为元人第一,这才仔细地阅读了关剧,为后来写关剧的论文打下了基础。他们对我后来的研究工作都起了指路明灯的作用。
一手抓有关问题的原始资料,一手抓有关问题的最新成就。抓住了这两头,一些中间过程的东西就容易弄清楚。如果说经验,这又是一点。
我老家藏书比较多,小学时期就读过《论语》《孟子》《诗经》《左传》,背过许多古体诗,也私下看过《西厢记》《红楼梦》等戏曲、小说。在我父亲和塾师的教导下,我认为“四书”“五经”才是教人立身处世的好书,而像《西厢记》《红楼梦》等戏曲、小说不过是供人消遣的闲书。中学时期正值五四运动,从当时的《新潮》《新青年》等刊物里接受了妇女解放、恋爱自由等民主思想,在古典文学领域里开始重视白话文学的作品,这才没有把宋元以来的戏曲、小说当闲书看,而且有一种新的眼光来看待这些戏曲、小说中的人物故事,为他们摆脱封建束缚、争取美满婚姻的精神所感动。
今天中小学的学生几乎没有什么人不写语体文的,大学文科课堂上也不会有人反对讲《西厢记》《红楼梦》。回想我在中学时期试写一篇语体文交卷时,那位教国文的老秀才就对我说:“别人没有学问,不会写古文,才贪方便,写白话,你怎么也写起白话来了。”把卷子丢还给我,叫我改写。我在浙江大学龙泉分校任教时,出版了《西厢五剧注》。有人写诗嘲笑说:“不读六经看五剧,西厢浪子是前身。”这用意很明白,你是搞《西厢记》的,不配在大学里教书。在这重重阻力面前,我也有迟疑、动摇,但终于拖着沉重的步子跨过来了。
解放后,我比较认真地学习了马列主义和毛主席著作,在世界观方面初步树立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思想体系,并在它的思想原则指导之下,探讨古典文学里的一些论题。这是从旧的意识形态领域跨过来的更大的一步。拿我解放后写的关于《西厢记》《牡丹亭》《桃花扇》等论稿跟解放前同题材的论稿来比较,显然是两种思想境界的东西。
从旧的思想领域一步又一步地跨过来,力图以当代最先进的科学原则指导自己的研究工作。如果说经验,这是更重要的一点。
为了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还必须看点现代的外国的作品,这是不言自明的。
我曾用两句话概括上面的点滴经验:一是脚踏实地,立足于本职工作和从学科的实际出发;二是眼看前方,以当代先进的科学成就武装自己,同时引导读者向前看。
在解放初期,有的人认为马列主义的著作里只有莎士比亚、托尔斯泰,没有关汉卿、曹雪芹,根本不想学。这是一种抱残守缺、故步自封的态度。它自然要引起青年学者的不满。1958年以后,随着“大跃进”“文化大革命”而来的极左思潮,在古典文学领域也泛滥成灾。他们完全忽视原始资料的掌握,把前人一些有效的治学方法,都说成是烦琐哲学、实用主义,不屑一谈;同时又把近人的有关论著骂作资产阶级、修正主义的东西,烧的烧,禁的禁。结果就“束书不观,游谈无根”,走上了空头政治的道路。他们打开一本线装书,段落还没有分清,句子还没有点断,就挥舞起大批判的棍子,乱打一通。这是根本违反马列主义所倡导的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的学风的。这几年,在纠正古典文学领域的极左思潮中,我们开始注意前人行之有效的成法,对古代名著的整理初步取得成绩。但我们如果满足于《文心雕龙》《文史通义》等理论著作的探索,满足于训诂、考证、校勘、辑佚等前代学者的功夫,而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也看作空头政治的东西,跟极左思潮一起批掉,那么,我们将从空头政治的一端走回“抱残守缺”的老路,不可能在古典文学的研究工作中推陈出新,古为今用,引导读者向前看。
根据上面的点滴体会,我认为随着历史形势的发展,今后古典文学领域的各种思潮必将相应地起伏涨落,互相推进。一个关心祖国历史文化的学者应该清醒估计到这一点,既决心乘着历史洪流前进,又随时抵制各种偏向或逆流,防止被它们冲到浅滩上或死角里去。

(原载《学人谈治学》,浙江人民出版社
1982年9月版)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292

开  本:32

加载页面用时:46.7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