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强秦弱楚(张仪)/中国文化知识读本
强秦弱楚(张仪)/中国文化知识读本


强秦弱楚(张仪)/中国文化知识读本

作  者:管宝超

出 版 社:吉林文史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年05月

定  价:14.80

I S B N :9787546350431

所属分类: 文化  >  中国文化  文化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张仪,生年不详,卒于秦武王元年(前310年),一说秦武王二年(前309年)。魏国贵族后裔,曾和苏秦一起随鬼谷子学习纵横之术。是战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外交家和谋略家。战国时,列国林立,诸侯争霸,割据战争频繁。各诸侯国在外交和军事上,纷纷采取“合纵连横”的策略。或“合纵”,“合众弱以攻一强”,防止强国的兼并,或“连横”,“事一强以攻众弱”,达到兼并土地的目的。张仪正是作为杰出的纵横家出现在战国的政治舞台上,对列国兼并战争形势的变化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TOP目录

一、张仪故里
二、开封张仪墓
三、楚国受辱,友人讥讽
四、苏秦激将,秦王重用
五、巧妙游说秦王
六、张仪之“破纵连横”
七、巧施连环,避祸于魏
八、张仪的历史地位和影响

TOP书摘

(一)饰身相魏,计破合纵连横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拆散齐楚联盟,孤立这两个可以与秦国争霸的国家。张仪工作的第一步选择了魏国。为了更好地完成使命,张仪去魏国当了相国。张仪的计划是让魏国先归附秦国,然后让其他各国仿效魏国的做法。但魏王不听张仪的意见。秦王愤怒之下,派兵攻取了魏国的曲沃、平周两城,同时暗中给张仪更为丰厚的待遇。张仪在魏居留了四年后,一直没有什么业绩,直到魏襄王去世,魏哀王即位。张仪感到机会来了,又劝哀王归秦,哀王还是不听。于是张仪暗中指使秦国攻魏。魏起兵与秦作战,被秦打败。
  第二年,齐国又起兵攻打魏国,并在观津战败了魏兵。这时,秦军又来攻打魏国,首先战败了韩申差率领的军队,斩首八万,使各国诸侯为之震惊。张仪心想时机成熟了,于是又劝说魏哀王道:“魏国的土地纵横不满一千里,士兵不到三十万。地势四面平坦,与各国四通八达,没有高山大河的天险。从新郑(韩国都城)到大梁(魏国都城)不过二百多里路,不论战车还是步兵,都不用花多大力气就能到达。魏国南与楚国交界,西与韩国接连,北与赵国靠近,东与齐国连界,四方都要派兵驻守,这样一算,光守卫边境的士兵就要在十万以上。再说魏国的地势,自来就是战场。如果南边与楚交好而东边不与齐国交好,那齐国就会从东面进攻;和东方齐国友好而不和赵国亲善,那赵兵就会从北面进攻;与韩国不和,那韩兵就会攻魏的西面;与楚国不亲,那楚兵就会侵犯魏的南面,这正是人们所说的四分五裂的格局啊!再说各诸侯国之所以合纵结盟,是想求得国家安全、巩固君王地位、增强军队力量、发扬本国声威。虽然现在各合纵国把天下当做一家,彼此结为兄弟,在洹水之滨杀白马立誓为盟,以坚定彼此的意志。但是即使是同一个父母所生的亲兄弟之间,都会发生争夺钱财的事,更何况加入合纵的国家了。照这种形式看来,合纵成功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了!”“大王您要是不依附秦国,秦国就会出兵攻打河外,占据卷、衍、燕等地,胁迫卫国,夺取卫国的阳晋,于是赵国不能南下援魏;赵国不能南下,那魏也就不能向北和赵国相呼应;魏国和赵国联络不上的话,那么合纵各国之间的交通就会断绝;这样一来,大王您要保全魏国看来是没有希望了。”“现在为大王着想,还不如依附秦国。有了秦国这样强大的靠山,楚国、韩国就不敢轻举妄动;没有了韩国、楚国侵扰的祸患,大王就可以高枕无忧,国家肯定没有什么可以忧虑的事情了。”张仪接着给魏哀王分析:“实际上,秦国最想削弱的国家是楚国,而最能削弱楚国的恰恰是魏国。虽然楚国有民富国大的名声,但实际上却很空虚;它的军队人数虽多,但不能打硬仗。我们调集魏国的全部军队南下攻打楚国,获胜是可以肯定的。楚国—旦被割裂,最有利于我们魏国;楚国—旦衰弱亏损,秦国就会高兴。我们用这种方法既转嫁了灾祸,又安定了国家,确实是一件好事啊。大王如不听取我的意见,等到秦国出兵东向攻魏国,那时就是魏哀王您要想投靠秦国,看来都不大可能了。”张仪又开始拆主张合纵的人的台,说他们大多话讲得慷慨激昂,却很少有靠得住的。他们不过是希望说动一国国君,换取荣华富贵罢了。所以他们随时随地都在慷慨陈词,宣扬合纵的好处,以图打动一国的君主,实际上为的都是自己!”道理讲到这里,张仪知道要为自己留一条后路了。于是,他又对魏哀王说出了“众口铄金、积毁销骨”的道理来——“众人的嘴巴可以使铁熔化,众多的坏话能把骨头销毁。我张仪说了这么多,一定会有人在大王面前讲我张仪的不是的。大王一旦听信了他们的话,就一定会责罚张仪。与其被大王责罚,我张仪不如现在就辞职,现在就离开魏国!”魏哀王听了张仪的分析,觉得很有道理,于是便背弃合纵盟约,通过张仪与秦国结好。张仪一回到秦国,仍然做了秦国的相国。三年后,魏国又背叛秦国重新加入合纵。秦国因此出兵攻魏,夺取了魏国的曲沃城。次年,魏国重又归附秦国。
  (二)张仪诳楚齐楚两国都是强国,并且已经结盟,成为秦国称霸的主要敌人。要打败齐国和楚国,首先必须拆散齐楚同盟。张仪推行弱楚外交,正好迎合秦国战略上的需要。
  张仪自告奋勇去离间齐、楚间的关系。传说这与他早年在楚国受令尹昭阳鞭笞的经历有关,似乎不足为信。司马迁在《史记》里说张仪后来在秦国担任相国时,踌躇满志,传檄尹昭阳说:“从前我和你饮酒,我没有盗窃你的白璧,你鞭笞我_o你善于守护你的国家,我姑且盗窃你们的都城。”张仪为秦取楚城是事实。但是如果他当真受过尹昭阳的侮辱,他岂能轻易放过素有贤名的掌中仇人?春秋战国类似的故事不少,如伍子胥鞭打楚平王的尸首,孙殡断足擒拿庞涓以及范雎受辱索取魏齐的首级等,都是极富戏剧性的例子。
  接着再说张仪诳楚的过程。秦惠文王假意免除了张仪的相位,让张仪入楚实施离间计。被秦惠王罢相的张仪,装作满腹委屈、郁郁不得志的样子来到楚国。张仪深知,楚怀王最宠信的权臣是上官大夫靳尚,而靳尚又是贪财好利的小人。于是,张仪一到楚国,便去靳尚处登门拜访,并送去了大量的金银财宝。随后,在靳尚的帮助下,张仪又用同样的方法,买通了楚怀王的其他宠臣,然后才去晋见楚怀王。
  张仪的阴谋,在楚国遭到陈轸与屈原的反对,尤以屈原最力。陈轸和张仪。本来都是秦惠王的客卿,均受器重又互相妒忌争宠。其后张仪为相,陈轸被排挤出楚国。陈轸对楚怀王的轻信张仪,很不以为然。他对楚怀王说:“秦之所以看重楚国,是因为齐楚相亲,倘若闭关绝约于齐,楚国必陷于孤立。秦国是个贪夫孤国,怎么能轻易献出六百里商地?张仪返回秦国,肯定将来会负于楚国,这么一来,楚国与北面齐国断交,而生患于秦,那么两国之兵—定都会赶来消灭楚国。”这次张仪来访,同样引起了屈原的警惕。屈原为楚国三大贵族之一。他才智过人,二十来岁便当了左徒高级谏官,一度得到怀王信任。他的政治主张是对内选贤任能、厉行法制,以改变大臣权力太重、分封太众的局面;对外力主联合齐国,合纵对抗秦国。公元前318年,屈原第一次出使齐国,促成了齐国和楚国联盟,五国合纵拒秦。他和陈轸均认为合纵之功不可废弃。可惜楚怀王惑于张仪之说,听不进屈原和陈轸的意见,竟然厚赂张仪、断绝与齐的外交关系,并且派一名使者随张仪进人秦国索要土地。张仪回到咸阳,佯称下车失足受伤,三个月不上朝。一直到齐国因为与楚国绝交转而结好于秦国时,才开始出面接见楚国的使者,表示愿意以个人食邑六里进献于楚怀王,并责怪楚怀王误听六里为六百里,太看轻了秦国的土地。楚怀王闻报后大怒,发兵攻打秦国。秦庶长魏章迎战于月阳河南丹水与浙汇合处,楚国大将屈旬丐战死,损失兵力万余。再战于蓝田(今陕西蓝田县境),又大败。秦国夺取楚国丹阳、汉中两地,设置汉中郡。楚怀王再次受骗失地,悔恨莫及。他命令屈原二次使齐,重修旧好。屈原以他的声望和外交才能,说服齐宣王以抗秦大局为重,重新与楚和、好。此时陈轸奉命出使韩国,间道至秦,为秦惠王挽留任用。公元前311年,秦国再次攻打楚国,夺取召陵(今河南堰师县)。秦王遣使赶赴楚国,表示愿归还半个汉中与楚国修好。楚怀王提出只要张仪,不要土地。张仪立即向秦惠王请命前往。他说:“秦强楚弱,臣奉王之节出使楚国,楚国怎么敢加害于我。”而且上官大夫靳尚私受重贿,他买通楚王宠妃郑袖,而郑袖的话,楚王无不听从,所以张仪自信将不辱使命。张仪到达楚国,立即成为阶下囚。靳尚果然以“张仪被拘必将激怒秦王,天下看见楚国没有了秦国这个靠山,必定会轻视楚国”为由,又以“秦王将嫁美女于楚而夺其宠”威胁郑袖,劝说她设法释放张仪,以换取张仪阻止秦王嫁女之举,并得到秦王的支持。楚怀王经不起郑袖迷惑,竟然又接见张仪,还待之以礼。张仪于是大肆吹嘘秦国如何强大,诋毁合纵者的主张是“危亡之术”,都是“饰辩虚辞,高主之节,言其利而不言其害”的不良之辈,他们的作为与驱赶羊群去攻打猛虎一样,楚国不与猛虎联盟而和群羊为伴,极为危险。又说“凡是天下的强国,不是秦国就是楚,不是楚国就是秦国,两国竞争,其势不两立”,这等于两虎相搏,获利者将为韩、魏。他建议楚国“举宋而东指,则泅上十二诸侯尽王之有也”。至于秦、楚,不但是近邻,而且世代相亲。他提议两国交质太子,他愿“请以秦女为大王箕帚之妾,效万室之都以为汤沐之邑,长为昆弟之国,终身无相攻伐”。怀王为之心动,打算满足张仪的要求。屈原再次挺身而出,竭力反对。他对怀王说:“之前大王被张仪所欺骗,张仪到了楚国,臣以为大王会杀张仪,现在竟然不忍心杀他,又听从他的邪说,绝对不可以。”楚怀王则认为“答应了张仪而得到黔中地区,是件美事,然后再食言,是不可以的”,最终还是与张仪达成了协议。
  公元前278年,秦大将白起攻楚,取郑,将楚先王陵墓焚烧殆尽,秦置南郡固守。楚国从此一蹶不振,国都不得不东迁于陈,即春秋时为楚所灭的陈国(今河南淮阳县境),丧失了大国地位,两国并立的时代结束了。
  屈原此时被流放至洞庭湖畔,听闻国都沦陷,痛心绝望,写下《哀郢》名篇:“哀故都之弃捐,宗社之丘墟,人民之离散,顷襄之不能效死以拒秦。”最后写下《惜往日》绝命辞,抱石自沉泪罗江辞世。
  张仪的弱楚外交之所以得逞,主要是凭恃秦国强大的实力而采取欺诈蒙骗的手段。屈原的联齐政策之所以再三失败,并非他的外交才能不如张仪,而是与当时形势,尤其是楚国内政腐败有关。司马迁在评论这一历史事件时,—方面颂扬屈原,同时批判楚怀王“不知忠臣之分,所以在内被郑袖迷惑,在外被张仪欺骗,疏远屈原而信任上官大夫、令尹子兰。军队被打败、土地被掠夺、损失六郡,自己客死秦国,被天下人所耻笑。这是不知人善任而导致的灾祸啊”。所以,知人善任才能振兴国家,这是多么深刻的历史教训。
  张仪诳楚之后,又奉命出使韩、齐、赵、燕、魏,以类似对楚、韩的说法,灭各国志气、长秦国威风,极尽威逼利诱之能事,说服各国连横亲秦。
  ……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136

开  本:16开

正文语种:中文

加载页面用时:94.2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