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二胎囧爸
二胎囧爸


二胎囧爸

作  者:李开云

出 版 社:上海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08月

定  价:65.00

I S B N :9787532163625

所属分类: 小说  >  情感/家庭/婚姻  小说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全面二孩”政策下,围绕二胎,一出出当代都市家庭轻喜剧正在上演。
小说以章嘉泽绞尽脑汁游说、哄骗妻子宋雅竹生二胎为主线,以夫妻二人在编剧、广告业的事业发展,在买房、请保姆等生活细节上的波折为辅线,生动活泼地讲述了一个当代“囧爸”的心路历程。

TOP作者简介

李开云,笔名麦地,历史与现实题材写作者。鲁迅文学院第五届网络文学作家班学员,中国作家协会重点联络网络作家,BJXX 股份影视公司签约编剧。曾出版军事小说《战狼突击》《天生的伞兵》《花开血途》;都市医疗题材小说《急诊科的那些事儿》(与于莺合著);都市婚姻小说《岳母驾到》等,并参与创作40集抗战电视剧《悍马烈日》剧本。

TOP目录

第一卷
1 摔门而去 2 孤立无援3 同床共枕4 闺蜜毒舌5 小鸟依人6 夫妻隐私……
第二卷
24 一切正常25 各种努力26 逃出地狱27 眼眶湿润28 不同选择29 国际潮流……
第三卷
138 巨大惊喜139 患难与共140 主动转变141 二胎备战142 喜出望外……
第四卷
182 预料之中183 解决之道184 秘密败露185 满面愁容186 命运反转……
第五卷
229 夫复何求230 幸福团聚231 墓园祭拜232 身外之物……

TOP书摘

  第一卷

  1 摔门而去
  “砰”的一声,宋雅竹摔门而去。卧室里,已经熟睡的章一诺从睡梦中惊醒,打了一个激灵,吓得章嘉泽赶紧俯下身去,像母鸡保护小鸡一样将5岁的章一诺护在身下。章一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迷迷糊糊之中,咂吧了两下嘴唇,这才重新酣睡。
  那一刻,章嘉泽有一种想要跑出门去把宋雅竹给拉回来的冲动,但他终于还是忍住了。他相信,宋雅竹只是一时的冲动,用不了多久,最多一个小时,她就会像往常一样回家。
  然而,这一次,章嘉泽却估算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夜,又恢复了先前的寂静,只有楼下麻将馆搓麻将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传来。
  大约十多分钟后,章嘉泽轻轻地从床上下地,踩着拖鞋,轻轻地将卧室的门关上,蹑手蹑脚地走出去,从茶几上抓过手机,给妻子宋雅竹打电话。
  “嘟嘟——”一直响了七八声,宋雅竹依然没有接电话。章嘉泽不屈不挠,直到听筒里传来“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电话自己挂断了,章嘉泽还是不死心,按了重拨键,继续拨打起来。
  这一次,听筒里传来的却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章嘉泽的怒火,“腾”的一下就起来了。
  “哟呵,你倒好!都33岁的人了,还玩儿起离家出走了!你以为你是小孩,想走就走?难道不知道你现在是成年人了吗?不知道自己是妻子是妈妈了吗?你还有一点责任感没有?哼,摔门而去!手机关机!茫茫人海,大千世界,还给我玩儿起了消失!明天是周一,章一诺早上7点半就要起床上幼儿园,而更要命的是,自己明天早上天不亮就要出发到上海的影视公司,参加签约编剧岗位面试,你明明知道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你明明知道做一名编剧是我的梦想,你明明知道这轮面试是过五关斩六将好不容易才拼来的,宋雅竹啊宋雅竹,你倒好,你把门一摔,手机关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好,你有种,你有种就别再回来!”
  章嘉泽越想越生气,气得咬牙切齿,气得直跺脚,但又怕声音太大吵醒了章一诺,只得硬生生地将火气给压了回去。
  章嘉泽手里捏着明天前往上海市的动车票,茶几上摆着一封已经拆开的面试通知书,“好啊,宋雅竹,你明明知道女儿明天一早要上幼儿园,明明知道我明天一早就得搭动车去上海,现在,你却给我玩儿起了消失!你早不消失晚不消失,偏偏这个时候玩消失!宋雅竹啊宋雅竹……”
  如果民政局这大半夜的还上班的话,他一定会马上抱起章一诺,大海捞针也要把宋雅竹给找出来,马上就去办离婚!
  只可惜,即使离婚,也得等天亮再说,而且也得等他面试回来后再说。因为在章嘉泽看来,离婚固然重要,但当一名编剧的梦想对他来说,更为重要。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倒流到宋雅竹摔门而去的那一刹那,章嘉泽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冲出门去,将宋雅竹给拽回来。然而,世间没有后悔药,时光也不能倒流。
  墙壁上的挂钟,不紧不慢地响着。章嘉泽抓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先前的火气也没那么大了。现在,他必须冷静下来,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做。

  2 孤立无援
  章嘉泽依然不死心,又抓起手机,按下了重拨键,听筒里传来的,依然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看来,宋雅竹是铁了心不开机了。
  章嘉泽想要给宋雅竹的几个好姐妹打电话,问问宋雅竹是不是到她们那里去了,可是翻遍手机,章嘉泽发现自己虽然跟宋雅竹的几个姐妹也算熟识,但却没有她们的手机号码。章嘉泽平日里没有翻看妻子手机的习惯,所以也没有保存她那些好姐妹的手机号码。
  章嘉泽想要给岳父岳母打电话,然而,岳父刚刚出国考察生意上的项目了,岳母虽然退休,但却患有高血压,身体不好,况且这会都十点半了,恐怕早就睡觉了,也不便打扰。更重要的是,章嘉泽不希望让岳父岳母知道他们夫妻俩在闹矛盾。
  章嘉泽又将自己最要好的几个朋友在脑海里筛了一遍,然而,真正能托付家事的朋友也就那么一两个,何况朋友们也都当爹了,该上班的得上班,该带孩子的得带孩子,和自己的家也不在同一片区域,所以,很快,章嘉泽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难道要带着章一诺去上海参加面试?
  这似乎是眼下唯一比较可行的办法。
  然而,这意味着明天一早就必须得把女儿从睡梦中叫醒,这是章嘉泽不愿意做的。章嘉泽曾经不止一次地对宋雅竹说,中国现在的教育就应该实行改革,改革的第一个措施就是:让学生睡到自然醒。上学的时间改在早上9点,或者9点半,而不像现在,学生必须得8点钟到校。在城市里,除了环卫工,就是学生起得最早了。“学生的觉都睡不好,还怎么学习?身体才是根本啊!以后我家一诺啊,别的我不敢保证,但觉一定要让她睡够,她啥时候醒了就啥时候上学去!”每当章嘉泽这样说的时候,妻子宋雅竹就在一旁数落他:“你以为全天下就你一个人聪明?你以为全天下的父母都像你一样当宅男不用上班?家长们必须赶在上班时间之前把孩子送到学校,孩子上学的时间自然就偏早了!”章嘉泽想了想也是,于是他就用无限怜爱、无限柔软的目光看着女儿一诺,憨笑着说道:“还是我家一诺最幸福!”
  带上女儿去面试,除了需要牺牲女儿的睡眠之外,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顾虑,那就是这样做是否会影响自己在考官们面前的形象?“考官会觉得我是一个有爱心、有责任心、有奉献精神的男人,我带着孩子去面试,会给我加分。”另一个声音在他脑子里说:“带上孩子去面试,说明你没有很好地处理家庭矛盾,将家庭中的个人矛盾带到工作中去,必将影响你的工作。”思前想后,权衡再三,章嘉泽认为,天底下没有哪一个老板会愿意雇用一个带着孩子去面试的求职者。成为一名编剧是章嘉泽内心深处多年来的梦想,自己辛辛苦苦写了四五年的网络小说,不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自己的小说被改编成影视,不就是希望在电视、电影上看到编剧是自己的名字么?现在,当梦想就要实现的时候,他不敢拿自己的梦想去冒险。看来,带着女儿去面试这条路行不通。
  夜渐渐地深了。
  章嘉泽的眉头也锁得更紧了。
  章嘉泽双手枕在脑后,仰头靠在沙发上,微闭着眼睛,心想自己要是有一个兄弟姐妹该有多好,不管多晚,不管多累,只要一个电话,兄弟姐妹都会赶过来帮忙;他进而想到,章一诺长大后,难保不出现自己今天晚上这样亟需帮助却找不到朋友帮忙的情况,到时候一诺找谁帮忙去?以前是政策不允许,现在国家明确放开二胎了,可以大胆地生了,但偏偏宋雅竹却一口咬定不管怎样,她是不会再生的了。生孩子这事儿,总不能章嘉泽一个人完成吧?
  “不行!自己这辈子没有兄弟姐妹也就算了,但不能让一诺也孤苦伶仃啊!宋雅竹啊宋雅竹,这个二胎我要定了!”章嘉泽这样想着的时候,对于今天晚上的难题,他的心底里慢慢地想出一个办法来。

  3 同床共枕
  所有能想到的办法都想尽了,但无一具备可行性。章嘉泽一面对妻子宋雅竹如此不负责的行为感到愤愤不平,一面又埋怨自己不该惹宋雅竹生气。“早不惹她生气,晚不惹她生气,自己咋偏偏这个时候惹她生气呢?嗨,虽然当时嘴上一时爽快了,但这后果可是自负啊。”章嘉泽无奈地习惯性地打开电脑,登录文学网站的后台,看了看今天网络小说的销售情况,今天更新了一万字,销售额才不到40块钱。地球人都知道,这书算是扑街了,而且扑得很惨。看着稀稀拉拉的几个订阅数据,章嘉泽恨不能立即将这书烂尾。
  “祸不单行。”章嘉泽小声嘀咕了一句,见QQ头像在不停地闪烁,用鼠标点开一看,编辑发来的:“你这书的数据很差啊,今天刚上首页头条推荐,明天就得下推荐了。上架之前的悬念埋得不够深,不能吸引观众订阅VIP章节,你好好反思一下,想想办法。”
  章嘉泽长叹了一口气,哎,订阅本就如此惨淡,如果没了推荐,这书就算是彻底完蛋了。他随手在对话框里回了编辑一句:“我再想想。”
  其实他知道,所谓的“想想”,只不过是敷衍之词,这句话的潜台词是“算了,太监掉算了”。
  关掉QQ对话框,发现还有一个QQ头像在闪烁,点开一看,是小区的业主QQ群。虽然现在已是深夜十点半,但小区业主QQ群里却非常活跃。章嘉泽浏览了一下,有人说自家的狗丢了,发动大家帮忙找找;有人说物业管理太烂,小区都入住三四年了,还没成立业委会;有人说有人乱停车占道,缺乏公德心……看着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想起自己面临的窘境,章嘉泽忽然灵机一动,在QQ群里发了一句:
  “群里有愿意接送小孩上幼儿园的没?接送一次200元。”
  此话一出,立即引来三四个邻居接话。章嘉泽知道,200元的丰厚报酬起了效果。他就是想气气宋雅竹,哼,你不接送小孩是吧,那我就自己找人接送了,我给别人两千块钱的报酬也跟你没半点关系!
  经过十多分钟的网络聊天,接送章一诺上学、放学的任务总算解决了。接这个任务的就是楼下麻将馆的老板,网名叫“水仙”,章嘉泽与水仙约定好:明天早上5点,水仙必须到章嘉泽家;章嘉泽5点20分出门,打专车前往火车站,搭乘第一班开往上海的动车;水仙早上7点半叫章一诺起床,穿衣洗漱完毕后,7点50分照顾章一诺吃早饭,8点15分出门上幼儿园,8点30分到达幼儿园;下午5点半到幼儿园接孩子放学,直到章嘉泽回来,把章一诺接回家。
  两人互留了手机号码,接送章一诺的事情总算解决了,章嘉泽觉得浑身上下轻松了一半。章嘉泽的家在二楼,一楼是麻将馆,虽然隔得很近,但章嘉泽却从不打麻将,加上长期宅在家里,所以对麻将馆的这个老板水仙,章嘉泽却是从来没有交往过。“她会认真负责吗?不会有什么意外吧?”把女儿交给一个陌生人,虽然章嘉泽心里十分担心,但眼下除此之外已别无他法,哎,一切都等过了明天再说吧。
  章嘉泽又把章一诺明天要穿的衣服、袜子、鞋子、书包、水杯等一一找好,这才洗漱完毕,躺上床睡觉的时候,已是午夜12点了。
  一夜未睡好,凌晨5点,章嘉泽被手机的震动准时叫醒。虽然睡意正浓,但今天将面临诸多挑战,他必须全力以赴。
  章嘉泽立即给水仙打电话,想必水仙也正在睡觉,毕竟麻将馆要到凌晨一两点才关门,手机响了很久,水仙才迷迷糊糊地接了电话。不到五分钟,章嘉泽刚漱口完毕,水仙就敲门进来了。
  两人互相打量了一下,呵,不得不说,水仙算得上是一个美女,比起青春少女来,水仙给人一种成熟的美感。
  章嘉泽将水仙带到卧室,指着床上依然熟睡的章一诺说:“孩子还在睡觉,离天亮还早,你也上床睡会吧。你7点半的时候准时叫她起床就是了。”
  水仙凌晨2点才睡觉,这会正困得不行,听了章嘉泽的话,轻轻地挨着章一诺躺了下来,章嘉泽轻轻地关上卧室的门,退了出去。
  收拾停当,章嘉泽蹲在厕所里正在拉大号,忽然听到锁孔转动的声音,章嘉泽一愣。紧接着,门开了,是高跟鞋的声音,不用看,章嘉泽就知道是妻子宋雅竹回家了。
  “你总算还知道赶在章一诺上学和自己出门之前回来,哼!”章嘉泽对宋雅竹的火气顿时消了很多,不管怎么说,宋雅竹还知道及时回来,亡羊补牢,未为晚矣。只是,宋雅竹不知道的是,他已经有了备用方案。
  章嘉泽的大号还没拉完,忽然,卫生间的门“砰”的一声被踢开了,紧接着,宋雅竹的吼叫声如春雷滚过耳际:
  “姓章的,你给我滚出来!说,你什么时候跟这个女人勾搭上的?老娘不在家,你竟然把小三都请到家里来同床共枕了!你给我滚出来!”
  章嘉泽只觉得菊花一紧,脑袋嗡的一声,本能地提着裤子站了起来,这才想起连屁股都没擦,又重新蹲下去,胡乱地擦了几下,这才慌慌张张地站起身来。

  4 闺蜜毒舌
  其实,这一夜,不光是章嘉泽没睡安稳,妻子宋雅竹更是一夜没睡。
  摔门而去之后,宋雅竹给闺蜜孟芙蓉打了个电话,孟芙蓉和宋雅竹是高中同学兼大学同学,两人比亲姐妹还亲。不等宋雅竹说什么事儿,孟芙蓉从宋雅竹说话的语气里就知道好朋友遇到烦心事儿了。
  “说吧,咱在哪里见?”孟芙蓉在电话里问道。
  宋雅竹叹了口气:“就你小区门口的咖啡馆吧。”
  刚给孟芙蓉打完电话,丈夫章嘉泽的电话就来了。正在气头上的宋雅竹一看来电显示,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刚才不是挺牛的吗?不是振振有词的吗?咋我这才刚走,你就打电话来了?你既然如此牛掰,还有什么不能应付的?”宋雅竹这样想着,等电话铃声一结束,她就按了关机键。
  “脸色咋这么差?怎么,小两口又吵架了?”身材高挑、留着短发、穿着紧身牛仔裤、白衬衣的孟芙蓉在咖啡馆只见了宋雅竹一眼,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束着长发的宋雅竹,圆圆的脸蛋上闪过一丝苦笑:“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那当然,我是谁啊?”孟芙蓉扬了扬下巴,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很快又做出认真倾听状,“来吧,给姐姐我讲讲你怎么欺负你家男人了?”
  一句话逗得宋雅竹先前的火气小了一半:“你呀,你是站在我这边还是他那边?”
  孟芙蓉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们两口儿平时可是很少吵架斗嘴的啊,今天这是怎么了?看样子好像火药味儿还比较浓?”
  宋雅竹言简意赅:“他还想要一个。”
  孟芙蓉立刻瞪大了眼睛:“你……你们想要二胎了?”
  宋雅竹立刻纠正孟芙蓉道:“什么我们?是他,他想要二胎!”
  孟芙蓉吃了一口甜点,先前紧张的神情也随之轻松下来:“我还以为多大个事儿呢,不就是生个二胎吗?”
  宋雅竹一脸的为难状:“瞧你说得这么轻松,‘不就是个二胎’,可你知道要是再要一个的话,得花多少时间?花多少钱?你看看我们家这个状况,章嘉泽都宅了5年了,成天在网上写小说,收入饥一顿饱一顿,哪有那个经济实力?他都写了整整5年了,也没写出一部火的小说,也没改编什么影视,更没成为他一心想成为的编剧。再说了,我在生完一诺以后,就患过产后抑郁症,一年多才走出抑郁症的阴影,现在在职场上好不容易有了起色,我们集团正准备派一名平面设计师出国进修,我们领导的意思,是在我和方欣之间选一个,你说,在这节骨眼上,我能要二胎吗?我看,这就是章嘉泽自私自利,只为自己着想,一点儿也不为我考虑!”
  孟芙蓉不紧不慢地品着甜点,也不插话,直到宋雅竹说完了,她才接过话茬说道:“你给我说句心里话,你想要二胎吗?”
  宋雅竹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我?我当然是不想要了!”
  孟芙蓉接着说道:“其实吧,你刚才说的那些不想生二胎的理由,都不算是什么理由。你在怀一诺的时候,经济条件就很好了吗?时间和精力就很充裕了吗?我看也未必啊。”
  宋雅竹两手一摊:“但那不一样啊,一诺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人生总得有一个孩子才算圆满吧?”
  孟芙蓉抬着头,透过玻璃窗,望着远处的街景,幽幽地说道:
  “有的人不要孩子,甚至不结婚,比如我们的大学同学别紫晴,至今都没有结婚,我看她也没觉得自己的人生不圆满。所以啊,人生圆满不圆满,不在于结婚不结婚,不在于要不要孩子,不在于有几个孩子,只要你自己觉得圆满,那它就是圆满的。”
  宋雅竹瞪大了眼睛,像打量着一个陌生人似的,定定地看着孟芙蓉:“我说,孟大小姐,你啥时候出家的?说话咋变得这么深奥难懂了?”
  孟芙蓉提高了语速,快言快语道:“我出家个屁!不瞒你说,我孟芙蓉正在进行新的造人行动。”
  这话一出,宋雅竹惊得差点没从椅子上栽倒下去。

  5 小鸟依人
  大学毕业后,孟芙蓉去了市里一所大学做辅导员,然后又考了研究生,在大学里教英语,是标准的知识女性,比起宋雅竹的温柔、小鸟依人来,孟芙蓉显得更为干练。孟芙蓉的丈夫丁光辉是一家广告公司老板,两人的儿子丁源隆今年5岁,与章一诺是幼儿园同学。
  孟芙蓉与宋雅竹几乎无话不谈,但对于孟芙蓉刚才所说的“正在造二胎”,宋雅竹还是第一次听说。
  宋雅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们在造人?难道你们也想要二胎?”
  孟芙蓉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怎么?哪条法律规定了我不能要二胎?”
  宋雅竹一脸的不解:“芙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现在不正准备读博吗?还当辅导员,哪里有时间带孩子啊?”
  孟芙蓉平静地说道:“我读我的博,当我的辅导员,孩子自己在肚子里长着,咱互不相干,何来没有时间之说?这是一举两得的事啊。”
  宋雅竹顿了顿,说道:“那生了孩子后呢?你怎么办?”
  孟芙蓉说:“生了孩子后有产假啊,大半年呢。”
  宋雅竹不相信似的说道:“那也总不能你一个人带孩子啊?多累啊,你看我们带一诺那会,买菜做饭得一个人,带孩子得两个人才行,即使这样,还累得跟一条狗似的。”
  孟芙蓉说道:“嗨,有你说得那么难吗?一诺现在也不5岁多了吗?只要有了孩子,你过一天,孩子不照样过一天?”
  宋雅竹像不认识孟芙蓉似的,瞪大了眼睛,对孟芙蓉说道:“芙蓉,我发现你变了。”
  “怎么了?”
  宋雅竹说道:“以前,你是一个特别喜欢逛街、喜欢享乐的人,现在你怎么都一门心思扑在相夫教子上了?那个丁光辉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了?”
  孟芙蓉“噗嗤”一笑:“他给我灌什么迷魂汤?现在政策也允许生二胎,我从小一直希望自己有个哥哥姐姐或弟弟妹妹,只可惜啊……现在有这个机会了,我当然想给源隆再多留一个亲人。”
  宋雅竹微微地皱着眉头:“你这话咋跟我家那个呆子一模一样呢?你们这都是怎么了?难道我落伍了?跟不上时代潮流了?”
  孟芙蓉这才微笑着说道:“什么潮流,理不就是这么一个理吗?”
  第一次,好姐妹没有跟自己站在同一个阵营里,宋雅竹不禁显得有些微微的失落。很快,她就发现了自己的情况与孟芙蓉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宋雅竹抱怨道:“哎,你们倒是可以要一个,你们家老丁那么会挣钱,都开上奥迪了,我们家还是福克斯代步车一个,你的工作又稳定,福利也好,再生个孩子,压力也不大;不像我们,那呆子一直不肯去上班,成天在网上写小说,也没写出个啥成绩,我呢,这两年也习惯了,懒得再说他,由他去吧。我这平面设计的工作,虽然待遇还算可以,但压力山大啊,经常加班,经常受到领导批评……哎……”
  孟芙蓉接过话茬,说道:“车辆不都是用来代步的么?在城里,最贵的车和最便宜的车都只能开30码。我家那个会挣钱?现在生意越来越难做了,听他说啊,现在的小老板都是给员工打工,每个月的工资都得按时一分不少地发啊。我这工作稳定?你说现在天底下有绝对稳定的工作吗?你是没进入我们这一行,不知道我们的压力啊,各种课题、各种考核、各种论文……算了,不提这些烦心事儿了。依我看哪,你家那呆子就是一个宝。”
  听到这话,宋雅竹忍不住将一口正在喝着的茶给喷了出来,笑得岔了气。孟芙蓉赶紧扯过纸巾替她擦着。
  孟芙蓉不解地问道:“你……你这是咋了?”
  宋雅竹好半天才恢复正常,一本正经地说道:“以后你可不许在我喝水的时候讲笑话啊。”
  孟芙蓉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可没讲笑话啊。你想想看,现在这社会,还有几个人有梦想?大家的梦想都是赚钱,一心为了赚钱。有的人为了赚钱,良心也不顾了,做出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来……所以啊,我说你家那呆子竟然为了自己的理想,坚持写作5年,而且还将继续坚持下去,你想想看,这样的人是不是宝贝?”
  宋雅竹说道:“理想能当饭吃?就他那熊样,要不是老娘养他,他早就饿死了。追求理想无可厚非,但总得满足基本的吃饭穿衣这些吧?”
  孟芙蓉说:“他让你娘儿俩饿着了?让你娘儿俩风餐露宿了?”
  宋雅竹说:“那倒还不至于,但……”
  不等宋雅竹说完,孟芙蓉就说道:“这不就对了吗?照我看来啊,你们再要一个二胎,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再说了,这生二胎也不是啥坏事嘛。”
  宋雅竹看了看孟芙蓉:“我算是看出来了,我今天就找错了人,我应该找别的朋友倾诉的。”
  孟芙蓉开怀大笑:“哈哈,你呀,你那些问题在我看来根本就不是问题,都是小菜一碟,我和丁光辉现在遇到的问题,才是天大的问题。”
  宋雅竹压低嗓门,不解地问道:
  “你们到底咋了?出啥问题了?老丁在外面有小三了?”

  6 夫妻隐私
  孟芙蓉说道:“那倒不至于,我太了解我家老丁了,他是有那个心,没那个胆。”
  宋雅竹问:“那是为啥?”
  孟芙蓉一脸悲伤地说道:“我们准备三四个月了,都怀不上。也不知道谁出问题了。”
  这下轮到宋雅竹真的吃惊了:“啥?你们都准备三四个月了?我咋不知道呢?”
  孟芙蓉说:“咋了?我和老丁准备要个孩子,还需要你来掺和一下么?”
  宋雅竹连忙摆了摆手:“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
  孟芙蓉说:“我当然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咱俩不也两个多月没见了吗?这种事情,没成功之前怎么好随便乱说呢?我原本是想等怀上了再告诉你的,可你说……我们都努力三四个月了,为啥还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宋雅竹关切地问道:“要不去医院看看?查查到底是谁的原因?”
  孟芙蓉说道:“我已经去查过了,医生说一切正常,还提醒我说,如果想要二胎可得抓紧了,女人要是过了35岁,再要二胎可就不好了。”
  宋雅竹点点头:“那这么说来,就是你家老丁的问题了。给你家老丁说说,让他去医院看看啊。”
  孟芙蓉摇了摇头:“没用,我小心翼翼地提起过一次,老丁说因为商场上太累,等休息一段时间后就会好起来的。”
  宋雅竹心想,这都三四个月了,难道就一直很累?不过,这涉及夫妻之间的隐私,宋雅竹也就不便多问了。
  这世间就是这样,有人想要二胎却怀不上,比如孟芙蓉;有人怀得上二胎却不想要,比如宋雅竹。
  闺蜜间的这场聊天,让宋雅竹的心情比原来轻松多了,朋友就是这样,每当宋雅竹心情低落的时候,她总能在孟芙蓉这里释放和好转;孟芙蓉始终像个大姐姐一样,给宋雅竹开导和关心。宋雅竹的烦心事儿算是基本解决了,虽然她还没决定到底是要还是不要,但至少心情没有先前那么郁闷了;只是孟芙蓉的烦心事却没有得到解决,让宋雅竹的心里觉得有些对不起孟芙蓉。
  “实在不好意思啊,这大半夜的,耽误你俩的造人计划。”宋雅竹说道。
  孟芙蓉立即接过话茬:“假惺惺!人可以再造,谁叫宋雅竹只有你一个呢!”
  这话说得宋雅竹心里暖融融的,是啊,好姐妹就是这样,在最需要帮助、最低谷的时候,好姐妹总能第一时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宋雅竹不知道,要是生活中真的没有了孟芙蓉,她的这些烦心事儿该找谁倾诉去。
  想到这里,宋雅竹说道:“咱俩都在这咖啡馆唠嗑大半夜了,要不出去走走?”
  孟芙蓉说道:“好啊,去哪里?又去买东西啊?”
  宋雅竹抬头一看,透过玻璃窗,发现前面是一家电影院,于是随口说道:“要不去看场电影?”
  “好啊,你还别说,我还真的很久都没进过电影院了呢!”
  两人进了电影院,一边吃着爆米花,一边看着电影,好像又回到了她们的大学时光。从电影院出来,两人依然兴致勃勃,孟芙蓉又提议去吃消夜。
  这一顿,直吃到凌晨四点多才接近尾声。
  “怎么样?到我那儿住去?”孟芙蓉挽着宋雅竹的手臂,说道。
  宋雅竹拢了拢耳边的秀发,说道:“算了吧,我就不耽误你和老丁的造人计划了。再说我家那个呆子一早还得去上海,我特地请了一天假,今天得接送孩子。”
  孟芙蓉伸出手指,刮了一下宋雅竹的鼻子:“这就对了嘛,乖,回去听话,好好过日子。”
  那一刻,宋雅竹的心头一暖,鼻头一酸,她不敢正视孟芙蓉的眼睛,怕孟芙蓉看到她眼里隐含的泪花。多少年了,她和孟芙蓉还如此心灵相通,相互关心。她越来越觉得这份姐妹情谊的珍贵。
  ……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548

开  本:32开

正文语种:中文

加载页面用时:46.7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