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
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


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

作  者:[美] 丹尼尔·利伯曼 著

译  者:蔡晓峰

出 版 社:浙江人民出版社

丛 书:财富汇

出版时间:2017年06月

定  价:89.90

I S B N :9787213080159

所属分类: 社会科学  社会科学  >  人学/人口学    

标  签:人学/人口学  社会科学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从现代语境出发、回溯人类历史的人体进化简史,一本从进化、健康与疾病的相互关系着手、审视人体命运的著作。

  作为哈佛大学进化生物学教授,作者丹尼尔·利伯曼在书中汇集了多年来针对人体进化展开的深入研究,详细讲述了人类如何一步步落入了当前失配性疾病频发的泥沼。而进化无疑是帮助我们寻找病因、预防并治疗失配性疾病的一剂良方,得以让我们重新思考人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TOP作者简介

  丹尼尔·利伯曼,哈佛大学人类进化生物学教授,人类进化生物学系主任。1964年出生于美国麻省,1993年获哈佛大学人类学博士学位。

  研究领域横跨古生物学、解剖学、生理学、实验生物力学等多个学科。在研究方法上,既注重实验室研究,也频繁到野外进行考察。

  在人脑进化领域取得巨大成就,2011年出版了著作《人脑的进化》(The Evolution of the Human Head)。

  对跑鞋引起的损伤问题有深入研究,倡导和践行“赤足跑”,是跑圈内赫赫有名的“赤足教授”(The Barefoot Professor)。从进化的视角研究人类的健康与疾病,认为糖尿病等现代疾病的增加是缓慢进化的身体和文化进化的冲击共同所导致。

  2009年,获得Everett Mendelsohn 卓越导师奖;2010-2015年,荣获 “哈佛学院教授”称号。


TOP目录

前 言

 

引 言 适应意味着什么——“神秘猴子”带来的困惑

  只要你认同变异、遗传、繁殖成功率差异的存在,那么你就一定会接受自然选择的存在。我们不难接受狮子适应于非洲大草原,那么难道人类不适应于狩猎采集生活吗?事实上,人体的许多特征都适应于我们进化所经历的环境,但不适应于我们通过文化创造的现代环境。越来越多的失配性疾病,就是我们的身体对这些新环境适应不良或适应不足的结果。

◇自然选择是如何起作用的是如何起

◇棘手的进化适应概念

◇为什么人类进化史很重要

◇为什么进化对现在和将来也很重要

 

第一部分:人类进化的五个阶段

01 直立猿——我们是如何成为两足动物的

  最早的古人类是600万年前的乍得沙赫人、图根原人和卡达巴地猿,他们的显著特征是适应了直立行走。许多证据显示,重大气候变化所导致的食物短缺,将人类带上了一条不同于猿类表亲的进化道路。两足动物的优势是更有效率地采集食物,并减少行走时的能量消耗。不过,直立行走是以牺牲速度为代价的,也不利于怀孕的准妈妈。

◇“ 缺失的一环”

◇谁是最早的古人类

◇最早的古人类站得起来吗

◇两足行走为什么重要

02 南方古猿——如何让我们不再完全依赖野果

  最早的古人类可能偶尔才会食用叶子、植物根茎、草本植物和树皮,但这种食物多样化的趋势在400 万年前大大加快了,因为随着开阔林地和草原栖息地面积扩大,可吃的野果越来越少。“果子危机”对这些被称为“南方古猿亚科”的人类祖先产生了强大的选择压力,他们的牙齿和面部为了咀嚼坚硬、有韧性的食物也发生了适应性改变。

◇320 万年前的露西

◇宽大厚实的牙齿

◇长途跋涉找块茎

◇你体内的南方古猿

03 最早的狩猎采集者——人属如何进化出接近现代人的身体

  大约250 万年前,当首选食物变得稀少时,南方古猿每天要花费几个小时费力地咀嚼。幸运的是,自然选择似乎更倾向于另一种革命性的解决办法以应对栖息地的不断变化:狩猎和采集。正是这一变化,让南方古猿逐渐进化为人属。为了适应这种巧妙的生活方式,被自然选择所选中的适应不是较大的脑容量,而是接近现代人的身体。

◇直立人怎样获取食物

◇徒步旅行

◇奔跑的进化

◇肠道和大脑

04 冰河时代的古人类——随着身体渐趋肥硕、变大,大脑如何进化

  从100 多万年前的冰河时期开始,直立人开始向温带栖息地殖民。这些狩猎采集者的后裔分别进化成海德堡人、尼安德特人和现代人类。现代人类大约在4 万年前来到欧洲,并取代了脑容量接近1 500 立方厘米的狩猎采集达人尼安德特人。此外,直立人于80 万年前来到印度尼西亚弗洛勒斯岛,在自然选择的驱动下,进化出了脑容量较小的霍比特人。

◇我们的“表亲”尼安德特人

◇巨大的脑容量

◇肥胖的身躯

◇霍比特人的故事

05 有文化创造力的智人——现代人类如何用智慧和力量殖民世界

  从大约5 万年前开始的文化和科技革命,帮助人类殖民了整个星球。自那以后,文化进化成为进化的引擎,这个引擎非常强大、速度越来越快,逐步占据了主导地位。因此,是什么使智人变得特别的呢?为什么我们是唯一幸存的人属物种?关于这些问题的最佳答案是:我们的硬件中进化出了一些细微的变化,这些变化引发了一场软件革命,这场革命仍在加速行进着。

◇ 谁是最早的智人

◇ 现代人类的大脑更好使吗

◇ 文化进化之路

◇ 智慧、力量和现代人类的胜利

 

第二部分:农业革命与工业革命

06 进步、失配和不良进化——适应于旧石器时代的身体与现代生活

  农业革命和工业革命给人类带来了许多的好处,地球上的绝大多数人不仅有了足够的食物,而且还能享受到健康长寿的生活。不过,众多的文化变化改变了人类基因与环境的相互作用方式,诱发了许多健康问题。最为突出的就是所谓的“失配性疾病”:我们旧石器时代的身体不能或不足以适应某些现代行为和条件所导致的疾病。

◇ 我们仍在进化吗

◇为什么医学需要一味“进化药”

◇失配假说

◇进化不良的恶性循环

07 失乐园——农业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错误”

  贾雷德·戴蒙德认为,农业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错误”。尽管农业社会能生产出更多的粮食,但农民往往为了追求高产而仅仅种植少数几种粮食,牺牲了质量和多样性。农民食用大量淀粉类食物,而不是狩猎采集者食用的复杂碳水化合物。一代代过去以后,农业开始导致一系列失配性疾病,因为旧石器时代数百万年的适应没有完全使人体做好当农民的准备。

◇农业的传播

◇农民的饮食

◇人口、害虫和瘟疫

◇农业出现以来的失配和进化

08 身体的穿越——成也工业,败也工业

  技术、经济、科学和社会变革引领的工业革命,在不到10 代人的时间内重塑了地球。工业革命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甚至是睡眠方式。在传染性疾病和营养相关疾病大幅下降的同时,2 型糖尿病、阿尔茨海默病患病率迅速提升。我们的体型更大了、寿命更长了,而失配性疾病却呈现出蔓延趋势。这些变化有些是有益的,有些则是对尚待进化以适应新环境的人体产生的负面影响。

◇什么是工业革命

◇工业时代的饮食

◇好消息:更高、更长寿、更健康的身体

◇坏消息:更多的失配性疾病

 

第三部分:当下与未来

09 能量太多的恶性循环——为什么能量太多会使我们生病

  为什么人类如此容易变胖?如果储存脂肪是人类的进化适应的话,为什么肥胖又会使人易患某些疾病呢?问题的关键在于,人体对源源不断的过量能量供应适应不足,引发了许多我们现在面临的最严重的失配性疾病,如2型糖尿病、动脉硬化和某些恶性肿瘤。我们治疗这些能量富余所致失配性疾病的方式,有时又会造成恶性反馈回路,使问题复杂化。

◇我们是如何变胖的

◇糖是“毒药”吗

◇“ 冷默杀手”——心脏病

◇越来越普遍的癌症

10 用进废退——为什么我们不用就会失去

  如果人体接受不到自然选择给它匹配好的足够压力,许多失配性疾病就会发生。导致骨质疏松最重要的因素是年轻时的体力活动不足,雌激素和钙摄入不足也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如果你不通过咀嚼食物来给你的面部提供足够压力,那么你的颌骨就不会长得足够大,也就无法给你的智齿提供足够的空间。哮喘等过敏类失配性疾病,则与我们跟微生物的接触越来越少密切相关。

◇为什么成长需要压力

◇骨质疏松

◇不明智的智齿

◇“ 脏一点儿”的好处

11 新奇和舒适背后的隐患——日常生活中的新事物为何会伤害我们

  畅销书《天生就会跑》引起了人们对“赤脚跑”的关注。实际上,赤脚跑能更好地保护我们的脚;青少年时期缺乏足够强烈和多种多样的视觉刺激,是导致近视的重要原因,眼镜的普及化和时尚化,让自然选择对近视患者的作用发生了缓冲;腰背痛也是一种进化失配,因为我们总是贪恋舒适的椅子和柔软的床榻。

◇关于鞋的“理智与情感”

◇患近视的人为何越来越多

◇舒服的椅子不宜久坐

◇舒适的尺度

 

结语:用进化逻辑创造人类健康的美好未来

  农业革命之后自然选择并未停止,仍在使人们适应于饮食、细菌和环境的改变。但是,文化进化的速度和强度大大超过了自然选择。我们所继承的身体在很大程度上仍然适应于过去数百万年间的各种不同环境。此外,进化不良的恶性反馈回路仍广泛存在。既然问题的产生遵循着进化逻辑,我们也只有遵循进化逻辑才能创造出人类健康的美好未来。

◇方法 1 :发挥自然选择的威力

◇方法 2:在生物医学研究和治疗上加大投入

◇方法 3 :通过教育帮助人们理性选择

◇方法 4 :改变环境

尾 声 “种咱们的园地要紧”

 

译者后记

图片出处


TOP书摘

前言

  如果我们对过去和现在纠缠不休,那么我们就会发现,我们丧失了未来。

  ——温斯顿·丘吉尔

    你听说过2012 年在佛罗里达州坦帕市举行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上演花絮的“神秘猴子”吗?那是一只出逃的猕猴,当时已经在这座城市的街头生活了三年多,它从垃圾箱或垃圾桶里搜捡食物,会躲避汽车,并且聪明地避开了野生动物保护机构官员的抓捕,使他们无可奈何。这只猴子成了当地的传奇。当时,因为有大批政客和记者在那里参加会议,所以这只“神秘猴子”一下子就在国际上出了名。

    政客们很快就开始借猴子的故事为契机来推广他们的政见。古典自由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都对这只不断逃避抓捕的猴子表示了赞赏,认为它象征着自由的本能,象征着人类以及猴子对自由受到不公正侵犯的反抗。保守派将多年来抓捕猴子的失败努力解释为象征着无能浪费的政府。记者则大篇幅地讲述着这只神秘猴子及其追捕者的故事,以此来隐喻正在城市里其他地方上演的政治大戏。而大多数人只是想知道这只猕猴在佛罗里达州的郊区干了些什么,它显然不属于这个地方。

    作为一个生物学家和人类学家,我是从另一个不同的角度来看“神秘猴子”和它引发的系列反应的,它们象征着人类对自己在自然界地位的看法,这种看法自相矛盾,表现出在进化方面的天真无知。从表面上看,这只猴子集中反映了一些动物在它们最初不适应的环境中如何良好地生存下来。猕猴从亚洲南部进化而来,在那里,它们拥有的采集不同食物的能力使它们能够在草原、林地甚至山区定居下来。它们在村庄、城镇和城市中也能繁衍得很好,猕猴还是常用的实验室动物。考虑到这一点,“神秘猴子”能在坦帕市的垃圾堆里生活下来,也就谈不上什么惊人的才能了。然而,人们一般认为,自由自在的猕猴不属于佛罗里达州内的城市,这显示了我们是多么不擅长把同样的逻辑用于自身。从进化的角度来看,猴子出现在坦帕市,与绝大多数人出现并生活在城市、郊区和其他现代环境中相比,并没有多么离谱。

    我们和“神秘猴子”一样,都远离了最初生活的自然环境。在600 多代人以前,任何地方的人类都是狩猎采集者。在相对较近的年代之前——在进化历史中只是一眨眼的时间,我们的祖先都生活在不足50 人的小群体中。他们定期从一个营地转移到下一个营地,以采集植物、狩猎、打鱼为生。即使在大约10 000 年前农业出现后,大多数农民仍然住在小村庄里,每天辛苦劳作,以生产出足够的粮食,他们从未想象过如今在佛罗里达州坦帕市这类地方出现的司空见惯的景象:汽车、厕所、空调、手机以及大量经过高度加工、富含热量的食物。

    我很遗憾地报告一下,“神秘猴子”最终于2012 年10 月被抓获,但绝大多数现代人类仍然像曾经的“神秘猴子”一样,生活在他们最初并不适应的环境中,对此我们是否有必要担心?在许多方面,这个问题的答案都是“几乎不用”,因为21 世纪初的生活对普通人来说还是相当不错的。总体来看,人类这个物种相当繁盛,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最近几代人取得的社会、医疗和技术方面的进步。如今地球上的人口超过了70 亿,其中很大比例的人以及他们的子女、孙辈,都有望活到70 岁以上。即使普遍存在贫穷问题的国家和地区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印度人的平均期望寿命在20 世纪70 年代不到50 岁,但今天已经超过了65 岁。数十亿人比他们的祖辈活得更久、长得更高,并且能享受到比过去大多数国王和王后更舒适的生活。

    尽管情况已然相当不错,但还可以更好,因为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担心人类的未来。除了气候变化造成的潜在威胁,我们还面临着人口激增以及疾病流行方式转变的挑战。随着长寿者越来越多,因感染或食物不足所致疾病而英年早逝者越来越少,患慢性非感染性疾病的中老年人却呈现指数式增长。而这些疾病过去很罕见,或者根本不为人所知。富裕带来的并不全都是好事,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的成年人多数超重,健康状况不佳,而儿童肥胖症的患病率在全球范围内也在飙升,这预示着未来几十年将有数十亿不健康的胖子。

    与健康状况不佳和体重超重伴随出现的是心脏病、中风、各种癌症以及许多代价高昂的慢性疾病,如2 型糖尿病和骨质疏松。工作生活能力丧失的原因也在发生着令人不安的改变,因为全世界有更多的人患有过敏、哮喘、近视、失眠、扁平足以及其他问题。简单来说就是,人们的死亡率降低了,但是疾病的发生率却升高了,健康状况出现了下降。在某种程度上,这种转变发生的原因在于年轻时死于传染病的人减少了,但我们千万不要把老年人中较为常见的疾病与年龄自然增长引起的疾病相混淆。每个年龄段的发病率和死亡率都受到生活方式的显著影响。在45~79 岁的男性和女性中,积极参加体力活动、摄入大量水果和蔬菜、不吸烟、饮酒适度的人,在某一年份的平均死亡风险仅为生活习惯不健康者的1/4。

    慢性疾病的发生率如此之高,不仅预示着患者病痛的增加,同时也意味着巨额的医疗费用。在美国,每人每年花在医疗保健上的费用超过8 000 美元,占国民生产总值的近18%。这笔钱中有很大比例是用于治疗可以预防的疾病,如2 型糖尿病和心脏病。其他国家在医疗保健上的开支较少,但随着慢性疾病的增加,相关费用金额也都在以令人担忧的速度上升,例如,法国现在的医疗费用占其国民生产总值的约12%。随着中国、印度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富裕起来,他们又将如何应对这些疾病及其费用呢?显然,我们需要降低医疗费用,并为数十亿现在和将来的病人开发廉价的新疗法。但如果我们能够事先预防这些疾病岂不是更好吗?又要怎么预防呢?

    这里我们需要回顾一下“神秘猴子”的故事。如果人们认为有必要把猴子从坦帕市郊清除出去,因为它并不属于那里,那么也许我们也应该让猴子过去的邻居——人类,回到生物学上更正常的自然状态。即使人类像猕猴一样,可以在许多不同的环境中生存和繁衍,包括郊区和实验室,但是如果我们改吃那些自己所适应的食物,并且像我们的祖先那样锻炼,那么我们岂不是能拥有更健康的身体?进化主要是使人类适应了狩猎采集者的生存和繁殖方式,而不是农民、工人、办公室白领的生存方式,这一逻辑鼓舞着日益兴起的现代洞穴人运动。有人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追求健康的生活,他们认为,如果像石器时代的祖先那样饮食和运动,就会变得更加健康和幸福。我们可以从采用“原始人饮食法”开始,食用大量的肉(当然是用草喂养的动物)、坚果、水果、种子、多叶植物,拒绝所有用糖和简单淀粉加工的食物。

    如果你是真的在认真实践这种饮食方法,还要在食谱中加上虫子,而且从不吃谷物、乳制品和任何油炸食物。你也可以在日常生活中融入更多旧石器时代的人类活动。每天赤足步行或奔跑10 公里、爬几棵树、在公园里追逐松鼠、扔石头、不坐椅子,还要睡在石板上,而不是睡在床垫上。为了公平起见,原始生活方式的倡导者并不提倡人们辞掉工作,迁居到卡拉哈里沙漠,并放弃所有现代生活中最佳的便利设施,如厕所、汽车和互联网( 要发博客把石器时代的生活体验分享给其他有同样想法的人,网络是必不可少的)。

    现代洞穴人运动倡导者主要是建议人们思考一下如何使用自己的身体,尤其是吃什么和怎么锻炼。但这是否正确呢?如果越接近旧石器时代的生活方式明显越健康,那为什么没有更多的人那样生活?那种生活方式有什么缺点?哪些食物和活动是我们应该放弃或采用的?很明显,人类不怎么适应食用太多垃圾食品,并整天坐在椅子上,但我们的祖先也没有被进化适应于吃驯化的植物和动物、看书、使用抗生素、喝咖啡、在有玻璃碎屑的街道上赤足奔跑。

    上述问题其实都预设了一个根本问题的答案,这个问题正是本书的核心:人体适应于什么?

    这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问题,它需要从多个方面来解答,其中之一就是探索人体进化的故事。我们的身体是如何进化成现在这样的,为什么会这样进化?我们进化适应于吃什么食物?我们进化适应于从事什么活动?我们为什么要有很大的脑容量、少量的毛发、拱形的足弓以及其他一些明显特征?我们将会看到,这些问题的答案非常令人着迷,经常是假设性的,有时甚至有悖常理。然而,我们的第一要务是要考虑“适应”意味着什么,这是一个更深刻、更棘手的问题。坦白地说,适应的概念难以定义和明确使用,这是众所周知的。因为我们进化适应于吃某些食物或从事某些活动,并不意味着它们对我们有好处,或没有其他更好的食物和活动了。因此,在我们讲述人体进化史之前,让我们先思考一下适应的概念是如何从自然选择理论中衍生出来的,这个术语的实际含义是什么,以及适应可能与我们今天的身体有什么关系。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404页

版  次:第1版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126.9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