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迷情
迷情


迷情

作  者:[西班牙]哈维尔·马里亚斯

译  者:蔡学娣

出 版 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09月

定  价:36.00

I S B N :9787020115303

所属分类: 小说  >  情感/家庭/婚姻  小说    

标  签:情感/家庭/婚姻  小说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每天上班前,出版社编辑玛丽亚总会在同一家咖啡馆吃早点。渐渐,她发现一对夫妻也每天出现在这里。观察他们看似的生活,似乎有助于玛丽亚暂时忘却自己生活的无聊。
  有一天,玛丽亚从报纸上得知那位身为企业家的丈夫被当街刺死。她去找妻子致哀,却令自己陷入一个越来越复杂的谜团。在他们家中,玛丽亚邂逅一个男人并爱上了他。然而,玛丽亚发现他似乎知道企业家被杀的真相。
  随着玛丽亚的叙述,一个套在形而上思辨中的谋杀故事展现在读者面前,它交织着对爱与死亡、意外与巧合、道德与伦理的追问,令人思索何谓真相。
  《迷情》是哈维尔·马里亚斯近年的新作,2011年出版后被西班牙《国家报》评为“年度十大好书”一名。2012年,该书还获得西班牙文化部颁发的“国家小说奖”,但被马里亚斯所拒*,因为他不愿意接受“由政府部门使用公共经费授予的荣誉”。

TOP作者简介

哈维尔·马里亚斯,西班牙名作家,1951年生于马德里,其父胡里安·马里亚斯是西班牙*名哲学家,因为反对佛朗哥政权而被监禁,获释后被禁止在西班牙任教,于是举家前往美国,因此,哈维尔·马里亚斯童年有一段时期是在美国度过的。哈维尔·马里亚斯从小立志写作。他在21岁之前就出版了两部小说:《狼的领地》(1971)和《地平线之旅》(1973)。从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毕业后的六年之内,他的兴趣转向文学翻译,1979年,他因翻译《项狄传》而获得西班牙国家翻译奖。1983年至1985年,哈维尔·马里亚斯在牛津大学教授西班牙文学和翻译理论。1989年出版的第六部小说《灵魂之歌》令马里亚斯成为了新一任雷东达国王,这个头衔他保留至今。马里亚斯的第七部小说《如此苍白的心》(1992)为他带来了空前的成功,迄今已被翻译成四十二种文字,在五十四个国家出版。英译版于1997年获得IMPAc都柏林国际文学奖。此后他又出版《明日战场上勿忘我》(1994)和《时间的黑背》(1998)等作品。他新一部作品是2011年出版的长篇小说《爱恋》。哈维尔·马里亚斯的作品已经被译成四十余种文字,在五十多个国家出版,全球销量超过六百万册。自1987年至今,哈维尔·马里亚斯定居马德里,并在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执教。

TOP目录

正文

TOP书摘

《迷情》:
  但我曾在很多个早晨见过他,听到他的言谈笑语,几年来几乎每个早晨都是这样,是清早,但也不是特别早,事实上我那会儿上班经常迟到一会儿,为的就是有机会和那对夫妇共处片刻,不是和他——不要误会我——而是和他们两人,是他们两人在我开始一天的工作之前给我带来宁静和快乐。他们几乎成了一种必需。不,这个词并不适合给我们带来愉悦和安宁者。或许他们成了一种迷信,尽管也不合适:不是说我相信如果不和他们共进早餐——我的意思是相隔一定距离——我的一天就会过得很糟;只不过哪天如果见不到他们,我的一天就会在情绪低落、缺乏乐观的状态下开始。他们让我看到的是一个有序的,如果你愿意也可以说是和谐的世界。或者说,极少有人看到的世界的一个微小的碎片,就像一切碎片或者生活,甚至是那种最公开的或者最无遮掩的生活。我不喜欢在没有事先见到他们、注视过他们的情况下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数个小时,我不是偷窥,但却极其小心,我最不希望的就是让他们觉得不自在或者打扰到他们。把他们吓跑不仅对我不利,也是不可原谅的。许多个日子,我很欣慰在清晨和他们呼吸同样的空气,或者成为其风景的一部分——一个不被察觉的部分——直到他们分开,可能要等到下一餐,也许是晚餐时,他们才会再见。我和他的妻子最后一次见到他的那天,他们没能共进晚餐。甚至连午餐也没有一起吃。她坐在餐馆的一张桌子前等了他二十分钟,虽然有点奇怪,但是并没有担心什么,直到电话响起,她的世界走到了尽头,从此她没有再等过他。
  第一天我就看出他们是夫妻,他将近五十岁,她则要小几岁,应该还不到四十岁。最美的事情莫过于看到他们在一起时多么开心。在一个几乎谁都了无兴致,更没有心情玩闹嬉笑的时刻,他俩却在说个不停,乐在其中,兴奋不已,好像是刚刚遇见甚至初相识似的,而不像是一同出家门,把孩子们送到学校,不像是在同一时间梳洗——也许就在同一个卫生间里——在同一张床上醒来,各自首先看到的是另一半大打折扣的形象,并且如此日复一日地过去了许多年,因为有几次他们的孩子曾出现在他们身边,女孩应该有八岁了,男孩大概四岁,极像他的父亲。
  他衣着优雅,略有老式的风范,但是绝不给人以滑稽或者过时之感。我的意思是他总是衣着讲究,搭配得当,定制的衬衫,昂贵但不张扬的领带,西装上衣口袋里露出的方巾,袖扣,光亮的系带皮鞋——颜色为黑色或者驼色,驼色只在春末配浅色西装穿——精心护理过的双手。尽管如此,他并不给人以自负的行政主管或者地道的公子哥的印象。而更像是他的教养不允许他穿成其他的样子出门,至少在工作日是不允许的:这类服饰穿在他身上显得非常自然,好像是他的父亲教育过他从某个年龄开始就该那样穿着了,不要被那些刚一诞生便已过时的时尚潮流以及衣着邋遢的时下风气所左右,它们没有理由影响他。他是如此传统,我在他身上竟然连一个怪异的细节都不曾发现。他无意彰显自己,但是,在我经常看见他的那个咖啡馆里,甚至在我们这个粗枝大叶的城市里,他终究还是显得有些与众不同。他那毋庸置疑的热情欢快的性格凸显了他的率真,但不是不拘礼节(比如他对那些服务生都是彬彬有礼,以“您”相称,带着老式的亲切,却又不显得造作):他时常爆发的几乎无所顾忌的笑声确实有些引人注目,但绝不令人生厌。他很爱笑,纵情大笑中却透着真诚和亲切,但从不像在谄媚或者表示认可,而像是对那些真正让他觉得有趣的事情做出的回应,而令他觉得有趣的事情似乎很多。他是一位慷慨的男士,愿意感受各种情况的可笑之处,为玩笑至少是言辞类玩笑拍手叫好。主要可能是他的妻子令他发笑,有的人会在无意之中让我们笑起来,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为有她们在场就会给我们带来快乐,于是我们很容易展露笑容,只要看到她们,有她们做伴,听她们说话就足矣,即使她们讲的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甚至是不停地故意说些蠢话和平淡之辞,也都让我们觉得有趣。他俩之间似乎就是这样;虽然他们明显是夫妻,但是我从未发现他们有刻意的或者虚假的缠绵之举,就像是某些共同生活了多年的夫妇洋洋得意地炫耀他们依然多么恩爱,将此当作一项提升他们价值的功绩或者美化他们的装饰。他们更像是在可能建立恋爱关系之前想要让对方产生好感,取悦对方;或者仿佛他们在结婚以前甚至在成为情侣之前就已经非常欣赏、喜欢对方,无论在任何情形下都会自然而然地选择对方——不是出于夫妻义务,或者方便,习惯甚至忠诚——作为伴侣或者同伴,朋友,交谈者或同谋,坚信无论发生什么或者出现什么状况,无论说什么或者听到什么,如果是和别人一起,就会少了很多兴趣或者乐趣。就像他离开她或者她离开他。他们之间有友情,更有信念。
  ……

TOP 其它信息

页  数:284

开  本:32开

正文语种:中文

加载页面用时:4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