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芙蓉如面柳如眉(新版)
芙蓉如面柳如眉(新版)


芙蓉如面柳如眉(新版)

作  者:笛安

出 版 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08月

定  价:33.80

I S B N :9787540476496

所属分类: 青春文学  >  古代言情  青春文学    

标  签:古代言情  青春文学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夏芳然,一个美丽的被硫酸毁容的女人,经受着身体和内心的劫难,却依然自尊,骄傲,温润。她终于爱上了灾难来临后来到她身边的男孩,却意外地发现,男孩是因为内疚,是对这场残忍的灾难源自另一个女人无望的情感报复。与夏芳然的美丽形成映照的丁小洛,她是一个快乐的女孩,外表平庸,却和一个帅气的男生友谊深厚,因此,不断遭受到同伴的残忍打击,美好的年华最终演变成一场黑色残酷的“青春祭”……这是两组交叉的爱情故事:青年人如夏芳然与陆羽平;少年人如小洛与罗凯。他们相互依赖、缠绕。围绕着故事的核心情节,即案件的侦破步步逼近事件的真相。

TOP作者简介

      笛安,上海最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人气和实力并存的作家,《文艺风赏》杂志主编,著名作家李锐和蒋韵之女,新生代畅销新锐,她身上同时笼罩着市场和奖项的光环,一方面她以令其他同龄作家难以望其项背的销量,成功囊括了无数销售排行榜和商业销量榜单的显赫位置,同时,她又获得了包括苏童、刘恒、安波舜等等前辈作家、评论家的由衷褒奖,她的小说屡次登上殿堂级的文学杂志《收获》,成为全国媒体热捧的宠儿。她当之无愧是被主流接受和推崇的80后作家,纯文学的代表人物。

      作者所获奖项:
      2008年,以短篇小说《圆寂》获得首届“中国小说双年奖” 
      2010年获华语传媒文学大奖“年度新人奖”

TOP目录

正文

TOP书摘

      1

  “姓名?”

  “夏芳然。”

  “怎么写?”

  “夏天的夏,芬芳的芳,自然的然。”

  “名字很漂亮。”

  “谢谢。”

  “民族?”

  “当然是汉族,最没创意了。我小时候特别希望自己是少数民族,这样就有很多好看的衣服穿。”

  “年龄呢?”

  “一九八○年六月十五号生的,双子座,也就是说,还差几个月满二十五岁。”

  “文化程度?”

  “中专。师范毕业。”

  “职业?”

  “本来该在小学里当音乐老师,可是没有去。自己开了几年咖啡馆,现在在家待着,什么也不做。”

  “明白了。待业青年。”

  “我怎么听着这么刺耳?”

  “籍贯?”

  “……”

  “籍贯?”

  “他们俩——死了吗?”

  “你必须先回答我。这是审讯的程序。”

  “审讯?好像我是犯人。人又不是我杀的。”

  “我也希望人不是你杀的,但我们现在还不能证明这个。你可以认为我们请你来就是为了帮你证明你没有杀人。”

  “我杀没杀人我自己心里清楚。我不需要你们来帮我证明。”

  “你需要。夏芳然。你不可能不需要。这是法律。”

  2

  请允许我把时间推到二十四小时之前。毕竟故事应该从那个时候开始。二月十四号,情人节。玫瑰花一如既往地涨价,天气像所有北方城市一样还散发着冬天快要过完的时候的漠然的寒冷。跟隆冬的时候比起来,的确是漠然的寒冷。十二月下起大雪的那阵子,满街都是打不到出租车的人,看着一辆又一辆没有闪着空车灯的的士呼啸而过,这些在路旁焦急的人总会交换一个无可奈何的微笑。这个城市就会在那个时候弥漫出一种同舟共济的温暖,虽然只是暂时。可是二月份这样的事情是没有的。寒冷因为快要离开而变得不那么忠于职守,这座城市里的人们也跟着变得心浮气躁起来。浮躁容易让人心冷似铁,就算是情人节猩红的玫瑰花也挽救不了这个局面。

  夏芳然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早晨来到“何日君再来”的门口的。她像往常那样重重地关上出租车的门,高昂着头。出租车司机不无遗憾地想:看身段挺漂亮的一个小姑娘,怎么戴着一副大得如此吓人的墨镜呢?还这么凶。夏芳然推开门的时候,心想:真是蠢。因为她听见了店里传出的音乐,她讨厌这个正在唱歌的叫作刘若英的女人。

  小睦正在擦地板,整个店面里泛着洗涤液的清香。“来了,芳姐。”他习惯性地打个招呼,然后放下拖把到吧台后面去,准备像平时一样打一杯夏芳然常喝的摩卡。夏芳然嘴角轻轻地扬一扬,算是对小睦笑过了。不过她忘了小睦是不可能看得到她这敷衍了事的微笑的。因为寒冷的关系,她把铁锈红的羊绒衫的高领拉到了鼻子下面,没人看得到她的嘴。小睦偷眼瞟了瞟坐在角落里的夏芳然,她托着腮,上身如石膏像那样端庄。每当看到她这样的坐姿时,小睦就会觉得自己已经忘了其实夏芳然早就不是这里的老板了,两年前就不是了。现在她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顾客而已,最多是个常客。但他依然叫他“芳姐”,改不了口,坦率地说,也不大敢。

   “小睦。”她的声音从毛衣领子后面发出来,闷闷的,可是小睦还是听出来她今天的语调里有种陌生的、几乎可以说是温柔的东西,“小睦,今天算你请我,好不好?”

  “芳姐。”小睦说,“你老是这么说,可是每次你走的时候都还是把钱压在杯子下面。”

  “今天不会。”夏芳然真的笑了。虽然毛衣领子还是遮挡了半个脸,虽然她没有摘掉那副大得有些夸张的墨镜,可是小睦知道她在笑,他听出来了。

  摩卡端了上来。夏芳然总觉得在一般情况下你很难想象一种又冷艳又温暖的东西,可是咖啡的气味偏偏就是这样一种东西。然后她告诉自己:这是我此生最后一杯摩卡。可是就算已经这样郑重其事地提醒过自己了,摩卡说到底还是摩卡,不会因为这是最后一杯而被她喝出什么悲壮的味道。夏芳然对此感到满意。她觉得自己是平静的。那种其实头顶上悬挂着一个大紧张的平静。无论如何,夏芳然想,慌乱的人没出息。平静才是好兆头,对任何事情来说都是好兆头。

  小睦又开始拖地板,他弯曲着的身影在她视线的边缘晃动着。小睦长大了。夏芳然不知道自己的脸上泛起一个很母性的表情。四年前,她还是刚刚开张的“何日君再来”的老板,小睦还是一个左耳朵上打着八个耳洞、后背文着骇人的刺青的小混混儿。那是一个美丽的黄昏。小睦跌跌撞撞、鼻青脸肿地冲进来,她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立刻把他藏在了吧台下面。后来,当她把一份白天卖剩下的火腿蛋三明治递给他时,他抹了一把脸上已经凝结了的血痕,几乎是羞涩地说:“你能不能,让我留在这儿?”现在小睦的脸上可找不到一点儿街头的落魄的气息了。他浑身散发着年轻、清洁,甚至是蓬勃的劳动者的味道。每次看到小睦,夏芳然就觉得自己其实是一个善良的人。她需要靠小睦来提醒自己这点。

  “芳姐。”小睦直起身子,“我看见陆羽平过来了。他就在马路对面。”

  “是吗?”夏芳然站起来,“那我要走了小睦。你看……”

  她指了指桌面,“今天我没有把钱压在杯子下面。”

  “芳姐,你要常来。”小睦笑了。

  “小睦,你们现在的老板人好不好?有没有欺负你?”

  “还行。不过,他人肯定是不可能有芳姐这么好。”

  “你真是越来越精了。”夏芳然愉快地说,推开了“何日君再来”的玻璃门。

  “芳姐慢走。”小睦的声音穿过了刘若英的歌声。

  “小睦,再见。”说完这句话她才明白,自己今天其实是特意来跟小睦告别的。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256

开  本:32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63.3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