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微小的命运
微小的命运


微小的命运

作  者:李静睿

出 版 社:鹭江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07月

定  价:36.00

I S B N :9787545912050

所属分类: 小说  >  都市小说  小说    

标  签:都市  小说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在那些谈不上任何苦难,看似简单到没有什么可丢弃的生活里,人与命运相遇的方式一不莽撞二不凄美三不渺小如虫豸,没有鲜明的二元对立,有的只是一片混沌,清醒且真实。尽管命运也许依旧不可辩驳,但它在途中有诸多分叉;也许所有分叉最终又将汇合,但人仍然有选择的自由。这一无常人生中蒙着眼的自由照亮了生活中的那一点不同……

北京,两个平行世界的故事由此开始。林微微,一个特别平凡的姑娘,与任宁平静分手北京,林微微的命运由此分叉:奔向纽约,或者回到老家四川自贡。

其实,林微微在纽约遭遇的爱情与在自贡的并没有本质不同,因为人心的相似带来更多相似,犹疑、软弱、动摇、勇气、决心,是它带领我们,走向命运的结局。正如书中人物潘有光所言:“微微,我们的关系就是这样,我既爱你,也不爱你,你得打开盒子,是你的选择让某一种状态坍塌,你想让哪种状态坍塌?”

一切开始的地方也是一切终结的地方。北京,故事由此开始,或就此结束……

TOP作者简介

李静睿,出生于四川自贡,南京大学新闻系毕业,曾做八年法律记者,现专业写作。出版有短篇小说集《小城故事》、随笔集《愿你的道路漫长》、长篇小说《小镇姑娘》。

TOP目录

目录

I   /   命运的含义

1   /   第一部?我和林微微

71   /   第二部?闵之和闵之

137   /   第三部?只有一个任宁

193   /   第四部?林微微和我

263   /   第五部?结尾或开篇

TOP书摘

命运的含义

2012年11月,我开始写这个长篇,在纽约皇后区一栋近百年的老房子里。很多朋友觉得我们不应该住这个社区,中国人、东南亚人、墨西哥人,以上三种人会凑在车库里打一桌麻将;路边有黑人高中生抽大麻;再往后走几个街区,发生过连环凶杀案。有个朋友跟我感慨,如果女儿以后一辈子住在“皇后区这种烂地方”,她会非常失望,她的女儿在第二年考进哈佛,大概永远走出了皇后区。

我在皇后区过得很好。身为暂住一年的游客,我体会不到那些让人不安的东西——肤色、收入、地位、阶层——我只享受了一个廉价而安静的纽约:一美元三把葱,广东人开的西饼店咖啡齁甜,但有刚出炉的老婆饼。后院空旷破败,铁丝网锈迹斑斑,整个秋天我都在扫不可能扫净的落叶,彻夜大雪后有猫走过,留下梅花形脚印。当然我也经常去曼哈顿,在MOMA看凡·高,东村吃日本菜,去大学教授的家中过圣诞节,经过用查理·布朗和史努比玩偶装饰的橱窗——你也知道,就是那种让人觉得理应如此的纽约生活。

回家时走出地铁,看黑人排着队吃四点五美元三荤一素的中式快餐,可以选一条黑乎乎的红烧鱼。我想到老家有类似的盒饭,专卖给干力气活的工人们,菜很咸,所以量不需要多,但随便添饭,有些人就一直添。我坐在边上的小炒店里,看他们蹲在路边,把那些饭吃完。我为纽约和家乡之间的巨大落差和微小相似着迷,于是开始动笔写这部小说。那个时候我已经写完《小镇姑娘》和《小城故事》,这两部作品有诸多毛病,却对我很重要。在技术上,它们让我在长达十年的中断后,渐渐重新握住写小说的笔;在情感上,则像往外吐出自我,在吐干净之后,我暂时对书写自我和记忆都失去兴趣,我想写他人,也想写当下。

《微小的命运》基于一个简单疑问:到底是什么决定生活的流向,是命运,还是人心?在前两本书中,我书写命运,尤其是苦难中人的不可选择,但在这一本中,我想写在那些谈不上任何苦难的生活中,人心是如何反作用于命运的。以前我相信命运是一条不可辩驳的河流,我们唯有顺流而下;现在我却相信它在途中有诸多分叉,也许所有分叉最终又将汇合,但我们仍然可以选择,是选择让这一切有所不同。于是有了这本书的题记:“命运屈从于外力,也屈从于内心。”书中主体故事平行发生于纽约和自贡,又有一部分发生在北京,城市和际遇带来不同,却并没有那么不同,因为人心的相似带来更多相似,犹疑、软弱、动摇、勇气、决心,是它们带领我们,走向命运的结局。

在最初的想法里,它是一个爱情故事,但最后它只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这本书断断续续写了两年,中间我修改其他书稿、写两个专栏,又陆续写了一些看起来题材“更重要”的短篇,同时在酝酿一部新的长篇,这一度让我对这本书失去信心,觉得它试图面对的问题太小,也太不重要。但2014年冬天,生活发生了一些剧变,两个好友在一个月之内先后出事,我们总是回家很晚,雾霾浓重,在什么都不能做的暗夜里,我会打开这个文档写上几行字。这给了我无限安慰,它让我觉得,命运中有不可能被夺走的部分,最无用的东西,会在最无望的时候帮助你。就这样,在这几年难得的持续低潮中,我一鼓作气,完成了初稿和第一次修订,写到结尾,我想,没有什么比我们如何面对命运更重要的事情。

最后是题外话。有一天,看到朋友的新书,他在序言里说,朋友总说他应该有个定位,但他又不是一颗卫星。我也收到过如此劝告。“定位”的意思,大概是选定一个位置,让他人能更清晰地寻找到你,但我并没有找到这个位置。恢复写作五六年,如果给我写的故事加上标签,会发现既有“乡土文学”,也有“都市爱情”。这一两年我写了几个政治意味很重的短篇,而正在写的长篇发生在一百年前,属于“历史半架空”。在这些作品间隙,我还一度化名去言情小说网站写连载(写了四万多字,一共只有一千多个点击量,不怪读者,的确写得很差)。写这篇自序时我生活在东京,因为看了一本叫《春画入门》的学术书籍(主要是看了插图),雄心勃勃地想写一个艳情故事,类似《金瓶梅》第二十七回,“李瓶儿私语翡翠轩,潘金莲醉闹葡萄架”。

有一天我去超市买菜,发现日本人在每一种食物上标注精确产地,豆腐来自埼玉,冬瓜是冲绳直达,一种我不认识的鱼被开膛破肚,写上北海道某个地名。一颗葡萄也能明确定位的世界当然挺好,但我不是葡萄,我还没有想好长在哪里。

 

李静睿

2015年10月17日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276

开  本:32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31.1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