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短篇小说家与作品
短篇小说家与作品


短篇小说家与作品

作  者:[美] 哈罗德·布鲁姆 著

译  者:童燕萍

出 版 社:译林出版社

丛 书:名家文学讲坛

出版时间:2016年05月

定  价:52.00

I S B N :9787544756471

所属分类: 文学  >  文学理论  文学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本书收入对三十九位不同国家、不同风格的短篇小说大师的精辟评论。布鲁姆以其独有的洞察力,如数家珍地介绍那些塑造短篇小说艺术的著名作家及其代表作品,从现实主义的辛辣,到印象派的微妙,再到表现主义的生命力,以及卡夫卡—博尔赫斯式梦魇般的怪诞幻象……评论视角和作品选择都别具一格,展示了短篇小说创作无限丰富的多样性和可能性。

TOP作者简介

哈罗德·布鲁姆,当代美国极富影响的文学理论家、批评家。1930年生于纽约,曾执教于耶鲁大学、纽约大学和哈佛大学等知名高校。主要研究领域包括诗歌批评、理论批评和宗教批评,代表作有《西方正典》(1994)、《如何读,为什么读》(2000)、《影响的剖析》(2001)等。被誉为“西方传统中有天赋、具原创性和富煽动性的一位文学批评家”。

TOP目录

前言 

引言 

亚历山大?普希金 

纳撒尼尔?霍桑 

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 

埃德加?爱伦?坡 

尼古拉?果戈理 

伊凡?屠格涅夫 

赫尔曼?梅尔维尔 

刘易斯?卡罗尔 

马克?吐温 

亨利?詹姆斯 

居伊?德?莫泊桑 

约瑟夫?康拉德 

安东?契诃夫 

欧?亨利 

拉迪亚德?吉卜林 

托马斯?曼 

杰克?伦敦 

舍伍德?安德森 

斯蒂芬?克莱恩 

詹姆斯?乔伊斯 

弗朗茨?卡夫卡 

D.H. 劳伦斯 

凯瑟琳?安?波特 

艾萨克?巴别尔 

司各特?菲茨杰拉德 

威廉?福克纳 

厄内斯特?海明威 

豪尔斯?路易斯?博尔赫斯 

约翰?斯坦贝克 

尤多拉?韦尔蒂 

约翰?契伏 

胡里奥?科塔萨尔 

雪莉?杰克逊 

杰罗姆?大卫?塞林格 

伊塔洛?卡尔维诺 

弗兰纳里?奥康纳 

辛西娅?奥齐克 

约翰?厄普代克 

雷蒙德?卡佛 

延伸阅读 

索引

TOP书摘

导言

  弗兰克.奥康纳曾写过一本颇富争议的短篇小说论集《孤独的声音》(1963),此书至今仍然促使我要做一番有意义的争论。总是令我不解的是,奥康纳在论及莎士比亚的时候真是精彩之极,然而《孤独的声音》从任何方面来看都不及《莎士比亚的发展》,后者是一本关于这位史上最伟大作家的令人敬佩的文学研究之作。或许,奥康纳和短篇小说艺术的距离太近,他把它视之为“被淹没的人群”中传出的孤独的声音。奥康纳不得不相信:

  ……短篇小说因其自身浪漫的、个人主义的、不妥协的的性质——远离了大众。

  从这一描述中我可以看见D.H.劳伦斯和詹姆斯.乔伊斯,海明威和凯瑟琳.安妮.波特,但是我看不到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屠格涅夫、马克.吐温、托尔斯泰、吉卜林和艾萨克?巴别尔。抒情诗歌从文艺复兴到浪漫主义,乃至到W.B.叶芝,均出自一座美好的高塔,但是短篇小说却未必要反映任何一种特殊的社会辩证法。

  短篇小说中没有荷马或莎士比亚,狄更斯或普鲁斯特:甚至也不能说,短篇小说是屠格涅夫或契诃夫、乔伊斯或劳伦斯、博尔赫斯或卡夫卡、弗兰纳里?奥康纳或埃德娜?奥布莱恩这些人主导了短篇小说的形式。如果我听到人们说起史诗这种体裁的时候,首先会想到荷马或者弥尔顿,而说起诗剧,多数人都会应之以《哈姆莱特》。短篇小说首先让我想到的是它的多样性,而抒情诗则让我想起雪莱和济慈,这只是我个人的怪论吗?从形式上来看,短篇小说是否更加难以界定呢?弗兰克.奥康纳或许会反驳我的这个问题:因为很难把个人主义、不妥协与难以界定的特性联系在一起。我猜测短篇小说有一些共通的要素把它们联系在一起,比诗歌、戏剧和长篇小说的共同特征联系得更为紧密。

  可是,如果我仔细地想想我最喜欢的20世纪短篇小说家,如亨利?詹姆斯和D.H.劳伦斯,我基本感觉不出他们是在用同一种体裁写作:劳伦斯独特的生命力颂是表现主义式的;詹姆斯的种种微妙是印象派式的。弗兰克?奥康纳,忠实于他在批评方面的迷念,断定劳伦斯要“逃离他成长环境中那些被淹没的人群”,但是我以为这是一种简单化的理解,或许劳伦斯努力逃脱我们与生俱来的堕落状态,也就是他所说的我们“在性欲上的磨难”。詹姆斯则生活在他受教养的世界里,把性欲和幽灵混合成迷人的化合物。那么,作为短篇小说家,劳伦斯和詹姆斯有什么共同点吗?

  劳伦斯,作为说书人,传承了托马斯?哈代的特点,而詹姆斯结合了屠格涅夫和霍桑的特点。但是劳伦斯和詹姆斯都不是奇异怪诞派的作家,如H.C.安德森、爱伦?坡、果戈里、刘易斯?卡罗尔、卡夫卡和博尔赫斯。如果说短篇小说的主要传统是契诃夫式的,与之相对的模式就是卡夫卡—博尔赫斯式的、梦魇般的怪诞幻象。劳伦斯和詹姆斯显示出契诃夫的特点,两人都不是博尔赫斯的先驱。

  弗兰克?奥康纳觉得短篇小说是契诃夫式的艺术,充斥着“新的被淹没的人群,有医生、教师,有时还有牧师”。然而在读契诃夫的时候,我感到的是每一个人都被孤独和误解所淹没。奥康纳责备吉卜林太多地顾及周围人们的感觉,在我看来奥康纳似乎逻辑不通。短篇小说必须要写人的孤独才能经久流传吗?

  马克.吐温、托马斯.曼、海明威、福克纳、以及司各特?菲茨杰拉德,他们都深知孤独的滋味,但是对我来说,那几乎不是他们任何一个作为小说家关注的中心。劳伦斯告诉我们要相信故事,而不是艺术家,伟大的故事很少只是反映一种人性特征。我在想,这卷书里评论的所有故事哪一篇是我最喜欢的呢?是巴别尔的《在敖德萨是怎样的》还是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的《牙痛姑妈》呢?巴别尔的本亚?科瑞克和魔王般的牙痛姑妈,他们根本就谈不上是被淹没的声音。也许短篇小说只是像一个又一个奇迹彼此相联吧。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页  数:280

开  本:32开

加载页面用时:46.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