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昭仁殿:吴三桂的命运过山车
昭仁殿:吴三桂的命运过山车


昭仁殿:吴三桂的命运过山车

作  者:祝勇

出 版 社:海豚出版社

丛 书:故宫秘境文丛

出版时间:2016年02月

定  价:38.00

I S B N :9787511029751

所属分类: 历史  历史  >  历史普及读物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历史  历史普及读物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昭仁殿:吴三桂的命运过山车》是“故宫秘境丛书”中的一本,书中描写了故宫的“隐秘角落”之一——昭仁殿。昭仁殿始建于明代,为乾清宫东侧小殿。作品即以昭仁殿为背景,通过描写吴三桂跌宕起伏的命运,以及他和康熙、地方和朝廷错综复杂的关系,探讨了集权主义制度。在作者眼中,集权主义是历史自然选择的结果,存在即合理,不能进行简单的是非评价,要放在历史的环境中,以历史的眼光去看。

TOP作者简介

祝勇,作家,学者,艺术学博士,现供职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故宫学研究所,兼任深圳大学客座教授、硕士生导师,曾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从事历史研究,北京作家协会理事、全国青联第十届中央委员。已出版的主要作品有:《旧宫殿》、《血朝廷》、《纸天堂》、《反阅读》等。此外,他还曾担任多部大型历史纪录片总撰稿。先后荣获第21届中国电视星光奖,第25 、26届大众电视金鹰奖优秀纪录片奖,中国十佳纪录片奖,中国纪录片学院奖等。

TOP目录

自 序 让历史可以被看见 

第一章 倾国之灾 

第二章 午门以深 

第三章 复仇之刃 

第四章 乱世佳人 

第五章 山河泣血 

第六章 红亭碧沼 

第七章 鸟尽弓藏 

第八章 权力铁律 

第九章 低级错误 

第十章 凄风苦雨 

注 释

TOP书摘

吴三桂纸醉金迷、裘马轻狂,对社稷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因为一个玩物丧志的开国元勋对于朝廷来说绝对是安全的同义词。吴三桂已经位及亲王,是一个汉族官员所能达到的最高点,又有美人在侧,他应当是无欲无求了。

假如说吴三桂还有什么心愿的话,那就是朝廷能让自己能像明朝沐英,世世代代镇守云南,世袭亲王的爵位。但他想得太简单了。西寺落成时,吴三桂让盐道官赵廷标作诗一首。赵廷标脱口而出一首打油诗:

金刚本是一团泥,

张拳鼓掌把人欺。

你说你是硬汉子,

你敢同我洗澡去!

虽是玩笑,却暗含了一种警示。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这是千古不易的真理。功高盖主,更是人臣之大忌。因为他的功劳薄记得满满的,皇帝的英明就显不出来。自刘邦麾下悍将韩信到眼前的鳌拜,哪个功高震主的臣子不死得无比难看?更重要的是,昆明城里的万丈楼台,无疑是对紫禁城威严的巨大挑战,因为建筑本身就是野心的纪念碑,建筑的高度,标定着野心的高度。吴三桂的殿宇高达百丈,既使万里之外的北京,也无法视而不见。

危楼高百尺,下一句就是:手可摘星辰。

那颗星辰,就是皇帝朝冠上的那颗璀璨的龙珠。

昭仁殿里,康熙突然感到一阵冷风吹过自己的发际,他下意识摸了一下,头顶那颗龙珠还在。

终于,一种警觉的目光,第一次自紫禁城的深处射来。

只是吴三桂毫无察觉。如花的美景和美女的细腰遮住了他的视野。

人到中年的吴三桂,不再有思考的能力。

十多年前,我的朋友张宏杰曾经写过一篇关于吴三桂的长散文《无处收留》,我十分喜欢这篇散文。在这篇散文中,宏杰将康熙与吴三桂的冲突归结为二者道德原则的冲突,他说:“一条噬咬旧主来取悦新人的狗,能让人放心吗?一个没有任何道德原则的人,可以为功,更可以为祸。”

相比之下,“康熙皇帝基本上是在和平环境下长大的,与从白山黑水走来的祖先不同,他接受的是正规而系统的汉文化教育。到了康熙这一代,爱新觉罗家族才真正弄明白了儒臣所说的天理人欲和世道人心的关系。出于内心的道德信条,他不能对吴三桂当初的投奔抱理解态度,对于吴三桂为大清天下立下的汗马功劳,他也不存欣赏之意。对这位王爷的卖主求荣,他更是觉得无法接受。对这位功高权重的汉人王爷,他心底只有鄙薄、厌恶,还有深深的猜疑和不安。”[ 张宏杰:《无处收留》,见《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第297—298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

精辟,深刻,却不完全。

因为宏杰兄高估了康熙大帝的道德信条,后来的事态发展证明,康熙也并非一个道德的完人,相反,他同样是一个过河拆桥、背信弃义的行家里手。本文开篇提到王辅臣,本来是康熙派到甘肃去平叛吴三桂造反的,他却因受到陕西经略莫洛欺压,逼他陷入死地,造成部队哗变,愤而叛清,向莫洛军营发起突然袭击,莫洛被流弹打死。从平叛到反叛,王辅臣命运的戏剧性转折让康熙百思不解,急忙召见王辅臣的儿子、大理寺少卿王继贞,劈头一句话就是:“你父亲反了!”王辅臣是骁将,他的反叛,无论从心理上,还是战略上,都给朝廷极大的打击。康熙忧心忡忡地对大学士们说:“今王辅臣兵叛,人心震动,丑类乘机窃发,亦未可定。”[ 《圣祖仁皇帝实录》,见《清实录》,第四册,第665—666页,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版。]康熙不幸言中了,王辅臣的反叛,在陕甘引起连锁反应,绝大多数地方将领都加入到反叛的行列。陕西是战略要地,叛军向南可与四川叛军会合,向北可挺进中原,长驱直入帝都北京,而当时的清军正云集在荆州,准备堵住吴三桂这股洪水,北京城虚空,大清王朝已命悬一线。

朝廷实在没有力量再去对付王辅臣了,只能派了一些蒙古兵前往陕西征剿,天寒马瘦,数千蒙古骑兵集结在鄂尔多斯草原上,整装出发。但康熙深知,对王辅臣安抚为上,频频摇动橄榄枝,以求不战而屈人之兵。他不仅派人前往王辅臣营中,让他传达皇帝的旨意,甚至把王辅臣的儿子王继贞都派了过去,临行来还叮嘱他:“你不要害怕,朕知你父忠贞,决不至于做出谋反的事。大概是经略莫洛不善于调解和抚慰,才有平凉兵哗变,胁迫你父不得不从叛。你马上就回去,宣布朕的命令,你父无罪,杀经略莫洛,罪在众人。你父应竭力约束部下,破贼立功,朕赦免一切罪过,决不食言!”[ [清]刘献廷:《广阳杂记》,第四卷,第186页,北京:中华书局,2007年版。]

送走了王继贞,康熙的心里还是忐忑不定。他在昭仁殿里徘徊苦思,然后走到紫檀长案前,提笔给王辅贞写了一封信:

去冬吴逆叛变,所在人心怀疑观望,实在不少。你独首创忠义,揭举逆札,擒捕逆使,差遣你子王继贞驰奏。朕召见你子,当面询问情况,愈知你忠诚纯正笃厚,果然不负朕,知疾风劲草,于此一现!其后,你奏请进京觐见,面陈方略。联以你一向忠诚,深为倚信,而且边疆要地,正需你弹压,因此未让你来京。经略莫洛奏请率你入蜀。朕以为你与莫洛和衷共济,彼此毫无嫌疑,故命你同往再建功勋。直到此次兵变之后,面询你子,始知莫洛对你心怀私隙,颇有猜嫌,致有今日之事。这是朕知人不明,使你变遭意外,不能申诉忠贞,责任在于朕,你有何罪!朕对于你,“谊则君臣,情同父子”,任信出自内心,恩重于河山。以朕如此眷眷于你,知你必不负朕啊!至于你所属官兵,被调进川,征戍困苦,行役艰辛,朕亦悉知。今事变起于仓促,实出于不得已。朕惟有加以矜恤,并无谴责。刚刚发下谕旨,令陕西督抚,招徕安排,并已遣还你子,代为传达朕意。惟恐你还犹豫,因之再特颁发一专敕,你果真不忘累朝恩眷,不负你平日的忠贞,幡然悔悟,收拢所属官兵,各归营伍,即令你率领,仍回平凉,原任职不变。已往之事,一概从宽赦免。或许经略莫洛,别有变故,亦系兵卒一时激愤所致,朕并不追究。朕推心置腹,决不食言。你切勿心存疑虑畏惧,幸负朕笃念旧勋之意。[ 此为李治亭先生译文,原文见《圣祖仁皇帝实录》,第四十四卷,见《清实录》,第四册,第589页,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版。]

这封信声情并茂,连顽石都能融化,王辅臣的骨头再硬,当然抵御不了皇帝的催泪攻势,史书记载,皇帝敕书一到,王辅臣就率领众将“恭设香案,跪听宣读”,向北京的方向,长哭不已。疾风夹杂着他们的哭号,听上去更加凄厉。终于,几经周折之后,王辅臣决定归降大清。这一捷报飞报北京,让康熙脸上立刻露出喜悦之色,宣布将王辅臣官复原职,加太子太保,提升为“靖冠将军”,命他“立功赎罪”,部下将吏也一律赦免。[ 《圣祖仁皇帝实录》,见《清实录》,第四册,第796—797页,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版。]

然而,康熙最终还是食言了,吴三桂死后,康熙并没有忘记对王辅臣秋后算账,康熙二十年(公元1681年)盛夏,正当清军如潮水般把昆明城团团包围的时刻,王辅臣突然接到康熙的诏书,命他入京“陛见”,他知道,兔死狗烹的时候到了,从汉中抵达西安后,与部下饮酒,饮至夜半,老泪纵横地说:“朝廷蓄怒已深,岂肯饶我!大丈夫与其骈首僇于刑场,何如自己死去!可用刀自刎、自绳自缢、用药毒死,都会留下痕迹,将连累经略图海,还连累总督、巡抚和你们。我已想好,待我喝得极醉,不省人事,你们捆住我手脚,用一张纸蒙着我的脸,再用冷水噀之便立死,跟病死的完全一样。你们就以‘痰厥暴死’报告,可保无事。”[ [清]刘献廷:《广阳杂记》,第四卷,第186页,北京:中华书局,2007年版。]听了他的话,部下们痛哭失声,劝说他不要自寻死路,王辅臣大怒,要拔剑自刎,部下只能依计行事,在他醉后,把一层一层的白纸沾湿,敷在他的脸上,看着那薄薄的纸页如同青蛙的肚皮一样起伏鼓荡,直到它一点点沉落下来,王辅臣的脸上,风平浪静。

王辅臣不露痕迹地死了,朝廷只能既往不咎。他以这样不露痕迹的“病死”假象蒙蔽了康熙,使他逃过了斩首,也保全了自己的全家和部下不被抄斩,但其他降清将领就没有他幸运了,自康熙二十年年底,清军攻下昆明,到第二年五月,不到半年时间,吴三桂手下大量投诚清朝的将吏被康熙下令处死,其中,从清朝反叛后又归降的李本琛、江义、彭时亨、谭天秘等均被凌迟处死,王公良、王仲礼,巡抚吴谠、侍郎刘国祥,太仆寺卿肖应秀,员外郎刘之延等等一大批从吴三桂部队投诚朝廷的将领皆“即行处斩”,为斩草除根,他们超过16岁的子女也在被杀之列,其余家眷亲属,没有死的也都终生为奴,流放到东北的苦寒之地。康熙末年,王一元在辽东为官,沿途看见许多站丁,蓬头垢面,生活极苦,向他们打听,都说是吴三桂的部下,被发配到塞外充当苦役。著名清史学者李治亭先生在撰写《吴三桂大传》时曾经在东北走访当年被流放的吴三桂的部下兵丁后裔,他们说:他们的祖先早就传下话,当年凡副将以上的将领都杀头了。[ 李治亭:《吴三桂大传》,第617页,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 

康熙“赦免一切罪过,决不食言”的庄严许诺言犹在耳,转眼就是一场残酷的血洗,康熙的道德信条,显然也是牢不住的。在皇权至上的年代,保持皇位的稳定是最大的道德,在此之上不再有什么别的道德。于是,“宁杀三千,不放一个”就成为中国皇帝最执著的信条。康熙无疑也是一个利益至上的实用主义者,在这一点上,他与吴三桂完全是半斤对八两。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页  数:176页

开  本:64开

加载页面用时:58.4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