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一个一个人
一个一个人


一个一个人

作  者:申赋渔

出 版 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年08月

定  价:58.00

I S B N :9787540471873

所属分类: 文学  >  散文/随笔/书信  文学    

标  签:文学  中国现当代随笔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作者简介

申赋渔,作家、记者。著有《不哭》《逝者如渡渡》《光阴》《一个一个人》《阿尔萨斯的一年》等。先后在《天津日报》《杭州日报》《福州日报》《扬子晚报》《石家庄日报》等十多家媒体开设专栏。导演有《龙的重生》(中法合拍)《不哭》《寻梦总统府》等纪录片。曾任南京日报驻法国记者。现为南京日报“申赋渔工作室”主持人。

TOP目录

序 一颗颗星,就是一个个人<br>
1979一个一个找肉的人<br>
1981一个撕光小人书的人<br>
1983一个寻找逃跑老婆的人<br>
1985一个爱上鞋匠的人<br>
1987一个谈恋爱被开除的人<br>
1988一个我叫他大舅的人<br>
1989一个高调唱歌的人<br>
1990一个想当诗人的人<br>
1991一个在雪地里徘徊的人<br>
1992一个在卖肉时写毛笔字的人<br>
1992一个断了食指的人<br>
1992一个卖玉米的人<br>
1993一个被当成小偷的人<br>
1993一个把我从拘留所救出来的人<br>
1994一个没挤上火车的人<br>
1994一个有气质的人<br>
1995一个不谈琐事的人<br>
1995一个在轮船上聚了又散了的人<br>
1996一个卷进了碎尸案的人<br>
1996一个故意被捕的人<br>
1997一个变成了绅士的人<br>
1997一个半夜起来喝酒的人<br>
1997一个摇摆在理想与现实中的人<br>
1997一个玩失踪的人<br>
1998一个终于没能发表文章的人<br>
1999一个想做善人的人<br>
1999一个找寻小喇嘛的人<br>
2004一个捡了张百万支票的人<br>
2007一个追求人生意义的人<br>
2008一个自以为变态的人<br>
2010 一个养了一只蚕的人<br>
2102一个设计这本书的人<br>

 

TOP书摘

一个撕光小人书的人
从家到镇上有 10 里多路,有时候,爷爷会带我们去赶集。弟弟 5 岁,我 8 岁,我们边玩边走。到了镇上了,爷爷给我们每人5 分钱,让我们去买烧饼。每次,我都费尽心机地说服弟弟,让他把钱给我去买小人书。一本小人书要七分到一角钱。
爷爷是木匠,手艺是方圆几十里最好的,只是年纪大了,已经 70多岁,不过偶尔也有老主顾请他,打两把凳子,修补一下桌椅犁耙什么的。所以过年的时候,他还会有点钱,给我和弟弟压岁。大年三十,每人给 1元。这可以买 10本小人书。这么个大数目,弟弟是不会给我的,他给妈妈,攒起来,给他买一只书包,等他上学时用。爸爸妈妈也给压岁钱,可是过完年就会收回去。只有爷爷给的,才是真正的压岁钱。
对小人书的狂热,使我最喜欢夏天。先是可以采桑叶送给伯父,他养蚕。等到蚕“上山”了,卖了茧,他会给我几角钱。还可以摘桑椹,摘满一篓了,放在河水里洗,洗出桑籽,桑籽也可以卖钱。
平日里挣钱就不容易了,捡牙膏皮几乎是唯一的办法。我把捡来的牙膏皮卖给修锅匠。修锅匠不仅用烧融了的铁水补锅,还能把牙膏皮融化了,补脸盆、补碗、补搪瓷缸。因为常常跟在修锅匠后面乱转,村里人竟给我起了“修锅匠”的绰号。
我把挣得的每一分钱都买了小人书,到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已经收集了 100 多本。
父亲很讨厌我看小人书,说这是不务正业,影响学习。所以我是偷偷地买、偷偷地看。所有的小人书,我用一块布包着,藏在一缸大麦的深处。装大麦的缸比我的个头还高。只有在确信无人的时候,我才会取出来,摊开,一本一本贪婪快活地翻着看。大多数时候,上学时,或者放学回来,我站到凳子上,飞快地把手伸到麦子深处,摸到包裹了,随便从里面抽一本,飞一般跑掉,躲到一边再慢慢地反复地看。每一本我都喜欢。
小学即将毕业,同班的同学借了我一本小人书,我已经向他要了好几回,他不肯还。终于在一天放学之后,我们打了起来。我们在一块成熟了的麦地里扭打成一团,麦子一圈圈倒下,无数的麦粒被踩踏进泥土。远处同学的父亲闻讯赶来的时候,同学正被我死死地压在身下。他把我拎起来,给我两个耳光。我疯一样朝他扑过去。他一只手揪住我,一只手去解我的皮带,想脱下我的裤子,羞辱我。我两只手死死地抓着皮带。挣扎当中,他的手被我劣质皮带的铁皮龙头划破了,鲜血直流。
他一脚把我踢倒,捂着手,领着儿子朝我家走去。我绝望地坐在地上。我知道,我完了。从来,只要有人到我家去告状,父亲不管青红皂白,总是狠狠地揍我,表明他不是一个“护短”的人。
天黑了。我刚进家门,就被父亲一把揪住头发,在门上乱撞。我一声不吭,倔强地站着,既不讨饶,也不逃跑,只是因为疼痛和委屈,无法忍住眼泪。
父亲突然放开我,跑进房间,几乎一秒钟就拎了装着小人书的包裹冲出来。他扯开包裹。我的心停止了跳动。
他把所有的小人书倒在地上,拿起一本,撕掉,再拿起一本,撕掉。嘴里朝我吼道:“我让你不学习!让你看!让你打架!”
从他撕掉第一本小人书时,我心底像有一根弦,突然就断了,大脑一片空白。接着,像被凉水浇过,浑身冰冷。我听不见父亲在喊什么。我抬起衣袖擦了擦眼泪,迷蒙的一切变得清晰了。100多本小人书,变成了一地碎纸。
整整一个月,我不跟任何人说一句话。起床、吃饭、上学、放学、吃饭、睡觉。
那天放学回来,爷爷背对着我,坐在夕阳底下门槛外的小板凳上。在他的左脚边,是一堆已经撕碎了的小人书的碎片,右边是一盆浆糊。他的膝盖上放着一块木板,他把撕碎了的小人书的碎片在木板上拼好,然后用粘着浆糊的小纸条贴上。一页一页贴好之后,按页码排好,再用针线缝上。他已经做好了一本,他还在做着。我呆呆地站在他的身后。爷爷弓着腰、低着头,拼着、贴着,用粗糙的手指细细地抹平,不肯留下一个皱褶。
“爷爷。”一个月来,我第一次开口说话。爷
爷抬起头,一脸慈爱的笑:“放学啦!”我没有拿爷爷做好的小人书。我再也不看小人书了,小人书永远离我而去。

TOP 其它信息

加载页面用时:46.8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