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东霓(新版)
东霓(新版)


东霓(新版)

作  者:笛安

出 版 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年07月

定  价:34.80

I S B N :9787535481177

所属分类: 青春文学  >  爱情/情感  青春文学    

标  签:爱情/情感  青春文学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这一本以东霓为第一人称视角叙述,呈现出一个东霓眼中完全不同的郑家,完全不同的世界。东霓的爸妈常年争吵,因此家庭关系紧张,高中毕业之后就去国外谋生的她,认识了一位博士方靖晖,并与他结婚,在大家都以为东霓终于找到属于自己幸福的时候,东霓怀孕生下了畸形儿,又因感情不和与方靖晖离婚。西决一直反对东霓利用自己的孩子与方靖晖争夺财产,在又一次争吵中,东霓冲动之下说出了郑氏家族鲜为人知从祖辈开始便精心维护的秘密,给真正最关心她的人留下永远难以磨灭的伤害……故事结尾处,东霓放弃了很多,失去了很多,唯一剩下的,还是她的勇气和热情。她带着自己的秘密重新出发了……
对于笛安来说,“龙城三部曲”这部作品是特别的,它是笛安创作的第一部系列小说;它为笛安赢得了众多奖项与畅销口碑;它将传统文学的审美、纵深与青春文学的偏于通俗、贴近市场完美地融合;它证明了笛安的野心和与之相匹配的实力;它记录了笛安对自己审美标准的质疑、煎熬、再确立的过程。如果说《西决》是湖泊,舒缓隐忍;《东霓》像瀑布,恣意坚韧;那么《南音》就是深海,波涛暗涌却又包容万象。

TOP作者简介

笛安,上海最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人气和实力并存的作家,《文艺风赏》杂志主编,著名作家李锐和蒋韵之女,新生代畅销新锐,她身上同时笼罩着市场和奖项的光环,一方面她以令其他同龄作家难以望其项背的销量,成功囊括了无数销售排行榜和商业销量榜单的显赫位置,同时,她又获得了包括苏童、刘恒、安波舜等等前辈作家、评论家的由衷褒奖,她的小说屡次登上殿堂级的文学杂志《收获》,成为全国媒体热捧的宠儿。她当之无愧是最被主流接受和推崇的“80后”作家,纯文学的代表人物。

TOP目录


第一章 你好,雪碧···P015
第二章 前世的深蓝色···P029
第三章 伤心球赛···P049
第四章 故人归···P067
第五章 五月的鲜花···P087
第六章 我遇见一棵树···P109
第七章 醉卧沙场···P123
第八章 姐弟···P137
第九章 夏夜的微笑···P153
第十章 我听说···P167
第十一章 美美···P185
第十二章 男孩遇见野玫瑰···P205
第十三章 海棠湾···P221
第十四章 蓝色的太平洋隐没的红太阳···P241
第十五章 你的希伯来书···P257
第十六章 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P275
第十七章 你的样子···P295
第十八章 理查三世···P313

尾声 北国之春···P329

TOP书摘

第一章
你好,雪碧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我正好瞥见了公路边的那个沉默的“70”,于是我发现,我开到了100。跟着我就知道,一定是西决打来的。很奇怪,每到我犯诸如此类的小错时比如超速,比如随地丢烟头,比如看着我儿子干净的眼睛,诅咒他爸爸出车祸终身残疾——在这样的瞬间,如果电话响了,十有八九会是西决。我真不明白这种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他又不是老天爷,为什么他的声音总是如此准时地驾到,好像一切都在他掌握中,我就像是个根本没来得及偷看到什么,却逃不脱“作弊”罪名的倒霉孩子。
“快到了吗?”他语气里总是有种叫人忌妒的闲散。
“还早。我已经很赶了,不过还得三个小时才能到。”我刻意强调了一下我在很努力地赶路,觉得这样似乎可以给刚刚的超速一个很合理的解释。然后我又在心里长叹一声,嘲笑自己,心虚什么?弄得好像我真的怕他。果然,他紧接着说:“当心点儿,别再超速被拍下来,我可不再去替你交罚单。”
“少啰唆。”我咬咬嘴唇,这时候我听见手机里面一声轻响,我知道他又按下了打火机,于是我说,“连我都戒了,你还执迷不悟,抽吧,总有一天得肺癌。”算是报复一下他料事如神。
他轻轻地笑:“等你接到人再回来天就黑了,你为什么不早点儿动身?”
我就知道他会问这个,我说:“我也想早上就出发的,可是今天上午郑成功那个小家伙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哭。折腾到快中午——”
他打断我:“郑东霓,你少撒一点儿谎会死啊。”然后我听见他深呼吸的声音,“我刚才才放下家里的电话,三婶说你一大早就把郑成功送去了。”
“少揭穿我几次,你会死啊?我是犯人么?”我终于忍无可忍了,“我的确是中午才动身的,因为我上午去找江薏了。人家刚刚离婚心情不好,我就多陪她在商场转了转,我还顺便给北北买了条裙子呢。怎么样,不信你就去问江薏——”我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死穴在哪里。
“我不跟你闲扯,就这样,你专心开车。接到人了以后给我发短信。”他的声音明显地闷了下来,没了兴致。每一次在我想要打击他的时候,提江薏,总是没错。
“等一下。”我欲言又止。
“好。”他简短地说。
“我有点儿怕。”我终于坦白承认,“我一路上都在想,我应该让你陪我来。怎么办西决?我越来越紧张。”我轻轻呼吸着,冷笑一声,“真没出息。整个上午都在磨蹭,一直拖到非走不可的时候我才逼着自己起程。我——”
“活该。”他打断我,“我问了你二十遍,是你说你要自己去。”
“那是因为我没想好,见面了她该怎么称呼你,多尴尬。”
“就因为这种小事?”他笑,“女人真是蠢。”
“滚。”
“没什么可怕的。”他总是一副笃定的样子,“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就什么也别说。等你们熟了,自然就会好。”
“行。就照你说的办。好了,挂了吧。”
“你先挂。”他的声音很轻。
手机屏幕上面那道小小的蓝光微弱地灭掉了。我把车窗按下来一部分,晃了晃面前白色的万宝路的盒子,还剩下不多的几支。是我两个月前下决心戒掉的那天剩下来的。就像求签那样,随着晃动,发出闷闷的类似拍打的声音。有一支渐渐伸长了出来,我俯下脸,衔住它,轻轻地,害怕它弄乱我的口红。不能怪我,上天要我点燃它的。不由自主地,悄悄微笑一下,就好像小的时候,自己和自己玩游戏那样。其实我是没有什么资格嘲笑西决会得肺癌的。不过还好,这一幕他没有看见。我要去的地方名字叫作阳城。也是个古城,有很长的历史,很少的人,位于一个紧挨着龙城的省份。这样长久地在高速公路上面走,人是很容易犯困的,前面是路,后面也是路,就在这种无所谓起点和终点的路上打个盹儿太自然了,反正打盹儿的那一瞬间的睡梦和这条漫长的路比起来,无非是沧海一粟。很多车祸当然也就这么酿成的,沧海一粟的恍惚中,生命就结束在神明的俯视下。其实要是自己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这么死。挺好的。

……

TOP插图

插图

TOP 其它信息

加载页面用时:31.1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