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牢记:一个家族的抗战史
牢记:一个家族的抗战史


牢记:一个家族的抗战史

作  者:沈宁 著

出 版 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丛 书:家国丛书

出版时间:2015年04月

定  价:32.00

I S B N :9787539970394

所属分类: 传记  >  家族研究/谱系  传记    

标  签:传记  家族研究/谱系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本书作者沈宁,系蒋介石“文胆”陶希圣外孙,“七君子”首领沈钧儒堂侄,著名翻译家沈苏儒之子。在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的重要日子,他拿起笔,记录下沈氏家族在抗战时期一个又一个令人心跳,令人流泪的抗日故事。

TOP作者简介

    沈宁,家谱名沈詝,浙江嘉兴沈氏言字辈人。美籍华裔,蒋介石“文胆”陶希圣外孙,“七君子”首领沈钧儒堂侄,著名翻译家沈苏儒之子。南京出生,上海长大,北京读书,陕北插队。西北大学中文系一九七七级,毕业任职陕西省电视台电视剧部。一九八三年自费赴美留学,获爱荷华大学硕士,教育学院博士班深造。历任美国学校教师和校长,“美国之音”新闻主播,美国联邦空军军官学院教官,美国科州雷科伍德市文化委员会委员,美国科州法院专职译员,美国传播公司经理等职,业余写作。现任世界华文作协美国科罗拉多州分会会长。

TOP目录

001 前言

 

001 嘉兴沈家的日本渊源

009 十一公公:甲午进士难忘甲午

021 外祖父:“九一八”事变时的北大教授

030 外祖舅父舅母: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內幕

036 二伯伯:大义凜然的七君子

046 外祖父:庐山牯岭商讨国是

052 外祖母:千难万险逃出北平

057 堂姐夫:抗战初期的战地记者

068 外祖舅公:悲壮的淞沪会战

075 外祖父:短暂的武汉岁月

079 外祖母和母亲:在成都平静后面的动荡

084 祖母:荣获抗战勋章的小学校长

091 叔叔:少年从军抗战杀敌

102 姑父:夫子抗战获颁勋章

119 四哥:参加新四军

131 堂侄:空军烈士永垂不朽

148 外祖伯父:修筑滇缅铁路和公路的艰辛

160 岳父:投笔从戎的儒将

166 外祖父:冒死逃离日汪集团

174 母亲和舅舅:巧用计冲出日伪魔窟

182 外祖父一家:香港沦陷的日子

187 外祖父:千难万险重返国门

192 姑父:战火中看天象

204 外祖父一家:抗战后方的日子

209 父亲和母亲:烽烟里飘荡一条红线

216 外祖父:写作《中国之命运》

222 父亲和母亲:沙漠中的绿洲

227 父亲:给中国人民送来喜讯的第一人

232 父亲和母亲:胜利带来的幸福

239 外祖父:训政的最后结束

 

243 后 记

TOP书摘

外祖父:冒死逃离日汪集团(节录)

  一九三九年秋天,汪精卫带领陈公博、周佛海、梅思平等几人,自重庆出走,经过河内,到达上海,试图与日方举行和平谈判,尽快结束中日战争。我的外祖父跟随汪精卫离开重庆,但是滞留香港多时,犹豫不决,可最后终于经不住汪精卫多次要求,也到了上海,参加中日谈判。

  外祖父自港抵沪之后,最初住在虹口,两三日后与汪精卫、周佛海、梅思平等一起,从虹口搬到沪西愚园路。当时上海沪西,是公共租界区域,日军占领之后,派宪兵戒备,公共租界的巡捕不能来这里执行警务,成了日本的地盘。愚园路一一三六弄楼房不多,但都很讲究,其中之一为前国民政府交通部长王伯群的私邸。巷内左侧是汪公馆,右侧是陈公博公馆。弄底三栋楼房,分住周佛海、梅思平,和外祖父。弄堂口是日本宪兵队办公室,一方面保护汪方谈判要员,一方面也软禁这几人。

  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晚,人们还在热烈庆贺耶稣圣诞之中。汪精卫召集汪方全体人员,听取谈判报告,审查全部文件,然后宣布谈判结束,全部接受日方条件,定在十二月三十日签字。外祖父立刻明白了,如果他不签字,只有死在上海。但如果他在日汪密约上签字,就做了卖国的汉奸,比死更可怕。

  回到家里,外祖父闷声不响,垂头丧气。下午三点多钟,高宗武突然到外祖父家来,两人关了门密谈。外祖父告诉高宗武:我听说,他们早已监视你,现在你有生命危险。高宗武说:我们走了吧。外祖父说:我有几个学生很亲近,靠得住,能帮忙接应。高宗武说:我发求救电报给香港的亲戚。外祖父说:我想最好能请杜月笙先生帮忙,我跟他有一面之交,估计他会伸援手。高宗武说:杜先生也在香港,我这就去办。外祖父说:小心,小心。然后高宗武匆匆告辞,茶也没有喝。

  第二天外祖父开始称病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更不去愚园路开会。汪精卫不放心,派了两个医生来家里,给外祖父检查身体。他们查不出具体的毛病,但看到外祖父确实精神萎靡,报告汪精卫,允许外祖父在家多休养几天。十二月三十日双方签署密约,外祖父没有到场,所以没有签字。一月一日元旦,外祖父必须到愚园路去,沿家拜年。外祖父到汪府,进门刚坐下,陈璧君就要他补签密约。外祖父说:我是抱病拜年而已,这几日头痛得很,笔也拿不住,最好现在不看文件,不谈公务。陈璧君不答应,幸亏汪精卫刚好下楼来,见到外祖父说:此刻不必勉强,过几日病好了再补不妨。这算是救了外祖父,否则他只有当场自尽。

  外祖父回家后,派母亲出门,单身一个,摆脱七十六号特务的跟踪监视,跑到高宗武家,递交一信,说明自己必须立刻脱离上海的决心,已经与香港杜月笙联络过了。高宗武请母亲带回复信,说明他将立刻着手,对日汪密约照相,以备带到香港,公诸于报端。

  一九四○年元旦前后几日,外祖父和一家人,在生死线上焦虑徘徊,等待香港通知。那不是一场儿戏,上海由日军占领,戒备森严,高宗武和陶希圣两人又属汪方高层,日汪特务日夜紧密监视,且不说能否出走成功,连事先保密都很难周全。

  元月三日外祖父接获香港密报,立刻到南京路华懋饭店,有人接应。外祖父借口看朋友,两手空空,叫日汪派来监视他的车夫送到华懋饭店。当时的华懋饭店,有九层楼房,很气派,正门上面高出两层,有个高高尖顶。没有多少人进出,里里外外的人都是西装革履,昂头挺胸。外祖父下了车,从前门走进去,穿过门厅,走到后门,迅速穿出,飞奔到马路边,坐进街边一部计程汽车,疾驰十六铺码头。

  那里早安排好了接应人员,把外祖父领入船舱,紧闭舱门。不多时,轮船起锚,外祖父总算安全逃离上海。到达香港之后,外祖父和高宗武一起,联名在香港《大公报》公布了日汪密约全文,向世界揭露日寇吞并中国的狼子野心,激发中国人民的抗日决心。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立刻宣布坚决支持中国的抗日战争,并拨出巨款援助中国军民。

  这就是史称的“高陶事件”。

  ……

TOP 其它信息

加载页面用时:46.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