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普天之下(精装)
普天之下(精装)


普天之下(精装)

作  者:葛剑雄

出 版 社:广东人民出版社

丛 书:葛剑雄文集1

出版时间:2014年09月

定  价:88.00

I S B N :9787218094724

所属分类: 文化  >  文化评述  文化    

标  签:文化  文化评述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本卷收入葛剑雄四部重要的历史地理学著作:
《普天之下:统一分裂与中国政治》——作者第一本讨论中国历史上的统一与分裂的专著,或许也是国内第一本。尽管其后他又出版了更深入全面的著作,却再也找不到比“普天之下”更合适的题目。穿透千年的时空隧道,追寻中国历史的分分合合。
《滔滔黄河》和《未来生存空间》——讲述沧海桑田,人间几度寒暑,人类靠什么与自然相处?捅破预言谬误,用历史昭示未来。
《中国古代的地图测绘》——从马王堆汉墓和放马滩秦墓中的惊人发现开始,讲述原始地图、汉代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各时期的中国地图演变与测绘,最详尽的中国古代地图测绘技术史,从地图读懂中华文明的辉煌与苦难。

TOP作者简介

葛剑雄,祖籍浙江绍兴,1945年12月出生于浙江吴兴县南浔镇(今属湖州市南浔区)。1965年当中学教师,1978年考入复旦大学历史系历史地理专业研究生,师从谭其骧教授。1981年获历史学硕士学位,留校工作。1983年在职获历史学博士学位,1985年任副教授,1991年任教授,1996年至2007年任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1999年至2007年兼任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主任,2007年至2014年3月任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现任复旦大学资深教授、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历史学部委员、上海市历史学会副会长、“未来地球计划”中国委员会委员,上海市政府参事,全国政协常委。

TOP目录

普天之下:统一分裂与中国政治
一、统一观的回顾与思考
(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二)中国地图的联想
(三)长城的价值
(四)炎黄子孙与中国人
二、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一)历史中国的范围
(二)历史中国的分合大势
(三)统一的含义
(四)分裂、分治、自治
三、统一与分裂的根源
(一)地理环境
(二)人口迁徙
(三)生产方式与经济水平
(四)文化与制度
(五)个人与阶级、阶层的作用
四、统一与分裂的比较
(一)社会财富的投向与作用
(二)行政效率与政治制度
(三)分裂政权对地区开发的贡献
(四)农牧对抗中分裂的作用
(五)分裂时期与百家争鸣
(六)历史经验呼唤政治改革
后记

滔滔黄河
一、黄河——中国的母亲
(一)鸟瞰黄河
(二)无可争辩的地位:中国古人类的发祥地
(三)农业文明的曙光
(四)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二、黄河儿女遍中华
(一)黄帝与夏的传说
(二)商周时期:早期的外迁
(三)秦汉的开拓和移民
(四)南迁的序幕
(五)永嘉南渡和向边疆的迁移
(六)怛罗斯的战俘和安史之乱后的南迁浪潮
(七)靖康南迁和金元时的外迁
(八)移民东北和南迁的余波
(九)各族人民的大熔炉
(十)黄河儿女的贡献
三、黄河之水天上来
(一)导河积石
(二)重源伏流
(三)亲历河源
(四)探寻河源
(五)测定正源
四、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一)大庆关沧桑和洛水、汾水入河之谜
(二)变化莫测的下游河道
(三)分流湖沼何处觅
五、俟河之清,人寿几何
(一)世界最大的黄土高原:黄河泥沙的来源
(二)下游悬河:泥沙堆积的杰作
(三)中游来沙,暴雨助虐
(四)干支流的下切和侧蚀
(五)沟壑的发育和原的缩小
(六)从统万城的兴废看沙地的扩展
(七)平原飞沙何处来
(八)森林的消失
(九)八百年安流谁创造
六、大禹的后人
(一)大禹治水
(二)战国筑堤,河道固定
(三)瓠子堵口
(四)贾让的“治河三策”
(五)王景治河
(六)高超合龙
(七)贾鲁河的来历
(八)潘季驯“束水攻沙”
(九)靳辅和陈潢的贡献
(十)近代水利学家的代表——李仪祉
七、黄河万古流
(一)黄河能长期安流吗
(二)黄河能变清吗
(三)黄河流域能保持繁荣吗
(四)黄河文明能复兴吗

未来生存空间
一、不是预言:让历史昭示未来
(一)世界末日:预言的谬误
(二)世纪之交:过分的期待和忧虑
(三)让历史昭示未来
二、人间几度寒暑:未来的气候变迁
(一)人间几度寒暑
(二)人类活动是气候变化的主要原因吗
(三)地球正越变越暖吗
(四)人类是能够适应未来气候变化的
三、天灾?人祸?——水旱灾害的未来
(一)洪水滔天,赤地千里:历史上的水旱灾害
(二)水旱灾害的形成和防治
(三)水旱随人:梦想还是现实
四、沧海桑田:水土流失、海陆变迁和物种存亡
(一)沧海桑田的神话和事实
(二)从黄河流域的兴衰看水土流失
(三)从恐龙时代的结束看物种的兴亡
五、人类能奈地震何?
(一)地震——亘古巨灾
(二)候风地动仪的成功与地震预测的失败
(三)并非无能为力
(四)来自地震之国的信心
六、天外来客——来自地球外的威胁
(一)以往的天外来客
(二)小行星与地球:会不会有“世纪之吻”
(三)外星人:企盼还是担忧
(四)走出地球:新的生存空间
七、中国人能养活自己吗:持续发展与资源
(一)“地大物博”的事实
(二)人均资源的危机
(三)中国人能养活自己吗
(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理想与梦想之间
八、面向未来:不能无忧,不必过虑
(一)自然灾害是越来越多吗
(二)人类活动增加了自然灾害吗
(三)生态平衡的基础:以人为本
(四)靠什么与自然相处
(五)不能无忧,不必过虑

中国古代的地图测绘
一、引子:马王堆汉墓和放马滩秦墓中的惊人发现
二、原始地图和早期地图
(一)原始地图的出现
(二)九鼎的传说
(三)早期的测量技术
(四)早期的地图
(五)放马滩地图
(六)《兆域图》
三、汉至南北朝时期的地图
(一)形形色色的地图
(二)马王堆汉墓地图
(三)最早的地图学理论——裴秀的制图六体
(四)最早的历史地图集——裴秀的《禹贡地域图》
(五)京相璠、杜预、谢庄的成就
四、隋唐至宋时期的地图
(一)隋唐的图经和地图
(二)贾耽及其《海内华夷图》
(三)《五岳真形图》与等高线的运用
(四)宋代的地图
(五)宋代的石刻地图
(六)沈括的地图学成就
五、元明时期的地图
(一)郭守敬与元代的纬度测量
(二)朱思本的《舆地图》、罗洪先的《广舆图》和杨子器跋《舆地图》
(三)测定和绘制黄河源地图
(四)海图的发展
(五)利玛窦等西方传教士对中国地图测绘的贡献
六、清时期的地图
(一)黄河正源的测定
(二)康熙时期的经纬度测量和地图测绘
(三)乾隆时期的经纬度测定和地图测绘
(四)康熙《皇舆全览图》和《乾隆内府舆图》
(五)登上巅峰后的急剧衰落
(六)中国历史地图集大成之作——杨守敬的《历代舆地图》
(七)《申报地图》的出版
七、结束语:中国古代地图测绘史告诉了我们什么
(一)从世界看中国
(二)过去为什么辉煌
(三)历史给我们的教训

TOP书摘

一、统一观的回顾与思考

  在世界历史上,中国不是唯一的文明古国,也不一定是历史最长的国家。但是中国的历史是延续的,中国的文化是一贯的,这在世界史上是独一无二的。而其他文明古国,有的直到近代才成为统一国家,有的早已成为历史陈迹,有的已经多少次更换了它的主人。不仅如此,自从公元前214年秦始皇取得岭南和河套地区从而确定了秦朝的版图以来,这两千多年间,尽管在边疆地区时有盈缩,但中原王朝的基本范围,或者说建立正式行政区划进行直接统治的地区是相当稳定的。

  回顾历史,中国还有不少以同一性和延续性闻名世界的纪录:汉族及其前身华夏族,至迟到春秋时期(前722—前481年)已经成为中国的主干民族,并且一直持续到今天。即使在其他民族成为全国性的统治者时,这种状况也没有改变。

  世袭的君主制可以追溯到传说中的夏朝,并已由考古发掘证实到商朝(约前17—前11世纪)。自从秦始皇确定皇帝的称号直到清朝的末代皇帝,2100年间从未改变。

  以地球绕太阳一周为一年,以月球绕地球一周为一月的夏历(农历),虽然不时做些修订,但在中国一直使用了几千年,至今还在民间沿用。自汉武帝开始的以帝王年号为纪年的方法,比公元早100多年,一年不缺地排到宣统三年(1911年);中华民国纪年又在全国使用了30多年,至今仍用于台湾。

  仓颉造字的传说虽不一定可靠,但已经发现的甲骨文证实了汉字至少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了。早在春秋时期,汉字已经成为中原政权和华夏民族的共同文字;秦以后,随着中原王朝疆域的扩展,汉字的使用范围越来越广。汉字的基本体系从未发生变化,在楷书出现以后,字形也基本未再改变。

  这样的例子还可以举出更多,不过已经足以说明我们拥有一项举世无双的遗产——统一,历史悠久的统一。统一的国家、统一的文字、统一的纪年、统一的……甚至统一的思想。

  多少人曾为之奋斗,多少人曾为之牺牲,多少人曾为之自豪,多少人曾为之讴歌;到了20世纪的最后十几年,又有多少人为之深思!面对着世界100多个国家,又有多少人为之感慨!

  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历史数以百年计,我们的历史数以千年计。但今天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人均收入数以千元计,我们的人均收入数以百元计。

  面积与中国相近的欧洲历史上从来没有统一过,无数次战争一次次改变着它的政治版图,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依然有

  几十个国家。但如果把今天的中国和欧洲放在一架天平上的话,悬殊的差别或许会使天平无法工作。

  曾经为人类贡献了四大发明的中国,今天要花费巨大的代价进口造纸机械、导航仪器、印刷设备和爆破技术。而当四大发明问世时,这些出口国在地图上还没有出现。

  “地大物博,人口众多”,曾经是中国的骄傲,但今天人们已经了解到中国人均占有的物不是博而是穷,连水的占有量也不在前列;人口的世界纪录虽然还会保持一段时间,却是无人羡慕的负担。

  是谁嘲弄了我们?是历史?是祖宗?是我们自己?是其他什么人,还是所有这一切?

  统一,历史悠久的统一,是我们的遗产,还是我们的包袱?都是,还是都不是?

  …………

  二、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关于统一和分裂,史学界一直就有结论性的看法:(1)中国历史上统一的时间长,分裂的时间短。(2)统一的阶段越来越长,分裂的阶段越来越短。(3)统一是主流,分裂是支流。(4)统一符合历史发展规律,是进步的;而分裂违背历史发展规律,是反动的。

  这些说法流行了几十年,有的实际上已经流行了两三千年了。对这些说法有很多理论上的阐述,引经据典的论证似乎无懈可击。当这些说法与现实政治联系在一起时,就更加变得神圣不可侵犯。社会主义的中国难道不要统一?说统一有缺点,莫非想颠覆无产阶级专政?而要讲分裂也有什么积极意义的话,那肯定是意在复辟资本主义。尽管我们可以把讨论的时间严格地界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或者界定在辛亥革命之前,但也是枉费心机的,因为经过多次思想斗争及“革命大批判”教育的人们已经懂得了这种借古讽今是“阶级敌人”的一贯手法,所以注定是不能得逞的。与其说是历史学家不愿意讨论这些问题,不如说是严酷的政治压力不许开展任何有意义的讨论。所幸这一切已经成为过去,而听任这些完全可以自由进行的讨论无休止地冻结下去,只能是学者自己的失职。

  由于以往实际上并未进行过真正学术意义上的讨论,所以我们不得不从几个关键词的定义和含义的界定开始。因为只有我们对这几个关键词的意义有了共同的、严密的理解,争论或结论才会有实际价值。

  (一)历史中国的范围

  “中国”这个词至迟出现在春秋时期。当时的国,大的不到今天一个省,小的不过今天一个县,最小的只相当今天一个乡或一个大一点的村,所以总数多得不胜枚举。于是地理上处于中心区的国就被称为中国,即中心区的国。这一中心区一开始只限于今天的黄河中下游,主要是晋、郑、宋、鲁、卫等国和周天子的直属区,今天的淮河流域、长江流域、海河流域、渭河流域还不能算中国,秦、楚、吴、燕等国就不能称为中国。到了秦汉时代,秦、楚等国的旧地都成了统一国家的一部分,渭河流域的关中盆地还成了首都所在,这些地区当然都算中国了。很明显,随着统一国家的形成、疆域的扩展和经济文化的开发,中国的概念是在不断变化和扩大的。一般说来,一个中原王朝建立了,它的主要统治区就可以称为中国,而在它统治区的边远地区以及统治区之外就是戎、狄、蛮、夷,就不是中国。

  另一方面,中国的概念始终是模糊的,不确切的。即使在中原王朝内部,人们也可以视其中较边远偏僻的地区为非中国。由于没有明确的标准,人们往往只是根据习惯,所以即使在同一时期人们的说法也不一致。例如在西汉时,今天的湖南、江西虽已设置郡县,却还未被承认为中国;但到了明朝,湖南、江西可以被称为中国,今天的云南、贵州一带还被当作非中国。中国往往被作为中原、中心地区或先进地区的代名词,广义的中国又是中原王朝的代名词。同时中国的概念也是相对的,有些地区已经归入中原王朝的版图,经济文化有了相当提高,自认为可以跻身中国了,对周围落后地区更是以中国自居,但在老牌的中国看来,那个地区还没有称中国的资格。例如四川盆地的汉人聚居区对周围少数民族早已以中国自居,但在关中人和关东人的眼中,四川或许还没有称中国的资格。

  在特殊情况下,中国还成为王朝法统和汉族文化的同义词。例如在西晋以后,东晋和南朝以西晋的合法继承者自居,虽然已经离开了传统的中心地区,却自认为是真正的中国,而把北朝称为“索虏”。而黄河流域的政权和北朝认为自己灭了西晋,夺取了这传统的中国地区,当然就成了中国,而东晋和南朝只不过是偏于一隅的“岛夷”。这场中国之争到隋朝统一才解决,隋朝继承了北朝的法统,自然承认北朝是中国;但它又不能否认南朝的传统,更何况南朝也已入了自己的版图;所以给了南北双方平等的地位,都被承认为中国。唐朝初年同时修南北朝的历史就反映了这一观点。

  总之,直到鸦片战争前,中国还只是一个地理概念或文化概念,而不是一个政治概念,更不是国家的代名词。

  …………

  以上概述的内容可以说是人所共知的,并没有什么有异议的历史事实。根据这些情况我们可以做一个粗略的统计:

  如果以历史上中国的最大疆域为范围,统一的时间是81年(1759—1840年)。

  如果把基本上恢复前代的疆域、维持中原地区的和平安定作为标准的话,统一的时间约1000年公元前214—前206年,前108—公元22年,36—184年,280—301年,589—616年,630—755年,1279—1351年,1382—1644年,1683—1850年,1865—1911年。。这1000年间的有些年份,如前面提到的东汉中期、明朝崇祯年间和清朝鸦片战争以后,严格说来是算不上统一的。

  如果以从秦始皇灭六国的公元前221年至清亡的1911年为计算阶段,第一标准的统一时间占总数的4%,第二标准的统一时间占总数的约48%。

  如果从有比较确切纪年的西周共和元年(前841年)算起,前者约占3%,后者约占37%。

  如果从传统的夏、商、周算起,百分比自然会更低。

  这一结果与中国历史上统一时间长、分裂时间短的说法是完全不同的。如果说第一标准对统一的要求过于严格的话,那么第二标准与传统的解释应该说是基本一致的,但即使根据这一标准也无论如何不能说统一的时间比分裂的时间长。

  ……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页  数:504

版  次:1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46.8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