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心若莲花,爱如菩提:李叔同作品精选
心若莲花,爱如菩提:李叔同作品精选


心若莲花,爱如菩提:李叔同作品精选

作  者:李叔同 著

出 版 社:北方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4年01月

定  价:28.00

I S B N :9787531732211

所属分类: 哲学•宗教  >  宗教  哲学•宗教    

标  签:佛教  哲学/宗教  宗教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弘一法师李叔同,中国现代史上遗世独立的天才人物,二十文章惊海内,擅书法、工诗词、通丹青、达音律、精金石、擅演艺,民国四大高僧之一,先后培养出了名画家丰子恺、音乐家刘质平等文化名人。本书收录了弘一大师创作生涯中最为重要的散文、杂文、谈艺、佛理、格言、诗歌、歌曲、书信、偈语等风华才子到云水高僧的传世名篇,配有法清法师意境高远画作,文中有情,画里有禅。其文风真挚朴实,充满情感,体现了弘一大师高尚的人格,和独特的艺术魅力。诗情画意,美不胜收。

TOP作者简介

    李叔同,中国现代史上遗世独立的天才人物,二十文章惊海内,擅书法、工诗词、通丹青、达音律、精金石、擅演艺,民国四大高僧之一,先后培养出了名画家丰子恺、音乐家刘质平等文化名人。

TOP目录

卷一 悲欣交集——李叔同说人生
我在西湖出家的经过
西湖夜游记
辛丑北征泪墨
以除夕当死日
最后之忏悔
凋零渐懂生命
人生之最后
南闽十年之梦影
断食日志
改过
改习惯
不如意事常八九
卷二 天心月圆——李叔同说艺术
谈音乐(一)
谈音乐(二)
谈绘画(一)中西画法之比较
谈绘画(二)关于图画之研究
谈绘画(三)图画为一种专门之学问
谈书法(一)
谈书法(二)
谈文学
卷三 心若莲花——李叔同说佛
青年佛徒应注意的四项
初发心者在家律要
切莫误解佛教
佛法十疑略释
佛法大意
佛法宗派大概
佛法学习初步
佛教之简易修持法
常随佛学
佛陀为法舍身的故事
佛法问答十章
敬三宝
弘律愿文
卷四 一霎韶光——李叔同妙音美词

护生画集题词
鹬蚌相亲
归市
凤在列树
为红菊花说偈
和宋贞题城南草堂图原韵
感时
津门清明
赠津中同人
轮中枕上闻歌口占
重游小兰亭口占
昨夜
照红词客介香梦词人属题采菊图
为老妓高翠娥作
咏山茶花
遇风愁不成寐
夜泊塘沽
登轮感赋
醉时
书愤
春风
帘衣
咏菊
题丁慕琴绘黛玉葬花图
人病
朝游不忍池
东京十大名士追荐会即席赋诗
冬夜客感
题梦仙花卉横幅
春游
囚徒之歌
歌筵叠韵
七月七夕在谢秋云妆阁有感诗以谢之
赠语心楼主人
戏赠蔡小香四绝
滑稽传题词四绝
天韵阁席上得句赠蒴香
和补园居士韵

玉连环影
废墟
南浦月/将北行矣留别海上同人
西江月/宿塘沽旅馆
老少年曲
醉花阴/闺怨
长逝

早秋
清平乐/赠许幻园
忆儿时
高阳台/忆金娃娃
喝火令/哀国民之心死

金缕曲/赠歌郎金娃娃
菩萨蛮/忆杨翠喜
世梦
秋夜
春夜
隋堤柳
秋柳
月夜
清凉歌
山色
幽居
祖国歌
落花
晚钟
满江红/民国肇造志感
金缕曲/留别祖国并呈同学诸子
西湖
悲秋
追悼李节母之哀辞
送别
天风
归燕
附录
附录一 弘一法师之出家
附录二 我与弘一法师

TOP书摘

    南闽十年之梦影 

    我一到南普陀寺,就想来养正院和诸位法师讲谈 讲谈,原定的 题目是“余之忏悔”,说来话长,非十几小时不能讲 ;近来因为讲律, 须得把讲稿写好,总抽不出一个时间来,心里又怕负 了自己的初愿, 只好抽出很短的时间,来和诸位谈谈,谈我在南闽十 年中的几件 事情! 我第一回到南闽,在一九二八年的十一月,是从 上海来的。起 初还是在温州,我在温州住得很久,差不多有十年光 景。

    由温州到上海,是为着编辑《护生画集》的事, 和朋友商量一切: 到十一月底,才把《护生画集》编好。
    那时我听人说尤惜阴居士也在上海。他是我旧时 很要好的朋友, 我就想去看一看他。一天下午,我去看尤居士,居士 说要到暹罗国 (注:泰国旧称)去,第二天一早就要动身的。我听 了觉得很喜欢, 于是也想和他一道去。
    我就在十几小时中,急急地预备着。第二天早晨 ,天还没大亮, 就赶到轮船码头,和尤居士一起动身到暹罗国去了。
    从上海到暹罗, 是要经过厦门的,料不到这就成了我来厦门的因缘。
    十二月初,到 了厦门,承陈敬贤居士的招待,也在他们的楼上吃过 午饭,后来陈 居士就介绍我到南普陀寺来。那时的南普陀,和现在 不同,马路还 没有建筑,我是坐着轿子到寺里来的。
    到了南普陀寺,就在方丈楼上住了几天。时常来 谈天的,有性 愿老法师、芝峰法师等。芝峰法师和我同在温州,虽 不曾见过面, 却是很相契的。现在突然在南普陀寺晤见了,真是说 不出的高兴。
    我本来是要到暹罗去的,因着诸位法师的挽留, 就留滞在厦门, 不想到暹罗国去了。
    在厦门住了几天,又到小云峰那边去过年。一直 到正月半以后 才回到厦门,住在闽南佛学院的小楼上,约莫住了三 个月工夫。看 到院里面的学僧虽然只有二十几位,他们的态度都很 文雅,而且很 有礼貌,和教职员的感情也很不差,我当时很赞美他 们。
    这时芝峰法师就谈起佛学院里的课程来。他说: “门类分得很多, 时间的分配却很少,这样下去,怕没有什么成绩吧? ” 因此,我表示了一点意见,大约是说:“把英文 和算术等删掉, 佛学却不可减少,而且还得增加,就把腾出来的时间 教佛学吧!” 他们都很赞成。听说从此以后,学生们的成绩, 确比以前好得 多了! 我在佛学院的小楼上,一直住到四月问,怕将来 的天气更会热 起来,于是又回到温州去。
    第二回到南闽,是在一九二九年十月。起初在南 普陀寺住了几天, 以后因为寺里要做水陆,又搬到太平岩去住。等到水 陆圆满,又回 到寺里,在前面的老功德楼住着。
    当时闽南佛学院的学生,忽然增加了两倍多,约 有六十多位, 管理方面不免感到困难。虽然竭力地整顿,终不能恢 复以前的样子。
    不久,我又到小雪峰去过年,正月半才到承天寺来。
    那时性愿老法师也在承天寺,在起草章程,说是 想办什么研究社。
    不久,研究社成立了,景象很好,真所谓“人才 济济”,很有 一种难以形容的盛况。现在妙释寺的善契师,南山寺 的传证师,以 及已故南普陀寺的广究师,……都是那时候的学僧哩 ! 研究社初办的几个月间,常住的经忏很少,每天 有工夫上课, 所以成绩卓著,为别处所少有。当时我也在那边教了 两回写字的方法, 遇有闲空,又拿寺里那些古版的藏经来整理整理,后 来还编成目录, 至今留在那边。这样在寺里约莫住了三个月,到四月 ,怕天气要热 起来,又回到温州去。
    一九三一年九月,广洽法师写信来,说很盼望我 到厦门去。
    当时我就从温州动身到上海,预备再到厦门;但许多 朋友都说:时 局不大安定,远行颇不相宜,于是我只好仍回温州。
    直到转年(即 一九三二年)十月,到了厦门,计算起来,已是第三 回了! 到厦门之后,由性愿老法师介绍,到山边岩去住 ;但其间妙释 寺也去住了几天。那时我虽然没有到南普陀来住,但 佛学院的学僧 和教职员,却是常常来妙释寺谈天的。
    一九三三年正月廿一日,我开始在妙释寺讲律。
    这年五月,又移到开元寺去。
    当时许多学律的僧众,都能勇猛精进,一天到晚 地用功,从没 有空过的工夫;就是秩序方面也很好,大家都啧啧地 称赞着。
    有一天,已是黄昏时候了!我在学僧们宿舍前面 的大树下立着, 各房灯火发出很亮的光;诵经之声,又复朗朗入耳, 一时心中觉得 有无限的欢慰!可是这种良好的景象,不能长久地继 续下去,恍如 昙花一现,不久就消失了。但是当时的景象,却很深 地印在我的脑 中,现在回想起来,还如在大树底下目睹一般。这是 永远不会消灭, 永远不会忘记的啊! 十一月,我搬到草庵来过年。
    一九三四年二月,又回到南普陀。
    当时旧友大半散了:佛学院中的教职员和学僧, 也没有一位认 识的! 我这一回到南普陀寺来,是准了常惺法师的约, 来整顿僧教育的。
    后来我观察情形,觉得因缘还没有成熟,要想整顿, 一时也无从着手, 所以就作罢了。此后并没有到闽南佛学院去。
    讲到这里,我顺便将我个人对于僧教育的意见, 说明一下: 我平时对于佛教是不愿意去分别哪一宗、哪一派 的,因为我觉 得各宗各派,都各有各的长处。

    但是有一点,我以为无论哪一宗哪一派的学僧, 却非深信不可, 那就是佛教的基本原则,就是深信善恶因果报应的道 理。善有善报, 恶有恶报;同时还须深信佛菩萨的灵感!这不仅初级 的学僧应该这 样,就是升到佛教大学也要这样! 

P31-34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233页

版  次:1

开  本:32开

加载页面用时:46.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