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仙篮奇剑传(全2册)
仙篮奇剑传(全2册)


仙篮奇剑传(全2册)

作  者:孙幼军 著,杨永青 绘

出 版 社: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4年03月

定  价:66.00

I S B N :9787537668170

所属分类: 少儿  >  中国儿童文学  少儿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童书  侦探/冒险小说  中国儿童文学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故事说的是南宋年间,有个名叫彭元的少年。他本是官家的子弟,但父亲因为清正廉洁、刚直不阿,被奸相秦桧排挤,忧愤而死。母亲早亡,他被舅舅收养。舅妈为了谋取他家的财产,对他百般虐待。生性高傲的少年负气出走,一路流浪到临安府(即现在的杭州),万般无奈之下当上了要饭的乞丐。可就是乞丐的世界里,也一样有恶霸、地头蛇,将穷途末路的彭元逼上绝路。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彭元巧遇神仙高人,加上他天资聪慧,学得一身仙篮奇术。从此彭元走上了云游四方、行侠仗义之路。

  好玩的故事当然是从少年彭元学成出世之后开始的,他先是整治了乞丐恶霸,又与秦桧的爪牙们周旋,最后又卷入到义军与朝廷的抗争中。在这个过程中,他结交了一批个性鲜明、活泼可爱的同龄人,有常犯傻气的乞丐小秃子,有温柔美丽的侠女姐姐萧菱,有机灵俏丽的谢珠妹妹,他们各自身怀绝技,在一次次的历险遭遇中成长起来,而且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从此天涯相伴,淋漓畅快。

  与一般的武侠小说不同,这部小说的好玩之处并不在武侠的功夫技艺上,而是在神奇法术的幽默效果上。如果说哈利·波特使的是地道的英国魔法师的魔法,那么彭元所使的则是地道的中国法师的仙术。

  如果你曾经读过孙幼军的《小布头奇遇记》《小猪唏哩呼噜》或《怪老头儿》,一定会惊讶这居然是同一位作家的作品。这位当代著名童话作家早年是个超级武侠迷,他在少年时代几乎读遍了当时(20世纪40年代)所有能找到的武侠小说。他最爱读的是充满谐谑趣味的《济公传》。这是他创作童话成名后重温少年时代梦想的一部作品,原名《仙篮奇剑传》。它有几分惊险、几分奇幻,但绝对是十分幽默。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部作品是这位老先生毕生最为珍爱的一部,用他自己的话说,“常常没事儿时翻开来,自我欣赏地看上一遍。我的其他作品,没有一本享受过这种待遇的。”

  作者本人并不同意这本书被称为武侠小说,“中间安排了一些武术功夫,我的用意不过是显示彭元魔法的厉害。”

TOP作者简介

  孙幼军:中国著名童话作家。他的处女作《小布头奇遇记》一经出版即引起轰动,感动了几代人,成为经典。其代表作还有《怪老头儿》《小猪唏哩呼噜》《小贝流浪记》等,曾多次获得国内外儿童文学奖项,是我国第一位获国际安徒生奖提名奖的作家。《仙篮奇剑传》是老先生毕生最为珍爱的一部,用他自己的话说:“常常没事儿时翻开来,自我欣赏地看上一遍。我的其它作品,没有一本享受过这种待遇的。”

  杨永青:画家。擅长版画、中国画、图书插图,作品被中国美术馆等多家收藏。曾获中国版画家协会“鲁迅奖章”、全国少年儿童图书评奖美术一等奖等多种奖项,还获得过国际安徒生奖提名奖。他的画贴近孩子的心理和趣味,受到孩子们的喜爱。冰心曾说:“据我知道,现在画儿童画的艺术家不多,画得好的尤其难能可贵。喜爱儿童的人们,要一齐来关怀和爱护像杨永青同志这样的人才。”《仙篮奇剑传》是他最后一部儿童插画作品。

TOP目录

上卷

第 一 回 病榻托孤 断肠难尽慈母泪

 故宅挥鞭 巧智怎解舅娘心

第 二 回 相面有功 偏逢恶妇

 骑马无术 反遭毒殴

第 三 回 金锁卖小钱一贯

 布衫换大饼三十

第 四 回 旧地重游 触景忆旧日

 新友相识 拜师遭新劫

第 五 回 绝处逢生 女童赠异果

 仙境栖身 怪叟传仙诀

第 六 回 秃子三寻知心友

 彭元初惩利爪鹰

第 七 回 惩恶人 巧用搬酒术

 慰好友 欢宴聚仙楼

第 八 回 魏志一怒生杀意

 彭元再惩利爪鹰

第 九 回 大将军 凶宅遭骚扰

 小秃子 新居庆乔迁

第 十 回 凡人获宝 仙桃生大力

 奇女探宅 利剑显神威

第 十一 回 春水秋水 一笔糊涂账

 敌人友人 两文见分明

第 十二 回 虎狼性 靠心腹除心腹患

 蛇蝎意 装无辜害无辜人

第 十三 回 复仇心切 黄昏闯相府

 助人情真 深夜访客居

第 十四 回 以德报怨 萧菱收徒弟

 弄巧成拙 秃子惹事端

第 十五 回 荐桥集 彭元再卖剑

 盈福巷 萧菱三试锋

第 十六 回 亲作仇 刘七打魏志

 甜变辣 彭元戏小秃

第 十七 回 吴三刀 恶念滋新事

 王先登 好心换驴肝

第 十八 回 施毒计 铁算盘夺店

 设伏兵 彭公子候敌

第 十九 回 点金成石 彭元弄术

 画地为牢 吴骥遭围

第 二十 回 武夫神仙 都作掌中玩物

 鱼骨青蛙 俱成席上佳肴

第二十一回 酸秀才 穷途得异宝

 假公子 酒肆获青龙

第二十二回 悲泣阵阵 喜得仇人头

 欢语声声 犹有未酬志

 

下卷

第二十三回 侠士心肠 蒸肉包果众腹

 顽童脾气 施小术揭骗局

第二十四回 社神庙中 奇女儿伏双虎

 蓝漪湖畔 呆郎中结三侠

第二十五回 民无生路 乔大祥起事

 胸有雄兵 季三省纳降

第二十六回 人前出丑 名武士碎卵

 腹内乏物 俏女儿骗食

第二十七回 孤儿相怜 荒村话旧事

 歹汉互疑 野外拼刀枪

第二十八回 账目清楚 使众强人服罪

 脑袋糊涂 令孤身女匿踪

第二十九回 闹黑店 彭元逢故旧

 闯山寨 萧菱陷重围

第 三十 回 真假未分 手捆臂缚

 善恶不辨 瓶碎桌翻

第三十一回 石锁横飞 乾坤顿时扭转

 老泪纵流 儿女为之动情

第三十二回 官府奴婢 枉称心上肉

 热锅蚂蚁 徒叹腹中空

第三十三回 宝中藏宝 秃儿获奇术

 天外有天 木剑降青龙

第三十四回 撞头殃尾 州官不亦悦乎

 爱屋及乌 秃子得其所哉

第三十五回 错认错追 秃子结新友

 误打误撞 谢珠遇旧交

第三十六回 谨遵遗训 目中无仙术

 藐视强酋 席上充小厮

第三十七回 双犬护院 饱尝拳脚

 只身探宅 终遭擒拿

第三十八回 两句笑谈 事半功倍

 一番私语 石破天惊

第三十九回 无名火升 萧菱闯祸

 及时雨降 彭元迎敌

第 四十 回 志趣互投 小侠图大业

 旗鼓相当 假卒斗真兵

TOP书摘

第十九回

  点金成石彭元弄术

  画地为牢吴骥遭围

  彭元躺在床上,听见大门响,心中高兴。他听了吴骥害王掌柜的事心中有气,正想好好整治他一顿。穿墙出来看时,见不是吴骥,大觉泄气,回到房里,依旧躺下。

  那方赤龙进了院子,潜至东厢窗外,先侧了耳朵细听,凭那呼吸的声音,房内似仅有一人。他又舔破了窗纸向里窥探,打算证实两个小叫花子不在里头,他就下手劫王豹。

  彭元只想睡觉,不愿多费工夫,用手一指桌上一个粗瓷的大茶壶,茶壶呼一下子破窗而出,只听得噗—哗啦啦—咕咚—噗—,是茶壶打在方赤龙脑门子上;哗啦啦—,茶壶碎片四溅;咕咚一声,方赤龙栽倒在地。彭元又喊:

  “有贼!”

  只这一声,惊动了整个儿院子。先是王豹梦中醒来,也闹不清是谁喊叫,听说有贼,腾地跳起,抄起木棒蹿出门去。正房和西厢房里的人也都起来,各操了随手捞来的家伙,也有扫帚,也有门闩,也有条凳,都到了院里。看见一个黑衣大汉正在地上翻滚,众人齐声呐喊,手中各色兵器纷纷落下。亏得这个惯贼也颇有挨打的功夫,捂住头,运足气,咬紧牙,任凭木棒、扫帚雨点一般落下。

  打了一刻,看那贼一动不动,宅主人怕打死了人,喝令众人住手。方赤龙忍住头上疼痛,乘机一个“鲤鱼打挺”跃起,纵身上房。众人空喊着“贼人跑了,贼人跑了”“原来是装死,休让他走掉”,眼睁睁看着他消失不见。

  王豹回房,见彭元兀自睡着,有些好笑:“到底是个孩子,还说来帮我呢,怕是自己被贼人背了去也不知道!”直到天明起床,他见了窗上破洞,才明白是彭元扔他的茶壶砸倒了贼人。

  彭元起来,早饭已给他备好。他匆匆吃过,对王豹说:

  “吴骥吃了秃子兄弟一石,怕是打重了,伤还未愈,所以派了方赤龙来。如今他这一员大将也伤了,看来今日这两处都不会有事了,我还有些小事,今日要出去走走。”

  王豹说:“公子有贵干,但请去办。我也要去魏志那里看看,怕那里又出什么纰漏。”

  两人出门,街上分手。彭元一心想着王老掌柜受屈冤死的事,直奔花市街而去。

  到了花市街上,打听老瑞祥号地址,人们居然还都记得。彭元来至门首,见好气派一爿金银首饰店!再向里看,一个长着张猢狲脸、留着八字胡的瘦掌柜正在柜台里头拨算盘,把个大算盘打得叭叭直响。彭元一看就乐了:原来是你这个老小子呀!

  他认出柜台里头的那位,正是他来京城路上,一贯钱买去他小金锁的刁钻掌柜!王豹说此人以京城为中心,在四周设了许多分店,蛛网一般,专网罗贱货。那么说,我也曾是粘到他网上,成了被他吸了血去的一只小虫了!

  彭元走进店去,直奔这位瘦掌柜的。

  这掌柜的正是铁算盘吴骅。

  吴骅抬头,见进来一个穷孩子,立即丢开算盘,站起来应对。这金银店就与饭铺大不相同:饭铺里来的穷孩子是讨便宜的,金银店里来的穷孩子却是送便宜的。况且这铁算盘吃过许多穷孩子的大甜头,又见这个穷孩子胸前鼓鼓地塞着东西,分明是财神爷上门来了。

  铁算盘手捻着小黑胡子,单等这穷孩子把东西掏出来,却不见他伸手到怀里。那孩子只是仰起头来问:

  “吴骅吴掌柜在店里吗?”

  铁算盘吴骅微微一怔,反问他:“你找他何事?”

  穷孩子说:“我是吴骅的爷爷,从乡间来的,给我孙子送东西来了。”

  铁算盘吴骅勃然大怒,叫道:“哪里来的混蛋野种,到这里来讨便宜?”待要吩咐伙计打他一顿,又有一句“送东西来了”管着,看看那穷孩子张嘴要说话,权且忍住。

  那穷孩子果然说:“你这人好没道理,怎么开口就伤人!我是吴骅的爷爷,碍你什么事?我是吴骅的爷爷,怎么就是讨便宜呢?吴骅的亲爷爷是我一个远房的哥哥,吴骅不是我的孙子又是什么?他要不是我孙子,我凭什么给他送金子来?”

  铁算盘被那穷孩子说得有些糊涂,仔细看他,那眉眼似有些熟悉,哪里见过的。莫非我爷爷真有个远房的小兄弟?嗯,有与无有,都不打紧,倒是金子重要。铁算盘说:

  “我就是吴骅,有事你就说吧!”

  那穷孩子打量铁算盘一番,然后叹了一口气说:“看你相貌倒也像是吴家的子孙,怎么对长辈说话,全没一点儿规矩!难道当了金店的掌柜,连祖宗也不认了?你爷爷算是白白地疼爱你了!他一个月前死了,你父亲那一辈人又因为闹瘟疫死了个精光,你们家人都快死绝了……”

  铁算盘听了他这番话气得直翻白眼,两手一齐颤抖起来。他祖父二十年前就已故去,怎么会五个月前又死了一回?他父亲虽说已经亡故,伯父、叔叔都还健在,几时闹瘟疫死得精光?这野小子胡扯八聊,全不着些边际,哪里是“送金子”,分明装样子来戏耍我,变着法儿骂人,我岂能容他撒野!

  铁算盘嘴唇哆嗦着正要唤人,却见那个穷孩子把手伸进怀里,掏出一个沉甸甸的蓝土布小包袱,咕咚一声放到柜台上,又接着说:

  “你爷爷吴有德一个月前死了,皆因你爹那一辈人都遭瘟死光了,你们家没有别的人——我跟你说话,你不好好听着,看什么呢?等会儿我自会打开包袱给你看!我再从头儿跟你说,你仔细听着:我那个哥哥、你爷爷吴有德,一个多月前呜呼哀哉了,你爹吴有仁那一代人又遭瘟死了个精打光,也没有人继承他的田产。你爷爷死前把我找了去,对我言讲,他的田产都留给你了,已找人变卖,因铜钱太多,不便携带,就都换作黄金,托我送到京城来交付与你。”

  穷孩子说着,解开结子,掀起包袱一角,露出黄澄澄一堆金锭子来。

  铁算盘登时转怒为喜,两眼放光。他伸手抓起一个锭子,仔细观看,确是足赤的好金,又估量了一下,这堆金锭子足有二百两。铁算盘一时惊喜得几乎晕倒,连忙将金子掩上,双手捧起,就要放进柜台。那穷孩子却用一只手按住包袱,说道:

  “你也忒粗心了!这样做生意,怎能让你祖宗放心?也不问问多少,也不看看成色,也不清点数目。叔爷我虽对你尽心意,远路送了来,到底是个穷人,你就不怕叔爷自己留下一锭?我这里现有你爷爷留下的遗嘱,‘变卖田产钱黄金二百二十两,全部留与孙儿吴骅’,都写在这上面了,下头的‘吴有德’三字,是你爷爷的墨迹。你就该先过目,再清点一下金子,我们交割清楚。”

  铁算盘满脸堆笑说:“叔爷这话见外了!我信不过叔爷,我还信谁呢?漫说叔爷不会留下一锭,就是缺钱花留下了,难道孙儿还与叔爷计较不成?”说着,接过穷孩子递上的一张单子看。

  旁边三个伙计原闲在柜台里没有事干,掌柜的办事,他们也不敢凑上来看,却都侧着耳朵,听了个清楚明白。此时几人悄悄互递眼色,都忍不住掩了口笑。先是叫人家“野种”,有了金子便称“叔爷”,自己一下子成了孙子!掌柜的家世,他们也略知一二,听得孩子说得并不对路,看样子是掌柜的要诈人家这一大笔钱财。可那孩子语多讥诮,嬉笑怒骂,又不大像个受骗上当的主儿,也就闹不清眼前唱的这到底是哪一出戏。

  铁算盘看过之后,将那张纸叠好揣进怀里,又要收起那包黄金。穷孩子二次伸手按住包袱,说道:

  “且慢,听了你话,我倒有些疑惑了:我哥哥吴有德对我言讲,他的孙子绰号‘铁算盘’,最是个会精打细算的。为了一个小钱,能与他亲生老子反目,连他自己店里伙计腰包里的几文铜钱,他也要想方设法搜刮了去,因此对他孙子十分放心,相信他不仅能守业,还会发家,使得吴家子孙后代兴兴旺旺。可是看你这人却是个极大方的:一个远房叔爷私留你一锭大金都不计较。如此看来,怕是京城里另外还有个叫作‘铁算盘’的吴骅。我若轻易将这金子给了你,日后那个真‘铁算盘’寻到我门上去,我哪里去弄这许多金子还他?”

  这“铁算盘”的绰号,原是因吴骅为人极其贪婪吝啬,锱铢必较,那些嘲弄他的人与他取的,也并无人敢当面叫他。一日有个伙计背后叫了被他听见,他大动肝火,竟将那个伙计打得皮开肉绽,从此私下里也无人敢讲。今日黄澄澄一大堆金子就要到手,他连孙子也肯给人当,何惧听上一声“铁算盘”!

  吴骅立即从柜台里探出身去,凑到那穷孩子耳边说:“只我便是‘铁算盘’,京城里再无第二人的!”

  那穷孩子摇头:“我拿的金子数目符实,是有字据为凭的,你便是‘铁算盘’却无人证明!”说着,自去包扎那一堆金子。

  铁算盘急了,用双手按住包袱叫道:“我是‘铁算盘’,谁人不晓!”又举起一只手指指柜台里的伙计说:

  “不信你问他们!”

  彭元有意让伙计们开开心,问他们说:“你们掌柜的说他是‘铁算盘’,可是真的?”

  伙计们面面相觑,无人敢应。铁算盘用手指着他们骂道:

  “你们谁个不晓我是‘铁算盘’,今日里都哑了不成!”

  伙计中一个叫乔德仁的说:“我们掌柜的正是‘铁算盘’!”

  另两个伙计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铁算盘非但不恼,反而高兴地对彭元说:

  “你看如何?须不是我骗你!”

  那穷孩子似乎仍旧半信半疑,又问铁算盘:“你爷爷叫什么名字?”

  铁算盘立即回答:“我爷爷叫吴有德!”

  穷孩子又问:“你父亲呢?”

  铁算盘说:“家父名叫吴有仁!”

  穷孩子说:“却又作怪!你爷爷叫‘吴有德’,你父亲怎么又叫‘吴有仁’?他就不怕犯讳?”

  铁算盘心说:名字都是你讲出的,反倒来问我!你那样说了,我不照着说行吗?却也无可奈何,胡诌说:

  “叔爷有所不知,家父原来并不叫吴有仁,只单名一个‘仁’字。家祖父挣得好大一份儿家业后,一日忽然对家父说:‘我能得以如此富有,都是沾了我名字中那个“有”字的光。你今后也不必避讳了,就把名字之前加个“有”字吧!’自此以后,我父亲就叫‘吴有仁’了!”

  那穷孩子点头说:“这事确乎如此!也并非我不知才问你,不过试试你是否‘铁算盘’罢了。看来你是我侄孙无疑,这包金子我也就放心地交付给你了!”

  铁算盘一边双手颤抖着收金子,一边向彭元赔笑说:“也不是孙儿在叔爷面前夸口,孙儿是做了多年金银生意的,这黄白之物,一眼就看得出成色,一拿便量准了分量,哪里还消清点!”说到这里,他心念一动:这金子明摆着是送错了地方,倘那一个铁算盘日后寻到乡下,这孩子岂不要说出我来?想保住这二百二十两黄金,须得想个万全之策。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看见那孩子要走,他急忙跑出柜台,一把扯住说:

  “叔爷为孙儿的事,远路寻到京城,怎好就这样让叔爷去?叔爷定要在孙儿这里多住几日,逛逛临安。孙儿这就陪叔爷回家,备酒给叔爷洗尘接风!”

  彭元夸奖道:“难得你一片孝心!只我还有急事,须得即刻离开临安……”只见他敛起笑容,鬼鬼祟祟附到铁算盘耳朵上说:

  “你这孩子也忒糊涂得紧!你爷爷那两百亩薄田、十数间破房,你难道不知?哪里会值这许多金子!是他念及没有许多钱财留给儿孙,到阴曹地府无颜见列祖列宗,这才干出一件图财害命的勾当。我当初也不过替他跑跑腿儿,如今案发,他撒手去了,我倒成了主谋,只好连夜逃离!这京城难道是我久留之地?今后怕是要流落金邦,永无归期了!”

  说毕,他急匆匆转身出门。

  铁算盘送出他的“叔爷”,欢喜得心几乎从胸口里跳出来。他既不再担心那孩子去寻另一个铁算盘,也不再担心真铁算盘回乡。偷偷看了那几个伙计一眼,立即从柜台里捧出那一包金锭子,溜进自己账房。

  他将门闩插好,坐在案前,兴冲冲将包袱打开。这包袱不打开还罢,一打开,只把个铁算盘惊得目瞪口呆:包袱里哪里是什么金子,都是河滩上捡的形似锭子的石头!

  铁算盘直愣愣地坐了半晌,忽地跳起,打开房门,直冲到街上去。街上哪里还有那穷孩子的影子!铁算盘在人群里穿来穿去,只觉浑身发软,两腿打颤,这才垂头丧气回到店里。想起怀中还揣着他“爷爷”的“墨迹”,掏出来看,纸虽还是那张纸,原来的一大片黑字却变成了四句打油诗,写的是:

  可笑铁算盘,贪财不要脸。

  叔爷连声叫,石头当作钱。

  铁算盘看了,嘴里叫了一声,两眼往上一翻,直挺挺向后仰去。伙计们七手八脚把他抬进账房,放到铺上。一个伙计见他口吐白沫儿,说道:“是一口痰塞住咽喉,不打紧的!”

  乔德仁手里捏着地上捡起的那张纸,又指桌上一堆石头,笑道:“哪里是痰塞咽喉,分明是财迷心窍,你们来看!”

  几个伙计都来念那首打油诗,又摆弄桌上石头,趁着铁算盘还未苏醒,一通开怀大笑。

  却说彭元离了花市街,回到萧宅去,见萧菱正在院子里教秃子剑法。彭元将方赤龙夜间去王豹那里窥探被打,以及王豹父亲的遭遇都讲了一遍。讲到适才戏耍铁算盘,秃子、萧菱都拍手称快。秃子说:

  “只是还不解气。你就该将那一包石头都飞起,把那个铁算盘的脑袋打烂!”

  彭元说:“也不好胡打一气。这事情主使的人还是吴骥那个家伙。我也是听了铁算盘的勾当实在气不过,先出一口气。不过还应再去那里,将王掌柜的店夺回,设法把吴骥从相府里调出来。”

  萧菱听了,两眼闪光,双拳收紧,低声说:

  “单凭他害王掌柜那恶毒手段,我也要杀了他!”

  彭元说:“闹市上怕有些相府的耳目,我们都去太惹眼。还是我一个先去,有了眉目,我自会回来叫你们。”

  三人一起吃过午饭,彭元又回花市去。

  走进店铺,见那个铁算盘皱着眉头,依旧在柜台里坐着,彭元笑嘻嘻问他:

  “你没气死呀?”

  铁算盘抬头,见是那个穷孩子,立刻站起来,用手指着他叫道:“好小子,你有谋财害命案,还拿石头骗我,我把你送官府里去!来人哪,快把他给我绑起来!”

  铁算盘一喊,店里的伙计都跑来了。彭元依旧笑嘻嘻说:

  “是我骗你,还是你骗我呢?我刚回到店里,收拾行囊要走,就有个姓吴的找我,说接了家乡的信,叔爷来京城送金子来了。敢情那包金子是你冒领的!你赶快把那二百多两金子还我,我好给人家送去!”

  铁算盘说:“好哇!先前我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这回可一清二楚了!原来你是看我开着金店有钱,想敲诈我,弄了一包石头来,胡编了一套吴有德、吴有仁—我认识他们是些什么乌龟王八蛋——你骗我把石头收下,接着又回来问我要金子。你知道爷爷我是干什么的?哼,我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我耍手段骗人的时候,你还没生出来呢!你这样的小小把戏也想瞒得住我?把他绑起来,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几个伙计一听,他们掌柜说的倒真是这么回事。他们掌柜的贪财,人所共知,现在一看,还有骗了他们掌柜的,这个穷孩子也就绝不是什么好东西。两个伙计上来要绑,彭元一挥手,仍嬉皮笑脸地说:

  “慢着!咱们先弄清是谁诈骗再说!适才我问他,他爷爷、爹爹姓名,他说是叫吴有德、吴有仁,还头头是道地跟我讲了他爹为什么叫吴有仁。现在他可又说不认识他们,说他爷、他爹是乌龟王八蛋。”说着用手一指几位伙计说,“你们三位当时都在场,我说的可是实情?”

  三个伙计默默点头,可是谁也没敢说话。铁算盘哼一声说:

  “到了官府,事情自然明白。你说的话空口无凭,我却有那包石头作物证!”说着,掏出钥匙扔到柜台上,吩咐一个伙计:“你去账房,把那包石头拿来!”

  伙计取来小包袱,咕咚一声放到柜台上。彭元说:“对啦,就是这一包!你赶快还我,人家还在店里等着我呢!”

  铁算盘冷笑一声说:“自然是这一包。你们大家看看这是什么!”说着,解开结子,打开包袱。

  包袱一打开,不独是铁算盘,所有的伙计全都呆住:包袱里却是一大堆黄澄澄耀眼的金锭子!

  彭元说:“你冒领了我金子,诡称是‘石头’,又反咬一口,想拿我送官,无非是想昧下这笔钱财!你适才说根本就不认识吴有德,这笔钱财,遗嘱上却分明写着是吴有德留给他孙子的。不是你诈骗 ,又是什么?”

  铁算盘双手颤抖着拿起包袱里那四句打油诗,看时,竟仍旧是原来的一大片黑字,分明是有“吴有德”落款的那张遗嘱!

  铁算盘恍如置身梦境中,却听那穷孩子对众伙计说:

  “倘若这堆金子确变成过石头,这事也不足怪—有道是‘多做亏心事,黄金变青石’。做买卖想赚钱,原也无可非议,你们掌柜的却放着正经买卖不好生做,一心设法坑害别人,讹诈拐骗,专弄那昧心钱财。说近的,我到你们分店卖自己的金锁,你们掌柜的以送官府吓我,讹诈不成,才用一贯小钱买了去。这到底还是桩小事。说远些的,却有件天理不容的冤死无辜的大案:你们掌柜的看中了瑞祥号这块宝地,竟自己造了假金镯子去栽赃,害得王掌柜家破人亡……”

  铁算盘听得“金锁”恍然大悟:怪不得看着他面熟,原来就是两个月前卖金锁那个孩子!听到假造金镯,他这一惊可非同小可!哎呀,我和我兄弟私下里弄的这事,这孩子怎会知道!又听那孩子说:

  “他干的这黑心勾当,天地不容,人神共怒,怕是变石头也不只是这包金子,他店里所有金银首饰、珠宝玉器,连同他分店的、家里的金锭子、银元宝,都不免要变作石头……”

  铁算盘听说,不由转睛去看他摆放出来的首饰。他这一看,脑袋里登时嗡一声响。只见那些首饰竟然真的都变了颜色,失去光彩,就如粪土一般!他急跑上抓起一支金簪,那金簪竟一触就断了。他一件件拿起来看,或是泥巴的,或是石头的,虽都是原来形状,却一文也不值了!

  ……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全2册

开  本:大32开

加载页面用时:40.9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