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中国人的文明与陋习
中国人的文明与陋习


中国人的文明与陋习

作  者:[美] 明恩溥

译  者:李向晨 成江

出 版 社:陕西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4年03月

定  价:29.80

I S B N :9787224109351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社会科学  >  人类学/民族学    

标  签:社会科学  社会学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作为研究中国国民性的第一本详尽著作,《中国人的文明与陋习》对后世学人的影响极深,鲁迅、许寿裳、马君武、潘光旦、李景汉等作家、教育家和社会学家都曾给予本书极高的赞誉和认可。

  《中国人的文明与陋习》问世已近一百二十年,其文本依然极具阅读价值,百年间拥有多国译本。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文简体版本更是层出不穷。

  作者从27个方面概括和总结了中国人的性格特征,既刻画了中国人的文明与所长,也揭批了中国人的旧习和丑陋。作者善于从日常生活中取材,写作资料多源于自己在中国几十年间的经历和观察。

  对比往昔与今日,认识中国人的普遍性格,此书仍不乏真知灼见。

TOP作者简介

  明恩溥 (1845—1932),原名Arthur Henderson Smith,美国人,基督教公理会来华传教士。1845年出生在美国康涅狄格州,1872年与妻子一道来华传教。侨居中国54年,先后居住在天津、鲁西北及河北通州。他在中国积极从事农村布道、医药、慈善和教育事业,建立起了不少学校和医院。

  在华期间,明恩溥兼任上海《字林西报》通讯员。《中国人的文明与陋习》于1890年在上海英文报纸《华北每日新闻》连载,1894年结集出版。1905年明恩溥辞去宣教之职,定居通州,专事写作。“一战”后回国安度晚年,1932年去世,享年87岁。

  明恩溥曾经把本书送给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使他加深了对中国人的了解。在“庚子赔款”的退还、清华大学的创建以及协和医院的建立中,明恩溥都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TOP目录

1死要面子

2无处不在的节俭

3勤劳又刻苦

4东方人的礼貌

5消磨时间

6模糊不清

7诚实与误解

8言不由衷

9柔韧有余

10智而不慧

11无动于衷

12傲慢与偏见

13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14墨守成规

15作茧自缚

16顽强的生命力

17忍耐和韧性

18知足者常乐

19孝道

20善有仁报

21无慈无悲

22口角

23社会义务与连带责任

24疑心病

25信口雌黄

26择善而从

27矛盾的现象

TOP书摘

  1.死要面子

  一旦我们正确理解了“面子”的润滑作用,

  就等于是得到了一把钥匙,

  可以打开中国人许多重要特性这把锁。

  在中国,“面子”是大多数人在社会交往中刻意追求的境界,不能仅仅理解为头部前面的那一层薄皮,其含义比我们西方人所能描述的还要深、还要多。

  为了理解“面子”的含义,哪怕理解得不完整,我们也必须考虑如下事实:中华民族,有一种强烈的戏剧本能,中国人对戏剧的狂热,几乎可以说是全国性的,如同英国人之于体育,西班牙人之于斗牛。只要稍为改动,任何一个中国人都会将自己看作是戏剧中的一个人物。他把自己放进戏剧特定场景之中,像戏中人一样行礼、下跪、俯身、叩头。西方人看到这种行为,即使不认为荒唐,也觉得多余。中国人是用戏剧术语来进行思考的。每当他要为自己辩护时,即便他面对的只有两三个人,他也像是对着大批民众讲话。他会声嘶力竭地说:“我当着你们的面说。”如果他化解了麻烦,可以自称在赞扬声中“谢幕”;如果这些麻烦继续存在,他就会无法“下台”。你要明白,所有这些事情,永远不是一个事实问题,而是一个形式问题;不是事实的对不对,而是形式的合不合适,与现实毫无干系。如果在适当的时间、环境用另一种方式讲一段声泪俱下的话,那完全就是戏了。我们同样站在大幕后面,就会搅坏世界上所有的戏!在复杂的生活关系中,像这样戏剧化的行为,就会有“面子”。如果不是这样做,或者生活化,或者中断表演,就叫丢“面子”。一旦我们正确理解了“面子”的润滑作用,就等于是得到了一把钥匙,可以打开中国人许多重要特性这把锁。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人的“面子”,很像南洋岛国的禁忌风俗,具有很强的神秘色彩,让人难以捉摸。“面子”的潜在力量既无可否定,又没有规则可循,只能按照人们约定俗成的常识来替换。中国人在保“面子”时的熟练运作,西方人通常完全不能理解,他们总是忘记其中戏剧的因素;对于一个西方人来说,这一点,中国人与西方人存在异议,很难达成共识。西方人强求原则,希冀这个原则带来成就;中国的“和事佬”在调解一些小村庄居民永无休止的争吵时,需要考虑“面子”的多寡,正如欧洲政客竭尽全力考虑政派力量的平衡。在这样的情况下,处理问题的目的不是为了公正,完全只是考虑当事各方的“面子”的摆平。所以,对一个东方人来说,法律裁决的公正,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诉讼的结果,很大比例上要么调解,要么不分胜负,不了了之。

  送他人一份厚礼,是给他争“面子”,如果这份礼是某个人送的,受赠者出于清高,那就只能收下一部分,但很少听说全部拒绝的。所以,无论有多少证据,保住“面子”是首要的。许多保“面子”的例子足以说明这个问题:一只网球丢了,被一个苦力捡到,因为打网球的他比苦力高贵,不愿在苦力手中得到东西,便矢口否认这只网球是他的,他走到丢球的地方,很快“发现”球就在那儿(从他的袖子里滚一只出来),然后说,这就是丢的球。一位女佣把一位客人削铅笔的刀藏在主人房间里,客人喊削铅笔的刀不见了,不久,人们就“发现”这把铅笔刀就在桌布下,她装模作样地把它“找”了出来。一位用人不小心丢失了主人的一把银勺子,他知道必须赔偿,或者要被扣掉工钱,于是,他提出了辞呈,并故做大方地说:“把工钱留着赔那把银勺子好了,我不要了!”这样,他的“面子”保住了。一个债主知道要不回钱来了,但他还是要到欠债人那儿,严厉地威胁他,以表明自己的立场,虽然他钱没要回来,“面子”却保住了,以此来保证自己有前车之鉴。一个用人由于失职,一旦得知自己将会被主人解雇,他会故伎重演,然后再主动辞职,以做到有“面子”。

  要“面子”甚过性命,这对我们西方人来说,是不可理解的,饭碗可以不要,脸皮却不能不要。我们曾经听说,有一个知县在被砍头时,要求身穿官服赴刑场,作为一种特殊的恩惠,以保全他的“面子”!

 

  2.无处不在的节俭

  中国人在烹饪时的浪费极少,做到物尽其用。

  几乎每个中国家庭,都要把剩余的饭菜留待下顿继续端上桌,

  哪怕残羹剩饭分文不值。

  到过中国的人,第一印象便是中国人的节省,他们以限制个人需求为前提,省吃俭用,勤俭持家。中国人的收支观念是杜绝浪费。他们的主食只是些谷类、蔬菜、豆制品等,在饮食上的花费极少,只有在节日或是其他特殊场合,才会有一点儿肉、鱼等荤菜吃。

  现在的西方各国,正在设法为极度贫困的人提供价格低廉但营养丰富的食品。然而,这种努力在中国却不是问题。大家会有趣地看到:在中国,一个成年人,每天两文钱就足以果腹,即便在饥馑之年,每天不足一文半的花费,也足以让成千上万的人保全性命。

  中国人烹调技艺的高超是个不争的事实,在外国人看来是淡而无味,甚至是令人厌恶的粗劣食物,到了中国人的手中,也能成为美味佳肴。在对所拥有的东西进行处理和烹调上,中国人的确是烹饪艺术的大师。关于这个问题,库克先生曾把中国人列于法国人之下、英国人(也许还包括美国人)之上。将这些国家排列起来,中国人是否应该排在哪一个国家之下?我不敢说得像库克先生那样确定。从生理科学的观点出发,高超的烹调技术,简单的制作原料,丰富的花色品种,中国人对主食的选择显然是明智的。

  另外,还有一个没有引起我们足够关注的事实:中国人在烹饪时的浪费极少,做到物尽其用。几乎每个中国家庭,都要把剩余的饭菜留待下顿继续端上桌,哪怕残羹剩饭分文不值。许多中国人即使是杯中的剩茶也要倒回茶壶,热过后再喝。中国人的家养动物狗和猫,靠人的剩菜剩饭“活着”,始终挣扎在“死亡线”上。像美国这样生活富裕的国家,每天浪费的东西,足以使60万亚洲人过上相当富足的生活。浪费是新兴国家中普遍存在的问题,我们确实希望看到这些剩余的东西不再被浪费,而能使更多的人富裕起来。

  中国人食品的卫生不像西方人那样讲究。无论什么东西进网,不管是不是鱼,迟早都会成为他们的腹中之食,不能吃的东西几乎没有。在中国北方,普遍使用马、骡、牛和驴来干活,许多地区还使用骆驼。读者看到如下做法无疑会感到实在节约得有些过分:这些动物一旦死亡便一律被吃掉,不管它们是被撞死、老死,还是病死。吃了是理所当然的,用不着大惊小怪,没有人认为有什么不妥,哪怕偶尔有些牲口是死于像胸膜肺炎一类的传染病。在他们看来,这类病畜肉要比其他状况下死亡的牲畜肉味道更差些,因此出售的价格也较便宜。虽然人们都知道,这类病畜肉进入人体内,会产生某种疾病,这些人要冒险去吃这种肉,无非是贪图便宜。除此之外,死狗、死猫,也会像死马、死骡、死驴一样被吃掉。

  我们曾不止一次地亲身经历村民故意用毒药把狗毒死后煮了吃的事。有一次,还有人特地去问了外国医生,吃了这种肉可能会产生怎样的后果。而此时,他的毒狗肉已下锅。吃过这种肉而没得病的人是不可能放弃这顿美味的,结果,这次口福之后,奇怪的是,依旧没有人有任何不适。

  有关中国人节俭的另一个事例,也与做饭有关。这就是为了充分利用燃料而在饭锅的制作上狠下功夫。在中国,燃料十分短缺,一般只有树叶、麦秆和庄稼的根,这种燃料一把火就没了。为此,他们锅的底要做得尽可能薄,使用起来格外小心。在捡拾燃料的过程中,也能反映出中国人的极度节俭。中国的小孩,即使他什么事还不会做,至少能捡柴火。秋冬的田野上,到处是拾柴大军,他们手持竹耙,所过之处,几乎连一根干草也不留下。孩子们进入树林,用木棒打落秋叶,好像是在打落成熟的栗子,飘落而下的树叶还没落地,半空中就被心急的拾柴人“接”走。

  每个中国的家庭妇女都懂得如何最大限度地使用她手中的布料。她们不像西方姐妹那样,注重衣服的款式和做工。一块再小的布料,都能在中国妇女手里派上用场,这块布在她们手中不是以美,而是以物尽其用的形式再次出现。这是外国著述“家政指导”书的女作家所无法想象的。在中国家庭妇女的眼里,即使是一片碎布条,也还可用来纳鞋底。伦敦或纽约的慈善人士,把自己不再穿的衣服施给穷人,这样的慈善接济弊多利少,希望不要造就出单纯依靠救济过活的人。然而,无论是谁把类似的东西施舍给中国人,尽管他们所用的布料和服装款式与我们的截然不同,我们也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些衣物早晚会物尽其用,绝不会丢弃一丁点儿。

  ……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240

开  本:16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73.7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