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莎士比亚书店(精装)
莎士比亚书店(精装)


莎士比亚书店(精装)

作  者:(美)西尔维娅·毕奇 著

译  者:恺蒂

出 版 社:译林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4年03月

定  价:38.00

I S B N :9787544745277

所属分类: 传记  传记  >  社会各界人物    

标  签:传记  社会各界人物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巴黎左岸朝圣地,“迷惘的一代”的精神家园,《尤利西斯》由此起航;

恺蒂女士熨帖译笔,万字长文导读,300条专业注释;

莎士比亚书店创始人回忆录,亲历二十世纪文坛传奇。

一九一九年,莎士比亚书店在巴黎左岸悄然开张。渐渐地,它成为了人们梦想中的书店——是书店、图书馆、出版社;是银行、邮局、文化沙龙;是文人雅士汇聚的据点,英法文学交流中心,是“迷茫的一代”之精神殿堂。

西尔维亚以率直风趣的文笔,将繁华热闹的左岸风景徐徐展开:乔伊斯禁书《尤利西斯》的出版盛况;安塞尔《机械芭蕾》的疯狂演出;海明威解放迪皮特朗街的神勇英姿;醉酒差点跳下楼的菲兹杰拉德,拿乌龟捉弄人的纪德……守着这座书本砌成的城堡,一个单纯的爱书人西尔维亚,看遍作家百态,尝尽人世冷暖,见证一段以书结缘的文坛传奇。 

TOP推荐理由

莎士比亚书店创始人回忆录 亲历二十世纪文坛传奇!
收录《尤利西斯》手稿、出版合同及其他珍贵历史影集!
恺蒂女士熨帖译笔!
万字长文导读 300条专业注释

TOP作者简介

作者:西尔维亚毕奇(Sylvia Beach),1887年,于美国巴尔的摩出生,1919年,在巴黎左岸开办英文书店,取名“莎士比亚书店”,遂成英法文学交流中心;1922年,为乔伊斯出版被英美两国列为禁书的《尤利西斯》,声名鹊起,1933年,书店开始多次面临困境,幸而在文化界友人的支持下,仍勉力经营;1941年,受到纳粹威胁,被迫将书店关门,后被投送进集中营。出狱后无心再开书店;1951年,授权乔治惠特曼再开“莎士比亚书店”,传奇延续;1956年,写下自传《莎士比亚书店》。1962年,于巴黎逝世,享年75岁。

 

译者:恺蒂,本名郑海瑶,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与伦敦城市大学。自由职业者,现定居伦敦,业余写作,已出版作品集《海天冰谷说书人》,《酿一碗怀旧的酒》,《书缘情缘》,《书里的风景》,《南非之南》,《聆听南非》,《话说格林》等。译作《我自己的世界:梦之日记》等。

 

TOP目录

译者序
第一章
“谁是西尔维亚?”
第二章
王府饭店
A. 莫尼耶窄小灰暗的书店
第三章
自己的书店
准备开店
莎士比亚书店开张了
第四章
美国来的朝圣者
庞德夫妇
来自花街的两位顾客
舍伍德·安德森
第五章
《尤利西斯》在巴黎
詹姆斯·乔伊斯,由莎士比亚书店转交
第六章
莎士比亚书店前来救援
第戎的达戎提耶
预订者中的缺憾
第七章
瓦莱里·拉尔博
剧院街十二号
希腊蓝和西茜女妖
第八章
乔伊斯的眼睛
在拉尔博家
海绵上的大蒜
乔伊斯和乔治·摩尔
在阿德里安娜书店里的朗读会
“圣女哈里特”
第九章
最好的顾客
第十章
最早的《尤利西斯》
智慧女神密涅瓦——海明威
布卢姆先生的照片
“我的那些涂鸦之作”
莎士比亚书店非常遗憾……
第二版
《尤利西 斯》定居此地
第十一章
布莱荷
第十二章
杂务
访客和朋友
“圈内人”
第十三章
菲茨杰拉德、尚松和普雷沃斯特
A. 麦克莱许
“机械芭蕾”
第十四章
《银船》
惠特曼在巴黎
接触出版社和三山出版社
杰克·坎恩
克罗斯比夫妇
平价出版社
《怪兽》及《大西洋两岸评论》
欧内斯特·沃尔 许和《这一区》
《变迁》
《交流》
我们的朋友斯图尔特·吉尔伯特
第十五章
儒勒·罗曼和“伙伴们”
一个法国的莎翁迷
让·施隆伯杰
莱昂—保 尔·法尔格
雷蒙德
第十六章
“我们亲爱的纪德”
我的朋友保尔·瓦莱里
第十七章
乔伊斯的《流亡者》
“A. L. P.”
两张唱片
第十八章
《一诗一便士》
《我们……之考察》
海盗版
第十九章
《尤利西斯》的后继者
詹姆斯和两个约翰
第二十章
去远方
乔伊斯的生活方式
第二十一章
《尤利西斯》去美国
三十年代
莎士比亚书店之友
“一九三七年博览会”
第二十二章
战争和沦陷
莎士比亚书店消失了
第二十三章
解放
海明威解放剧院街
译 后
附 录

TOP书摘

第五章

《尤利西斯》在巴黎

我第一次遇到乔伊斯,是在一九二〇年夏天,那是我的书店开张营业的第一年。
那是一个闷热的星期天的下午,阿德里安娜要去诗人安德烈史毕尔(Andre Spire)(注释42)家参加一个聚会,她一定要我陪她同去,她向我保证说史毕尔见到我会非常高兴,但是我还是不想去,因为我虽然很崇拜史毕尔的诗歌,但是我并不认识他本人。但是一如往常,阿德里安娜还是赢了,我们一起前往奈伊里镇(Neuilly),当时史毕尔夫妇住在那个小镇上。他们住在布隆涅森林街(rue du Bois de Boulogne)三十四号那栋房子二楼的公寓里,我还能记得那周围如荫的绿树。史毕尔长得有些像诗人布莱克,留着部《圣经》时代的大胡子和浓密的头发,他热诚地和我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打招呼,并把我拉到一边,小声对我耳语道: “爱尔兰作家詹姆斯乔伊斯也来了。”
我非常崇拜詹姆斯乔伊斯,他也在场的消息太出乎我的意料,我害怕得几乎要立即逃走。但是史毕尔告诉我说是庞德夫妇把乔伊斯夫妇带来的,我能从开着的门中看到埃兹拉,我和庞德夫妇认识,所以,就进了屋。
埃兹拉果然在里面,四肢伸展着坐在一把扶手椅上。我后来曾为《信使文学期刊》(Mercure de France)写过一篇文章,说庞德那天穿着件蓝色衬衫,正能配上他的蓝眼睛,但是庞德立即给我写了回信,说他的眼睛根本就不是蓝色的,所以,在此我要把蓝眼睛的那句话给收回。
我看见了庞德夫人,就上前去和她说话。她正在和一位长得很漂亮的年轻女人聊天,她向我介绍说这是乔伊斯夫人,然后她就走开了,留下我们俩自己说话。
乔伊斯夫人身材高挑,不胖也不瘦。她很有魅力,红色的鬈发配着红色的眼睫毛,双目炯炯有神,她的爱尔兰口音抑扬顿挫,还有一种爱尔兰人特有的高贵。我们能用英文交谈,这让她很高兴,因为对于别人的法语谈话,她一句话都听不懂。如果大家都讲意大利语,那就不一样了,乔伊斯一家曾经在意大利的里雅斯特港(Trieste)住过,他们都会说意大利语,甚至有时在家里也用意大利语交流。
我们的交谈被史毕尔给打断了,他来邀请我们在一张长长的餐桌前入座,那天的晚餐是美味的冷菜。我们边吃边喝,我注意到其中一位客人滴酒未沾。史毕尔多次试图往他的酒杯里斟酒,但是都被拒绝了,最后,他索性把酒杯给倒过来放在桌子上,这也就省去了所有的麻烦。这个客人就是詹姆斯乔伊斯。后来,庞德把所有的酒瓶子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一字摆开,这让他的脸涨得通红。(注释43)
晚餐之后,阿德里安娜和哲学家朱利安 班达(Julien Benda)(注释44)开始讨论班达最近发表的关于当代最顶尖的几位作家的评论,他们的周围很快聚集了一批人,大家手上端着咖啡杯,有兴趣地倾听着他们的讨论。受到班达直接攻击的作家有瓦莱里、纪德、克洛岱尔,还有一些其他人。
我将阿德里安娜留在那里,让她为她的朋友们辩护,我来到一个小房间里,这里的书籍堆到了天花板,窝在角落里的两个书
架之间的,是乔伊斯。
我用颤抖的声音问:“您就是伟大的詹姆斯乔伊斯么?”
“对,我是詹姆斯乔伊斯。”他回答。
我们握了握手,更确切地说,他把他软绵绵,没有骨头的手放进我的硬邦邦的小爪子里边——如果你也能称之为握手的话。
他中等身材,很瘦,有些驼背,但是举止优雅。他的手很引人注目,它们很窄,左手的中指和无名指上,戴着镶在厚厚的底座上的宝石戒指。他的眼睛是深蓝色的,非常漂亮,闪着天才特有的光芒。我也注意到他的右眼睛看上去有点不正常,右边的眼镜片比左边的稍厚些。他的头发很浓密,深褐色,卷曲着,额头上的发际线很高,头发从发际线往后梳,盖过高高的头颅骨。在我认识的人当中,他看上去最为敏感。他的皮肤很白,有些雀斑,而且泛着红晕。他的下巴上留着山羊胡子,他的鼻子的形状很好,嘴唇很薄而且线条分明,我想,他年轻时肯定是一个很帅的小伙子。
乔伊斯的声音很甜美,音质如同一位男高音,让人陶醉。他的吐字非常清晰,有些字的发音完全是爱尔兰口音,例如 “书籍”(book)、“看”(look)以及一些以th开头的字,而且他的声音也是爱尔兰人独有的,除了这些以外,简直听不出他的英语和其他英国人的有什么区别。他用很简单的语言表达自己,但是他选择的词语以及这些词语的发音都非常讲究。这当然一部分是因为他对语言的热爱和他的乐感,但我也觉得这可能还和他多年教授英语有关。
乔伊斯告诉我他最近才来到巴黎,庞德建议他把全家搬到这里,也是通过庞德,乔伊斯认识了路德米拉萨文斯基女士,她让乔伊斯一家在她帕塞区的公寓里住几个星期,这样他们能有时间找一个稳定的住所。萨文斯基女士是乔伊斯在巴黎的最早的朋友之一,而且她还将《一个青年艺术家的肖像》翻译成法语,法语的书名是《达德勒斯》。乔伊斯的另一位在巴黎的较早的朋友是珍妮布拉德利夫人,她翻译了《流亡者》。
“你做什么的呢? ”乔伊斯问。我向他介绍了我的莎士比亚书店。我的名字和我书店的名字,都让他觉得很有趣,他的嘴角浮起一丝迷人的微笑。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本小笔记本,记下了我的名字和地址,他写字的时候把笔记本凑得离眼睛很近,这让我顿生一种伤感。他说他会来看我。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狗叫声,乔伊斯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苍白,他的全身在发抖。狗叫声是从路对面传来的,透过窗子,我看见一条狗在追一只球。它虽然叫声响亮,但在我看来,很明显它并没有要咬人的意图。
“它会进来么?它很凶么?”乔伊斯问我,他心神不安(他的“凶”这个字的发音很长)。我向他保证说狗肯定不会进来,而且,那条狗看上去一点都不凶。但是,他还是非常担心,每一声狗叫都让他害怕。他说他从五岁开始就一直很怕狗,因为“这种动物” 曾在他下巴上咬过一口,他指着他的山羊胡子说,留这样的胡子就是为了掩盖那个伤疤。
我们继续交谈,乔伊斯的言谈举止都非常简单,我知道在我面前的是当代最伟大的作家,这让我激动,但同时,我也觉得在他面前很放松。那次以后,虽然我一直意识到他是位天才,但是,在我认识的人中,没有别人比他更容易交谈。
这时,客人们都开始告辞了,阿德里安娜找到了我,我们一起去和史毕尔夫妇告别。我感谢史毕尔先生的盛情款待,他说希望我没有觉得太无聊。怎么可能无聊?我遇见了詹姆斯乔伊斯。

注释:
42. 安德烈史毕尔(1868—1966),法国诗人、作家、犹太复国主义活动家。 
43. 后来,在他们熟悉之后,乔伊斯告诉毕奇他只是在晚上八点钟之前滴酒不沾。
44. 朱利安班达(1867—1956),法国哲学家、小说家。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页  数:308

版  次:1

开  本:32开

加载页面用时:46.8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