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梦想之城
梦想之城


梦想之城

作  者:[美] 贝弗利·斯沃林 著

译  者:王欣欣 译

出 版 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4年02月

定  价:45.00

I S B N :9787539968841

所属分类: 小说  小说  >  历史小说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1798年6月,喜悦帕特里克·特纳登上从广东开往纽约的航船,励志在大洋彼岸的故乡,操起祖辈的手术刀,做一名真正的外科医生。

十几年前,两岁的喜悦,随父母离开了承载特纳家族百余年爱恨情仇的纽约,穿洋越海,到广州定居。彼时的中国,正处于“康乾盛世”中的乾隆帝时期。

特纳家族落户纽约,源自130多年前卢卡斯·特纳与妹妹莎莉·特纳。他们在经过英国、荷兰的艰苦度日后,选择追随殖民者来到北美洲,开拓新的生活。

相依为命的兄妹卢卡斯与莎莉,在利益面前,分道扬镳。孰不知,怨仇生,恩难尽。莎莉的私生子阴差阳错居然成了卢卡斯的养子,直到仆人临终,这个秘密才被揭开。剪不断的情,理不清的怨,世世纠葛。

纽约作为荷兰的殖民地“新阿姆斯特丹”,到被英国政府接收,再到重税压迫下奋起追求独立的新生美国,在这样的大时代下,特纳家族经历了百余年上下七代人的恩恩怨怨。 

TOP推荐理由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传奇故事……每一章都极尽精彩——充满奇异与神秘的药学知识、奴隶起义、残酷的肉刑、蓬勃发展的妓院、偶食异族的印第安人……给人带来了巨大的震撼。
  ——《洛杉矶时报》

TOP作者简介

贝弗利·斯沃林,美国极具人气的历史小说作家。她在纽约和伦敦两个城市长大,但对纽约的热爱驱使她最终回到美国,定居在纽约。

《梦想之城》是贝弗利·斯沃林的历史小说处女作,刚一出版,就收到广泛关注。《洛杉矶时报》称这本书“近乎完美,堪称美国版《百年孤独》”。 

TOP目录

作者序
第一部分 麝鼠小径
(1661 年6 月—1664年10 月)
飞来横福
兄妹反目
白皮肤弃婴

第二部分 望远小径
(1711 年12 月—1714年6 月)
黑奴起义
割乳求生

第三部分 高山小径
(1731 年8 月—1737年2 月)
地下手术
安芭的秘密

第四部分 危崖小径
(1737 年8 月—1737年11 月)
祸起诅咒
黑寡妇

第五部分 利爪挖眼小径
(1759 年9 月—1760年7 月)
复仇的种子
出逃

第六部分 烈焰小径
(1765 年7 月—1765年12 月)
藏宝图
母子交恶

第七部分 战争小径
(1776 年8 月—1784年3 月)
加入起义军
“泽西”号上的俘虏
最大的卧底

尾声 梦想小径
(1798 年6 月)

致谢 

TOP书摘

飞来横福
1
这船长37 英尺、宽11英尺,载着9名船员和20名旅客,在波涛汹涌的大西洋上摇摇晃晃地行驶了11个星期,头顶上的船帆日夜咯吱作响,俨然恶鸟展翼盘旋,等候死亡降临。
粪桶放在甲板上,只用一小块棉布帘子遮着,帘子老是被风吹得动来动去,很少乖乖停在原处。对莎莉来说,那些粪桶是旅途中的恶梦。
莎莉今年23岁,个子娇小,有深色的头发、明亮的棕色眼睛和一张窄窄尖尖的瘦脸,住过肯特郡谷仓里鼠辈横行的角落,也住过鹿特丹的贫民窟。航行中她拉个不停,每天得用粪桶七八次,那片薄薄的布帘老是飞起来。每一次帘子飞起,她看见那些饱经风霜的船员投来饥渴的眼神,看见他们等着她掀裙子,就觉得从肯特到这里的一切奋斗都是徒劳。
她的哥哥受着另一种苦,他晕船。卢卡斯·特纳身材高大,兄妹俩全身上下相像之处就只有深色的头发和聪慧的眼睛。以前人家都说他帅,但这趟航行折磨得他只剩骨架,他打第一天起就夜以继日靠在船边吐,连内脏都快吐出来了。
这趟航行超乎想象,令人难以忍受,但他们没别的选择,只能忍受。唯有一事值得小小庆幸:“公主”号离开鹿特丹的那个四月异常温暖,西行途中夏天早早降临,食物大半在最初三个星期就坏了,他们身体不适,就不容易饿。
这趟旅程比预期要长,也比预期更辛苦、更危险,听说目的地冬天严寒、夏天酷热。“而且还有野人。”莎莉·特纳说这话时是六月的第一天,他们已经航行九周,兄妹二人站在船头,紧紧抓着栏杆。这位置浪特别大,但卢卡斯相信自己的状况糟到不能再糟,浪再大也无所谓了。站在这里至少能有一点点隐私。“美洲有红人,卢卡斯,他们把颜料涂在脸上,插羽毛、带斧头。天啊,我们怎么会决定去那种地方?”
卢卡斯沉默以对,因为他们在荷兰已经下定决心要冒这个险,而且他没法回答,他得靠在栏边再吐一下。胃里的东西早已吐完,就连胆汁都不剩,但干呕仍不肯放过他。
莎莉自有记忆以来,卢卡斯就一直在身边扮演保护者的角色,让她很有安全感,她实在没法看他受罪,那跟自己受罪一样难受。她蹲下身去,靠舱壁维持平衡,在篮子里翻了一会儿,好不容易找出一个小药瓶。“卢卡斯,我帮你在舌头上撒点甘菊粉。”
“不要,你就剩这么一点了,我不能用。”
“我还有,跟别的东西一起放在下头。”
“你说谎,莎莉,我看得……”他话还没说完,又干呕起来。
莎莉靠过来,手里拿着保证能舒缓他症状的解药,卢卡斯望着那个小瓶子,眼底尽是渴望。“你确定还有?”
“有,在行李箱里,我发誓。”
卢卡斯张开嘴,莎莉把最后一点点甘菊粉倒在他舌头上,让他15 分钟之内免于晕船之苦。甲板下的坚固行李箱被仔细地包着防水布,里面确实还有些甘菊,但并不是粉末,而是种子,等着在新阿姆斯特丹落地生根,在曼哈顿岛的处女地上茁壮成长。卢卡斯和莎莉也在等,怀抱着同样的希望。
木造码头边已经靠了两艘船,“公主”号停在50 码〔1〕外,用木筏送人上岸。木筏一次载不了所有人,得分批运送,卢卡斯和莎莉是第三批下船的。
为了防止掉入水中,他们紧紧抓住木筏。船员说这个港口水深浪静:“这条海岸线上,能像这样用木筏运人上岸的港口可不多呢,这海湾平静得像个湖,真不容易。”
这话卢卡斯和莎莉实在没法相信,因为浪来的时候他们在木筏上连滚带爬,之前挨了11周的地狱生活,现在虽想抬头看看究竟到了什么样的地方,却忙着稳住身体,顾不得看。
终于,双脚踏上了实地。初上岸,站都站不稳。三年前那段航行较短,只从英国到荷兰,但三年来他们始终没立稳脚跟。卢卡斯说:“等一下,小莎,再过一会儿就没事了。”
莎莉放眼望去,阿姆斯特丹堡垒的一角垮了,残垣断壁堆在地上;岸边有座风车,但一点风也没有,所以扇叶静止不动;绞刑台上吊着一具尸体,尸体上浇了沥青,苍蝇嗡嗡绕着飞。烈日无情,晒在身上会痛。她低声说:“卢卡斯,天啊,卢卡斯。”
哥哥轻拍她手臂要她别慌。有人高声叫道:“喂!特纳先生,你要是腿能动了,就到这边来。”卢卡斯轻声对妹妹说:“那边有树荫,去树荫下等我,我来处理。”几块粗糙的厚木板放在小树做成的支架上,就成了张临时台子。喊他的那人坐
在台子后头,名单放在台子上。卢卡斯摇摇晃晃走过去。那人头也不抬,说:“特纳?”“对,卢卡斯·特纳和莎莉·特纳。” “英国人?”
英国腔老是害他泄底。“是的,但我们得到授权……”
“你们由伦斯拉尔领主授权,我知道。你分配到的地是第二十九号,在北边。顺着堡垒后面的百老汇大道往华尔街走,沿着镇外墙边走十分钟,从城墙的二号出口出去。那里只有一条小路,一直走下去就对了。你那块地很好认,有三棵松树排排站,每棵树上都有白粉做的记号,等你走到就知道了。”
卢卡斯弯下腰,想看清楚那荷兰人面前的文件。“这是我那块地的地图?”“这是伦斯拉尔领主所有领地的地图,你的那块也在里面。”卢卡斯伸手想拿图来看,那人抢先把图抽走,惊讶地抬起头来看他。“你识字吗?英国人。”
“是的,而且我想看看这张地图,看一下就好。” 那人有点疑心。“为什么?你能看出什么来?”卢卡斯这才意识到自己看起来有多邋遢,衣服松垮垮地挂在骨瘦如柴的身上,
胡子也有好几个星期没刮了。“我至少能从图上看出待会儿要走多久的路,看出那三棵树离这里有多远。”
“用不着。我可以直接告诉你,如果你下船到现在两条腿已经能正常走路,那大概半天时间就能走到。”他望了莎莉一眼,又说:“女人家走起来或许就没那么快,有些坡还挺陡的。”
卢卡斯又靠过去看图,这回那人没把图抽走。卢卡斯看见图上有条线将城镇和郊区划分开来,正是他所谓的“城墙”,紧邻城墙处有一小块聚落。“我们的地……”卢卡斯指着那紧邻城墙的小聚落说,“是在这一区吗?”
“不,那是外城,有仓库和农场供应城内所需。”他对这新来的人这么好奇感到挺有趣,用肥短的手指头指着离外城有段距离的不规则小圆圈说,“那个是积水塘,是干净的水源,可以酿啤酒。你还想知道什么?英国人,要不要我帮你安排导游?”
“我的地讲好是要在城里的,”卢卡斯说,“如果要住外城我也能接受,但不能太偏远。我是个理发师,住太偏远的地方没法做生意。”“我说你的地在哪里,它就在哪里。从现在起你是个农夫了,这里需要的是农夫。”“等一等,”有个傲慢的女人声音响起,“我有话跟这个人说。”不远处站着几个人,说话的人是其中一个娇小女子,这么热的天气,还披着荷兰人的灰色粗呢斗篷。她从斗篷里伸出一条修长的手臂,指着卢卡斯说:“叫他过来。”“是,夫人,遵命。”他作势要卢卡斯过去,低声说,“不管她叫你做什么,你都照办,不要怀疑。” 卢卡斯走过去,摘下黑色宽边帽,拿在手里,向那女子点头行礼,等候发落。她的头发颜色很深,间有灰发,全部向后梳成一个严谨的发髻;五官轮廓鲜明,讲话的时候嘴唇不怎么动,仿佛很怕自己一不小心会露出笑容。“我刚听见你说,你认得字,还是个理发师?”“是的,夫人。”“那么,你在那艘船上当船医吗?”她指的是停在港中的“公主”号,“愿神保佑船上的人。” “不,我不是船医。” “那就好。我们殖民地已经受够了船医,全是些无知的刽子手。你是英国人,却会讲荷兰话,那艘船又是从鹿特丹来的,不经伦敦,那么……你是英国理发师公司的成员?”“是的,女士。但我在鹿特丹住过两年,据说在这里也可以营业……”“当然,当然可以,没道理不行,只要你有本事……”她咬住下唇,仔细端详他。
卢卡斯只能静静任她打量,几秒钟后,她指着莎莉问:“我想,那是你太太吧?”“不,夫人,我还没结婚。那是我妹妹,莎莉·特纳。”卢卡斯打个手势要莎莉过来,莎莉没过来,只远远行了个礼。那女子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看来这位小姐不怎么听话,卢卡斯·特纳,你妹妹爱不爱你?”“我相信她非常爱我,夫人。”“很好,我也有位兄长,我也非常爱他。我是安娜·施托伊弗桑特,我哥哥是新尼德兰的总督,彼得·施托伊弗桑特。目前……”老天啊!卢卡斯心中暗骂,怎么这么倒霉,一来就遇上了施托伊弗桑特总督和他妹妹?他之所以要大老远跑到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就是为了要躲开权力当局的管束。或许是他的念头没表现出来,也或许是她不愿理会,总之她说:“目前我哥哥需要一个技术高超的人,而我呢,我很认真地在想,卢卡斯,不晓得你会不会就是那个人。”卢卡斯没别的选择,有机会就得紧紧抓住。“那得看他需要的是哪一种技术,夫人,如果您指的是我的工作,那我很在行。”
“要看你在行的是什么。我听说伦敦的理发师和疡医虽同属一个公司,执业项目却不一样。”
卢卡斯听见莎莉倒抽一口气。他说:“说起来是这样没错,可是这两种行业的学徒都在同一处地方见习,所以只要有兴趣,两样本事都学得到。我动手术的本事跟理发一样好。总督需要的是什么样的手术?”
……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454

版  次:1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62.5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