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图书 > 法国大革命史
法国大革命史


法国大革命史

作  者:[法] 路易·马德林

译  者: 伍光建

出 版 社:时代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4年01月

定  价:58.00

I S B N :9787538741797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历史  >  中国史    

标  签:历史  世界史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编辑絮语  [展开]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法国大革命》是法国著名历史学家路易·马德林的历史巨作,从当时法国国内外的历史大背景出发,讲述了法国三个等级之间的矛盾以及由此引发的法国大革命,革命期间君主立宪派、吉伦特派、雅各宾派、反法联盟、热月党人、督政府、拿破仑等各个党派势力之间的反复争斗,制宪议会、立法会议、国民公会等立法机构和巴黎人民三次大起义、热月政变、雾月政变等剧变之后的权力更迭,详细介绍了扫荡欧洲封建势力、标志19世纪文明开始的法国大革命,让我们清楚地认识了它的历史地位和作用。

TOP推荐理由

120幅历史图片,50万厚重文字,图文并茂,讲述一段气势恢宏、荡气回肠的法国历史。

TOP作者简介

  路易·马德林(Louis Mdelin),法国著名历史学家。他是法国大历史学家索雷尔的入室弟子,一生致力于法国大革命史和法兰西第一帝国的研究,在历史写作方面才华横溢。他的著作很多,代表作除了《法国大革命史》之外,还有《富歇传》、《丹东传》、《塔列朗传》、《拉萨尔将军传》。

TOP目录

引言 1789年法国之基本情况
第一章 乱象
第二章 知识进步
第三章 阶级与危机
第四章 1789年之政府
第五章 选举及陈情书


第一卷 制宪会议
第一章 三级会议
第二章 7月14日
第三章 法国之瓦解
第四章 8月4日晚及《人权宣言》
第五章 1789年10月
第六章 议会、俱乐部及宪法
第七章 没收教产为国产
第八章 兵变及同盟
第九章 和平或者战争
第十章 《教士公民组织法》
第十一章 革命危机
第十二章 路易十六出奔瓦伦
第十三章 战神广场的枪声
第十四章 制宪议会之末日


第二卷 立法议会
第十五章 罗马议会
第十六章 纳博讷与战争
第十七章 罗兰内阁及宣战
第十八章 6月20日倒阁
第十九章 废君问题
第二十章 君权之倾覆
第二十一章 丹东、外兵入犯与乱杀
第二十二章 瓦尔米之捷


第三卷 国民公会
第二十三章 大议会
第二十四章 吉伦特党之进攻
第二十五章 国王之死
第二十六章 杜穆里埃的反叛
第二十七章 吉伦特党之倒台
第二十八章 外省之反对
第二十九章 公安委员会之政府
第三十章 第一次恐怖
第三十一章 罗伯斯庇尔与党派之争
第三十二章 党派之垮塌
第三十三章 尚德时代
第三十四章 新7月
第三十五章 雅各宾党之倒台
第三十六章 共和三年之法国
第三十七章 “挨饿的肚子”反对“腐败的肚子”
第三十八章 新9月13日


第四卷 督政府
第三十九章 督政府与全国之关系
第四十章 巴拉斯、巴贝夫、拿破仑
第四十一章 拿破仑登场
第四十二章 两院与督政府之争
第四十三章 新8月之大政
第四十四章 督政府时代之社会
第四十五章 拿破仑与督政府
第四十六章 督政府与无政府主义分子
第四十七章 雅各宾党的最后奋斗
第四十八章 请军人干预
第四十九章 拿破仑之降临


结论
附录
附注

TOP书摘

  第二卷
  立法议会
  第十八章·6月20日倒阁
  4月28日之退缩——巴黎之骚动——宪制军队之遣散——塞尔万召集同盟兵——阁员免职——杜穆里埃辞职——在罗兰夫人的客厅内密谋报复——1792年6月20日——匪徒们入王宫——国王吃酒——发生反动——拉法耶特谴责雅各宾俱乐部——宫廷抛弃拉法耶特——左翼党团再次振作
  4月30日有打败之谣言传到巴黎。实在的情形是不止打败,其实不是打败,是退缩。大约博识的人,或谨慎的人,都晓得这种军队是必缩退不前的,不过还想不到当时各种不堪的情形。4月28日,罗尚博的两个部将迪永及比隆分两处进攻比利时的边界。迪永的队伍是从里尔向图尔奈前进,一见奥地利的轻骑,就望风而靡。法国的骑兵先退,大喊:“各人自顾性命!”迪永驰到后退军队之前,被自己的军队先杀死,全军并未流一滴血,只流了队官的血,就退回防地里尔了。同一天,比隆的队伍是从奎夫兰向蒙斯前进,看见高处有许多白色的奥地利军服,就号令退回,他的慌张失措的骑兵,立刻回头,喊道:“我们中计!”有一个人的记载,描写当时情景,说比隆是拼命地跑,路上都是抛弃的军械,士兵们因害怕跌倒在地动不得。他们跑回原防地瓦朗西安,那种不堪情形,比迪永的军队还不如。
  奥地利兵见到这种情形,也未免诧异,于是走入法国边界大笑,耻笑法国一句俗语,“不是胜,就是跑”!此时他们很明白了,若要法国人逃跑,不必用刀子,只要用鞭子!巴黎的大使有一位告诉莫里斯说:“不过几个礼拜,战事就完了。”但是这一停顿,却救了法国。奥军原料不到这样容易取胜,就按兵不动,深信无论何时,要进就进,不必着急,这使拉法耶特同卢克纳(罗尚博已退职)有机会振兴他们的军气。
  巴黎的人都大喊,说是有卖国贼。议会归过于教士们,这却是许多人想不到的。在最后这个星期之内,群众反对教士到了很高的热度。5月27日议会曾表决议案,谴责教士们滋事,要驱逐他们出境。议员们引一条极令人害怕的报告中的详细情形,说是在敌军死尸中(其实法国军队并未杀死一个奥地利兵),找出几个都是不肯宣誓的法国教士,改装作奥地利兵的。就是向来很谨慎的人,也相信这样无理而又毫无根据的谣言。
  议会此时手足无措,忘其所以,发起许多激烈无谓的讨论。当时有夏托维厄堡的叛兵回到巴黎,议员们非常之高兴,欢迎他们,简直是鼓励哗变;同时却在那里胡思乱想,要想出什么妙计,可以恢复军纪。议员们在会场里乱说话,闹到一个议场成为战场,好像是炮声隆隆的。有几位议员还打别的议员的耳光。右翼党团被人侮辱得很厉害,提议关闭各俱乐部,但是议员们谁也不敢关闭。巴黎处处都是打架,俱乐部里头也打起架来了。罗伯斯庇尔是预料败退的,此时因为不幸而言中,非常之得意,他叫附和他的人说:“布里索党因为大权独揽,被事权醉倒了!”这些党人很疑心布里索党,因为同党入了阁,过于宽待君主。
  当时有谣言就是宫廷有阴谋,要残杀所有爱国的人。斐扬党人就诘问:如何残杀?且说国王已经遣散卫队,又无调遣陆军的权柄,如何能够残杀呢?但是此时君主有了新卫队,所谓宪制军队。山岳党在议会高喊:“一定要解散宪制军队!”5月29日,让索内不肯落人之后,居然通过遣散宪制军队议案。此例一颁行之后,路易十六是毫无护卫,无论何时,一有暴动,就要受损害也。
  路易十六却批准这条新例。当时人人无不以为国王是已陷于绝地,无法可救了。当时有许多人的函信,都说王室无日不在群众侮辱之中。国民自卫军是最怕群众闹事的,本来就不够保护王室,当时是有阴谋起事召集无赖。
  6月4日,塞尔万已经当了陆军大臣,奉行罗兰的政策,走去议会提议一个最危险的议案。当时商定7月14日庆祝第二次大同盟。这个陆军大臣提议,每县派五个大同盟代表,全身披挂,在战神广场行过庆祝大典之后,就要编为一军,总共是二万人,驻扎在塞纳河的下游,或巴黎附近的地方。这个提议很令人诧异,当日政府会议,曾经杜穆里埃指明,此项聚集很有危险,塞尔万这个提议,明明是独断独行,明明是违抗阁议。议员们讨论辩驳这个议案,却并不费多少时间。这是出乎右翼党团意料之外的。塞尔万这个议案,被当做是一个纯粹军事的问题。6月6日议会通过。
  当日巴黎骚动的情形,已够令人可怕,不单是君主的朋友及爱护君主的人颇有忧虑,凡是喜欢维持治安及笃守宪法的,都是无不有忧虑的。现在又有这种大聚集,简直是火上加油了。当时好滋事的人,已经不遗余力激动民众,一旦聚集了这许多的大同盟代表,自然是要帮助群众的。试观当时巴巴鲁与马赛市政厅来往的函信,就晓得有许多人有忧虑,不是毫无根据的。斐扬党人以为君主的种种让步,已是过于退让的了;巴黎的行政厅(权利是在斐扬党人手中),曾经呈请国王不要批准反对不宣誓教士的新例,内阁却要强迫他。但是此时阁议已自分裂,关于大同盟代表问题,杜穆里埃很反对塞尔万(两人几乎挥拳),这使路易十六晓得阁员不能一致。有几位阁员决定,假使国王不批准这条议案,就拿辞职来恐吓,路易十六却以为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驱逐这一群令人讨厌的阁员。
  6月10日罗兰以为他可以恫吓国王,从衣袋里掏出一封写给国王的信。这一封信从头至尾完全是他的夫人写的,是不必说的了。作者不必说明这封信里头有什么恭维国王的话,都是警告他不要忘了他的办事员的职守的话。路易十六不动声色地把这封信接过来折好了,放在衣袋里。谁知13日这一天,罗兰正要赴内阁会议的时候,接到国王一封信,信里只有很简单的一句话,请他辞了内政大臣之职。同时克拉维埃也被免职,接着就是塞尔万免职,杜穆里埃当了陆军大臣。
  这免职的事一发表,巴黎都喧吵起来。朱利安夫人16日写道:“我听了未免一惊。”议会晓得了,也大为震动。有位议员说是一得了这个消息很难受。14日早上10点钟,议会很欢迎免职的阁员,当他们是殉难的人。这样的欢迎原是不合法律的,于是发令把罗兰致国王的信刊布,又通过一条宣言,说是全国都惋惜阁员离职。正在这个时候,那一个“大卖国贼”杜穆里埃跑到会场来,议员们大肆攻击,葛瓦代喊他做“独裁者”!有一位议员说他是个“污蔑者”!杜穆里埃说他们都是“疯子”。路易十六虽然觉得拿杜穆里埃来与罗兰比较,自然是杜穆里埃较为亲近。国王仍以为杜穆里埃过于轻佻,无一定主意,非君子所宜交的人,也并不相信杜穆里埃,以为其无异于他人。不然的话,杜穆里埃还可以有法对付议员。他一看自己夹杂在中间,万不能讨好的。他原是有知识的人,不等到同某方面发生冲突之前,就辞职走开了。路易十六只好选择斐扬党的二等人才入阁。有一个人说道:“议员因受了大惊,是以对于新内阁也并无不欢迎的意思。”
  然而左翼党团却大发怒。朱利安夫人写道:“议会腐败无能抛弃革命了!君主是挣脱了束缚了!将来总该有一天!”这一天是6月20日。
  有一个闹事的人说道:“报复的发起同一切计划,皆是在罗兰夫人的客厅里所发生的。”当时最生气的是罗兰夫人,罗兰自己觉得有性命攸关的愤怒,克拉维埃是舍不得他的财政部。有一个人6月20日看见克拉维埃在卡罗塞尔广场鼓动群众,要他们将所有的好阁员们全体复职。所有常到罗兰夫人家里的,都主张要定期报复,预定8月10日闹事。有专门闹事的几个为首的人,如杀猪的勒让德尔、酿酒的桑台尔、沙博、富尼埃 之流带领匪徒指挥一切。
  6月20日他们的意思,不过是要把驱逐的阁员复职,强迫路易十六批准议案。倘若因此事而推倒君主,诚然是不再建立君主了。
  他们的借口就是在凡尔赛的网球场举行第四周年纪念的庆祝,要在王宫园里植自由树。那天早晨就有八千无赖出发。早一天就有好几个人的书信说道:“群众要聚集议会场,要求通过议案。”
  检察长罗埃德累已警告议会防备,当开会讨论的时候,请愿的人到了,要求进场,于是发生极激烈的辩驳。左翼党团欢迎人民起事。右翼党团有人喊道:“什么人民?他们已带了刀棍枪炮来请愿的!”当天晚上,有一个人写道:“群众堆里什么军械都有,各种服饰都有,好在大多数都是平民。”葛瓦代极力主张请人民入议场,维尼奥主持更得力,朱利安写道:“人人都归心于维尼奥。”群众原来是替罗兰及克拉维埃报仇的,会议厅的走廊,已经人满为患了,只好先让代表进来。代表团的领袖是一个很能演说的,发表了许多极高深的思想,说话是很激烈的。他说:“人民已起来了……是要流血的,否则我们要种的自由树,会在和平无声中开花!我们祖国的仇人,难道以为7月14日的英雄都睡着了吗?……他们睡醒起来,是能令人害怕的!”议会听了真是害怕,只好让他们在议场走一周。当时人民诚然是起来,然而是很难以站得住的 。历史学家米什莱颇为当时的情形所动,替他们开脱,说群众因为要提提精神,不得不吃些酒,故此走到议会的时候,不很像样。多数的议员们,看见这种情景,是极其嫌恶。有些议员们,看见了只是大笑。有一位议员道:“我只看见刀枪长矛如林。”历史学家奥拉尔写道:“不伦不类。”然而这次巴黎的革命,都能使见者流泪。当日有许多卖炭的,还有市场上的挑夫,还有二百多个退伍的老兵见了都流泪了。说这句话的报馆记者又加一笔记道:“群众中发现了一种坦白无私的欢乐,能使当时的情形带些活泼生机。”据作者看来,这群人吃酒吃得太多了,无论当时如何活跃,再也制造不出什么诗意来。当时议会也无法,只好忍受他们骚扰了三个钟头。
  议长把手放在胸前对群众说道:“请你们这班好国民放心,议会很晓得怎样对付阴谋卖国的罪案。”群众显然是不相信议长的话,忽然离开议会向王宫走。
  王宫此时是毫无保卫,匪徒们只要推开宫门,就可以走进去。不到几分钟,匪徒已经布满禁地了。匪徒们正要用大斧砍门,路易十六叫人开了门,自己走出来,神色是冷淡的。路易十六愈发怒的时候愈是冷淡,这是他的特色。群众把他推来推去,一面又咒骂他。有一位议员当天晚上写道:“匪类仍对君主说了好些丑恶的话,其中有一个国民自卫军,对君主无论什么令人可怕的话都说到了。”当下他们一面乱喊,一面叫道:“批准议案!召回爱国阁员!驱逐教士!请你自择,是愿意在巴黎,还是愿意在科布伦茨?”路易十六却很镇静地说:“既不是在这个时间,又不是在这个时候,可以讨论议案的。”他还声明他是爱国的,看见身边有一个人戴了红色的自由帽,他拿过来自己戴上。路易十六这种演戏的举动,未免过火。群众见了也糊涂了。一会儿这班爱国人见了,也觉得不晓得该怎么样才是对的。其中有好些要试试国王,看他能够做到什么地步。当时天气很热,许多人在那里吃酒,他们也取了一种酒来请路易十六喝酒。路易十六接过来就要喝。
  当下国民自卫军到了,把国王身边的人逐开。路易十六一个人站在那里斜戴着厚厚的红帽,热到遍体流汗,酒杯在手,匪类们喊道:“国王吃酒!”路易十六微笑答复。维尼奥从议会赶来,以为他善于辞令,只要一演说,就可以遣散群众,不料他只管说他的,匪类们竟是不理。后来有人把维尼奥高举起来,放在大厅里一个有力的挑夫肩上,他就在这个新奇演说坛上演说起来,匪类们只是耻笑他。
  随后市长佩蒂翁也到了。有一个人描写他说道:“这一位市长身长而白,面目平和,神色冷淡,骨子里是个坏种,是个懦夫,是当时一个最坏的人。”这时候已经是午后6点钟,匪徒是早上4点钟出发的。市长到了,先声明他才晓得王宫有事。路易十六接待这个奸贼是很冷淡的,然而却亏得佩蒂翁把他们解散的。匪徒既不能强迫答应他们什么,此时也疲乏了。佩蒂翁告诉他们说:“你们万不能用暴力强迫国王,若是国王答应你们的话,带些被强迫的口气,岂不是变成笑话了吗?”群众听了慢慢散了。佩蒂翁于是对议会说了些解说自己的话,其实自诩有解散之功,议会让他入坐,算是一件特别荣耀的事。
  这次滋事,原是犯法的举动,左翼党团是很明白的,设法要撇开这次滋事的不良效果。于是散播谣言,说群众不过是去探望国王。左翼党团议员的书信同雅各宾党的报章都有这种话。朱利安夫人写道:“人民对国王说了好些冠冕堂皇很中听的话。”又有一个人写道:“看当日人民之善用其自由,可见人民是很配享受自由的。”孔多塞是非常高兴,说道:“当日并无什么损害,不过打破几块玻璃罢了。”
  明白人晓得了,非常愤怒,于是发生许多反动,都替国王不平。试看这星期的来往书信,可知当时拉法耶特闻信赶到滋事的地方,他盼望凡是愤恨6月20日闹事的人,都要对他表同情,同他合力,要趁这个机会关闭雅各宾俱乐部,因为这个俱乐部无一天不辱骂他。
  ……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页  数:584

版  次:1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80.0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