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魔戒(全3册)
魔戒(全3册)


魔戒(全3册)

作  者:[英]J.R.R.托尔金

出 版 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年10月

定  价:169.00

I S B N :9787208113039

所属分类: 文学  >  小说  >  冒险幻想小说  >  魔幻小说    

标  签:魔幻/奇幻/玄幻  小说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魔戒》这是一部为了世界的光明未来,誓死抵抗黑暗的伟大史诗。
  至尊魔戒,拥有统御众戒、奴役世界的力量,黑暗魔君索隆苦觅已久。为了守护家园,魔戒继承人弗罗多毅然离开宁谧淳朴的夏尔,踏上前途未卜的旅途。与他同行的是睿智的巫师、勇敢的人类、美善的精灵、坚毅的矮人和热爱和平的霍比特人。征途见证了勇气与友谊。跃马客栈里的重重暗影,卡扎督姆桥的怒吼炎魔,勇猛骁勇的洛汗骠骑,范贡森林的上古树须,凄厉嘶嚎的邪恶戒灵,陡峭山壁旁的巨型毒蛛……每个人各自抵御着无尽的诱惑与磨难,承担起属于自己的善恶考验。
  平凡的霍比特人战栗在末日烈焰面前,他能战胜这噬灭灵魂的至尊魔戒吗?
  全书共三部:《魔戒同盟》《双塔殊途》《王者归来》。
  奥斯卡桂冠《指环王》三部曲电影原著小说。

TOP作者简介

  J.R.R. 托尔金(J.R.R. Tolkien),英国文豪,天才的语言学家,生于1892年1月3日,1925年开始担任牛津大学教授。他创作了一系列脍炙人口的中洲世界史诗,影响最为深远的是《霍比特人》和《魔戒》。这两部巨作被誉为当代奇幻作品的鼻祖。1972年3月28日,托尔金获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颁发的大英帝国指挥官勋章。
  托尔金于1973年9月2日在牛津逝世。托尔金死后,其作品声名未减,至今全球已畅销2.5亿余册,《魔戒》在英国Waterstones书店和第四频道合办的票选活动中被选为20世纪之书,被亚马逊网络书店票选为两千年以来最重要的书。

TOP目录

英国第二版前言
楔子
第一部 魔戒同盟
卷 一
第一章 盼望已久的宴会
第二章 往昔阴影
第三章 三人为伴
第四章 蘑菇捷径
第五章 共谋揭穿
第六章 老林子
第七章 汤姆?邦巴迪尔之家
第八章 古冢迷雾
第九章 跃马客栈
第十章 大步佬
第十一章 暗夜白刃
第十二章 逃亡渡口
卷 二
第一章 际会众人
第二章 埃尔隆德的会议
第三章 魔戒南去
第四章 黑暗中的旅程
第五章 卡扎督姆桥
第六章 洛丝罗瑞恩
第七章 加拉德瑞尔的水镜
第八章 告别罗瑞恩
第九章 大河
第十章 分道扬镳
第二部 双塔殊途
卷 三
第一章 波洛米尔离去
第二章 洛汗骠骑
第三章 乌鲁克族
第四章 树须
第五章 白骑士
第六章 金殿之王
第七章 海尔姆深谷
第八章 通往艾森加德之路
第九章 一地狼藉
第十章 萨茹曼之声
第十一章 帕蓝提尔
卷 四
第一章 驯服斯密戈
第二章 沼泽秘径
第三章 黑门关闭
第四章 香草炖野兔
第五章 西方之窗
第六章 禁忌之潭
第七章 十字路口之旅
第八章 奇立斯乌苟的阶梯
第九章 希洛布的巢穴
第十章 山姆怀斯大人的选择
第三部 王者归来
卷 五
第一章 米那斯提力斯
第二章 灰衣劲旅的征程
第三章 洛汗大军集结
第四章 刚铎围城
第五章 洛希尔人的驰援
第六章 佩兰诺平野之战
第七章 德内梭尔的火葬堆
第八章 诊疗院
第九章 最后辩论
第十章 黑门开启
卷 六
第一章 奇立斯乌苟之塔
第二章 魔影之地
第三章 末日山
第四章 科瑁兰原野
第五章 宰相与国王
第六章 离别众人
第七章 归家
第八章 夏尔平乱
第九章 灰港
附 录
附录一 列王纪事
第一篇 努门诺尔诸王
第二篇 埃奥尔家族
第三篇 都林一族
附录二 编年史略(西部地区的编年史)
附录三 家族谱系(霍比特人)
附录四 历法
附录五 文字与拼写
第一篇 词汇与名称的发音
第二篇 文字
附录六
第一篇 第三纪元的语言与民族
第二篇 翻译原则

TOP书摘

  第一部 魔戒同盟
  第一章 盼望已久的宴会
  当袋底洞的比尔博?巴金斯先生宣布,不久将为庆祝“百十一岁”生日办个特别堂皇隆盛的寿宴,整个霍比屯登时大为兴奋,议论纷纷。
  比尔博非常富有,非常古怪,打从他那场引人注目的失踪与出人意表的归来后,就成了夏尔的奇人,算来至今已有六十年。他旅行带回的财富,已成了当地一则传奇,并且无论老一辈人怎么说,大家都相信袋底洞所在的小丘底下,全都是塞满金银财宝的地道。如果这还不够出名,那还有他那长久不衰的旺盛精力可供人惊叹。岁月催人老,但这岁月似乎在巴金斯先生身上没收到多大成效。他九十岁时,看上去跟五十岁时差不多;到他九十九岁时,大家开始称他“保养有道”,不过“青春不老”这词会更贴切。有些人不免摇头,认为这种事好得不对劲;无论何人,既能永葆青春(显然如此),又有无尽财富(据说如此),这似乎太不公平了。
  “这一定是要付出代价的,”他们说,“不合天理,要招来麻烦!”
  不过,至今不见有何麻烦;且因巴金斯先生出手慷慨大方,绝大多数人都愿意包容他的古怪和好运。他依旧走亲访友(当然,萨克维尔–巴金斯一家例外),许多出身贫寒的霍比特人都对他衷心爱戴。但他没有亲近的朋友,这状况一直到他子侄辈逐渐长大,才有所改变。
  这些子侄中年纪最长、最得比尔博欢心的,是年轻的弗罗多?巴金斯。比尔博九十九岁时,收养了弗罗多做继承人,带他回袋底洞一起生活;萨克维尔–巴金斯一家的期盼到头来算是落空了。比尔博和弗罗多碰巧同月同日生,都是九月二十二日。“弗罗多,你这小伙子最好来我这儿住吧。”比尔博有一天说,“这样我们就能一起舒舒服服地庆祝生日了。”彼时弗罗多还是二十郎当岁,霍比特人就是这么称呼二十来岁的人:童年已过,成年未到(那要三十三岁呢),所谓吊儿郎当。
  一晃十二年过去了。每年这两位巴金斯先生都会在袋底洞共同举办热热闹闹的生日宴会;但这回大家都明白,他们今年秋天的计划,相当不一般。比尔博将过百十一岁生日——“111”——对霍比特人来讲,这可是异常稀奇又分外可敬的岁数(老图克本人也才活了一百三十岁而已);而弗罗多将过三十三岁生日,“33”也是个重要的数字:到时他就“成年”了。
  霍比屯和傍水镇开始蜚短流长,关于这场将至宴会的小道消息传遍了整个夏尔。比尔博?巴金斯先生的往事和个性,再次成为群众的主要话题;老一辈人突然发现他们缅怀往昔的忆旧言论大受欢迎。
  要论吸引听众的注意,没有谁比得上通常被叫做“老头儿”的老汉姆?甘姆吉。他总在傍水路那间叫“长春藤”的小客栈里摆龙门阵,颇有权威,因为他在袋底洞当了四十年园丁,那以前也是给掌理这职务的老霍尔曼打下手。如今他自己年纪也大了,身上各处关节不利索了,园丁的工作就主要由他最小的儿子山姆?甘姆吉扛起来,这父子俩都跟比尔博和弗罗多处得极好。他们就住在小丘上,袋底洞正下方的袋下路三号。
  “我历来都说,比尔博先生是一位为人厚道、谈吐文雅的霍比特绅士。”老头儿如此宣称。这话百分之百属实,比尔博对他非常有礼貌,叫他“汉姆法斯特师傅”,并且时常向他请教有关蔬菜种植的学问——要是提到“根茎类”问题,尤其是土豆,老头儿可是这附近众所周知的头号权威(他自己也这么认为)。
  “那跟他住在一起的那个弗罗多呢,他又怎么样?”傍水镇的老诺克斯问,“他虽然姓巴金斯,可是大伙儿说,他更像个白兰地鹿家的人。我真搞不懂,霍比屯的巴金斯家怎么会有人大老远跑到雄鹿地去讨老婆,要知道那地方的人都是怪胎。”
  “也难怪他们古怪,”双足家的老爹(老头儿的隔壁邻居)插嘴说,“谁让他们住在白兰地河不对劲的那一边,正正对着老林子。哪怕传言只有一半是真的,那里都得算个黑暗又糟糕的地方啦。”
  “可不是嘛,老爹!”老头儿说,“倒不是说雄鹿地的白兰地鹿家住在老林子里头,而是说,他们的血统似乎本来就怪。他们在那条大河上划船戏水——这是不合天理的!依我说,难怪招来了麻烦。不过,不管怎么说,弗罗多先生是个挺好的霍比特小伙子,你指望遇见的最好也不过如此啦。他跟比尔博先生像得很,而且不光是长相。毕竟他爸爸是巴金斯家的人。卓果?巴金斯先生体面正派,是个可敬的霍比特人,从来不惹人非议,直到他淹死为止。”
  “淹死?”好几个人异口同声说。他们从前当然听过这事,还听过更惊悚的谣传,不过霍比特人向来热衷家长里短,他们已经准备好要再听一遍。
  “咳,据说是这么回事。”老头儿说,“你瞧:卓果先生娶了可怜的普莉缪拉?白兰地鹿小姐,她是我们比尔博先生的表妹(她妈妈是老图克最小的女儿),而卓果先生是他的远房堂弟。所以,拿俗话说,弗罗多先生不管从哪边算,都是他的隔代亲:既是他外甥,又是他远房侄儿,你听懂了吧。卓果先生那会儿跟他岳父老戈巴道克大人一起待在白兰地厅,他自从结婚后常常这么干(因为他嘴馋好吃,老戈巴道克大人又常大摆宴席,来者不拒);然后他到白兰地河泛舟,夫妻俩就这么淹死了,可怜的弗罗多先生那时还只是个小孩儿呢。”
  “我听说,他们吃过晚饭后去月下泛舟,”老诺克斯说,“是卓果的体重把船给沉了。”
  “我可听说是她把他推下去,而他又把她拉下了水。”霍比屯的磨坊老板山迪曼说。
  “你别听到什么都信,山迪曼。”老头儿说,他不怎么待见这磨坊老板,“哪来什么推啊拉啊的事儿。船这玩意儿本来就靠不住,你安分坐在上头不动都保不定要招来麻烦。总之,就留下弗罗多先生这么个孤儿,可以说,他是身陷那群古怪的雄鹿地人当中,稀里糊涂地在白兰地厅给养大了。人人都说,那地方当真是个兔子窝,老戈巴道克大人起码有一两百个亲戚住在那里头。比尔博先生把那孩子带回来跟正派人住在一起,可真是做了件大好事。
  “不过我猜这对萨克维尔–巴金斯一家活生生是当头一棒。那回比尔博先生出门不归,人人以为他死了,那家人就以为自己会得到袋底洞,结果他回来了,叫他们搬了出去;接着他就活了一年又一年,一天也不见老,老天保佑!然后,突然间他搞出个继承人,所有的文件都办得妥妥当当。这下,萨克维尔–巴金斯一家再也见不到袋底洞里边啦,或者说,人家就希望他们见不到。”
  “我听人说,那里头藏了数目可观的一大笔钱财。”一个从西区大洞镇来做生意的陌生人说,“我听到的说法是,你家上头那座小丘里挖满了地道,里头塞的尽是一箱箱的金银,还有,猪宝。”
  “那你听到的比我能侃的还多。”老头儿回答,“我可不知道有什么‘猪宝’。比尔博先生出手阔绰,似乎从来都不缺钱;但是挖地道的事压根儿就没影嘛。比尔博先生回来的时候我见过他,那都是六十年前的事喽,我还是个孩子哪。那时我才去给老霍尔曼(他是我老爹的堂亲)当徒弟没多久,他就带我去袋底洞帮一把手,以防大伙儿在拍卖会上把花园踩得乱七八糟的。就在拍卖中途,比尔博先生上了小丘,牵着的小马身上驮了几个巨大的袋子,还有两个箱子。我不怀疑,那里头多半装满了他从外地淘来的财宝,他们说那些地方有金山呢;但他带回来的那些可不够填满地道的。不过我儿子山姆应该更清楚,他成天在袋底洞进进出出的。他对那些过去的事儿可痴迷极了,比尔博先生讲的传说故事,他全都听。比尔博先生还教他写字——注意,这可不是坏心,我也希望不会招来什么坏事。
  “‘什么精灵和恶龙啊,’我跟他说,‘卷心菜和土豆对你我来说才是正理儿。大人物的事儿,你别去插一腿,要不你会栽进自己收拾不了的大麻烦。’我就是这么跟他说的——我也会这么跟别人说。”他补充道,还瞪了那陌生人和磨坊老板一眼。
  不过老头儿这话没说服听众。关于比尔博的财富的传奇,如今在年轻一代霍比特人当中早已是深入人心了。
  “啊,可是他后来肯定又往头一笔上添了不少吧。”磨坊老板争辩着,说出了大伙儿的普遍心声,“他常常离家外出。还有,看看那些来找他的外地人吧:夜里上门的矮人,还有那个老流浪变戏法的,就是甘道夫—— 尽是这样的。老头儿,你可以爱说啥说啥,但袋底洞就是个古怪的地方,里头住的都是怪胎。”
  “你也可以爱说啥说啥,山迪曼先生,而这些事儿,你知道得只怕不比泛舟多多少。”老头儿顶回去,比往常更不待见磨坊老板了,“要是那叫古怪,那咱这儿还真需要多点儿这种古怪。话说有些就在左近的人,自己就算住在金窝银窝里,却连杯啤酒都舍不得请朋友喝。但是袋底洞的人可事事按规矩来。咱家山姆说,每个人都会受到邀请去参加宴会,而且还有礼物,注意,每个人都有礼物——就这个月的事儿。”
  ……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开  本:16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46.8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