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吴稚晖全集(套装共14册)
吴稚晖全集(套装共14册)


吴稚晖全集(套装共14册)

作  者:吴稚晖 著

出 版 社:九州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年05月

定  价:2480.00

I S B N :9787510814976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标  签:社会科学  社会科学丛书、文集、连续出版物  套装书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吴稚晖在从事社会政治活动的同时,也积极投身于文化事业,在语音、文字、哲学、教育、书法诸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一生著述颇丰,有《吴稚晖先生全集》18册在台湾出版。
  我社新版仍如原版作繁体竖排版,在原版的基础上对其体例加以调整,分为14卷,具体为:1. 哲理与文教;2. 科学与工艺;3. 国音与文字学;4. 国是与党务;5. 日记、书信、笔记;6. 杂著。主要内容如下:
  《哲理与文教》
  共2卷,是吴稚晖哲学思想和文化教育理念的阐发。其中有对中国古代哲学的反思,也有对西方哲学的认识和体悟。涉及文化教育方面的内容则更为丰富,具体到教育教学规律和教育管理制度等诸多方面。
  《科学与工艺》
  共1卷,内容包括对科学之于人类的意义、工业生产之于经济发展的意义等的阐述,以及倡导青年学习科学,呼吁政府发展工业等,是吴稚晖的科学思想和经济思想的反映。
  《国音与文字学》
  共2卷,是对汉语语音与文字学的研究性著作。内容包括对汉字起源和发展的研究,对汉语语音的特点、语音的沿革以及语音统一的必要性、可行性和具体方案等问题的研究。
  《国是与党务》
  共3卷,内容是吴稚晖不同历史时期对时政和国民党内部事务发表的看法和提出的主张,诸如甲午战争、君主立宪、列强侵略、无政府主义、学生运动、抗日救国、国共两党关系等等。
  《日记、书信、笔记》
  共4卷,是吴稚晖不同历史时期记述个人生活的日记、与友人往来书信以及读书和游历时所做笔记的汇总,内容丰富,风格多样,充分反映了吴稚晖的生活、思想和情感。
  《杂著》
  共2卷,内容丰富,文体多样,有随笔、杂文、诗歌、公文、序跋、题词、挽联、研究论文等等,是吴稚晖思想和情感世界的全面反映,具有很强的史料价值。

TOP作者简介

吴稚晖(1865—1953),名朓,字敬恒,江苏武进人。早年为清朝举人,曾参加过康梁发起的“公车上书”,主张维新。后留学于日、英、法等国,其间追随孙中山,加入同盟会,投身辛亥革命。1924年起任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国民政府委员等职。1953年病逝于台湾,终年88岁。他是国民党四大元老之一,是中央研究院院士,一生热心文化事业,学贯中西,建树颇多,影响甚大。1963年,吴稚晖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 “世界学术文化伟人”称号,为二十世纪获此殊荣的首位中国人。他个性狂狷率真,诙谐幽默,号称民国第一怪人是民国史上一个一言难尽、颇耐品读的人物。

TOP目录

卷 一
哲 理
蔣總統爲吳敬恆先生百年誕辰致詞(代序)
凡 例
圖 片
卷 二
文 教
卷 三
文 教
卷 四
科學與工藝
卷 五
國音與文字學
卷 六
國音與文字學
卷 七
國是與黨務
卷 八
國是與黨務
卷 九
國是與黨務
卷 十
國是與黨務
卷十一
山川人物
卷十二
山川人物
卷十三
山川人物
卷十四
山川人物
卷十五
山川人物
卷十六
雜 著
卷十七
雜 著
卷十八
雜 著
附 錄
吳稚暉先生年譜簡編

TOP书摘

教主与帝王同一张鬼脸
  有友馆乡间富家者,某日主人戒先生早睡,夜半,闻厅事喧阗甚,然不敢启门,猱升床顶,下窥,一跣足着靑布长衫,冠纸糊冕旒如丐者入,踞公座,众俯伏地下,莫敢仰视。久之,主人之女方筓,偕一女年相若者,扶之入内室去。先生骇极,明日解馆归。或笑曰,此团敎敎主耳,尔主人敎友耳,何怪焉。近复闻有智识不完,着黄布长衫之丐,曰拉马者,自西藏来。胡狗之一行官吏,跪接跪迎,流汗俯伏。鼠帝起立。
  娼后温颜色以媚之。一如某友馆主人之女。敎主慢不加省,然娼后回头悍目视,张之洞、袁世凯之徒,方膝行而前,欲有所陈谢,娼后亦慢不加省。这叫做愈蠢愈尊。(录自民国前四年“新世纪”第五五号)
  猴子搦了猫脚爪
  天下之至可恶者,莫如猴子搦住了猫脚爪,到炭垆里去拿栗子。
  我见世界上之提倡尙武精神者矣,嘴里说起一篇绝大的道理,如何服当兵之义务,如何争祖国之光荣。及至实行起来,便自己做了什么标统,又叫做什么士官,驱一班祈战死的呆徒,替他到营盘里刷靴。
  爱用那皮鞭打,便拿皮鞭打,爱用靴尖踢,便拿靴尖踢。横竖谝到了他的手中。你若强,叫做军人贵服从。动不动,就是营仓。看高兴,也就可以砍脑袋。然这些还算是自己也骑着了一匹马,在队伍门前,兜几个圈子,所谓像煞有这么一件事。将来也要到炮火里去钻着的。还有那“石驳岸洞里的鸭子”(石驳岸,河岸也),止剩一张嘴。自己却文绉绉里,祘是法律家、外交家、实业家、科学家、文学家。什么进了中学校,兵期便可减短。什么进了大学校,兵籍便可挂名。无非三四个鬼法子一腾挪,便把自己同自己的子弟,立在高岸之上,看别人相打。所谓人人有当兵的义务,只看见他在演说台上鼓吹。实实在在去拖枪弄棒的,便是几个饭都吃不饱的蠢东西。
  所以卽就当兵的义务而论,自然就应配什么人都当着一样期限的兵,才祘公平。就是做将官的,也应配当过了兵役,方能升做将官。好比中国,胡政府要行征兵的法子,就应配叫载湉同着端方等,先自己做着征兵,尝尝标统余大洪等军棍的风味。至少也要先把载沣溥伦之类,砍去几个脑袋平,平警察某狗总办之气。
  把我的肚也气破。倒说是端方坐在那十八重门进深的总督衙门里,在那里加恩,叫江东的靑年子弟,放了书包,辍了恒业,被他去当猢狲弄。
  有人说,朋友你也到过外国,当外国人将你加白眼的时候,你也气一个不了。
  那么你爱别人尊敬你,你便当自己头一个去当兵。为什么止要把人家的性命,来换你的光荣。你只种样子的存心,便有可贱之道。况且人家若靠着强横看轻我,我一点也不羞耻。我羞耻的,还只是我“个人”没有学问。
  那人还说,纵使你“个人”果有学问,他减了你的国,把你牵着去做奴才,你便如何?
  你说是个个人当兵,我说是个个人有学问。好在人家不依了你,便依了我。依了你自有你的说法,我也不来管你。若是依了我,个个“个人”都有了学问。请问你,从古至今,可曾见没有学问的兵,灭了有学问人的国?
  他说恐怕学问是来不及,不如先用了兵再说。
  我说,这就是根本上的错误,所以学问也断乎学不成。如其不信。日本东京的中国留学生,早已从一万五千,而减缩为一万,缩为五千,缩为三千二千。这是什么缘故。 这便是中国人之学问,已经成就之故。
  你自然晓得,优存劣亡。人类之存亡,全是一智识问题,毫无强弱问题。并且智识愈开明,则兽类之战争,愈厌弃于人类。人之欲善,谁不如我。异日世界将无招兵之地,复安有战争。所可怕者,智识不足与世界开明人类共生存,徒为累于世界,而世界欲博济之而无从耳。
  “盆子放在牛奶油里”,巴黎一极有名之滑稽报也。彼报本非党人之报,然彼亦殊厌弃于军国主义之无谓。故于前星期报上,特绘左图以表意。
  第一图德王与法总统各推其兵官,使上前交锐。于是德法之兵官相问曰,预备好了么?此时所谓王与总统者,止以为预备旣好,从而两面开枪。不料第二图两面军队各应曰“是”。是者,是已预备反攻人类之贼。“是”声未毕,德兵官卽突开一枪,而德王倒地。法兵官亦突飞一脚,而法总统屁股仰天,窜跑如飞。此虽不过一游戏小画,然社会之心理旣成,可见万国革命之风潮愈进,必有如法泡制之一日。
  盖猴子搦了猫脚爪,卽如第一图推背之情态,而报之以第二图突开之一枪,及突飞之一脚,未为不恕也。(录自民国前四年“新世纪”第五六号)
  杨 度
  题目标着杨度,文章实不是专做杨度,不过从杨度说起,杨度并没有什么可惊可愕的事件,有人说他,做了京卿之后,在南城用二千银子,买一个妓女,叫做彩云的,作着小老婆,又恐不利于淸议,扬言这是他伯母大人的意思,不知如何一想,又觉不好,便转赠了一个姓周名叫大烈的朋友,只位周大烈公,又在津报上登了一个吿白,讲只故事的朋友,也没有说得很淸楚,总而言之,是说杨度在北京做嫖客,娶小老婆,如是而已。
  普通说起来,这也有什么稀罕,没有说割了鸡巴,才好做京卿,中国人有了鸡巴,自然要娶小老婆,所以只杨度的题目,是没有做文章的价値。
  我们一班朋友们的意思,仅觉得没有什么杨度柳度,梅度李度,总归入了大淸国腐败官场的洪垆,就由不得你不类我类我,腐败到一般地位。
  所以这一只洪垆,无论如何再要不得。若是中国人果然希望着一点进步,定要先把这只洪垆,打碎了才好。
  杨度的宗旨,没有什么深奇奥妙,不是望在大淸国做个政客,穿戴着朝珠补挂,红顶花翎,摇摇摆摆,代湖南多造就成功一个绅士,定是胡说八道,借着做官,蓄一点革命的潜势力,果然是前者,则做文章的随便指斥他几句,正可以使他的耳朶边微微的热着;若是后者,见得他为革命党所诟骂,亦可以替他格外装得像些。
  然而那后者,我们有许多有见识的朋友,认定是大谝小谝,自己谝了自己一阵,终归反被他人谝去。
  不好谝的,却止有一个康有为,因为这个东西,老奸巨滑,实在不容易相交,所以满洲政府,亦无疑无贰的,同他势不两立;有满洲政府一天,便没有康有的出头日子,至于若梁启超,还値不得三分之二的杨度,若是康有为今天死了,梁启超便明天召进北京,现在是大家厌恶着康有为,所以牵带了厌恶着梁启超。
  若大淸国腐败官场的洪垆,要镕化康有为,恐怕康有为定在洪垆里,另成了一个精怪。若区区镕化着杨度、梁启超之徒,正叫做不费吹灰之力,立刻镕化得无影无踪。
  所以尤其猥琐,落落如东西洋之留学生者,平日间无论装足了志士的面孔,某某是东京之表表者,某某在上海为卓卓者,某某有欧美之习气甚重者,一进北京便马车不坐,喜坐大安车;番菜不吃,喜吃广和居;恳亲会不接,喜在湖广会馆团拜;译书汇编不刻,喜刻丙丁同年录;种种腐败之习惯,曾记丁酉戊戌之交,于津沪间相逢学堂之少年,其意一若八股家旧日之情态,无此丑秽之名词,可以供其斥骂。不料从什么东京,什么伦敦,什么嘉利福尼,走了一转,重回中国,前后竟成两人。不但事事模仿那最腐败之八
  股家生活,并且恨不得将中国向来乡党自好之士,所鄙夷不屑为之习惯,亦一一尤而效之。盖此辈寒乞儿,实皆不曾见过十面也。
  最好笑者,莫如最近之洋状元某君,以彼兄弟之才华,当丁、戊之时,如其不必高自位置,鄙科举而有所不屑,忽欲从事于西文,则出其八股小楷之能力,岂非早有兄弟词林之望,循资按格,今且升讲读,调丞参,俨然为留学生之先进矣。乃必出城头上之棺材,忽自污最可贵学生之资格,仍素笔爬坐于地上,作自强不息之经论,老弟钦赐进士,老兄钦点翰林,为先后之济美,眞匪夷所思也。乌乎习俗移人,安有贤不肖,或能幸免乎。
  故西来舟过南洋,旅居南洋之西客,新登舶者,傍晚坐舵楼,一皆纒巫来由之幅布而不裤,人之所以为人,惟其富于模仿性,少数者,每为多数者所转移,欲少数者之不同化,必有特别之组织始自成为变例。“此如西人之居上海,华人之居旧金山等,皆以自为风气之组织,故有不同化之变例,”至于中国腐败之官场,入之而欲别为组织者,则与之不相适,求与之适,自然必至于同化,此我辈所以能断言,大淸国腐败官场之洪垆,一日不打碎,卽中国人永远无进步,故中国不自革命,而欲望腐败不达极点,可以幸免瓜分者,请勿作此梦想也,请勿作此梦想也。(录自民国前四年“新世纪”第六七号)
  摩托救国论
  民国二十年十一月十日在中央大学讲
  “各位在座的都是中国有希望的靑年,现在国耻当前的时候,责任格外重大,非比我老朽了;但是中国的国耻,决不是破题儿第一遭,也不是什麼新奇的花样。中国的国耻很多,并且很久就有的了。
  先自黄帝、尧、舜时算起,中间受了不少外族的欺侮:蚩尤、玁允、匈奴、北魏、辽、金、元,满淸。我们中国已做过不少次的亡国奴了。但是中国人向来是以堂堂大国自居好肉麻的角色,以为那些蛮夷的小小的捣乱不算什麼一囘事,也不过像臭虫、蝨子一般的打麻烦罢了。
  到了鸦片战争,我们的两广总督也被别人捉到印度的加尔各达做囚虏去了。吃这样的苦,我们还不以为可耻。到了甲午那年,日本小鬼竟敢公然的同满淸大皇帝捣起蛋来了,无故在东海里打沉中国好几条运船。这时我们的皇帝太翁才勃然大怒,下圣旨叫迎头痛击日本的兵舰。那知道这一气气过火了,就把辛苦练成的北洋舰队气得精光大吉,并且还赔款、割地,眞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大触霉头。
  到了庚子那年,大家觉得洋鬼子越发太胡闹了,似乎有打一下的必要。这麼一打,又打脱了不少的银子,打丢了不少的权利,从此大家才晓得天天起来都是国耻,灶神菩萨,一碰一鼻子灰。这样对付外国人,不是根本的办法,所以才革命,推翻满淸。想不到我们革命后还有国耻,更想不到最近有这样大的一个国耻!”然后他又讲到外交的政策和救国根本的问题,他说:“在前几囘的国耻里,我们的外交家不会用手腕,所以老上当。这一次的国耻,虽不绝后也要算空前了。所以怕再上当,就反对直接交涉。即然这样,就赞成间接交涉了;换句话说,就是让国联或第三国出来调停。联这次可算卖尽了老力。但是狡猾的日本在日内瓦扯着把子,中国就做了个大笨瓜一肚子气闷着,这样那能说得上交涉呢?间接交涉又是个此路不通。所谓反对直接交涉就是同反对交涉一样;直截了当说一句,就是不交涉!然则怎样办呢?那只有一条路,大家去拼命!换句话说,就是反对直接交涉,主张直接战争!战争这两字太可怕了,就说抵抗吧!但是我们一面又唱不抵抗呀!或者不抵抗,是不直接抵抗,就是用拖人下水的方法,惹别国同日本干。但是这种障眼法有谁个文明国家肯上当呢?
  民国十六年武汉收囘了英租界,说还要收囘日租界,於是日本开了几十隻军舰到汉口。鲍罗廷便敎我们瓜瓜叫的外交家陈友仁出来说一声不抵抗。日本人一看,弄得莫明其妙,随后把军舰又开走了。那一囘就算是不抵抗成了功。但是实际上就算是不要了一次脸!这一囘我们又叫不抵抗了,结果怎样,不能断定。世界上好的事和坏的事是隔不多远的。越是好办法,愈加容易出紕漏。譬如跑铁丝一样,从铁丝上跑过去了,自己是瓜瓜叫的好角色,能够得大众的喝彩。但是一跌下来,脑袋不开花也嘴巴不整了。如果走木板桥,虽不出色,但不危险。越是出色的事情,危险愈大。不抵抗三字用得巧是很好,用得不巧就倒楣了。如果世界还有所谓公理,不抵抗的最后,终得到所谓同情。那麼这囘的事,解决起来就容易了。否则除了不交涉不抵抗外,还有什麼玩意儿可做呢?所以我们觉得不抵抗,终不是好办法,最好的还是只有拼命。因为就是现在用不着拼命,将来恐怕还是要拼命的。说到拼命,决不是空手做得过去的。除了这种拼命的决心以外,还要有準备。啊!说到準备,又要敎人揑把冷汗了。
  我们从甲午认识并且了解国耻的由来以后,到如今已三十多年了。拿我个人说,我準备了些什麼呢?别的人在这三十多年中又準备了些什麼呢?现在我们仍然在这裹唱抵制日货。怎麼东京没有人唱抵制华货呢?这证明中国準备了这样久,连準备一点华货被人抵制的都没有!推开窗子说亮话,我们现在为什麼提倡不抵抗呢?不过因为不能抵抗罢了。为什麼不能抵抗呢?就是没有极利害的机关枪大抱。我们从今天起叫做準备,準备。準备三年不成,五年;五年不成,十年;十年再不成,那麼老大的中国眞眞不可救药了。”他在中间又讲到中国宗敎的问题,但是与本文没有多大关系,故从略。现在让把最后一段与本题最有关系的记在下面,就是何以摩托能够救中国呢?他说:“我们现在缺乏的就是机器,所以不能同别人抵抗。庚子那年八国联军进平、津的时候,有二百几十个德国兵佔据了北洋学堂的最漂亮的建筑,所谓大楼。有一天来了二三万中国义和团,有的背着火枪,有的持着长矛,攻打大楼,德国兵一个个按着不动。看见义和团都是雄纠纠地大汉儿,好像戏臺上装的张翼德差不多,耀武扬威,看得很有趣。等他们快到楼下的时候,『轰』,一排机关枪,不费力就把一批中国人打死了。於是义和团又排队向大楼前进。这样一批,一批送了二三千人的老命。结果二百几十个德兵,弄得摇头奇怪。所以我们只说拼命,还不行,还得準备机器。但是机器的花样太多,我们只要準备一样就够了,那就是摩托。法国不也是一个海军国麼?可是当英、美、日拼命在那麼讨论海军问题时,他丝毫不管,却暗地里在那里造飞机。现在列强都晓得没有那一国的飞机有法国这样多,是世界第一等的空军国!我们也来学法国的方法,準备摩托:天上的飞机,地上的铁甲车,海底的潜水艇,如果三样,只要这三样,能够发展到相当的样儿,就足够自卫了。但是中国事事不如人,发展摩托那能比别人强呢?其实我这话错了,中国人不见得事事都不如人的。譬如鸦片烟,世界上的人都不吸,独我们中国人吸,不是胜过别人的地方吗?(此时大家的鼓掌声笑声齐作)你们不要笑,据海关上过去的统计,每年中国人吸鸦片烟的消耗大约有五万万,实际上十万万都不止,你看惊人不惊人?他们能吸十万万的鸦片,再玩一玩十万万的摩托有什麼不能呢?把摩托看做鸦片第二。要是中国人个个都有摩托癖,一定可以救中国了。”(录自民国二十年十一月十四日南京“中央日报”)
  ……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页  数:8640

开  本:16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71.2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