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饭否--寻找隐藏的盛宴(一个职业吃货十年秘制的美食宝典:觅食靠谱馆子,畅谈饭局文化)
饭否--寻找隐藏的盛宴(一个职业吃货十年秘制的美食宝典:觅食靠谱馆子,畅谈饭局文化)


饭否--寻找隐藏的盛宴(一个职业吃货十年秘制的美食宝典:觅食靠谱馆子,畅谈饭局文化)

作  者:小宽 著

出 版 社:群言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年01月

定  价:38.00

I S B N :9787802563889

所属分类: 人文社科  >  文化  >  饮食文化    

标  签:烹饪/美食  饮食文化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吃货也分三步走,入门级别的是吃大店名店,算是走正门,练筋骨长见识开味蕾;接下来是吃难找的旮旯小店,算是偏门,跋山涉水,为了一口独特滋味;最后是回归家庭,弄家宴款宾朋,吃喝都是题外话,美味都在笑谈中。
作者小宽将十年试吃经验汇集于书,便成了一个吃货的思想集;各路美食登场,色香味俱全,成了视觉的饕餮盛宴;各色餐厅亮相,星级饭店与街边特色小吃并行,给吃货们描绘了觅食路线图,《饭否》不仅是“你吃了么”这样简单,还会告诉你到哪里吃更靠谱、更美味、更舒心。

TOP作者简介

  小宽,本名赵子云,1980年出生,金牛座,B型血,是个胖子,初级痛风患者,职业吃货,业余诗人,美食记者,专栏作家。2003年始供职于《新京报》担任美食记者至今。在北京吃喝江湖混迹十年,从五星酒店米其林餐厅到路边摊街边馆,所到之处必要品个滋味,尝个新鲜。其文字散见于《生活元素》《时尚先生》《投资有道》《精品购物指南》等媒体的美食专栏,出版有《小宽带你100元吃遍北京》《青春饭,我们都爱重口味》等畅销美食宝典。

TOP目录

美味佳肴
吹牛
狮子头
寻煲记
烤鸭江湖
杂牌菌队
只谈锅事
杂烩之美
爱情八宝饭
涮肉八大家
猛将肥鹅肝
长江三姐妹
大闸蟹的风水流转
饭冰冰
南方系在北京

 

吃人说梦
秀色佐餐
北京style
吃人说梦
厨师传奇
情迷菜市场
高,实在是高
不足为外人道也
日本料理的两张面孔
恋爱饭
东仙西弛
超级包房
偏门料理
分店法则
身边的异乡
饭局的第二落点

 

我要我的滋味
餐桌好声音
口福如东海
艺术饭
大嚼西班牙
CBD的饕餮鬼
一个主食爱好者的自白
饭导爱
餐桌上的硬货
煎鸡蛋也是鸡蛋啊
口舌之间,清凉世界
贴心贴胃的北方小馆
兄弟,来一碗内牛满面
上海的老克拉与北京的老帮菜
春饼
老陕进城记
一个人吃点好的
节后鱼生

玉液琼浆
欲把黄山黑比诺
女人也爱威士忌
人人都爱琼瑶浆
拿什么来搭配你,我的烤鸭
谁敢横刀立马,唯我雷司令
一杯苦艾酒就是一轮落日
印第安的妖娆之味
伏特加的冰火两重天

后记  胆怯的吃货
附录  吃货北京觅食指南

TOP书摘

序 / 未曾出家已还俗
几年前,我认识小宽的时候,他是个吃货。后来才知道,他还是个诗人。
事实上,小宽在认识我和被我认识的之前之后,一直就是个诗人。几年来,我怀着悲喜交集的心情,亲眼目睹小宽之肉身一顿一顿地从微胖界步入标胖界。此一态势,对于吃货来说,实属可喜可贺;对于诗人来说,却是可歌可泣。也就是说,在他的肉身暴露了他在精英遍地的诗人界里的卧底身份的同时,他的诗歌也出卖了他在屌丝成堆的吃货行里的潜伏自我。
不过,看上去小宽本人对此并不在意,诗集,吃集,一本本地连着写,接着出,而且,这一次居然还把替
他新书写序的工作派到了我这个巨胖界人士的头上。
说到替人写序这活儿,据说最新流行的写法是不写对方,狂写自个儿。为了赶个时髦,凑个热闹,我也未能免俗地说件自己的事儿吧。前两天,饭桌上来了个新人,几杯落肚,话密起来,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她对我的第一印象:“您长得很像一个还俗的和尚”。
未曾出家已还俗。对于这种说法,我本人的态度是既不反对,也不提倡。但还是更愿意把这个不光荣也不耻辱的称号转赠与小宽,因为从吃到诗,由心而相,他都比我更适用。
关于出家和还俗,有个故事说:一小和尚剃度之后,念经不出一月,就受不了寂寞,求还俗,获老和尚准了,下山去也。数月后,又因不忍红尘三俗,再次上山,获准重披僧伽。此后,如是者出入佛门五次三番,老和尚终于烦了也颓了,遂大喝一声:“呔!你丫听好了,与其不上不下地苦逼般干活,何不在半山腰开一茶馆,可攻可守,可退可进,不出家,不在家,不争论,不折腾,你的明白?!”
此言一出,小和尚顿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于是高高兴兴下山去,平平安安讨老婆,于半山处支顶凉亭,开个茶馆,下观尘世,上聆佛音。从此以后,两口子你烧水来我沏茶,过着幸福的生活。
如果写诗算是出家(至少是灵魂出家),那么喝酒吃肉就是还俗。故事里的这个小和尚,就是我们的朋友赵子云,法号小宽。
长期以来,小宽就这样盘踞在北京的金山上的半山区,一手写诗,一手写吃,扮演着一个“在高级馆子里找靠谱主食”,在“北海公园金碧辉煌的会所”里寻找“迷人的炝锅面”,在昆仑饭店大嚼“百合酱肉大包和山东莱阳面”的还俗僧人。他满嘴酒气、一身正气地吃进酒肉,吐出诗句。用一颗柔软的心,去消化餐桌上的那一锅锅硬货,腹有脂肪气自华。把屌丝的形、精英的神,做了一场神形大挪移。他的吃和他的诗,直把我看得神魂颠倒,眼花缭乱,忽而觉得自己真是他的忘年酒肉朋友,推杯换盏,同吃清蒸大苏眉;忽而又相信自己绝对是他的更年soulmate,踏雪临窗,共剪清新小苏梅。
要准确地描述小宽的工种,最生动的语言莫过于他自己的诗:“醉了酒,朝江面呕吐灵魂”(《长江之歌》;至于那种微妙的工作状态,无非是“阴茎微微勃起,海绵体里充溢着多汁的云朵”(《无达诂》)。
在小宽之前,我印象最深的“吃诗”,是台湾诗人夏宇的《甜蜜的复仇》:“把你的影子加点盐/腌起来/风
干/老的时候/下酒。”
现在我相信,小宽是绝对不屑于去干什么腌制的活儿的,更等不及风干,他直接把你的影子剁巴剁巴嚼巴嚼巴,在风中,滋溜一声下酒了。
成为吃货之前,我也有过短暂的写诗时代,对于这一青春期第三性征,我在坚守青帮“许充不许赖”之规矩的同时,也一向自我默视为历史上的污点。相比之下,小宽就敞亮多了,他带着满身的新旧污点淡定地充当着他自己的污点证人,在诗歌的末法时代和吃喝的像法时代,对自己进行着一场又一场的就地正法。
道在屎溺,酒肉藏诗。作为小宽的朋友、共犯和读者,我衷心地希望他能在不久的将来再出一本书,把他
的诗集以及“吃集”来个大合并、大兜乱,不按体例,打破顺序,任意编排,随性穿插,让我们得以痛饮他用酒酿成的诗,同时用这酒来下他用肉做的文字或文字造的肉──至于这本书的书名,我已经替他想好了,就叫《汁?吃?诗》。没有舌尖,都是大舌头。
沈宏非
艺术饭
我的朋友巫昂搬去了宋庄,租了一个大房子,三层楼,有大画室,有大院子可以种菜,顶层有露台可以做“仰望星空状”,能养狗,能养猫,冬天有地暖,工作台有好几个,早上在东边,迎着朝霞,下午在西边,送走晚霞,房租便宜,也就是在城里租个两居室的价钱,还不能是精装的那种。
我去找她玩,顺便观摩一下宋庄的艺术产业,满眼的艺术馆,造型各异的房子,壮观场面快赶上“大跃进”时候的大炼钢铁的小高炉了。满大街都能见到艺术家模样的人,他们或者光头,或者长发,或者穿着个性,其醒目程度超过一盘宫保鸡丁里的鸡丁,小炒肉里的肉片。
据说常年在此驻扎的各类艺术家诗人有3000人,有人想到这3000人的作品能卖多少钱,我想的是:得有多少餐馆才能满足这3000个挑剔的胃呀。依据我的经验,艺术家扎堆的地方必然是吃货扎堆的地方,艺术家走南闯北,吃吃喝喝,艺术有优劣,吃货无真伪,我寻思着,这群艺术家聚会聊天的主题也无非是:吃喝、挣钱、姑娘……
巫昂进庄半年,俨然已经是庄内人了,她知道哪里好吃,哪里蒙事。宋庄虽小,也阶级分明,小堡村相当于富人区,许多有名的艺术家居住在此,对于外地刚来宋庄的新人来说,这里就是“革命圣地”,方力钧、栗宪庭的住处就相当于杨家岭。而在餐馆吃饭,能去米娜餐厅,苹果树下吃大餐喝咖啡的,也已经事业小有成,而刚来的落魄分子,只能和批发画板画布的打工仔混迹在驴肉火烧、桂林米粉处填饱肚子。
米娜餐厅开了不少年了,算是宋庄情调餐厅的元老级别,这里的老板是一对艺术家夫妇,米娜是老板娘的名字,一个简朴的院子,弄得有情有调,有菜地,有竹林,一个玻璃做的大屋顶,阳光可以洒下来。服务员是聋哑人,点菜的时候只需用手指指点点即可,他们都聪明能干。许多造型各异的艺术人士中午来,吃一碗燃面,再悄然远走。这里做川菜,地道的川菜,巫昂和我推荐这里的毛血旺,我觉得孜然焗兔腿更妙,口感筋道,上面洒满花生碎,辣,但是过瘾。麻辣水人参,其实就是泥鳅。在中国的西南片区,做泥鳅是厨师的拿手菜,肥硕的泥鳅,去头,混以仔姜,泡菜,辣椒,再用黄瓜片打底,泥鳅入味,肉质细滑,也可以尝尝里面的姜片,是一种动情的酸辣,有点冲,好吃;打底的黄瓜微微脆,其实我觉得如果在里面再加入一点魔芋也是不错。
好吃,但是总觉得太“宋庄”了。类似“宋庄style”的馆子还有苹果树下,艺术的劲头太足了,有点像放了鸡精的汤,鲜是鲜,吃多了容易口渴。我想找的是那种“给你一下子”的小馆子。
看电影我喜欢看“全片无尿点”的那种,吃小馆子我喜欢吃“菜单可以点一本”的那种,我又偏好重口味,巫昂跟我很对路,马上领着我去了另外一家,叫湘菜香。有点不好找,小馆子旁边都是卖画框画布的小店,算是艺术家们的配套工种。巫昂还在一家装裱店停了一下,原来她是取自己的画。原来这个女诗人、专栏作家、笔迹分析者、心灵鸡汤调配师,现在又多了一个职业——画家。
小馆不大,生意火爆,晚上要是晚来一会儿,排队是注定的。具体来说,这里的菜是湖南浏阳菜,出品貌似粗糙,一份份盛放在瓷碗里,实则锅气十足。北京有太多注重盘式的“瞎讲究菜”,这里的犹如在土地上野蛮生长的植物,带着烟火气。
真的几乎每一道都好吃,简简单单一款煎豆腐,已经灭掉大多数餐厅的豆腐菜,浑然味厚,里面软嫩,吃完这口豆腐,玛丽莲?梦露的豆腐我都不想吃。最妙的是金钱蛋炒拆骨肉,金钱蛋算是湖南乡间的做法,把鸡蛋蒸熟,裹上一点糊,炸至金黄。拆骨肉则是骨头上踢下来的肉,貌似散碎,其实最香。两者合一,几乎平趟宋庄。人说湘女多情,这道菜也如湘女,浓烈、香艳、下酒、下饭。据说宋庄许多餐馆现在都有金钱蛋,毫无疑问,这是溯源地,是宋庄的“庄蛋”。
在“庄蛋”的映衬下,巫昂也显露出吃货本色。她边吃边四处寻找,我问她在找什么。她说在找一个服务员。“是一个臭脸服务员,对客人冷嘲热讽,如秋风扫落叶般无情,每次来都得她拌嘴,几天不见还真想。”
我说,是不是嫁给艺术家了,有的艺术家也属于这种“受型人格”,喜欢这个套路。巫昂怅然说:“没有这个臭脸服务员,我都觉得这顿饭吃的有点寡味。”她说着挑起一片金钱蛋。这勾起了我对臭脸服务员的万千联想:她需要多么粗壮的灵魂,才能绝然面对3000名艺术家,面对5000名打工仔,300名美发学院的学生?我准备过两天再来一次宋庄,不为“庄蛋”,只为“装蒜”。

  ……

TOP插图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页  数:250

开  本:大32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63.9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