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处在十字路口的选择:1956--1957年的中国
处在十字路口的选择:1956--1957年的中国


处在十字路口的选择:1956--1957年的中国

作  者:沈志华 著

出 版 社:广东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年01月

定  价:58.00

I S B N :9787218084817

所属分类: 历史  历史  >  中国史    

标  签:历史  中国史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为什么1956年的希望和期待会转变成1957年的失望和消沉;
  为什么中共八大在1956年确定了扩大民主、加强法制、集中精力搞建设的方针路线,到1957年却反其道而行之;
  为什么毛泽东已经看到了苏联社会主义模式的种种弊端,到头来还要重蹈斯大林的覆辙,为什么中共一代精英百般思索却做出了如此选择,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波兰、匈牙利危机中,中国充当了什么角色?
  《处在十字路口的选择:1956--1957年的中国》试图利用目前所能看到的文献史料,描述这一历史过程。

TOP推荐理由

1956年,中共八大刚刚过去一个月,暴风雨就来了——东欧爆发了令人震惊的“波匈事件”,紧接着的1957年,中国迎来了一场席卷神州大地的“反右派”运动……
中共八大为什么不提“毛泽东思想”
苏共二十大的路线以及赫鲁晓夫秘密报告的实质是什么
毛泽东最初对批判斯大林抱有什么样的心态
冒进与反冒进,毛泽东和周恩来的最后一次正面冲突

TOP作者简介

沈志华,著名历史学家,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终身教授,国际冷战史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历史系兼职教授,香港大学名誉研究员。
  前半生,档案砸掉了沈志华的饭碗;后半生,档案成了他的精神食粮,人生中的大悲与大喜都与档案密不可分。
  主要著作有:
  《新经济政策与苏联农业社会化道路》(1994年)
  《朝鲜战争揭秘》(1995年)
  《毛泽东、斯大林与韩战》(1998年)
  《中苏同盟与朝鲜战争研究》(1999年)
  《中苏同盟的经济背景:1948-1953》(2000年)
  《斯大林与铁托--苏南冲突的起因及其结果》(2002年)
  《苏联专家在中国(1948-1960)》(2003年)
  《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2007年)
  《苏联专家在中国》(2009年)

TOP目录

序言:转折还是选择——如何估计1956-1957年的中国
第一章 知识分子会议:中共的认识和政策调整
中共对知识分子地位的再认识
动员全党解决知识分子的问题
带有功利主义色彩的政策调整
知识分子的双重反应和精神诉求
第二章 非斯大林化:苏共二十大及中共的反应
苏共二十大路线的实质
非斯大林化现象的由来
中共对苏共二十大的反应
第三章 反冒进:中共关于经济建设方针争论
毛泽东主张反“右倾保守”
周恩来提出反“急躁冒进”
中央决定改变经济建设方针
来自莫斯科的意见支持周恩来
反冒进在中共全会的集中表现
第四章 中共八大:为什么不提“毛泽东思想”
毛泽东本人提出和赞同的建议
来自斯大林和苏共中央的压力
中共对反“个人崇拜”的态度
第五章 “波匈事件”:中国的反应及态度转变
苏联要求中共协助处理东欧问题
中共对波兰危机的看法和立场
毛泽东在匈牙利事件中的作用
第六章 周恩来穿梭外交:中国开始介入东欧事务
波兰危机和匈牙利动乱的余波
周恩来三国之行急需解决的问题
在新的基础上巩固社会主义阵营
第七章 人民内部矛盾:中共对东欧危机的思考
中共八届二中全会上的不同声音
“波匈事件”和斯大林问题再讨论
中国社会的反应和“少数人闹事”
中共采取的各种让步和安抚措施
毛泽东特别强调要注意思想动向
第八章 “开门整风”:毛泽东决心整顿共产党
毛泽东着手解决“人民内部矛盾”
整风动员引起两种根本对立的反应
刘少奇与毛泽东的不同关注
毛泽东决定提前进行“开门整风”
第九章 莫斯科会议:走到顶点的中苏同盟关系
毛泽东主张开会解决问题
中共为开好会议所做的努力
毛泽东在莫斯科“指点江山”
后 记
附录一 征引和参考文献
附录二 外国人名译名对照表

TOP书摘

第四章
  中共八大:为什么不提“毛泽东思想”
  关于中共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研究,是一个热门题目。对此,中国学术界和中共本身比较一致的看法,是认为中共八大提出了一条正确的路线,而把此后20余年内中国激进和极端的发展道路及其后果,归结为对八大路线的背离,同时又把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改革开放与八大连接起来。 这种理解,大致说来是符合历史实际的,但作为历史研究者必须回答的问题是,为什么八大开过不到一年,为全党和全国人民拥护的八大路线就被抛弃了呢?历史存在惯性,那么在八大路线中,有哪些地方保留了“革命传统”,而恰恰在这些地方为后来中共的激进和极端政策埋下了伏笔?这个问题正在成为学术界关注的热点。 本章选择其中一个虽然不大却很重要的方面--关于“毛泽东思想”的提法以及当时风靡社会主义阵营的反对个人崇拜问题进行考察,希望为寻找答案做些努力。
  毛泽东本人提出和赞同的建议
  中共八大期间有一件事十分引人注目,就是在所有大会文件和发言中取消了“毛泽东思想”的提法。把毛泽东思想作为中共的指导思想,是从中共七大正式宣布的。七大通过的党章明确写着:“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与中国革命的实践之统一的思想--毛泽东思想,作为自己一切工作的指针。” 然而,在中共八大党章中却删去了“毛泽东思想”的提法,只提“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自己行动的指南”。 此外,在刘少奇的政治报告、邓小平的修改党章报告和八大决议中,都没有出现“毛泽东思想”一词,甚至所有的大会代表在发言时也不约而同地都不提“毛泽东思想”。
  这个问题自然引起了各方人士的注意,很多人在学习中共八大文件时都提出了同样的问题:新党章为什么未提“毛泽东思想”?为什么没有讲中国的个人崇拜问题?现在党章不提“毛泽东思想”,是否是反对个人崇拜? 国外研究者也因此对毛泽东的地位做出了种种猜测。他们认为,新党章根本没有提到“毛泽东思想”,而是强调集体领导,这“进一步证实毛大权旁落”。“对毛泽东威信的真正打击是从新党章中删节了两处涉及''''毛泽东思想''''的部分”。他们还猜测,“刘少奇可能的确试图减少毛泽东的作用”,甚至断定“把涉及毛泽东思想的部分从新党章中删去的提议,最初来自彭德怀”。 中国史学界的研究已经否定了这些判断和推测。一般的看法是:中共八大不提“毛泽东思想”,并非突如其来,而是有一个历史过程的,而且这个决定是根据毛泽东本人的提议做出的。自1948年11月以后,毛泽东多次将送他审阅的文件中有“毛泽东思想”的字样删去,或改为别的说法。 从目前披露的大量文献和史料看,这个结论是正确的,其过程也是清楚的。
  自中共七大提出“毛泽东思想”的概念后,在中共党内没有提出任何异议。最早讲到这个问题的,恰恰是毛泽东本人。1948年11月,华北大学校长吴玉章打电报向毛泽东请示,要把“毛泽东思想”改成“毛泽东主义”,并提出在教员和学员中,“主要的要学毛泽东主义”。毛泽东给吴回电说:“那样说法是很不适当的。现在没有什么毛泽东主义,因此不能说毛泽东主义,不是什么''''主要的要学毛泽东主义'''',而是必须号召学生们学习马恩列斯的理论和中国革命的经验。这里所说的''''中国革命经验''''是包括中国共产党人(毛泽东也在内)根据马恩列斯理论所写的某些小册子及党中央各项规定路线和政策的文件在内。”
  1949年1月,毛泽东在修改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团章草案时指出:将草案中的“毛泽东思想”,一律改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与中国革命实践之统一的思想”;将学习和宣传“毛泽东思想”,改为学习和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在1949年3月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又强调不要把他与马、恩、列、斯并列,说如果平列起来一提,就似乎我们自己有了一套,而请马、恩、列、斯来做陪客,这样不好,我们请他们是做先生的,我们做学生。
  1952年9月25日,毛泽东对《人民日报》送审的国庆社论提纲草稿作了两处修改:将“这证明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无敌力量”一句中的“毛泽东思想”删去;将“毛泽东思想使中国人民充满着无限胜利的信心”一句改为“中国共产党及其领袖毛泽东同志使中国人民充满着无限胜利的信心”,同时批示:“不要将''''毛泽东思想''''这一名词与马列主义并提,并在宣传上尽可能不用这个名词。”
  在1953年4月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第三卷中,凡有“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体系”用语的地方一律被删去,其中有些就是毛泽东亲笔删改的。 1953年4月10日,毛泽东在董必武的一封信上批示:“凡有''''毛泽东思想''''字样的地方,均应将这些字删去。”5月24日,毛泽东在中央军委报送的内务条令等文件上批示:“凡有''''毛泽东思想''''字样的地方均改为''''毛泽东同志的著作''''字样。”8月14日,毛泽东又将中共中央给中国驻越南顾问团的电报稿中“毛泽东思想”字样删去。
  这样,由于毛泽东本人一再反对,中共中央终于做出了正式决定并通知全党。1954年12月,中共中央宣传部根据中央书记处的指示起草了一个《关于毛泽东思想应如何解释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说:“党章已明确指出:''''毛泽东思想''''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与中国革命的实践之统一的思想'''',它的内容和马克思列宁主义是同一的。”《通知》还特别说明,“毛泽东同志曾指示今后不要再用''''毛泽东思想''''这个提法,以免引起重大误解。我们认为今后党内同志写文章做报告,应照毛泽东同志的指示办理。”毛泽东在审阅这个通知稿时加了一句:“在写文章做讲演遇到需要提到毛泽东同志的时候,可用''''毛泽东同志的著作''''等字样。” 这个《通知》的精神并没有限定在党内传达,12月19日毛泽东在一次座谈会上向与会的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打招呼说:“我们不提毛泽东思想。如果把毛泽东思想同马列主义并提,有人会以为是两个东西,为了不使发生误会,就不提毛泽东思想。”
  上述情况足以说明,那时不提“毛泽东思想”的确是毛泽东本人提出的,而且中共中央书记处也有明确指示,并在中共八大前已广泛告知党内外(只是没有传达到基层)。所以,在研究中共八大不提“毛泽东思想”这个问题时,追究起草文件时是否专门做过决定,是否有人建议或者是谁“最初提议”的,都已经没有意义了。莫说目前没有发现任何有关的史料,即使存在这样的决定和建议,相信其内容也不外如此。既然党内高层早已达成共识,中央也发过通知,那么这一切都是没有必要的。问题是毛泽东为什么会产生这个想法,并且一再强调不能提“毛泽东思想”?这是否如很多人以为的那样,毛泽东和中共早在赫鲁晓夫提出反对个人崇拜之前就有了这种主张和想法?
  来自斯大林和苏共中央的压力
  胡乔木后来解释说:“这与苏联共产党对毛泽东思想的提法不感兴趣有关。”“在我们党提出毛泽东思想后,苏联党始终拒绝承认这个提法。在苏联报刊上绝口不提毛泽东思想。这成了一个禁区。凡是中共文件中提了的,它在发表时都给删掉。既然苏共是如此态度,而中国革命又离不开苏联的帮助,从大局出发还必须搞好与苏共的团结,出于这样的考虑,不仅''''历史决议''''将毛泽东思想提法删去,并且在1956年八大不提了。” 这就是说,毛泽东主张不提“毛泽东思想”是被迫的,他所顾忌的只是斯大林和苏共的态度及其对中苏两党和两国关系的影响。
  胡乔木的这个说法是有根据的。1948年下半年,在社会主义阵营里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苏南冲突,共产党情报局10月会议决定将南斯拉夫共产党逐出教门。斯大林决心与铁托分裂的根本原因,就是不能容忍南共的自作主张和在巴尔干独立门户的“民族主义倾向”。与此同时,针对东欧各党“走自己的社会主义道路”的思想和主张,斯大林在共产党情报局范围内开展了一场围剿“狭隘民族主义”的斗争。 毛泽东对此极为关注。当时,国共之间决定中国命运的决战已经开始,中共绝对需要苏联的全力支持和帮助。据苏共中央联络部观察,从1947年9月召开共产党情报局的成立大会后,中共就明显地表现出对苏联的好感,并广泛地利用会议材料开展反对帝国主义和反对派的斗争。 所以,共产党情报局1948年对南共和民族主义的批判,立即得到了中共的积极响应。中共中央专门做出了关于南共的决议,指出:铁托集团由于违反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一系列基本观点,因而陷入了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和资产阶级政党的泥坑。11月1日,刘少奇撰写《论国际主义与民族主义》一文,7日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认为,“一切民族,要从帝国主义压迫下争求解放和保卫民族独立,取得苏联及世界无产阶级和共产党人的援助,乃是胜利的最重要的条件。” 毛泽东就是在这个时候第一次提出对宣传“毛泽东思想”降温的,其目的和考虑不言而喻。
  斯大林去世后,毛泽东的压力本来可以也应该解除,但他为什么仍然坚持不同意使用“毛泽东思想”一词?其原因还在于苏联--苏共此时开始的反对个人崇拜的举动及其在中国党内的影响。斯大林死后不久,苏联报刊就开始从理论上谈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并提到个人崇拜问题。在1953年5月9日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上,根据贝利亚的倡议,通过了关于在节日期间禁止游行队伍抬举领导人画像的决议,马林科夫和贝利亚并由此谈到了个人崇拜的危害性。 接着发生了贝利亚事件,苏共中央为此做出的7月决议特别指出了“另一种不正常现象”,即在“近几年来的宣传工作”中,“走上了一条宣扬个人崇拜的邪路,从而贬低了党的领导核心和整个党的作用”。 苏共中央还特意安排了三次会议,分别向中共、东欧各党及意共和法共介绍情况,而在这里,斯大林遭到了点名批评。据参加会议的意共代表带回的材料,马林科夫、赫鲁晓夫和莫洛托夫等人出席了通报会。莫洛托夫在宣读全会文件后进行的长篇解释性讲话中,列举了斯大林的一系列错误。通过许多具体事例,莫洛托夫描绘出一个头脑简单、性情粗暴、处事偏执、权欲熏心、甚至有些疯癫的最高统治者的形象。莫洛托夫最后告诫说,为了避免重犯“个人崇拜”的错误,“应该坚持集体领导”。
  此后,类似的消息不断传到国内。1953年12月25日中国驻苏使馆向中宣部报送了两个材料,介绍了苏联报刊和宣传中批判个人崇拜和教条主义的情况,中宣部编印的《宣教动态》1954年第3、4期刊载了这些材料。1954年3月27日,大使张闻天又向中共中央办公厅报送了一份题为《苏联宣传中对斯大林提法的改变》的材料。4月28日毛泽东批示刘少奇:这些都是“重要文件”,作为内部文件印发各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及在京有关人员。 鉴于苏共当时在社会主义国家中的地位和影响,其反对个人崇拜的做法在中共中央引起的反响是可以想见的。这年12月中宣部发出的那个关于如何解释“毛泽东思想”的通知,不能说与这些背景没有直接关系。
  苏共二十大以后,特别是在1956年7月《人民日报》公布了苏共中央《关于克服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决议以后,反对个人崇拜问题更加成为了一个敏感的政治话题。新华社编辑的内部参考,大量登载了中国社会各界的种种议论。人们不仅为赫鲁晓夫揭露出来的斯大林的错误感到震惊和不解,而且已经有人提出了这样的疑问:中国党内有没有个人崇拜?天津市干部提出,“今后歌颂领袖时应恰如其分,如有些歌曲中有毛主席是人民的大救星等词句,应考虑改变一下”。 广州市工商界部分人士说,“苏共能够这样暴露缺点,才是发挥民主精神”。“我们过去有时说''''祝毛主席万寿无疆!''''这是不够恰当的,带有封建色彩,也是个人崇拜,忘记了党的集体领导的力量!” 长春市干部中也有些人认为,中共也有个人崇拜的现象,如开会时只给毛主席致敬电,不给党中央致敬电,电影里只提毛泽东军事思想,不提党的军事思想,农业发展纲要中只说毛主席的指示,不提中央的指示等。更有的人提议:“我们国家对党的领袖也应注意”,“不应强调喊毛主席万岁”。 一时间,世界各国共产党都在减少对自己领导人的宣传,以避个人崇拜之嫌。东欧各党紧跟苏联自不待言,连法共和意共都赞成批判个人崇拜的现象。 越南劳动党中央机关报《人民报》则在7月10日发表社论,欢迎苏共中央关于克服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决议。 甚至朝鲜也逐渐减少了个人崇拜式的宣传,最先改变的是取消了“金日成万岁”这个口号。 在这样的氛围下,毛泽东本人和中共高层领导人自然都不便再重新提出“毛泽东思想”。由此可见,在中共八大和有关文件中不提“毛泽东思想”,乃为客观形势所迫,而非主观愿望。
  ……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440

开  本:16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46.8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