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元曲鉴赏辞典(珍藏本)
元曲鉴赏辞典(珍藏本)


元曲鉴赏辞典(珍藏本)

作  者:上海辞书出版社文学鉴赏辞典编纂中心 编

出 版 社:上海辞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年12月

定  价:450.00

I S B N :9787532636051

所属分类: 文学  文学  >  文学理论  文学  >  诗歌词曲    

标  签:工具书  诗歌词曲  文学  文学鉴赏辞典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元曲鉴赏辞典(珍藏本)》是以该书长销不衰的32开本第二版为基础,对全书的版面、版式、字体、字号进行了重新设计,特别是改为16开本并放大字体,使版面更加赏心悦目。正文采用双色印刷,并插配了当代国画家如刘旦宅、戴敦邦、贺友直、乔木、钱行健、林曦明、韩天衡、韩硕、施大畏、车鹏飞、等专门为元曲名篇创作的48幅彩色曲意图,原附录部分的作家小传,也移入各自第一篇正文前,精装分三册加函套出版,从而全面提升本书的档次和品位,以满足不同文化消费层次的读者需要。

TOP目录

元好问
〔黄钟〕人月圆·卜居外家东园(重冈已隔红尘断·玄都观里桃千树)
〔双调〕骤雨打新荷一绿叶阴浓·人生百年有几)
杨 果
〔越调〕小桃红(满城烟水月微茫)
〔越凋〕小桃红(采莲人和采莲歌)
〔越调〕小桃红(采莲湖上棹船回)
〔仙吕〕翠裙腰(莺穿细柳翻金翅)
刘秉忠
〔南吕〕干荷叶(干荷叶,色苍苍·干荷叶, 色无多·南高峰,北高峰)
杜仁杰
〔般涉调〕耍孩儿·庄家不识构阑
王和卿
〔仙吕〕醉中天·咏大蝴蝶
〔仙吕〕一半儿·题情(书来和泪怕开缄·将来书信手拈着·别来宽褪缕金衣)
〔双调〕拨不断·大鱼
盍西村
〔越调〕小桃红·江岸水灯
(越凋〕小桃红·客船晚烟
〔越调〕小桃红·杂咏(杏花开候不曾晴)
〔越调〕小桃红·杂咏(海棠开过到蔷薇)
(越凋)小桃红·杂咏(绿杨堤畔蓼花洲)
商挺
〔双调〕潘妃曲(带月披星担惊怕)
〔双调〕潘妃曲(闷酒将来刚刚咽)
〔双凋〕潘妃曲(一点青灯人千里)
胡祗通
〔中吕〕阳春曲·春景(几枝红雪墙头杏·残花酝酿蜂儿蜜·一帘红雨桃花谢)
〔双调〕沉醉东风·赠妓朱帘秀
伯颜
〔中吕〕喜春来(金鱼玉带罗裥扣)
不忽木
〔仙吕〕点绛唇·辞朝
王 恽
〔正宫〕黑漆弩·游金山寺并序
……

TOP书摘

元好问
  (1190--1257) 字裕之,号遗山.太原秀容(令山西忻县)人。金宣宗兴定五年(1221)进士。曾任尚书省左司员外郎等职。金亡后,隐居不仕、,金元之际颇有声
  望.有“元才子”之称。著有《遗山集》。编有《中州集》、《壬辰杂编≥等。散曲作品仅存小令九首。
  (黄钟)人月圆
  元好问
  卜居外家东园
  重冈已隔红尘地断,村落更年丰。移居要就:窗中远岫,舍后长松。  十年种木,一年种谷,都付儿童。老夫惟有:醒来明月,醉后清风。
  玄都观里桃千树,花落水空流。凭君莫问,清泾浊渭,去马来牛。  谢公扶病,羊昙挥涕,一醉都休。古今几度,生存华屋,零落山丘。
  这两只曲子是在什么情况下写的?
  元好问于金哀宗正大元年(1224)中宏词科,充国史馆编修。次年夏天,还居嵩山,接着又历任镇平、内乡、南阳县令。正大八年秋,应诏入朝,任尚书省掾、左司都事,而汴京已被蒙古军包围。天兴二年(1233)正月,汴京守将崔立投降,元好问随被俘官吏北渡黄河,羁系聊城(今属山东)。蒙古窝阔台汗七年(1235),由聊城移居冠氏县。蒙古太宗十一年(1239),携家回到故乡忻州秀容(今山西忻州),过遗民生活,这时他已五十岁。早在他二十五岁的时候,蒙古军便已破忻州,他好容易才逃出去。在家破圜亡之后又回到故乡,首先便遇到“l、居”(选择住处)问题。这两支以“卜居外家东园”为题的曲子,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写的。与此同时写“外家”(他生母张夫人的娘家)的诗还有<外家南寺》和《东园晚眺》。《外家南寺》云:“郁郁秋梧动晚烟,一庭风露觉秋偏。眼中高岸移深谷,愁里残阳更乱蝉。去国衣冠有今日,外家梨栗记当年。白头来往人间遍,依旧僧窗借榻眠。”《东园晚眺》云:“霜鬓萧萧试镊看,怪来歌酒百无欢。旧家人物今谁在?清镜功名岁又残。杨柳搀春出新意,小梅留雪弄馀寒。一诗不尽登临兴,落日东园独倚栏。”这两首诗,将陵变谷移,家破国亡,今昔盛衰之感表露无遗。而以“卜居外家东园”为题的这两只曲子,却换了另一种写法,抒发了另一种情感,似乎令人费解。其实,这两种情感原是相通的,只有了解前者,才能更好地了解后者。
  第一只曲子先写他为什么要“卜居外家东园”。一带“重冈”已经遮住十丈红尘,这个“村落”更碰上丰收年景。在这里卜居,是十分理想的。“红尘”,指闹市的飞尘,但结合元朝的统治,在诗人心目中有复杂的新内容,这是不难领会的。用一个“”字,一个“更”字,前后呼应,把“卜居”的有利条件讲得很充分。而有利条件还不少,应该逐一利用,于是又明确提出:“移居”要趋就“窗中远岫”和“舍后长松”,“窗中”句从谢眺“窗中列远岫,庭际俯乔林”(《郡内高斋闲望答吕法曹诗》)化出,从而增加了这样一种情趣:山水诗人向往的幽居佳境,原来就在这里啊!那么,移居于此,将要干什么呢?人总要吃饭,“种木”、“种谷”之类的事,不干是不行的。然而这都可交付儿童们去干。自己呢,则“惟有醒来明月,醉后清风”啊!“醒”“醉”并列,而重点在“醉”;“醒”,只不过是“醉”与“醉”之
  间的过渡。“醉后”一任“清风”吹拂,“醒来”只见“明月”相照。清风明月醒复醉,看似悠闲,而一腔酸楚,满腹忧愤,都从这里曲曲传出。
  第二首一开头借用了刘禹锡的名诗《元和十年自朗州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中的句子:“玄都观里桃千树。”而刘禹锡的这首诗和它的续篇《再游玄都观》,以长安玄都观中由盛而衰的桃花与种桃道士作比,讽刺当时打击革新运动的朝廷新贵与当权者,这是人所共知的,因而一经借用,就会引起丰富的联想。再接上一句“花落水空流”,就自然又联想到刘禹锡的“桃花净尽菜花开”(《再游玄都观》)。那么,“种桃道士归何处”(《再游玄都观》)呢?看来诗人在感慨金朝盛衰兴亡的同时,对导致衰亡的主观原因进行沉痛的反思。然而他不愿说出反思的结果,却劝人家不必追问“清泾浊渭,去马来牛”。欲吐复吞,倍增沉痛。下面用谢安、羊昙的故事,抒发“旧家人物今谁在”的哀思。东晋政治家谢安受到会稽王司马道子的排挤,出镇广陵。不久患病还都,入西州门,因本志未遂,深自慨叹,怅然谓所亲日:“吾病殆不起乎!”果病卒。有一位叫羊昙的名士曾受到谢安的器重,谢安死,他“辍乐弥年,行不由西州路”。后来因大醉误人西州门,诵曹植诗曰:“生存华屋处,零落归山丘!”(<箜篌引》)恸哭而去。元好问用“谢公扶病,羊昙挥涕”两句概括了这个故事,当然是借古喻今,却以“一醉都休”自我麻醉,自我解脱。然而这毕竟是解脱不了的,因而又想到羊昙吟诵过的那两句诗,不禁悲从中来,发出无人能够解答的诘问:“生存华屋,零落山丘”,这种令人恸哭的事,从古到今,究竟有多少次了?不难想象,元好问在金亡之后回到阔别二十多年的故乡,田园寥落,亲友凋零,屋宇犹存,居人已逝的惨象,经常会闯入他的眼帘,触发他的愁思。因此,华屋山丘之类的词句,屡见于他的诗章。《初挈家还读书山杂诗》里的“眼中华屋记生存,旧事无人可共论”,就表现了乱后还乡的典型情绪。他虽然用了羊昙的典故,但所表现的却不仅是一般的存殁之戚和知己之感,而且具有社会乱离的广阔内涵,因而更能激动人心。
  这两只曲子从表面上看,只是写他选择了一个具有山林之美的好住处,住在这里,不事生产,不问是非,沐清风,赏明月,把一切都付之一醉,够闲适,够消
  极的。但结合特定情境看,则字字酸楚,句句沉痛,可与他的那些真挚凄切地反映时代苦难的“丧乱诗”、“丧乱词”共读。
  ……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页  数:908

开  本:16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46.7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