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远行(媲美《瓦尔登湖》的梭罗杰作)
远行(媲美《瓦尔登湖》的梭罗杰作)


远行(媲美《瓦尔登湖》的梭罗杰作)

作  者:[美]大卫·梭罗 著,董晓娣 译

出 版 社:光明日报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年07月

定  价:28.00

I S B N :9787511222787

所属分类: 文学  文学  >  外国随笔  文学  >  散文/随笔/书信    

标  签:外国随笔  文学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编辑絮语  [展开]

TOP内容简介

  本书收录了梭罗九篇关于远行的文章,文章简练有力,朴实自然,富有思想内容。在他笔下,自然、人以及超验主义理想交融汇合,浑然一体。可以说,《远行》中的文章写出了最深刻,也最宽广的自然世界。他的这些文章深受爱默生、甘地、马丁·路德·金等人的赞赏。也直接启发了《在路上》等伟大的旅行文学的创作。
  这本书在西方被誉为最伟大的旅行文学作品之一,可与梭罗最知名的作品《瓦尔登湖》媲美。

TOP作者简介

  亨利·大卫·梭罗
  Henry David Thoreau ,1817-1862

    19世纪美国最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作家、哲学家。梭罗对工业文明、喧嚣社会挤压人类、侵蚀人性心怀忧虑,他认为人类只有过简单淳朴的生活,才能享受到内心的轻松和愉悦。为此,他进入大自然进行探索,同时四处远游,以寻求生命之美和自然之光。
    他一生著作等身,在全世界都深受欢迎,其中经典作品包括《瓦尔登湖》《种子的信仰》《缅因森林》《河上一周》《远行》《荒野泛舟》等。

TOP目录

梭罗生平    /[美]R.W  爱默生
马萨诸塞州自然史  
漫步瓦楚塞特山
房东
冬日漫步
森林的演替
漫步
金秋色调
野苹果
夜与月光

TOP书摘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历史长河中的大事件或危急关头何其少,我们为之焦虑不安的事情也为数不多,我们自己的经历又少之又少!我很高兴地感受到自己正在迅猛地成长着,尽管我的成长扰乱了这种死水般的宁静,尽管我势必会长期挣扎于黑暗而闷热的夜晚或是阴暗的季节。我宁愿我们的生活是一场神圣的悲剧,而不愿它是一场平凡的喜剧或闹剧。但丁、班扬(译注:指John Bunyan,英国传教士,1628-1688,著有《天路历程》)还有其他人,比我们更心存忧虑。他们遭受着一种文化的制约,而我们的乡村中学和大学并不关注那样的文化。甚至穆罕默德,唉,尽管他的名字倍受人们颂扬,但他却比常人经历着更多需要为之生、为之死的事情。
  
  偶尔,当一个人走在铁轨上时,会突然陷入某种思考,却浑然不知有火车开来。但是不久,我们的生活注定会流逝,火车也终究会返回。
  
  “微风无影无息地吹拂着,
  吹弯了汹涌的卢瓦尔河四周的蓟,
  在峡谷的风中奔走的行人,
  为何从我耳边呼啸而过?”
  
  尽管几乎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社会对他们的吸引力,但还是有极少数人被自然强烈地吸引了。从他们与自然的关系来看,尽管大部分人拥有艺术,却比动物们还要低级。他们与动物的关系,就更不美妙了。我们对自然的鉴赏力是多么匮乏!我们听说,希腊人用“美丽”、“秩序”等词来称呼世界,但是我们并不清楚他们为何如此称呼它,我们觉得这充其量只是个奇怪的语言学现象而已。
  
  就我而言,我觉得自己在世界的边境,过着与自然相关的边缘化的生活,对于那个世界,我只是偶尔作片刻逗留。我像个沼泽地的流寇一样,忠诚地热爱着自己流落而至的国土。为了过一种自然的生活,在没有月光和萤火虫照亮道路的情况下,哪怕让我追随着一团鬼火穿越不可思议的沼泽和泥潭,我也心甘情愿。自然是如此广袤,如此博大,以至我们从未看清过它的任何特征。当漫步者走在那片一直绵延到我们镇的熟悉田野时,他有时会恍惚觉得自己不是走在业主契约中所描述的田野中,而是走在远离现实的康科德的另一片土地上,它不属于任何人管辖,康科德这三个字也变得毫无意义。我亲自测量了这样的农场,并设定了界限,可它们看起来依然模糊不清,恍如隔着一层薄雾。不过,它们没有经过定影(译注:把经过显影的感光材料放入配好的药液里,溶去全部卤化银,只留下银质的影像,并把影像固定下来,不再变化。通常在暗室中进行)这个化学过程,因此其色彩很快便从玻璃表面消褪了。画家的画作从玻璃下面隐隐约约显现出来。我们普遍熟悉的世界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因此它没有任何纪念日。
  
  又一个下午,我漫步在斯波尔丁(Spaulding)蔓越橘草场上,看到夕阳的余晖铺洒在了一片挺拔的松林的对面。它金色的光芒落到了林中小径上,仿佛落入了高贵的殿堂。那感觉好似某个古老的、备受钦佩的尊贵家族已经定居在了那个叫康科德的地方,而我对此竟一无所知。太阳是他们的仆人。他们从不进入村里的社会,也无人去拜访他们。在松林更远处,我看到了他们的公园和游乐场。松林渐渐形成了山形墙,把公园和游乐场团团围住。他们的房子被松树遮挡住了,看得并不清楚。我恍惚能听到他们压抑的欢笑声。他们似乎依赖着阳光过活。他们生儿育女,过得幸福安康。农夫的车道直接通向他们的大厅,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正如通过天空的反射,人们有时能看到泥泞的池塘底部一样。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斯波尔丁,也不知道他是他们的邻居——尽管我曾听到有人吹着口哨,驾着马车经过了他们的房子。没有什么比他们宁静的生活更宁静。他们的盾形纹章仅仅是一袭地衣。我看到那纹章被涂在了松树和橡树上。他们的阁楼建在树梢上。那里没有政治,也没有劳动的噪声。我并未觉察到他们在编织或纺织,不过,当风停息下来,风声消逝时,我确实能够听到想象中最微妙的、如音乐般悦耳的嗡嗡声,那好似五月时远处的蜂巢发出的声音,这也许是他们思索的声音。他们没有空洞的想法,从外面看,也没人能看到他们的工作,因为他们不必三五成群地工作,周围也没有多余的东西环绕。
  
  但是,我发现想要记住他们很难。即使现在我讲述着,并极力地回想他们,他们还是无可挽回地从我的脑海中逐渐消失了。我呼唤着内心最深刻的记忆,经过长时间的努力后,我再次想到了他们的群居。我想,如果不是因为康科德有这样的家族,我就不会待在这里了。
  
    * * * * *
   
  在新英格兰,我们习惯于说,到我们这里来的鸽子一年比一年少了。我们的森林不能为它们提供足够的桅杆。如此看来,每个正在成长的人的想法也在年复一年地减少,因为我们思想的小树林已遭破坏。它们要么卖掉,成了多余的野心之火的燃料,要么被运去碾磨东西,几乎没有留下一根枝桠枝供它们栖息。它们不再同我们一起筑巢、繁衍了。偶尔,在某个更为和煦的季节,一个模糊的影子会从我们心灵的风景飞快地掠过——那风景是春天或秋天,某种思想的双翼在迁徙时投下的。但当我们仰望天空时,却难以察觉到思想本身的实质。我们有翼的思想已经退化成了家禽,它们不能再展翅翱翔,仅仅能到达庄严的上海和交趾支那(译注:Cochin-China,越南南方一部分的旧称,位于越南南部、柬埔寨之东南方)。你一定听说过那些伟大的思想和那些伟大的人!
  
    * * * * *
   
  我们沿着大地行走,却很少爬山!我想我们也许可以再提高自己一些,至少我们可以爬树。我曾经从爬树中获益。我爬的那棵树是一棵矗立在山顶的高大的五针松。虽然我爬得很辛苦,但却收获颇丰,因为我在地平线上发现了多座以前没有见过的山峰——天地间竟然还有如此多的山峰——我可能在这棵树下徘徊了一生,却从未见过它们的踪影。不过,最重要的是,我却在附近最高的松枝末梢上,发现了一些精美玲珑的红色锥状花——时值六月底,这些五针松的孕性花就那样朝天空盛开着。我迫不及待地折下了那截松枝,带到了村子里,把它展示给走在大街上的陌生的陪审员(因为那周是审判周,所以会看到陪审员)、农民、木材经销商、樵夫和猎人看,他们均表示没有见过这样的花,还怀疑它是不是一颗坠落天际的星星。据说古代的建筑师在圆柱顶端完成的作品,与他们在更低更显眼的位置完成的杰作一样完美!大自然一开始便只向天国绽放了玲珑的森林之花。它在人们的头顶开放着,人们根本就没有留意到它的存在。我们往往只能看见草地上那些被我们践踏脚底的花朵。多年以来,松树每个夏天都会在松林最高枝的末梢培育最精美的花朵,它们同样越过了大自然的红孩子和白孩子的头顶,却几乎从未进入大地上的农夫或猎人的双眼。
  
    * * * * *
  
  首先,我们只能活在当下。我们应该去祝福那些从未耗费光阴去回忆往事的人。除非在我们视线范围内的每一片谷仓空地上,我们的哲学都能听见公鸡的啼鸣,否则一切都将为时太晚。那声音常常提醒我们,我们的工作和思维习惯已经荒疏、过时了。它的哲学实质上比我们的更合时宜,它暗示了一种更新的圣约,一种当下的福音。它并没有落在后面,而是一如既往地早早起身,循着时令,适时地出现在他该去的地方。这是大自然健康兴旺的体现,是一种完全的自夸——健康犹如泉水喷发,缪斯女神就是用这座新的喷泉来庆祝这最后的时刻。它居住的地方没有《逃奴法案》(译注:1850年,美国国会为了缓和蓄奴制在南方引起的地区性矛盾,通过了《逃奴法案》,允许南方奴隶主到北方自由州追捕逃亡的奴隶,结果引起了北方进步人士的强烈愤慨。)通过。自从上次听到那个声音以来,谁没有多次背叛他的主人呢?
    
  公鸡啼鸣的优点是它免除了一切忧伤。它能够轻易就让我们热泪涟涟或者纵声大笑。清晨时,它给我们带来了纯粹的喜悦,可如今它到哪儿去了呢?某个周日,当我情绪低落时,它能打破木制的人行道上那可怕的沉寂,亦或者,当我悲伤地闭门不出时,偶然听到了一只小公鸡或远或近的啼叫,这时,我便会突然感慨万千地对自己说,“无论如何,我们当中有一个还不错”。
    
  去年十一月的一天,我们目睹了一个非同寻常的日落。当时,我正漫步在一片草地上,那里是一条潺潺溪流的源头。在一个寒冷的阴沉天气之后,夕阳终于在落下前,在西方遥远的地平线上映现出了层层的灿烂光辉;东边的地平线上,最柔和、最辉煌的光线晨曦般落在了枯草和树枝上和山坡上那些矮橡树的叶子上,而我们的身影也长长地伸向了东边的草地,仿佛那是落日光束中仅有的微粒。这光线如此美妙,在片刻之前我都难以想象,空气也是那般温暖、宁静,整片草地宛如天堂,完美至极。这并不是不再复现的独特景观,它还会发生在无数个傍晚时分,使刚刚到那里漫步的孩子感到兴奋和宽慰。一想到这些,我就愈发觉得它壮丽无比了。
    
  夕阳不惜它普照城市时的全部辉煌,尽情地洒在这片僻静的草地上,仿佛它之前从未落下过。茫茫草地上,有时视野中仅剩下一只孤独的沼鹰(marsh-hawk),翅膀被夕阳染上了金边;有时又只见一只麝鼠从洞穴中探出头来。沼泽中间,一条细长的黑色小溪缓缓地绕过一根腐烂的树桩,开始蜿蜒前行。清澈明媚的阳光为枯草残叶镀上了一层金黄,那光亮是如此柔和、静谧,不见一丝涟漪,也不闻喃喃叹息。漫步在这落日余晖中,我不由地想,我还不曾沐浴过如此耀眼的金光呢。每片树林和陡坡的西部,都隐约闪烁着光芒,恍若仙境边陲一般。夕阳暖暖地照在我们的后背上,就好像黄昏时一个和蔼的牧羊人在赶着我们回家。
    
  我们朝圣地漫步时也是这样。总有一天,太阳会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璀璨光芒,那光芒也许会照进我们的头脑和心灵,并用一种觉醒之光点亮我们的整个人生,它温暖、安详、金光熠熠,一如秋日岸边的夕照。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202

开  本:16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46.7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