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论爱的教育
 论爱的教育


论爱的教育

作  者:刘道玉 著

出 版 社:上海三联书店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

定  价:78.00

I S B N :9787542670823

所属分类: 文化  >  文化随笔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刘道玉是一位将毕生之爱倾注于教育的教育家,无论他是高教司长、大学校长还是小学校长。即使到了耄耋之年,爱的烈焰仍在他的胸中燃烧。 在他看来,没有爱就没有教育。

  本书集中收录了刘道玉在武汉大学、武汉新世纪外国语学校和退休后三个时期关于爱的教育的所思所作。其中既有言他人所未言、具有独创性的理论思考,如关于爱的本质、爱在教育中的灵魂作用、教师的自我解放和怎样培植教师的爱心等,也有他身体力行、生动感人的种种教育实践,可为我国广大教育工作者和家长了解、实践爱的教育提供有价值的参考。


TOP作者简介

  刘道玉,著名教育家,化学家,社会活动家。1933年生,湖北枣阳蔡阳镇刘坡村人。1977-1979年任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1981-1988年任武汉大学校长。被誉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教育家,和“武大蔡元培”“中国最值得被记取的大学校长”。曾推动学分制、主辅修制、插班生制、导师制、贷学金制、学术假制等改革,拉开了中国高教改革的序幕,其影响延续至今。

  1985年被法国政府授予密特朗总统勋章,1987年获日本东洋哲学学术研究奖章,1993年获英国剑桥名人中心颁发的二十世纪银质功勋章,2008年被全国媒体评选为“30名教育风云人物”。

  主要作品有《教育问题探津》《大学的名片——我的人才理念与实践》《拓荒与呐喊:一个大学校长的教改历程》《中国高校之殇》《创造教育概论》《创造教育新论》《高等教育改革的理论与实践》等。


TOP目录

自序

第一章 教育即解放

第二章 呼唤爱的教育

第三章 学校是“成长之家”

第四章 做热爱学生的校长

第五章 家庭是人才成长的摇篮

附录

后记


TOP书摘

自序

  2020年庚子新春到来之前,在九省通衢的武汉,突然爆发了大规模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面对这场重大疫情,是漠不关心还是忧国忧民;是逃避还是迎难而上;是贪生怕死还是勇于奉献和牺牲;是漠视抗疫指挥部的统筹安排还是积极配合……这些都是拷问每个人人性的试金石。我们十分高兴地看到,在这场生死攸关的疫情面前,我国绝大多数干部和群众都表现出了“性本善”的传统美德。尤其是战斗在抗疫第一线的医生、护士、环卫工人、警察、人民解放军、建筑工人以及物资供应战线的职工和快递小哥等,他们都是逆行者,“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在他们之中,有些人因感染救治无效而牺牲,虽然没有看到抗疫斗争的胜利,但他们死得其所,他们的牺牲重如泰山,人民将会铭记他们的功德!意大利著名诗人但丁曾说:“爱是美德的种子。”凡是有爱的地方,生命便欣欣向荣。“逆行者”们无私的爱便是对这句名言的最好诠释,而“爱”的教育,也是我一生的孜孜所求。自1958年起我开始从事大学的教育工作,其中有22 年担任高等教育的领导工作,包括担任武汉大学副教务长、副校长、校长和教育部党组成员兼高等教育司司长,前后从事和研究高等教育工作已60年有余。在繁忙的行政工作之余,我一边进行金属有机化学研究工作,一边进行教育改革的理论与实践研究,这既是兴之所至,又受着使命的驱使。即使到了退休之后,我对教育改革依然有割舍不掉的情结,仍然在不停地研究教育、呼唤教育改革,期望创办新式的理想教育。

  1

  长期的教育实践逐步形成了我的三大教育理念,即创造教育、爱的教育和自由教育,而教育改革则贯穿于这三大教育理念之中。我深知,不改革传统的应试教育、功利化教育和集权式的教育体制,根本就不可能实现这三大教育理念。其实,我的三大教育理念是相互联系的———爱心既是创造的动因和创造的润滑剂,又是教育改革的原动力。无可讳言的是,唯有热爱教育,营造自由的教育环境,方可批判和改革传统的僵化教育,这也就是爱之深和责之切的道理。我正值年富力强之时,于54 岁被免除武大校长职务,致使我的教育改革规划半途而废,这也是我平生最大的遗憾。但是,对于改革者而言,虽然失去了教育改革的舞台,但他们不会被困难所阻扰,也没有人能够阻挡他们改革的步伐。我会为自己搭建一个进行教育改革实验的平台。1996年我应一位民营企业家的邀请,创办了私立武汉新世纪外国语学校,它就是武汉大学教育改革的延续。人各有志,也各有所求,有的人办学是为了名,有的是为了利,而我创办私立武汉新世纪外国语学校就是为了进行教育改革实验。可以毫不谦虚地说,对于这所新办的寄宿制中小学,我真的做到了殚精竭虑。在办学之初,我亲自拟定了校训,设计了校徽,制定了教育方针和成长之家的原则。在办学的5年中,除了亲自讲授创造思维方法课以外,我几乎把每个教师和学生都当作研究对象,希望改革陈旧的教学方法,总结人才成长的规律。在此基础上,《爱的学校》和《新世纪的曙光》两本书诞生了,它们是这块实验田里收获的学术成果,并分别于1996年11月和1998年1月由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前者还获得了武汉市“九五”教育科研规划成果一等奖。但是,《爱的学校》一书,仅仅限于一所中小学的实验,尚不能涵盖我关于“爱的教育”的全部理念与实践。于是,我打算在《爱的学校》一书框架的基础上,增补我在武汉大学近8年间有关“爱的教育”的内容。于是,就辑成了《论爱的教育》的初稿。《论爱的教育》包括了我在三个时期的思考与作品,即武汉大学、武汉新世纪外国语学校和退休以后所写作的文章,包括教育即解放、呼唤爱的教育、学校是“成长之家”、做热爱学生的校长和家庭是人才成长的摇篮等五章。窃以为,以这个书名来概括我的爱的教育理念是名实相副的。

  2

  就爱的教育理论而言,如关于爱的本质、幼儿智力发展的萌动期、智力超常教育、论爱在教育中的灵魂作用、论教师的自我解放和怎样培植教师的爱心等,都是言他人之未言,具有独创性的特点。至于爱的教育实践,基本贯彻在我的全部教育活动之中,可谓比比皆是,此不赘言。为了与内容相呼应,本书的最后增加了附录,在征得作者的同意后,收入了5篇对我的专访。它们是《从大学校长到小学校长》(作者谢湘)、《刘道玉: 永远的校长》(作者陈俊、张真宇)、《注视着那个最亮的火炬———访刘道玉》(作者石熙和)、《刘道玉: 一位超前的教育改革家》(作者方可成)和《梦魂萦绕系教育———记著名教育家刘道玉的人生追求》(作者杨小岩)。这些专访都出自报刊社的领导、教授、博士和资深记者之手,具有相当高的水平,它们既反映了我执着热爱教育的真情,又为本书增色不少。对他们撰写专访所付出的辛劳,谨致以真诚的感谢!在我60多年的教育生涯中,爱心一直贯彻在我的全部教育研究与实践中,即使到了耄耋之年,爱的烈焰仍在我胸中燃烧。当我80岁时,曾经提出什么叫热爱教育。我告诫自己,只有像信仰宗教那样信奉教育,像拥抱情人那样拥抱教育,像呵护生命那样呵护教育,那才是一个真正的热爱教育的工作者。不谦虚地说,我做到了这一切———如果这是真实的,而我不敢坦率地承认,那就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对于教育我做到了我能够做的一切,我无愧于自己的职业与良心。现在,我已是高龄、高残之人,但我热爱教育之心仍然不能释怀。目前,凡是想与我讨论教育改革问题的人,或是向我咨询如何选择专业、怎样自学和成才的青少年,我都会一一回复,绝不会让有求于我的人们失望。我将以唐代诗人李商隐的诗句“春蚕到死丝方尽”来勉励自己,直至生命终止。谨以此序与广大读者互勉!

  作者谨识

  2020年8月20日

  于珞珈山寒宬斋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胶订

开  本:16开

加载页面用时:46.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