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鸳鸯六七四
鸳鸯六七四


鸳鸯六七四

作  者:马家辉 著

出 版 社:花城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9月

定  价:59.00

I S B N :9787536091689

所属分类: 小说  >  中国当代小说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每个人都可能会摸到烂牌,把手上的烂牌打好,是我们一生唯yi能做的事情。

 

      “鸳鸯六七四”,牌九局里蕞烂的四张牌,拿到它,九成九输钱。“鸳鸯六”,是两只花色不一样的六点。“七四”,是一只七点和一只四点。

马家辉以烂牌为喻,写尽人世的无常,以及江湖儿女乘风破浪的魄力——跟时机赌、跟爱情赌、跟命运赌,甚至与时代对赌,在逆境中守住真情、不负自己。

 

      夜幕下的香港,人们在渴望蕞后一场放肆的快乐。

      龙头老大哨牙炳的“沐龙大典”即将开宴,兄弟、吧女、洋人、港警、政商名流无不到齐。一张张面孔,就像昨日戏台上的一个个角色,推搡着阿炳,从“小炳”到“炳哥”。

      老婆阿冰,人称“汕头九妹”,也曾怪他没有大志、恨他拈花惹草,有过短暂的迷途背叛,却终是“鸳鸯同命”,相携渡过一关又一关。

      此番大宴,阿炳本想宣布江湖隐退,却在当天消失得无影无踪。而答案,就藏在摸到的三把牌里……

 

 

TOP作者简介

      马家辉,1963年生于香港湾仔,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科学硕士、威斯康辛大学社会学博士,知名作家、传媒人、文化评论学者。

      喜爱写作,酷爱写作,基本上,只懂写作。著有随笔集《江湖有事》《关于岁月的隐秘情事》《死在这里也不错》《爱上几个人渣》《大叔》《小妹》等。

      2016年出版首部长篇小说《龙头凤尾》,获得二十多项文学大奖肯定,包括《亚洲周刊》年度十大小说、《南方周末》文化原创榜年度好书虚构类bang首、香港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小说家(五强)、台湾文学奖长篇小说金典奖(五强)等。

TOP目录

楔子坏事情不等于坏结局

第一部每恨江湖成契阔,长留篇什继风诗

第二部鸳鸯楼下万花新,翡翠宫前百戏陈

第三部当年结义金兰日,红花亭上我行先

第四部江湖笑看日初升,梦醒桃花沐飞龙

尾声

后记终究难忘哨牙炳

TOP书摘

  一九六七年十二月廿四日,平安夜,香港发生了一桩怪事:湾仔堂口“新兴社”龙头哨牙炳在宴会的牌九局里一连拿了三把大烂牌“鸳鸯六七四”,并且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输钱事小,失踪事大,江湖中人多年以后依然津津乐道此事,已成传奇。本书里说的,就是这个传奇。

  当天晚上是哨牙炳的半百寿宴,席设湾仔英京酒家,筵开十八桌,准备在席间宣布“金盆洗手”,江湖引退,亦同时“金盆洗捻”,从此不沾桃花。再过两个月他将带着老婆和女儿移民南非,自问这辈子谁都没有亏欠,离开香港,轻松自在。开席前,兄弟和来宾依例赌钱消遣,哨牙炳万料不到自己会陷入连取三把烂牌的尴尬局面,百般不服气。

牌九局有三十二张骨牌,八门赌客,各取四张,以点数高低决胜负。“鸳鸯六七四”是最烂的四张牌,拿到它,九成九输钱。“鸳鸯六”,指的是两只花色不一样的六点;“七四”,指的是一只七点和一只四点。拿到这副牌并非什么罕见之事,邪门的是连续拿到三把,烂,烂,烂,像在哨牙炳头上乱斫了三刀。

  当摊开第一把“鸳鸯六七四”,当庄的哨牙炳把桌上的钞票推出去分给七门闲家,气定神闲地说:“输通庄(①意为:庄家输给所有闲家,要赔钱给每一门的押注者。)!唔捻紧要!兄弟们赢钱,炳哥照样开心!”

  洗牌,砌牌,掷骰子。哨牙炳爽快地翻转分到前面的四张骨牌,一翻两瞪眼,竟然又系一张四点、一张七点,以及一对“鸳鸯六”,他脸色一沉,执起其中一张六点轻敲额头,忿忿道:“刁那妈,阴魂不散!难道我们有亲?”

  “和义堂”的矮仔华不识相,调侃道:“炳哥,一不离二,二不离三,小心陆续有来。”哨牙炳的手下鬼手添连忙打圆场说:“炳哥今晚心情靓,故意派钱关照兄弟。”

  哨牙炳把牌扔回桌上,猛喝一声:“再来!我唔信咁邪(②意为:老子偏不信邪。)!”说毕俯身使劲把三十二张骨牌搓来推去,噼里啪啦,像遣唤千军万马杀入敌阵。

  牌楝叠起,哨牙炳喊出决定分牌次序的牌头,语音里有杀气:“龙头凤尾!”然后瞪一眼矮仔华,道:“如果又系‘鸳鸯六七四’,炳哥唔姓赵!”却又对鬼手添笑道:“万一炳哥输甩衭、冇钱驶(③意为:输得掉了裤子,口袋不剩半分钱了。),你们记得施舍几个发财钱!”

  鬼手添和赌客们用寥落而心虚的笑声回应。俗语说得透彻,“捞得偏,信得邪”,今夜出席宴会的无不是江湖兄弟,没有半个不敬神畏鬼。

  哨牙炳其实也心虚,下午出门前在楼梯间不小心踢到一只死老鼠,他立即吐口水,骂道:“大吉利市(④真倒霉!祈求转运吧!)!”早不踢晚不踢,偏偏在五十岁的大喜日子来踢,心里七上八下,唯恐真来个不可思议的第三把烂牌。

哨牙炳高高执起三粒骰子,端到嘴前用力吹气,随着一声“杀!”扔到桌上,骰子滚转了一会儿,停出了一、二、五,总数是八。

  依序发了牌,哨牙炳按兵不动,待其他人统统摆定,他才把四张骨牌攥到左手掌里,用右手逐一掀开。押注和围观的宾客用三四十只眼睛盯住哨牙炳,如几十只强烈的白灯直射过来,令他向来干瘦的脸庞看上去像一只受惊的猴子,稀疏的头发服帖地被发油压在头顶,额角浮现青筋,一双豆豉眼里都是阴影,跟嘴边勉力挤出的笑容很不相称。他年轻时已是大鼻子,上了些年纪,鼻翼更横张得不成比例。下唇则是数十年如一日地翘厚,两只门牙忒愣愣地朝前突出,几乎触碰到嘴唇,乍看容易错觉是两粒黏在红布上的白米饭,许多年前有相士曾对他说:“你命中有三个大劫,可是,啧,不怕,老哥金鼠坐命,逢凶化吉!”

  其实回望前尘,一关复一关,关关难过关关过,什么是劫什么不是劫,什么劫是大什么劫是小,哨牙炳算不清这盘烂账了,所以无法判定相士之言到底灵不灵验,总之兵来将挡,少输亦算赢,只要站稳脚步便是赢家。然而,话虽如此,“凶”终究是“凶”,老鼠有强大的生存能力亦不见得不会胆怯,哨牙炳禁不住手掌冒汗。

  他眯起眼睛翻开手掌里的骨牌,第一张牌,一个红圈,五个白圈,是“大头六”的六点。他愣住了。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393

版  次:1

开  本:32开

纸  张:书写纸

正文语种:简体中文

加载页面用时:3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