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鸟人”应该知道的鸟问题
“鸟人”应该知道的鸟问题


“鸟人”应该知道的鸟问题

作  者:[美] 劳拉·埃里克森 著

译  者:杨萌;吴倩

出 版 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丛 书:博物文库·生态与文明系列

出版时间:2020年07月

定  价:64.00

I S B N :9787301312315

所属分类: 科普读物  >  生物世界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世界上负有盛名的鸟类研究机构——康奈尔鸟类学实验室,长期为全球的鸟类爱好者解答有关鸟类复杂行为以及观鸟技巧的各种难题,这本“鸟类趣味小百科”正是对这些难题的集中回应。它按照鸟类的行为、声音、迁移与繁殖,鸟类的内部结构与感官,鸟类的羽毛与飞行机理,鸟类的喂食与保护,观鸟技术与装备等主题,筛选出其中具代表性的、趣味盎然的问题,为热爱鸟类的“鸟人”们一一解答。

TOP作者简介

  劳拉·埃里克森(Laura Erickson),著名的鸟类学家、教育家、作家,康奈尔鸟类学实验室的科学编辑,2014年美国观鸟协会罗杰·托里·彼得森奖(Roger Tory Peterson Award)获得者,出版专著十余种,翻译成多种语言,畅销世界。

TOP目录

前言
第一部分
“人人为鸟”:喂食、观察和保护这些身穿羽衣的朋友们
第一章 猜一猜谁会来享用大餐?喂食鸟类的艺术
喂食庭院中的鸟·设置喂食器,它们一定会来·菜单上面都有什
么?·饮食的适应·鸟类在“零食吧”的行为·如何取悦一只蜂鸟·应付不
速之客·为鸟提供家政服务

第二章 观鸟的乐趣与科学:观鸟运动
像专业人士那样使用双筒望远镜观鸟·除了双筒望远镜,我还需要什么
新装备?·学习更多关于鸟类的知识·观鸟的内涵与外延

第三章 和鸟类朋友和睦相处:解决鸟类的问题
“鸟”——现实中的恐怖·户外风险·帮助受困的鸟类

第四章 展望未来:保护鸟类种群
给鸻鹬类让路·环境对鸟类的影响·一朝灭绝,永不复得

第二部分
鸟类的大脑:鸟类的行为和智力
第五章 事实胜于雄辩:鸟类的行为
如何像鸟一样思考·巢寄生和神秘的印记现象·了解食物·鸟儿们所做
的最奇怪的事情·物种特异性

第六章 雨中曲:鸟类的声音
制造美妙的音乐·鸟儿们到底在唱些什么呢?·不仅仅是旋律

第七章 你知道去圣何塞的路吗?鸟类迁徙
迁徙的秘密·夜间飞行·方向感·鸟类在冬季做什么?

第八章 鸟类和蜜蜂:鸟类如何繁殖
求偶仪式·鸟类的羽毛·占区、占区、占区——保卫领地·建造最好的
巢·鸟类的家庭生活·关于鸟卵的一切

第三部分
鸟类的生理机能
第九章 大揭秘:鸟类的内部结构
从内部结构看生理机能·消化组织·关于爪的真相·应对寒冷

第十章 鹰眼与超声波:鸟类如何感知世界
鸟类的视力·耳听八方·鼻子知道·在“五感”之外

第十一章 天使之翼:神奇的羽毛
精巧羽毛的真相·一些羽毛鉴别的例子·多彩的特征·健康美容援助

第十二章 华丽的飞行机器:鸟类如何飞行?
它们是如何做到的?·飞行的高度·鸟群及其形成

附录
鸟类学名
术语
资源

TOP书摘

我看见很多观鸟者在使用电子产品。他们用来做什么呢?
  观鸟者都在跟踪当地稀有鸟种,通过互联网邮件列表更新信息,用iPhone或其他设备随时查阅最新的帖子。当一个稀有鸟种被观测到时,很多观鸟网络都会通过手机短信推送消息。现在越来越多的观鸟者会随身携带iPod、iPhone,或配有耳塞或小音箱的mp3播放器。有时他们会反复听鸟鸣录音来帮助自己识别鸟种;有时他们会在野外播放录音来引诱鸟儿靠近现身以便看得更清楚,这种方式被称作“回放”(playback)。我之前这么做过几次,非常有效,但对于那些疲于迁徙或忙于筑巢的鸟来说,此举可能会干扰它们的正常活动。千万不能用这种方式去招引稀有鸟种,成百上千的观鸟者都会尝试要找到它们——这种持续的干扰很可能会导致它们营巢失败,迫使它们飞往更安静的地方,甚至导致其生命的结束。也不能在众多观鸟者集中的地点使用,那里同样存在非常多的干扰因素。观鸟者在野外观鸟时还可能会携带其他电子设备,包括录音设备——抛物线式或强指向式麦克风等。一个价格适中的数码录音笔并不比一副扑克牌大,携带很方便。如今越来越多的观鸟者开始制作他们自己的高质量录音作品。当然,很多观鸟者也会带着相机拍摄照片和/或视频。

  有如此多的野外手册可供选择,我应该怎么选呢?
  最初你可以在图书馆或者书店浏览一遍这些手册,这样做可以使你了解哪种更适合你。大多数有经验的观鸟者会更倾向于选择专家手绘版的野外手册,而不是照片手册。优秀的鸟类艺术家会用类似的姿态去描绘不同的鸟,他们的经验及知识能帮助你依据重要的生境标志来锁定鸟种。但是对于照片手册来说,光照条件和鸟类姿态的差别可能会模糊它们的识别特征,使重要特征不明显或突出了不重要的部分。即使那些会用数字修图的方式来保证不同种类间的颜色差别更加准确的高品质照片手册,仍难以完全避免误差。
  对于野外手册而言,尺寸大小相当重要。因为如果你的手册太大,你去野外观鸟时一定不想随身带上它;但如果它太小,可能就囊括不全这一区域内可能会观察到的鸟。如果最终你想成为观鸟高手,那你首先可以入手一本涵盖北美所有鸟的鸟类图鉴,或至少涵盖西部或东部的所有鸟。
  《夏威夷的鸟类》(Hawaii’s Birds)是由夏威夷奥杜邦协会出版的小册子,是唯一一本覆盖了这个州所有鸟种的野外手册。除此之外,我从不推荐其他仅涵盖某一个小区域的野外手册——几乎每个初学者在观鸟的最初几个月都会遇到几种没有囊括在极简版野外手册中的鸟种,很容易导致识别错误并受挫。当你浏览野外手册时,记住上面几点,然后选择几本综合评价最好的版本。在每一本里查找两三种你比较熟悉的种类进行比较,看哪本与你之前在野外实际观察的印象最接近,结合颜色与姿态综合判断,同时考虑在书里查找这些鸟的难易程度。牢记:挑选野外手册与选择望远镜一样,永远没有“最好”。除去一些基本因素外,个人喜好更重要。

乌鸦永远也不会忘记
  2008年一项令人着迷的研究让我们知道短嘴鸦能记住人类的面容。约翰·M. 马兹卢夫(John M. Marzluff)博士,是华盛顿大学的一位野生动物学家,他注意到一个现象,那些被他捕捉过的乌鸦要比从没有被捕到过的更加谨慎小心,也更难被再次捕到。所以他设计了一个实验,用来验证这些乌鸦是不是真的能认出他的脸。
为了验证鸟类对面容、服装、步态和其他特征的识别能力,马兹卢夫博士准备了一些橡胶制的穴居人面具和迪克·切尼(Dick Cheney)面具。他和他的团队戴上穴居人面罩在西雅图的校园内捕捉并环志了7只乌鸦。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马兹卢夫博士和他的学生以及志愿者们在校园范围内沿设定好的路线散步,他们并不去打扰乌鸦,但都戴着穴居人或迪克·切尼的面具。结果发现,乌鸦将戴着穴居人面具的志愿者看作“危险”信号而发出责骂声的情况明显比它们被捕捉之前的反应要强烈,即使给面具戴上帽子作为伪装,或者上下颠倒来戴也没有用。而戴上迪克·切尼面具则几乎没有引起什么反应。
  在接下来的两年中,尽管不再有乌鸦被戴着穴居人面具的志愿者捕捉或环志,但是捕捉所带来的影响却是成倍增长。马兹卢夫博士戴着穴居人面具在校园里的实验路线上散步,遭到了53只乌鸦中47只的责骂,这个数量远远超过曾经真正被捕捉的或者目击到之前捕捉现场的乌鸦的数量。于是他做了个假设,乌鸦学习识别危险人类的经验,既来源于它们的直接经历,也可以从亲鸟和种群中其他个体成员那里间接习得。
  之后,马兹卢夫博士重复了实验,在实验中使用了更多由专业制造者制作的面具,在西雅图地区设置多处点位,戴上其中一个面具(即“危险面具”)捕捉乌鸦。然后,他招募志愿者,戴着面具散步走过西雅图的多个地区,他们佩戴的面具有可能是那个“危险面具”,也有可能是其他任意一种风格的面具。结果佩戴有“危险面具”的志愿者收到的反应显然更强烈——乌鸦会责骂他们,在西雅图市中心甚至会俯冲下来,几乎撞到志愿者身上。乌鸦可以准确无误地选出戴着“危险面具”的志愿者,对其愤怒责骂,而对那些在抓捕过程中没出现过的面具则不会有此反应。


  迁徙的鸟类如何知道该去哪里和怎样去呢?
  鹤和雁鹅等一些鸟是从父母那里学到了迁徙路线。它们跟随父母进行首次南迁,有时候连同次年春季部分的返程也一起完成,随后它们就开始独立迁徙了。然而,大多数鸟并不能靠父母领路。年轻的蜂鸟和潜鸟在父母离开数周之后才开始迁徙,可是它们知道朝哪里飞、飞多远,以及在哪里停下。我们对鸟类迁徙导航和定向研究得越多,越会感到惊奇。
  有时候,鸟类会朝一个方向飞行一段距离,然后改变方向。例如白颊林莺,其从阿拉斯加和加拿大北部起飞,往东或东南方向朝大西洋海岸迁徙。它们在海岸停留、增肥,此时它们的体重有可能会增加1倍。随后,它们开始跨越大洋的飞行,这一次飞行将持续36~88小时,长达1500~2200英里(约2414~3540.6千米),中间既不觅食也不休息,一直飞到南美洲。刚开始跨越大洋时,它们乘着西北风,朝东南方向飞行。当到达北回归线时,它们会遇到东北信风,信风将它们的飞行路线推向南或东南,并为它们登陆南美的最后路程助上一臂之力。
  风可以将鸟类推向正确的方向,但它们也会利用其他的定向手段。研究人员测试了鸟类在长距离迁徙中会利用的环境信息,包括地球磁场、星象以及偏振光模式等。最近的研究发现,鸟类的眼睛和在迁徙定向中激活的部分前脑之间存在神经联系。这暗示视觉系统对于感知地球磁场也有所贡献。一些物种也会利用山峰或河流等可见的地理标志导航。


  科学家是怎么知道鸟类会利用星象导航的呢?
  20世纪50年代,科学家就开始在天文馆开展此类有趣的研究了。当时,欧洲科学家弗朗茨(Franz)和爱丽诺(Eleanor)发现庭园林莺会朝北极星投影的反方向飞行,就算转动投影将北极星投射到其他方向也是如此。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科学家斯蒂芬·埃姆伦(Stephen Emlen)发现鸟类并不能识别单个星星,而是能识别星星围绕某个固定星星转动的模式。他将靛彩鹀放在天文馆的投影天空下养大,让所有星星都围绕参宿四旋转。在第一年秋季,这些靛彩鹀就朝参宿四的反方向飞行。雏鸟在夜间看起来会有一段清醒时间,望着夜空。它们可能注意到星星沿着圆形移动,并本能地知道固定的那颗星是“北方”,它们通过周围星星的排列方式找到这颗星,这样即使在阴云密布的夜里它们也能知道哪个方向是北方。


  鸟类是直接朝正北或正南迁徙的吗?它们怎么应对侧风的呢?
  几乎没有鸟是正南正北向迁徙的。白颊林莺等许多鸟都有特殊的习性,让它们可以充分利用迁徙途中特定的觅食或飞行机会。这些鸟中有许多会先朝东南方向的大西洋海岸飞行,随后乘着信风飞过海洋抵达南美洲。为了适应长距离的飞行,它们的初级飞羽比飞行距离较短的松莺等鸟类的要长很多。红喉北蜂鸟通常一直往南飞到墨西哥湾,然后在食物丰富的密西西比河三角洲地区增加脂肪储备。随后,许多红喉北蜂鸟会从这里一口气飞到尤卡坦半岛。但也有证据显示,一些个体会沿着海岸线飞行,而不会选择跨越水域的长距离航线。迁徙鸟类的飞行方向通常取决于它们的最终目的地、途中星星是否可见以及其他的许多个体因素。例如,鸫类的方向感非常强。虽然从给定地点出发时,每只鸟都飞向不同方向,但随后它们都会朝越冬地进发。不过越冬地的范围是很广的,所有的鸟都集合到一个地点反而不好。

TOP插图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384

版  次:1

开  本:32开

纸  张:特种纸

加载页面用时:46.8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