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逃之夭夭
逃之夭夭


逃之夭夭

作  者:[德]马丁·瓦尔泽 著

译  者:黄燎宇

出 版 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9月

定  价:39.00

I S B N :9787533957742

所属分类: 文学  >  外国文学    

标  签:重量级作家  自传性小说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逃之夭夭》是德国文坛泰斗马丁·瓦尔泽创作的一部充满哲人智慧、具有高度自传性的小说,回顾了作家一生与政治、爱情、文学批评的斗争总结。阅读《逃之夭夭》,很难将小说中的叙述者与作家本人截然分开,他们更像是互为代言人,共同面壁思索一生参与的政治斗争和文艺批评活动,回顾追逐过的那些恋人,他们擅长雄辩和战斗,也在一次次伤害后学会了逃之夭夭。

  “我遭受的痛苦,无一不来源于自身。”这是马丁?瓦尔泽在《逃之夭夭》中写到的一句话。尽管向他发起猛烈攻击的文学批评、政治斗争以及爱情中的苦闷似乎都来自外部及他人,但是瓦尔泽以他耄耋之年的智慧道出:真正的逃之夭夭,仍是自身的精神chao越。要实现这种chao越,瓦尔泽选择了卡夫卡式的反讽之路、荒诞之路。在瓦尔泽充满变形、夸张和大胆想象的情节中,闪烁着宝贵的幽默品质。


TOP作者简介

  马丁·瓦尔泽Martin Walser,德国著名小说家、剧作家,1927年生于德国博登湖畔瓦塞堡,是当代德语文坛中与西格弗里德?伦茨、君特?格拉斯等齐名的文学大师。瓦尔泽是一位主要以现实主义方法进行创作的作家,擅长描写人物的内心世界,往往通过心理分析、借喻、细节描写和讥讽反映社会生活的变迁和社会真实。主要作品有《惊马奔逃》(1978)、《迸涌的流泉》(1998)、《批评家之死》(2002)、《恋爱中的男人》(2008)、《寻找死亡的男人》(2016)、《逃之夭夭》(2017)等。他曾于1981年获毕希纳文学奖,1998年获德国书业和平奖,另外也曾获黑塞奖、席勒促进奖等重要文学奖项。其作品数度在德国引起强烈争议。


TOP书摘

  我的日子有点太美了。自从脑子里冒出这个句子之后,我对理论就失去了兴趣。凡是让我上瘾的事情,我都轻松避开。我处于这样一种状态: 我发现自己对一切繁琐之物也失去兴趣。我自己走到了这一步。我相信如此。没有什么事情我是一清二楚的。好在我已偃旗息鼓,不再刨根问底。莫里哀的剧本是反耶稣会的,一位知名的教授说道。一位不太知名的教授随后说: 莫里哀反对的不是耶稣会,而是詹森教派。这个我没注意到,也不知道。刨根问底,这是你面临的z大诱惑。你一刨根问底,外界就在你心中安营扎寨。你不再是你自己,而是一个刨根问底的人。发号施令的,是各种理论,每一

  种理论都带来独一无二的救世许诺。渐渐地,这些引诱人的理论烟花全都烟消云散。

  一不留神做了这番坦白,我自觉勇猛无畏。一不留神做的事情可以称为勇猛之举吗?

  即便我不再对理论感兴趣,我还是可以说: 理论很了不起。一套理论,这是一座建筑,里面有很多房间,每个房间都亮着灯。每个房间都有一个人在跳舞,舞者就是那个构想并且构建这一切的人。创造理论的,我不会称之为理论家。他跳舞,目的就是让人观看。尽管他的每一套理论都在证明什么,但他z想证明的是他自己。每一套理论都不得不假装在说我。假装为我好。如果有一种理论承认它说的是它自己,我可能会重新对它产生兴趣。物以类聚。如果我想轻松来事,我就直接说: 理论是为第一语言发明的第二语言。在第一语言中,一切都油然而生。第二语言负责鉴别真假,由此对生命进行限制。真理成为一个行业!理论就是行业标志。

  这不是我观察的结果,更不是我记录的结果。我只是过后很久才恍然大悟,觉得这好像是一个润物细无声、令人难以察觉的过程。我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不同于从前。

  突然间,我不再反对奇迹。这不是时刻都能产生的一种感觉。我没有等待奇迹。但是我可以对每一个奇迹表示欢迎。这是一种非常清晰的感觉。但另一种感觉同样清晰: 我没有等待奇迹。如果我无法相信自己,我就顺着陡峭的山腰往下滑,我是z糟糕的吸引力的对象。人们把这种吸引力称为渴望。这时我听见自己说: 做做梦就够了。

  这就是我越来越频繁地听到自己念叨的句子。做做梦就够了。

  我的日子有点太美了。

  我还需要句子,这不是好事。我本应追求无言状态。追求沉默。以免继续唠叨。而且我听见自己在说: 宛若浮云,远在天边。

  沉默不语是我的夙愿,但我成天把这类句子挂在嘴上,所以只能万事成蹉跎。

  宛若浮云,远在天边。

  感觉这是人间仙境。我是这种感觉。

  不过,一旦我的某个想法企图变成戒律或者愿望,我那受过必然性的教育或者训练的本性就会做出反应: 做做梦就够了。

  宛若浮云,远在天边。

  我不想假装高居云端,俯瞰熙来攘往的利益。但我清楚地看到,当下面的利益为我斗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我已经遥不可及。我随后还必须承认: 我的日子太美了。

  如果有人要据此对我进行谴责,系统将自行调整为: 做做梦就够了。这个系统就是我。但我随后就吸气。深呼吸。呼吸。

  我一直避免承认自己在呼吸。这意思很明显,我想保持神秘莫测。我进退两难。一面无法保持沉默,一面想保持神秘。不想惹人注意。果真如此,我就和所有的理论一样,是一种虚假的吸引力。

2

  我不气馁。不知道这算优点还是缺点。

  我的希望太多,已非我所愿。

  我的下一个座右铭还是: 我的希望之多,已非我所愿。

  我无法把自己揉成一团,就像一张可以扔掉的纸。即便我清清楚楚地看见自己是一张没有写字的白纸,我心里依然想: 我是一张还没有写上字的纸。

  这是我迄今为止z莫名其妙的自白,因为它泄了密,现在谁都知道我相信还有事情会发生。所以,这一告白可以跟世界上所有谣言媲美。

  如果能够去掉“还”字,我的谎言就不会如此扎眼。这个“还”字是汽车轮胎中的气体,而我就是车身。如果没有这“还”字,硬邦邦的地面就成为我的减震。“还”字具有乌托邦特征。乌托邦则是z大的谎言。“还”字使我成为说谎者。它强迫我承认自己是一个说谎者。

  我的日子有点太美了。

  做做梦就够了。

  宛若浮云,远在天边。

  我的希望太多,已非我所愿。

  现在来一个zz真诚的告白: 自从我不再有或者不再想有乌托邦,我就无待于外。

  我望着一堵光溜的白墙发呆,我的内心很充实。过去我总是若有所失。现在我无所期待。我谈不上幸福,也谈不上不幸福。幸福还是不幸,这已是别人强迫你做的区分!我现在是既非也非原则z生动的体现。

  时间也一样。它总是过得太快或者太慢。总是来得太早或者太晚。时间,分散注意力的头号元素。它总是妨碍我的生活。换一个哲学词汇: 妨碍我的存在。有时我很乐意说: 我存在。存在是一个外来词,外来词给人的好处,在于让人不求甚解。糟糕的只是它的高大上。它只是一个背景,或是一幢建筑,或是一个陷阱。存在,一种错觉,仿佛有事情正在发生。z典型的错觉。

3

  一堵光溜的白墙。我z后的依赖。一闭上眼,我感觉不爽。一睁开眼,看着这光溜的白墙,我又感觉爽快。我承认,晚上天一黑,我就看不清自己的样子了。如果打开灯,望着白墙,我立刻重新现身。但这种感觉萦绕在我的心头,我把自己在场的感觉归功于开灯这一事实。睁眼躺在黑暗之中,却不等待再次开灯,这个我做不到。睁眼躺在黑暗之中,同时什么也看不见,这一定有可能。可能与不可能都来毛遂自荐。又是一个不存在的差别。这是理论家们干的事情。他们的理论制造差别,结果,我们对各种理论亦步亦趋,与生活擦肩而过。

  我必须练习睁着眼睛躺在黑暗之中。我一睁眼就想咳嗽。而且无法通过呼吸制止咳嗽。我不得不咳嗽。

  我咳嗽,所以我存在。

  我的日子有点太美了。

  做做梦就够了。

  宛若浮云,远在天边。

  我的希望太多,非我所愿。

  到了夜里这常常就不管用了。别人因为我饱受煎熬。我必须……接着说,必须什么?我必须赤着脚往北极跑。再跑回来。然后呢?然后问题就解决了。非常肯定。但只能在回来之后。你在自虐中不断刹车;你z后戛然而止,因为你担心局势失控。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版  次:1

开  本:32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46.8747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