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岩波新书精选10:近代朝鲜与日本(精装)
岩波新书精选10:近代朝鲜与日本(精装)


岩波新书精选10:近代朝鲜与日本(精装)

作  者:赵景达 著

译  者:李濯凡

出 版 社:新星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10月

定  价:49.00

I S B N :9787513336819

所属分类: 历史  >  世界史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内容简介

  19世纪末,为打开“隐士之国”朝鲜的大门,欧美列强轮番侵扰,主政的大院君坚决攘夷,拒绝通商传教,树立斥和碑,告诫子民“洋夷侵犯,非战则和,主和卖国”。

  然而1875年,日本制造江华岛事件,率先与朝鲜缔结不平等条约。此后,朝鲜陆续与欧美列强及清国签订条约,朝鲜半岛沦为各国势力的角逐场:日本计划吞并朝鲜,以朝鲜为跳板侵略大陆;清国希望维持与朝鲜的宗藩关系,将朝鲜作为抵御侵略的防波堤;美国希望打开朝鲜国门,获取贸易利益;俄国希望在朝鲜扶植势力,牵制日、美、英三国……

  在各国势力面前,小国朝鲜的命运如风前灯火。为了延续国祚,保全儒家文明,朝鲜只能在夹缝中求生。

TOP作者简介

  赵景达

  在日韩国人,1954年生于东京都,1986年东京都立大学研究生院人文科学研究科博士课程中退,现为千叶大学文学部教授,专业是朝鲜近代史、近代日朝比较思想史,代表著作有《异端的民众反叛》、《朝鲜民众运动的展开》、《殖民地时期朝鲜的知识分子与民众》,编著有《亚洲的国民国家构想》(共同编著)、《从比较史看近世日本》(共同编著)、《殖民地朝鲜》、《近代日朝关系史》等。

TOP目录

致中国读者

序章

第一章朝鲜王朝与日本

一、朝鲜的政治与社会

二、开国前夜的朝鲜

三、“征韩”思想的形成与明治维新

第二章朝鲜开国

一、大院君政权

二、大院君的攘夷政策

三、《江华条约》的缔结

第三章开国与壬午兵变

一、开化与斥邪

二、第二次开国

三、壬午兵变与日本

第四章甲申政变与朝鲜的中立

一、闵氏政权与开化派

二、甲申政变与日本

三、列强与朝鲜的中立化构想

第五章甲午农民战争与甲午战争

一、甲午农民战争的爆发

二、甲午战争与朝鲜

三、第二次农民战争与日本

四、甲午改革与日本

第六章大韩帝国时代

一、大韩帝国的诞生

二、独立协会运动

三、大韩帝国的政策

四、大韩帝国时期的民众运动

第七章日俄战争下的朝鲜

一、日本占领朝鲜

二、军律体制

三、反日抗争

第八章殖民地化与恢复国权运动

一、日本推动朝鲜保护国化进程

二、恢复国权运动与第三次《日韩协约》

三、恢复国权运动的扩大及其思想

四、恢复国权运动与日本

第九章吞并大韩帝国

一、并合决定与安重根事件

二、大韩帝国的灭亡

译注

年表

TOP书摘

  ■明治维新与朝鲜

  向德川幕府具体提出“征韩”计划的是对马藩。已经陷入财政危机的对马藩陈述,当列强具体实施侵略时,朝鲜将第一个陷入危机,这时对马也将被祸,因此必须得到幕府的援助。“征韩”的言论也正是出于这一逻辑。对马藩表示,要想坚决攘夷,必须得到朝鲜的配合,不过即便施以“信义”,朝鲜也未必“服从”日本,这时就需要用“兵威”使朝鲜屈服。这一建议由对马藩家老(藩政重臣)大岛正朝提出,在其背后煽动的是吉田松阴的弟子木户孝允。

  幕府接受了大岛的建议,一度同意援助对马,但这并不意味着已经敲定“征韩”之策,而且大岛也没有逼迫幕府“征韩”。可是,“征韩”论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传到了朝鲜。1866年12月,一个名叫八户顺叔(当时滞留在香港)的人将幕府欲举兵“兴师”逼迫朝鲜朝贡的风闻告诉给了中国的报社。待清国朝廷将这一消息传达给朝鲜时,朝鲜立刻通过对马诘问幕府。虽然幕府极力否认,称这是无稽之谈才平息了事态,但朝鲜对日本的不信任感进一步加深。

  明治维新后,日本随之断绝了与朝鲜的外交关系。1869年1月31日(1868年阴历十二月十九日),新政府通过对马告知朝鲜,日本已实施王政复古,并在书契中单方面废除旧例,开始使用“皇”“敕”之类的字眼。该文书等同于将朝鲜国王降格,将天皇置于上位,朝鲜当然拒绝接受这样的书契。至此,两国已在事实上断绝外交关系,近世时期虽充满坎坷、但一直努力构筑起来的睦邻关系就此切断。

  问题不仅在于此。新政府确信朝鲜会拒绝接受书契,因此又派出了使节。在使节到达朝鲜之前,木户孝允就已经开始责难朝鲜此前一直没有向天皇朝贡实属“无礼”。他向岩仓具视建议,若朝鲜不服,则“伸张神州之威”(《木户日记》12月14日条)。可见,明治维新从一开始就蕴藏着侵略思想。

  ■修信使访日

  1876年5月,修信使金绮秀被派往日本。修信使虽是受日本邀请赴日的,但他们同时又肩负着搜集新日本情报、了解军事技术等重要任务。近世的通信使每逢将军换代之际赴日,而此时的使节与以往性质不同,因此被称为修信使。修信使一行人员不多,大约80人左右。但是在意识观念方面,他们与通信使别无二致,令旗手、音乐队等仪仗随员就有30多人。修信使一行在5月23日至6月19日期间参观访问了日本。

  朝鲜使节到达东京时距离第11次通信使已过百年。沿途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不过人们不是去欢迎朝鲜使节的,而是抱着侮蔑的好奇心来一睹朝鲜的新奇风俗。当修信使一行以过时的队列缓慢行进时,人们指指点点,哄笑不止。虽然近世的日本民众也有侮蔑朝鲜的意识存在,但更多的是一种足以引起朝鲜热的类似于憧憬的情感。然而明治以后,侮蔑的观念陡然上升。在文明开化的进程中,自诩近代文明人的优越感已经开始支配日本人,至少是“江户爷们儿”的心性了。可见,傲慢的形象不仅表现在政府和那些知识分子的身上。

  与民众的反应形成对比的,是充分展现健全性的民权派。例如《大阪日报》对这些民众表达了失望,“可叹日本人民之野蛮,朝鲜犹不及也”;《近时评论》也不认同民众的思想,“独自仰天咽下浩叹之声而痛哭”。但是,日本对朝鲜的优越感依然根深蒂固。如非“征韩”派的《邮便报知新闻》毫不掩饰自己的优越感,称“颇有愉悦心意者”,并将如今日本之于朝鲜的地位比作20年前美国之于日本的地位。其实,民众当中也有许多单纯朴素的人,即便提到朝鲜也不甚了了,只会联想到那些卖糖果的人。不过,这些人也很快被“文明开化”的洪流荡涤而去了。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页  数:288

版  次:1版

开  本:32开

纸  张:书写纸

正文语种:简体中文

加载页面用时:46.8747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