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请教机长:关于航空旅行你应该知道的事
请教机长:关于航空旅行你应该知道的事


请教机长:关于航空旅行你应该知道的事

作  者:[美] 帕特里克·史密斯(Patrick Smith) 著

译  者:陈思颖 郭雅琳 温泽元

出 版 社:四川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

定  价:39.80

I S B N :9787220115257

所属分类: 科普读物  >  天文航天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搭乘飞机已普及寻常百姓家,但回顾灾难事件发生时我们所置身的舆论环境,专业术语、沉默的企业、别有用心的媒体,都使航空业看似扑朔迷离,阴谋论盛行。作为经验丰富的机长,作者解开了人们普遍好奇的关于航空旅行的各种秘密,并讲述了一系列惊心动魄的飞行故事和真实经历:你所不满的问题,哪些是航空公司应当改进的,哪些又是乘客不得不理解和接受的;何以判断飞行是否遭遇危险;航空公司运行有哪些“潜规则”;不同航空公司的服务品质和舒适度如何……从计划一次旅行,到结束航程走出航站楼,一切问题都可以在本书中找到答案。

TOP作者简介

著者简介

  帕特里克·史密斯(Patrick Smith),美国飞行员,畅销书作家。他拥有极其丰富的飞行经验,足迹遍布80多个国家,是“请教机长”(Ask the Pilot)空中旅行系列博客撰稿人,曾被《时代》杂志评选为“25位*佳博主”之一,登上过包括CNN和BBC在内的300多家电视台和广播电台;其专栏文章常发表于《纽约时报》《波士顿环球报》等各大媒体。

译者简介

  陈思颖,台湾政治大学英文系毕业,现就读于台湾师范大学翻译研究所,译有《复仇者联盟2:奥创纪元电影故事绘本》《跟着麋鹿去玩耍》等童书。

  郭雅琳,以文字维生的自由译者。期望能达到无我境界,让作者的所思所想完整呈现在读者眼前。

  温泽元,台湾政治大学财政系毕业,目前就读于台湾师范大学翻译研究所。热爱翻译、文学、阅读、电影。兼职自由译者。

TOP目录

给予帕特里克·史密斯的赞誉/001 

推荐序——解开隐藏在飞航当中的秘密/003 

引 言——画家的刷子/001 

第一章 飞机的真相——机翼的相关知识、为何飞行速度的单位叫作“节”呢?/007 

第二章 不安因子——湍流、风切变、天气、想太多/031 

第三章 上头发生了什么事……——起飞、降落,还有中间那段神秘的飞行过程/071 

第四章 靠天吃饭——空中人生的惊奇与怪事/113 

第五章 航途中——机舱里的生活/169 

第六章 一定会掉下来——灾难、事故、杞人忧天的想象/213 

第七章 让人爱恨交织的航空公司——航空业的阴阳两面/281 

航空术语怎么说—一份给旅客的词汇表/329 

注释与致谢/337 

中英文对照表/339 

TOP书摘

  第一章 飞机的真相 

  机翼的相关知识、为何飞行速度的单位叫作“节”呢? 

   

  入门问题:载着成吨旅客和货物的巨大飞机,如何在空中飞行呢? 

  没错,这就是门外汉对飞机最好奇的重点了。能让一架重达几十吨的机器顺利升空,就算称不上奇迹,至少也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其实飞机起飞的原理出奇地简单,也很容易演示。 

  下次在高速公路上开着丰田汽车的时候,将你的手臂伸出窗外,与车身垂直、与地面平行,再稍微将手臂向上弯曲,逆风前进。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呢?你已经打造了一只机翼,而你的手臂就在“飞行”了。只要将手臂一直弯在适当的角度,并维持够快的车速,你就会持续飞行。手臂飞行是因为气流将它往上托,飞机也是这么一回事。当然,你的车子并没有真的飞向天际,不过还是请想象一下你有一双超大的手,汽车也有足够的马力能开得非常快。飞行时,飞机上有四个作用力,若要成功飞行,作用力之间必须达到正确的差值:推力大于阻力、升力大于重力,或是像奥维尔·莱特所说的,“飞机之所以持续飞行,是因为它没空往下坠”。 

  飞行基础课程也有介绍所谓的伯努利原理,这个原理以丹尼尔·伯努利的名字命名。伯努利是18世纪的一位瑞士数学家,不过他从来没见过飞机。这个原理是说,流体被迫流经狭窄的通道或弯曲的表面时,流速会增加,同时压力会降低。在飞行的情境之下,原理中的流体就是空气,机翼上表面带有弧度,而下表面是平的,所以流经机翼上方的空气速度较快,同时机翼上方形成低压区,下方形成高压区,因此产生了向上的升力。你也可以说机翼浮在一个高压的缓冲垫上。 

  一定会有人怪我解释得如此简略,但这真的是飞行的主要原理。伯努利提出的压差理论,还有将手伸出车窗使空气分子偏向这种非常简单的操作,都能解释或提供飞行当中不可或缺的元素:升力。 

  我们将没有升力的情况称为失速。这个简单的概念同样也能在高速公路的情境之中模拟:将手臂弯曲的角度扳得再陡一些,或是将车速降到一定程度,手臂就停止飞翔了。 

   

  但是多看了一眼机翼的细节后,飞机的运作好像又比上述更复杂。 

  没错。你的手臂确实能飞——说真的,如果下方供应足够的气流,砖块也飞得起来——但飞行并不是手臂的专长,而喷气客机的机翼必须非常善于飞行。在飞机巡航期间,机翼的节能效果最为理想,而这通常发生在高空,即对多数飞机来说没有音障的情况下。但是,飞机在低空以及低速飞行的情况下仍须顾及效率,这就是工程师及其设计的风洞必须解决的核心问题。机翼的横截面,气流环绕起作用的地方,被称为翼型。翼型的结构制作精细:从翼剖面以及翼展向来看,机翼的形状和厚度,从前端到后方、从翼根到翼尖都各有变化。这些变化的依据是你我都不甚明了的空气动力学计算。 

  机翼装载了一系列额外的构造——襟翼、前缘缝翼,还有扰流板。襟翼往后方及下方延伸,让翼型更加弯曲,以此保证低速飞行的安全及稳定度(虽然实际调整的细节视情况而定,不过民航客机起降的时候都会延展襟翼)。机翼内侧及外侧皆有互相水平分层的襟翼组合。前缘缝翼位于机翼的前端,能够向前展开,作用与襟翼相同。扰流板则是一块立在机翼上方的长方形板子,能干扰通过机翼的气流,破坏升力并增大阻力。扰流板在飞行过程中用来提升下降率,着陆时则能协助减速。 

  我头几次搭飞机的时候,有一次坐在一架727靠窗的位子上,正好在机翼后方,我就目睹了降落过程中,整个机翼看似分解的过程:大型的三开缝式襟翼往下展开,扰流板起伏波动,前缘缝翼向下移动到作业位置。神奇的是,你几乎可以直接看到机翼的核心,就像是目光贯穿动物遗骸的骨架一样,地面的房子、树木都纷纷从机翼结构的缝隙中显露出来。 

  你或许有注意到喷气式客机的机翼是向后倾斜的后掠翼。机翼划过天际时,空气分子会沿着其表面的弧线加速通过机翼,当飞机速度提升到与音速相同时,会有一股震波沿着机翼表面形成,这有可能会减弱升力。将机翼向后伸展便能引导出一个更合适、更符合机翼展向的流场,解决这个问题。在飞行速度较快的飞机上,机翼的后掠角会大于40度,速度最慢的飞机的机翼则几乎完全垂直于机身。机翼从翼根开始往上翘,能够抵消飞机横向滚转或偏航的倾向。这种机翼上翘的角度被称为上反角,从机头向后看能看得最清楚。苏联曾逆势而动,采用相反的设计,使机翼向下倾斜,此时偏转的角度被称为下反角。 

  机翼是飞机的一切。机翼对飞机的重要程度,就如同汽车底盘之于汽车,或是车架之于脚踏车一样。大型机翼能提供巨大的升力。足够的升力能使一架重达100万磅的波音747在速度达到170节的时候飞向蓝天。 

   

  什么是“节”? 

  作家华莱士在文章《那些本该很有趣,但我绝对不会做第二次的事》里写道,他在一艘大型游轮上,被屡次听到的“节”搞得一头雾水,他一直搞不清楚什么是“节”。我发现华莱士其实是在故弄玄虚,他是一位数学专家,答案根本显而易见:“1节”,指的是每小时前进1海里或1英里,这个术语同时应用在航海与航空领域。只不过航海中用的是海里,而不是英里。海里比英里稍长一些(分别是6,082英尺、5,280英尺),所以每小时100海里会比每小时100英里来得快一些。这个单位的由来,是从前人们会从船上抛出一段打了结的绳子,借此测量距离。1海里等于赤道1分(1/60度)所对应的弧长,所以每一度(60分)就代表60海里,整个地球有360度,就能换算成21,600海里,等同于整条赤道,也就是地球的圆周。 

   

  除了襟翼跟前缘缝翼之外,机身外部其他会动的构造也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我看见一些上下移动的片状外壳,而机尾的则左右摆动…… 

  翱翔天际的鸟儿需要改变飞行方向时,会弯起双翅以及尾巴以达到目的。航空先驱模仿鸟类的特性,在早期的航空器上安装了可弯曲的机翼。现代的航空器不再以木材、布料或羽毛为原材料来制作,而是由铝合金及其他高强度复合材料打造而成。机身安装了各种可动式设备,通过液压、电力系统运作,或手动控制,这些设备就能帮助我们爬升、降落、转弯。 

  机身后段上方的就是尾翼,或称之为垂直尾翼,从外形就能判断其作用——保持航向笔直。尾翼后缘以铰链固定的是方向舵。方向舵并不会控制转向,只提供辅助作用,主要功能是调节左右转弯或偏航以维持飞行稳定。有些方向舵会被分为几个不同区块,依据空速来决定一起还是分开运行。飞行员通过脚踏板来控制方向舵,不过多数的控制工作,都由一套名为“偏航阻尼器”的装置自动完成。 

  尾翼下方有一对小型机翼(有时则是固定在尾翼上),名为水平尾翼。其尾端可移动的部分叫作升降舵。飞行员推拉操纵杆或驾驶杆,就能指示升降舵控制飞机的俯仰。 

  位于机翼后缘,负责控制转弯的就是副翼。飞行员通过操作面板或驾驶杆来控制副翼上翘或下压。两个副翼彼此联结,并产生相反的作用力:如果左侧副翼上翘,右侧副翼就会下压,上翘的副翼会降低该侧的升力,使那一侧的机翼下降,副翼下压的话情况则相反。副翼只需极微小的动作,就能让飞机转个大弯,所以乘客很难察觉到副翼在动。飞机转弯倾斜的时候,人们时常感觉不出任何动静,其实副翼已经发挥作用,只是动作相当细微而已。大型飞机的机翼各有两个副翼,分别在其外侧以及内侧,根据速度成对或独立运作。前面提过的扰流板常跟副翼联结在一起工作,辅助转弯。 

  所以大家就了解了,即便是一个简单运动,都像是一出舞台剧一样,需要全体可动装置协力合作才能实现。但是先别急着想象倒霉的飞行员双脚乱踢、发疯似的抓着驾驶杆的模样,大家要知道,每个独立的零件其实都彼此关联,飞行员只要通过控制面板或驾驶杆下达一个指令,就会引发驾驶舱外各种装置的联动。 

  更让人混乱的是,方向舵、升降舵、副翼都各自装有独立于主面板运作的小调整片,这些所谓的“配平片”被用来微调飞机的俯仰、翻滚、偏航等动作。 

  如果到目前为止都还跟得上的话,先别急着把刚才读到的记起来。前面提过的所有零件,在不同飞机上几乎都各有特别的差异,你知道这点时一定相当惊讶。在我驾驶过的飞机中,机翼上的扰流板有些只在着陆时使用,有些可以用来辅助转向,有些甚至用来在飞行时协助减速。有几架波音机型不仅有传统的后缘襟翼,也会将襟翼跟前缘缝翼一起装在机翼前缘。协和式客机没有水平尾翼,所以也就没有升降舵,不过它有“升降副翼”,我们留着下次和“襟副翼”一起介绍。 

   

  ……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360

印  次:1

版  次:1

开  本:32开

纸  张:轻型纸

加载页面用时:46.8747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