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大梦无疆:勇气、想象和现代以色列的建立
大梦无疆:勇气、想象和现代以色列的建立


大梦无疆:勇气、想象和现代以色列的建立

作  者:[以] 西蒙·佩雷斯 著

译  者:刘洪,吴越

出 版 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9月

定  价:65.00

I S B N :9787532781768

所属分类: 历史  >  世界史    

购买这本书可以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大梦无疆:勇气、想象和现代以色列的建立》是二十世纪杰出的政治家、以色列前任总理、总统及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西蒙·佩雷斯的自传,也是他的遗作,就在完成这部作品的几周后,他与世长辞。在《大梦无疆》中,佩雷斯从亲历者、决策者和见证人的角度,记录了以色列的建国历程,完整再现以色列国家历史上几乎所有的决定性时刻,以及中东和全球的重大事件。他的第一手材料,各种幕后不为人所知的信息、决策和指令,是对这些重大历史事件的注解。

  1934年,11岁的西蒙·佩雷斯从他的出生地波兰移民至以色列,留在波兰的族人则在后来的大屠杀中丧生。那时,几乎没有人会预见到这个年轻人最终会成为20世纪的一位伟大人物。佩雷斯接连作为财政部部长、国防部部长、外交部部长、总理和总统服务于国家。他在创建以色列国防军、国防部的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带头启动了以色列的核能计划和航空航天业,这些防御体系为年轻的以色列带来了强大的威慑力,并且推动了创新产业的发展。佩雷斯拒绝向传统智慧和政治规范让步,他策划指挥了打击恐怖主义典范的恩德培行动,勉力改革以色列经济,将它建设成为一个高科技企业遍地的“初创”国家。

  佩雷斯的前半生为维护以色列国家安全和利益付出一切,此后四十余年则为推动中东和平倾尽全力。1994年,由于他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民之间的和平做出了非凡努力,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1996年,他成立了开创性的佩雷斯和平与创新中心,专注在全球范围内开发、执行和平构建的项目,赋予年轻一代创新的力量和广阔的视野。正是他对和平的不懈追求,他对创新推动和平的坚定信念,使得他成为全球*知名、*受人尊敬和钦佩的政治家。

  佩雷斯一生秉持乐观,发挥无尽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把他人眼中的“绝不可能”变为现实。他不仅为自己挚爱的国家规划了美好的蓝图,更为试图在政治、商业、创新等广阔领域中施展拳脚的年轻一代展现了深刻的智慧,促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安全、更和平、更公正。《大梦无疆》一书不仅足见以色列之崛起所经历的困难、挑战和最终获取巨大发展所凭借的智慧、勇气和创造力,也借由佩雷斯不可复制的人生经历、其简洁而充满智慧和力度的文字,传递给读者不畏艰难开拓事业、富有充沛领袖力的优秀能量。

TOP作者简介

  西蒙·佩雷斯(Shimon Peres,1923-2016)

  以色列开国元勋,接连作为财政部部长、国防部部长、外交部部长、总理和总统服务于国家。他是以色列建国一代的最后一人,公职生涯长达66年,亲历并领导了现代以色列从无到有、从弱至强、从一穷二白到创新科技领先世界的全过程,同时也是中东乃至全球重大事件的决策人物。

  佩雷斯的前半生为维护以色列国家安全和利益付出一切,此后四十余年则为推动中东和平倾尽全力。1994年,由于他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民之间的和平做出了非凡努力,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1996年,他成立了开创性的佩雷斯和平与创新中心,专注在全球范围内开发、执行和平构建的项目,赋予年轻一代创新的力量和广阔的视野。

  西蒙·佩雷斯在完成本书的几周后于2016年9月去世,享年93岁。


TOP目录

西蒙·佩雷斯近七十年之公共服务生涯

前言

第一章 从政的召唤

第二章 独立、联盟以及为安全二战

第三章 迪莫纳的传奇和遗产

第四章 恩德培行动和勇敢的价值

第五章 建设初创国家

第六章 追求和平

原编者后记


TOP书摘

前 言

  “你们的父亲就像风一样,”我们的母亲过去常说,“你永远不可能让他停止工作或是阻止他。”而且母亲所言极是。

  私下里,西蒙·佩雷斯是我们的父亲。公开场合,他是以色列的开国元勋之一。他将毕生精力奉献给了一项永无止境的伟大事业:创建一个更好的未来。他的利器包括信仰、毅力、坚韧以及学习的能力——变化和成长的能力。但他最伟大的利器是希望,而且一贯如此。他满怀希望在坚硬的土地上打下深深的地基;坚定无畏地站在摇晃不定的脚手架上;伸手触及只有梦想可以带我们去的高处;去发现此前还隐而未现的梯子上那模糊不清的踏板;尔后预见下一步。

  他的一生就像他挚爱的祖国,不可思议而且不同寻常。他相信,实现和平并使以色列成为一个更好的地方,是缔造一个更和谐、繁荣而宽容的世界的组成部分,而且人不可能怀有比这更崇高的志向了。

  我们的父亲过去常说:“数一数你拥有的梦想的数目,并把它和你所取得的成就相比。如果梦想多过成就,那么你仍然年轻。”他在他人生的最后一年写下本书,作为礼物送给下一代,送给那些年轻人和内心年轻的人们。他希望能将他那经久耐用并且可靠的利器箱流传下去,这样,我们也许都可以从他的过去吸取经验,继续开创一个更美好的明天。依照他的愿望,我们充满感激地和你们分享本书。

  ——茨娃、尤尼和舍米

 

第一章

  从政的召唤

  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地方,已经十一岁了。四周树木环绕,房屋掩映其中。这座式样简单的房子是我阿姨和姨父的家,他们在以色列境内安顿下来后就建造了它。那是一九三四年,只有几千名犹太人在这里居住。道路尚未铺好,很多地方无人居住。

  当我们靠得更近,我意识到,这些树是我从未见过的。它们是手工种植的柑橙林。我的弟弟吉吉和我立刻出发,在排列整齐的一行行橙树间追来跑去;每棵树上都结了上百个饱满而颜色鲜艳的果实。剩下的白花在空中散发出迷人的芬芳。

  仿佛瞬间回到了我的小犹太村庄——也就是被称为shtetl的地方,回到了我第一次看见橙子的那一刻,那个地方离我如此遥远。

  我们的小村庄叫做维施尼瓦(Vishneva),它坐落在波兰和俄罗斯的边境,一个四周被森林环绕的狭长地带,那里的冬天似乎永无止境。有时经常接连好几个星期,凛冽的寒风吹过稀疏的白桦树,无情地横扫市集上的老主顾们。即使在夏天,我们似乎也很少见到太阳。尽管如此严寒和与世隔绝,小村庄里却有种温情和魔力,弥漫着一种和善和归属感。我们在彼此身上找到了归属。

  我们的生活极其简单:村里总共只有三条道路,道路两侧排列着光秃秃的木头屋子。村里没有自来水,也没有通电,但三英里外有个火车站。借着从那里往来的旅者和货物,我们得以瞥见并且品味到林子那头的世界。

  我仍然记得有关那第一个橙子的震撼时刻。我的父母带我去了他们的朋友家,一大群人已经聚集在那里。一个刚从以色列回来的年轻人,正在讲述那片遥远土地上的宏大故事。他讲到无尽的阳光和异国文化,讲到长着果树的片片沙漠,讲到那些不屈不挠、皮肤黝黑、用双手劳作并作战的犹太人。讲完故事,他转向身后的一个箱子,抬起它让大家都能看到。房间里听得见有人倒抽了一口气。这年轻人的展示很具有仪式感,看得出来过去他已经做过多次。屋里的每个人一个接着一个从箱子里挑了一个包裹,小心翼翼地撕去裹在外面的羊皮纸包装,露出一个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成熟的雅法橙。轮到我时,我动作缓慢、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会做错什么。我把橙子凑近鼻子,第一次闻到橙子的味道。它的颜色、香气和味道真是无与伦比,是一个小男孩可以想象到的最不可思议的东西之一。对我而言,它已远不止是一个水果,而是我希望和抱负的象征。

  我家居住在这一地区已经有好几代了。实际上,上百年来,这里都是犹太人称之为家的地方。但尽管维施尼瓦美得纯粹,我的父母从未把这里当作他们永远的家。他们更多地把它当作是一个中转站,几千年来通往家园旅途上众多驿站中的一个。踏上以色列的土地不仅是我父母的梦想,也是激励我们认识的许多人的目标。似乎在每个聚会上,人们之间的谈话都会变成谈论永别我们所爱的小村庄、奔赴耶路撒冷、加入那些正收复我们自己土地的拓荒者们。我们经常会谈到西奥多·赫茨尔(Theodor Herzl)—犹太复国主义的创始人。他提出,犹太人的未来取决于一个犹太国家的存在,这个国家的人们不仅仅因共同的宗教信仰紧紧相连,而且拥有相同的语言和国籍。“让他们给我们地球上一小块土地的主权,只要满足我们生存的需要就足够了。然后由我们去做剩下的事。”

  赫茨尔的梦想已经变成了我的梦想。在我看来,我的家人虽然生活满足,但终究流亡在外。我们说希伯来语、用希伯来语思考问题,我们热切地阅读着来自英属巴勒斯坦地区的新闻,那是一块包含了我们古老家园的英属领土(或“托管区”)。我们拥有一种集体的回归渴望以及随之而来的强大紧迫感。有时,这会让我感觉似乎自己正处于遥远的过去和迫近的未来之间的炼狱之中。我们距离那个未来越近,就越发不能忍受延迟的感觉。

  尽管有着不断向前的渴望,有关我童年的记忆数不胜数而且充满温情。我的母亲萨拉,天资聪颖、富有爱心。作为一个受过专业培训的图书管理员和俄罗斯文学的狂热爱好者,生活中没什么事儿比阅读带给她更多的快乐,她也将这种快乐分享给了我。从一个紧挨着母亲读书的爱书的小男孩,我渐渐成长为一个爱书的男人。阅读于我还是个充满爱的挑战,我需要在读书上紧跟母亲,即使仅仅是为了接下来跟母亲进行的讨论。我的父亲伊扎克(又被叫作Getzel),温暖而宽厚,就像他的父亲一样也是个木材商。他是个充满能量和善意的男人,对我们宠爱之极又细致入微。他总是鼓励我,不吝为我的成就面露喜色。他的爱给了我自信,而自信给了我翱翔的能力。我对此深感幸运。

  父母抚养我时没有设定太多的边界和限制,从不告诉我该做什么,他们总是相信我的好奇心最终会指引我踏上正确的道路。在我年幼时,每当决定在父母和他们的朋友面前表演或是演讲的时候,我只会得到鼓励。有时,我会献上一段滑稽模仿(将镇上一些人的声音和举止模仿得惟妙惟肖);有时我又会发表一段结构完整的演讲,比如有关犹太复国主义的本质或是我最喜爱作家的各自优点。在大人们看来,我是一个早慧、前途光明的小男孩;对我自己而言,冥冥之中就像有大事儿要发生。但在我的同学看来,我明显有别于他们,被他们排斥。实际上,那时的我正如我一贯保持的那样,即使是到了九十三岁,我仍是个好奇的男孩,沉迷于各种难题,热忱地编织梦想,不屈服于其他人的质疑。

  我之所以成为现在的我,我的父母功不可没。但我最崇拜的人是我的祖父拉比兹维· 梅尔泽(Rabbi Zvi Meltzer),我和他的关系也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纽带之一。他是个粗壮的男人,不知何故看起来很高,曾在欧洲上过最好的犹太高等学校。如果说,犹太复国主义是我们公民生活的中心,那犹太教则是我们道德生活的主心骨。因为祖父的职位和杰出的头脑,他成了给我们全家指明方向的权威人物,也是为整个村庄提供指引和智慧的群体领袖。

  我感到尤为幸运的,不仅仅因为他是我家庭的重要成员,而是因为他给予我特别的关注。他是第一个教我犹太人历史的人,也是第一个给我介绍犹太律法的人。我会在犹太会堂加入他的每个安息日礼拜,专心地跟随他进行每周诵读。就像其他犹太人一样,我把赎罪日——犹太人赎罪的日子,当作众多节日中最重要的一个。我对它有种特别的共鸣,不仅仅是因为它自身的重要性,而且是因为我可以亲耳听到祖父的吟唱。只有在那一天,他会化身领唱,用他美妙的声音低沉而空灵地唱出绝美的悔罪祈祷曲的祷文。他的歌声会把我带到灵魂深处,而我会躲藏在他的祈祷披肩之下——那也是如此严肃的一天中唯一让我感觉安全的地方。从我躲藏之处的一片黑暗中,我请求上帝宽恕那些犯罪者、饶恕每个人,因为这些人自己已经播下了软弱的种子。

  从祖父的公众形象及他的教导中,我从小就恪守教义,甚至和我的父母相比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我逐渐相信,我的责任就是通过遵循上帝的戒律来服务上帝,不能容忍任何例外。至于我对这一承诺到底有多当真,我的父母也没有完全地意识到;直到有一天父亲带回家一台收音机,它也是我们村的第一台收音机。因为激动地要向我的母亲演示怎么使用,父亲在安息日打开了收音机,在这个用于休息、沉思的时刻,包括打开收音机在内的这些行为都是被犹太教禁止的。我不禁勃然大怒,在一阵狂热的正义感之中我把收音机摔在了地上,把它摔得无法修复,仿佛人类的命运就靠我这正义之举。我很感激我的父母原谅了我。

  当我不在家或不在犹太会堂时,我会试着搭乘马车去火车站;正是经由此地,人们开始了返回我们古老家园的漫长旅程。每当有人要离开,整个镇子的人都会在喧闹的庆祝中齐聚一堂,以一种喜乐参半的方式为他们的邻居送行。我羡慕不已地看着这一切,沉浸于这振奋人心而充满虔诚的喜乐之中;但我总会带着一丝伤感回到家中,想弄明白,轮到我走的那一天是否会真的到来。

  过了一段时间,因时局变化,我们最终离开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针对犹太人企业的反犹太人税击垮了父亲的生意。父亲亏得血本无归,于是决定离开。一九三二年,他独自一人去了英属巴勒斯坦,全凭一己之力勇当开路先锋,迫切想在那儿安顿下来然后准备我们的到来。又过了两年漫长的岁月——对于不耐心的孩子仿佛有一辈子那么漫长——父亲才传话说,他已经准备好接我们过去。当母亲走到吉吉和我跟前,告诉我们离开的时候到了,我已经十一岁了。

  我们把家当装在货运马车的后面,启程去火车站。沿路的石块令马车剧烈地颠簸,吱嘎作响。母亲对此很不喜欢,但对于弟弟和我,每一次颠簸都是一次快乐——它提醒着我们:伟大的冒险已经展开。我们穿着厚厚的羊毛外套和厚重的冬天的鞋子,而这些我们很快就不再需要。

  当我们到火车站的时候,几十个人已经等在那儿用祝福和祈祷为我们送行。我的祖父位列其中。考虑到他年岁已高和在社区的核心地位,他选择了留在维施尼瓦。他是我在家乡唯一会思念的人。我看着他在月台上向我的母亲和弟弟道别,等着他面向我,竟一时语塞。当我透过他浓密、灰白的胡子仰望他的眼睛时,他那庞大的身躯笼罩着我。他的眼中含着泪水。他用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然后弯下身子、直视我的眼睛。

  “答应我一件事。”他用我熟悉而威严的声音说道。

  “任何事情,祖父[1]。”

  “答应我你会永远做个犹太人。”

  祖父的生命终结于维施尼瓦。我离开数年之后,纳粹士兵穿过森林、来到村庄的广场,他们把犹太人集中在一起迎接他们可怕的宿命。我的祖父和他大多数的会众被赶进我们那间朴素的木头犹太会堂,纳粹士兵用木板把大门封死。我无法想象,烟从门缝中涌入的第一个瞬间他们所经历的恐怖;从火焰燃烧的噼啪声中,他们应该意识到会堂已经从外面被点燃。人们告诉我,当火焰越烧越烈、吞噬了我们最珍贵的礼拜场所,我的祖父披上他的祈祷披肩——那条赎罪日我藏身其下的披肩,唱起了最后的祷文——保持着最后一刻的坚忍和尊严,直至大火夺去了他的话语、呼吸,夺去了他和其他所有人的生命。

  剩下的犹太人也被围捕,一家接着一家地从他们的藏身之处被拉出来、被夺去生命。他们被迫目睹我们的村庄被毁掉,就像一场飓风横扫了这一地区,只不过更为精准、更有目的性。他们被赶往火车站,穿过残酷的瓦砾,经过熊熊燃烧的墓地。同样的轨道曾开启我返乡的旅程,而如今却带着他们走向死亡集中营。

  当我们登上前往巴勒斯坦的火车,当火车在颠簸中启程、我从车窗向外挥手道别之际,我并不知道从此将再也见不到我的祖父了。每当领唱唱起悔罪祈祷曲,我仍能听见祖父的声音。每当我面临艰难抉择,我仍会感觉到他的精神与我同在。

  ……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页  数:100

加载页面用时:62.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