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肝胆两昆仑:刘琴西、刘尔崧兄弟的红色传奇
肝胆两昆仑:刘琴西、刘尔崧兄弟的红色传奇


肝胆两昆仑:刘琴西、刘尔崧兄弟的红色传奇

作  者:谢友义 著

出 版 社:羊城晚报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6月

定  价:45.00

I S B N :9787554307052

所属分类: 文学  文学  >  纪实文学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本书以中国共产党*批五十多名党员之一的中国工运领袖、广东紫金人刘尔崧及其同胞兄长——广东早期农民运动先锋刘琴西,兄弟俩“一门双烈”革命生涯为主线,抒写了早期共产党人舍生入死,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事迹,忠于史实,忠于人物原型,情节生动,人物丰满,读来令人激情澎湃、感动至深,更能体会到当今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是献给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的红色优秀作品。


TOP作者简介

  谢友义,广东省河源市紫金县紫城镇龙潭村人,中山大学中文系研究生结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青年创作委员会副主任、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广东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工程技术研究》杂志执行副主编,曾获国家、省、市文学奖项。


TOP目录

致敬革命先烈

前   言

 

序 幕

紫金,没有围墙的革命历史博物馆………………………… (2)

上篇:刘琴西:中国最早的红色政权的创建者和领导者之一

紫金“四二六”暴动的前前后后……………………………(16)

一字一火星,字字有灼手之感的文告……………………… (30)

兄与弟,经与纬……………………………………………… (43)

师竹先生……………………………………………………… (50)

叶四娘:没有花容月貌,却有兰蕙之心…………………… (55)

阶级的较量:东江三次大暴动…………………………………… (60)

建设苏维埃政权,实行土地革命………………………………… (65)

枪杆子里出政权…………………………………………………… (74)

红二、四师胜利会师……………………………………………… (78)

横磨坚韧雁翎刀…………………………………………………… (85)

周恩来的左右手,老百姓的“刘青天”………………………… (94)

下篇:刘尔崧:中国工人运动的先驱

出山记:在家乡的刘尔崧……………………………………… (102)

学运:以青春之名相聚,以革命之名奋进…………………… (111)

中共一大时期的党员…………………………………………… (117)

青年运动先驱…………………………………………………… (124)

统战:合而不同,铸剑为犁…………………………………… (131)

点燃广东工运之火……………………………………………… (141)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践行者……………………………………… (164)

两次当选中华全总执委………………………………………… (175)

最后的日子:壮士许国,不必相送…………………………… (181)

烈士身后:岁月不败,英魂犹在……………………………… (187)

刘琴西革命活动大事年表…………………………………………(199)

刘尔崧革命活动大事年表…………………………………………(206)

 

读《肝胆两昆仑——刘琴西、刘尔崧兄弟的红色传奇》有感…(226)

后 记…………………………………… (227)


TOP书摘

前 言

      我的家乡在粤东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城:紫金。它隐身于连绵起伏的莲花山脉里。

      横亘在粤东大地,并将粤东各县连在一起的莲花山,高山流水,山花竞放, 碧水萦回。漫山生长着香樟木、野枇杷、半枫荷与红椿,它们遮天蔽日,不分昼夜、不分你我地恣肆生长着;山里不仅有黄鼠狼、蟒蛇,还有美丽的山鸡。传说如果谁看到美丽的山鸡,谁就会有好运。哪怕站在最高处,你所能看到的,除了山还是山。你看到的,是山的颜色;你闻到的,是山的味道;你熟悉的,是山的脾性。

      对于一个山里的少年来说,最大的梦想,就是走出大山。于是,在我22岁那年,我终于走出紫金的大山,来到省城打拼、安家,开枝散叶,春华秋实。

      紫金的四大特产——辣椒酱、竹壳茶、铁锅、春甜橘,其美名被乡亲们永远铭记;八刀汤、牛肉丸、春卷、紫金扣肉、酿鸭饭等传统并加以创新的美食,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构成了我美好的记忆,这些又何尝不是一种浓浓的乡情呢?

      我深知,我的根还在那里,我以家乡为荣。

      在位于紫金的中坝镇,跨越青溪镇和九和镇有一座天字嶂,方圆20平方公里。相传,早年山里有一座坟墓,此坟墓刚好骑在龙脊上,墓主的后代可出天子,一飞冲天,故名天子嶂。明朝末年,朝廷得知此事,命地方官把天子嶂改为天字嶂。然而天意不可逆,后来这里竟然是“民国之父”孙中山的入粤始祖居地。1983年5月,孙科夫人陈淑英在紫金中坝孙屋排题写了“国父是客家人,老家在紫金”的题词。

      然而,翻开中国近代革命史这本厚重的大书,紫金赫然载入史册的不仅仅是孙中山,还有两个力透纸背、掷地有声的名字,那就是:刘琴西和刘尔崧。

      刘尔崧,1921年春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我党建党初期最早一批的五十几名党员之一;是我党早期杰出的工人运动领导人。为了工人阶级争生存争解放争自由,他拼将一腔热血慷慨赴死,牺牲时年仅28岁。

      刘琴西,是刘尔崧胞兄,紫金“四二六”暴动总指挥,中国最早的红色政权的创建者和领导者之一。紫金“四二六”暴动是中国共产党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章,打响了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反抗蒋介石的枪声;建立了由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政府;紫金县人民政府建立了由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紫金县工农革命军,这是全国最早建立的红色政权和军队之一。刘琴西的一生无不与我党领导的土地革命、农民运动紧密相关,他知行合一,不愧是伟大时代的先驱者和践行者。

      因为自己是紫金人,与刘尔崧、刘琴西是老乡的关系,所以,从小到大,总是听老人或老师讲起革命先烈刘尔崧、刘琴西兄弟俩的故事。从此,兄弟俩的英雄画面一直在我眼前呈现:在那腥风血雨的年代,我们的前辈为了寻找革命的胜利,他们在紫金、粤东各地,在省城广州的各种农民运动、工人运动中忙碌奔走。刘琴西领导的粤东各地农运工作留下无数动人的故事,粤东大地青山深处,他披着霞光、寻找曙光,从风雨裹挟中走来;刘尔崧这位客家小伙子从紫金山区走向省城广州,为中国工运写下了可歌可泣的一笔,历经百年的轮回,传递到我的心间和笔下,这是心灵之间的百年之约。

      因了刘氏兄弟,这隐匿于莲花山脉中的小城紫金,就成为一座没有围墙的革命历史博物馆。每次回乡,我都有一种走进历史,走近他们的感觉。把他们传奇人生写下来的这件事,让我的生命也变得紧迫起来,厚重起来。为此,我走遍故乡的山山水水,查阅大量的有关兄弟俩的历史资料,多次拜访英烈后代……冥冥之中,感觉这是兄弟俩在嘱托我要担起历史,担起责任,担起传承。不过,写作过程中更多的还是质疑、惶惑和自我否定。不断的质疑,不断的惶惑,不断的自我否定:这是最接近真实的刘氏兄弟吗?他们的生命是那么的生机蓬勃,气血充盈,风骨崚嶒,可我写出了他们的十之一二了吗?

      当你真正写一样东西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文字是多么的苍白和脆弱。文字与现实永远有距离。这距离有时是鸿沟。难怪博尔赫斯晚年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无奈:我们都只读我们喜欢的书,不过写出来的东西就不一定是我们想要写的。

      但有一点是自始至终无可动摇的,那就是:我的整个写作过程,就是去寻觅英雄初心的过程。我和刘氏兄弟同是出生于紫金山,又走出紫金山,我们有着同样的红色基因和一脉相承的精神特质。我深感:刘尔崧和刘琴西就像两个火把,不仅照亮了紫金山,还是中国革命的进程中不可或缺的光明路标。

      历史,最难得的是细节的呈现与还原。文学创作也是如此,它是由尽可能多的细节构成的。细节尽管只是森林中的一株树木,花海里的一瓣春蕾,高山上的一粒石砾,金矿里的一掬细砂,但正是这一树一花,一石一砂,却让人物形象更加饱满,血肉更加充盈。在尊重历史原貌的大框架下,在重要的历史节点、历史人物、历史事件上,我将努力寻求史实与文学之间的平衡。需要说明的是,这是一部报告文学,而不是资料汇编,或是党史讲义。

      尽管时光流逝,岁月匆匆,革命先烈的名字在我们心目中一直铭刻,不能忘记。写下刘琴西、刘尔崧兄弟俩,是弘扬他们的革命意志与革命精神,我们缅怀先烈,不忘初心。

      完稿之时,我再次回到家乡紫金,一夜山雨未停歇。此刻推窗望去,这生我养我、蓊郁苍茫的紫金山,放晴后有另一种壮阔辽远。

           2019年5月1日


TOP 其它信息

加载页面用时: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