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小人物:我和父亲乔布斯
小人物:我和父亲乔布斯


小人物:我和父亲乔布斯

作  者:[美]丽莎·布伦南·乔布斯 著

译  者:吴果锦

出 版 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9年05月

定  价:68.00

I S B N :9787559631411

所属分类: 传记  >  财经人物  传记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她叫丽莎.布伦南.乔布斯。

  她是乔布斯四个孩子里一度不被承认的那一个“大女儿”。

  她曾是乔布斯始终回避的生命里的“污点”。

  乔布斯被自己的亲生父母遗弃,而她被乔布斯遗弃。

  苹果公司历史上所有产品里,只有一款产品用人名命名,用的就是她的名字。

  她长时间活在乔布斯的阴影之下,但她揭示了乔布斯的“暗面”的真相,并最终活出了自我。

  透过她的眼睛,我们能看到这对父女生活里的爱恨悲喜,看到一个小女孩孤独而倔强的成长,也能看到一个商业之外的乔布斯,一个作为父亲的乔布斯,在生活里是如何的偏执、天才、神经质、敏感又残忍。

  乔布斯大女儿丽莎用7年时间完成的亲笔自传,父女之间30年爱恨交织的人生,都在这本书里。

TOP作者简介

  [美] 丽莎.布伦南.乔布斯(Lisa Brennan-Jobs)

  美国作家,现居布鲁克林。

  毕业于哈佛大学。

  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克里斯安·布伦南(Chrisann Brennan)之女。

  多年来,乔布斯一直拒绝承认自己是她的生父,曾经一度在苹果公司创立初期引发法律诉讼和各种媒体报道。

  最终,他们父女俩和解了。

  《小人物:我和父亲乔布斯》是丽莎的亲笔自传,也是她出版的第一本书。

TOP目录

第一章 嬉皮士

搬家

“我是你爸爸”

和母亲相依为命

幼儿园记忆

买颜料

埃伦一家

“树枝艺术家”

 

第二章 生命线

学画画

父亲依然没有来

黛比

妈妈的小时候

失落的母亲

罗恩

 

第三章 动身吧

到此为止

“嗨!史蒂夫”

蒙娜·辛普森

拍照

我的父亲是乔布斯

“准备好回家了吗?”

和父亲在一起

同在屋檐下

安全感

 

第四章 小不点儿

父亲的早年故事

滑旱冰

伊兰

衬线字体和表妹萨拉

缇娜

“我担心史蒂夫”

NeXT发布会

叛逆期

初吻

 

第五章 逃离

父亲有了新女友

我要上大学吗?

家长会

劳伦娜

纽约的新家

“你真缺心眼”

父亲结婚了

劳伦娜怀孕了

“我不想再这样了”

日本之行

弟弟里德

搬去跟父亲一起生活

 

第六章 小王国

和母亲分离

改名

父亲的推荐信

竞选年级主席

转学

格格不入的我

不欢而散

缺失的父爱

“那台电脑是以丽莎命名的吧?”

照看弟弟

我偷了父亲的钱

回到母亲家

灰姑娘

晚安,丽莎

 

第七章 特长

辩论赛

我们俩很像

夏威夷之旅

心理辅导

“相信直觉”

母亲的作品

和父亲谈判

 

第八章 飞翔

约什

我恋爱了

面试哈佛

 

第九章 尾声

“爸爸,对不起。”

道貌岸然

退学危机

毕业典礼

Lisa……那台电脑

探病

“丽莎,对不起。”

父亲去世后

 

致谢

 

TOP书摘

  电影里,人死前总是会说一些惭愧的话,可是这不是电影,是现实生活。

  我穿过房间,在父亲的书房(现在已经改成他的卧室)门槛处停了一下。书房里有张哈罗德·埃杰顿(译注:Harold Edgerton(1903—1990),麻省理工学院电气工程教授,高速摄影先驱,第一个拍摄彩色高速照片的摄影师。)拍摄的照片。照片上,一个苹果被子弹打穿,弹孔边缘是炸开的。

  我绕进他的房间,他正倚着枕头坐着。他的腿又细又白,像两根毛衣针。五斗橱上摆着很多相框,每个都对着床的方向。五斗橱的抽屉都一样宽,后来我发现,每个抽屉里都放着他归置好的画和照片。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他醒着,似乎是在等我。看到我,他笑了。

  “真高兴你能来。”他说。父亲的热情令我心软。他流下泪来。父亲生病之前,我只见过他哭过两次,一次是在他父亲的葬礼上,另一次是在电影院看《天堂电影院》,影片结束时,他哭了,我还误以为他是在颤抖。

  “这是你最后一次见我了,”他对我说,“你得让我走了。”

  “好的。”我回应他。话虽如此,但我并不太相信,也绝对想不到父亲在一个月左右后就会去世。我毫无头绪,不知道他还能活多久。我坐在床上,陪在他旁边。

  “你小的时候,我没能陪你,”他对我说,“真希望我们有时间多相处一些。”

  “没事,”我告诉他。此时此刻,他不仅身体虚弱,情感也很脆弱。我躺下来,面向父亲。

  “不,不对。我没能多陪陪你。”他继续说道,“我应该多陪陪你。可是现在已经太迟了。”

  “都过去了。”我劝他。话虽如此,我却并不确定。我最近才意识到,我其实很幸运,因为我认识父亲的时候,他还不是举世闻名,那时,他的身体很健康,还能带我出去滑旱冰。我曾以为,他陪伴别人的时间都很多,唯独陪我很少,但现在我不这样想了。他看着我的眼睛,流下泪来,说道,“我对你有亏欠。”我不知该如何回应他。在那个周末,他对我一遍遍絮叨:“我对你有亏欠,我对你有亏欠……”我在他小睡醒来时过去看他,他每次都会哭,每次都会说这句话。而我想要的,我认为他亏欠我的,是在他的家人中我应该有个清晰的一席之地。

  除了每6小时就轮班的护士之外,家里只有我们父女两人。有几个人过来探望他,都是他以前的同事。还有几个他不认识的人也来看他,有的拿着包,有的空着手,在院子里徘徊。有个身穿纱丽(译注:印度妇女传统服饰。)的人请求见他一面。有个人径直走进大门,说是乘飞机从保加利亚专门来看他。侧门处聚集了一群人,先是聚在一起说话,后来就四散离去。

  “你能记得自己做过的梦吗?”我问他。

  我躺在他的床上,他时睡时醒。

  “能。”

  “你都能记得清吗?”

  “大多数吧。”

  “你都梦见什么了?”

  “大部分是工作的事,”他答道,“梦里我总是在说服别人相信我。”

  “相信你什么?”

  “相信我的想法。”

  “做梦时想到的想法吗?”

  “有时候是。通常在梦里我无法说服他们,他们太笨了,理解不了我。”

  “你的想法都是这样来的吗?在梦里。”

  “是的。”他答道,接着又睡着了。

  第二天,我陪他去医院输血。这件事几乎用了一天的时间,因为他太虚弱了,无法走路,只能坐轮椅,上车,到医院,下车,坐轮椅,输完血,再坐轮椅,上车,到家,下车,再坐轮椅,上床。血袋里的血又浓又暗,像吸血鬼电影里的道具糖浆似的。在医院时,他们从一个冰箱模样的机器里给他拿来加热过的毯子。因为父亲身上很凉,盖上毯子就会暖和一些,可是随后又变凉了。

  我坐在房间的椅子上陪着他,耳边是机器的嘶嘶声。我不知道他输的血来自何人。我想问,却不愿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引到血袋上来。他每10天就要输一次血,每次要输好几个小时,每次输完血,他的气色就会好转一些。

  “他可能很冷。”输血快结束时,我对护士说道。

  “没事,我不冷。”他说。我坐在房间角落的椅子上,等着他。

  几分钟之后,我再次对护士说:“他可能感觉到很冷。”我能感觉到房间的通风孔吹出一阵阵冷风。

  “没事,我不冷。”父亲再次说道。我有事出去了一趟,后来护士叫我进去,我坐在角落的椅子上,护士拿给我一条毯子。

  “你父亲说你觉得冷。”护士对我说。而我自己都没发觉。

  “我没能多陪陪你,对不起。”他躺在床上,又说道。

  “可能是你工作太忙,所以才不给我回邮件回电话吧?”他很少给我回邮件、回电话,也不记得我的生日。

  “不是,”他说道,又停顿片刻,“不是因为工作忙,是因为我生气你当时不邀请我参加哈佛的周末。”

  “什么周末?”

  “入学周末。我从你那里得到的只有一张账单。”他说道,突然有些呼吸不畅。

  父亲说的是我的新生入学仪式。我后来记起来了,当时我还精心安排了一番,因为我的父母不愿意同时出席,所以,我请教了心理医生,又跟他们达成共识:母亲出席入学仪式的那个周末,父亲则晚几个周末再来。当时,他还觉得这样安排最好。

  “可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呢?”

  “因为我不擅长跟人交流。”

  “我真希望能重来一次,调整一下你和妈妈来的顺序。”我告诉他。

  我们父女俩交恶,竟然是因为我的新生入学仪式?不太可能吧,这甚至有些荒谬。我不信!他是很聪明的,但人之将死,想要理顺俗事,不可能做到清醒的反省。我不相信一次邀请、一个周末,就能令他怀恨在心,在此后的十年时间里都对我不理不睬,还拒付我大四的学费。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观察自己的手相。我能过上好生活,我的掌纹就是这么说的。

  ……

  那天晚上,我回到父亲家。他用平时召唤护士的虚弱口吻叫我:“丽莎。”盛着TPN 的背包呼呼作响,像轨道上的玩具火车,浓浓的液体注入他的血管。他倚在枕头上,双膝屈起。他瘦得吓人,我看着他,满眼都是他瘦长的四肢和憔悴的脸。

  “那天说的事——”他说道。上次我们谈到了情感,他此前从未对我提及这个话题,很令我惊讶。“我想跟你说一说。我都不怪你。”他开始哭起来,“只怪当时我们不懂得如何处理,想不到那么多。我不怪你。我想告诉你,所有的问题都与你无关。”他一直等到自己时日无多时才向我道歉,而这正是我期盼已久的话。那感觉就像烧伤处淋了冷水一样舒服。

  “丽莎,对不起。”父亲一边哭着,一边摇着头。他坐直了身子,双手抱着头。他瘦削了很多,显得他的手特别大,而他的脖子却太细了,几乎支撑不住他的脑袋,就像罗丹《加莱市民》雕像中的人。“真希望我们能回到从前,把一切都改过来,可是太迟了。现在还能做什么呢?太迟了。”他哭着,身体在颤抖。他的呼吸里掺杂着抽泣,我听不下去了。接着他又说了那句话:“我对你有亏欠。”我不知该如何回应,只是坐在床上,靠在他的身边。即使到了现在,我都不敢相信他的话。我想,倘若发生奇迹,父亲康复了,他就又会重归故态,忘了生病时悔过的这些事,他仍然将刻薄地对待我。

  “没事的,都过去了。”我劝他,“如果能再来一次的话,我们会成为朋友吧?”这是个轻微的打击:我和他只是朋友而已。而事实上,在这次探望之后的几周里,以及父亲去世之后,我伤心的也是我俩错过了成为朋友的机会。

  “好。”他应道,“太对不起了,我对你有亏欠。”

  我把原先偷走的父亲家里的东西都还回来了,此后虽然再也没有偷过,但我仍然惦念着几件想要的东西。直到此刻,我的念头才全部消失,我再也不想偷他的东西了。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376

版  次:1

开  本:16

纸  张:纯质纸

正文语种:中文

加载页面用时:78.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