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国脉:谁寄锦书来
国脉:谁寄锦书来


国脉:谁寄锦书来

作  者:汪一洋

出 版 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5月

定  价:49.00

I S B N :9787020151349

所属分类: 小说  >  中国当代小说  小说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国脉:谁寄锦书来》是首部以中国百年邮政为背景创作的长篇小说,小说名“国脉”语出周恩来同志为邮政人题词:“传邮万里,国脉所系!”

  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上海滩。三个邮政人,三个好兄弟、好工友。他们从上海邮政大厦起步,在工运风云里脱颖而出。一次偶然的抉择,铸就了三人迥然不同的命运,交织出一幕幕时代与人性、历史与命运、理想与奋斗、爱情与信念的跌宕起伏的剧情。

  其中,主人公秦鸿瑞的命运堪称传奇——他是码头临时工,他是清帮大弟子,他是上海邮政工人,他是全国工运领袖,他是国内外各种势力竞相争抢的目标,他组建了新中国邮电部……读完这部小说,或许你能猜到,他的身上,或多或少有着哪位历史人物的影子。

  小说以邮政、工运为线索,串起了五卅运动、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上海邮工童子军参加一?二八抗战、九一八事变、东北三千名邮工维护邮权撤回关内、巩固邮基运动、解放上海邮政大厦等重大历史事件,再现了一个个惊心动魄的斗争场面,描绘了邮政工人的日常工作、家国情怀、战争年代跑秘密交通、组建别动队抗日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扣人心弦,精彩纷呈。

  小说还写了几对真心深爱却无法成婚的男女恋情,写了朋友情、同志情、兄弟情、兄妹情,写出了情感与信念抉择的无奈、无悔,读来令人唏嘘,感人至深。


TOP作者简介

  汪一洋,本名汪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旅美作家,贵州省首批对外传播智库专家。已出版长篇小说《洋嫁》《在疼痛中奔跑》《暗香》,非虚构作品《走向彼岸》《永不放弃自己》《从黄浦江到莱茵河—中国驻德大使卢秋田传》等。《永不放弃自己》等三部非虚构作品入选国家出版基金项目“中国报告”之“中国人物”,并翻译成英文版在全球发行。获“第三届中国女性文学奖”、美国国会“杰出华人作家奖”、“乌江文学奖”、贵州“青年作家突出贡献奖”等奖项。


TOP目录

第一章 

1.银饭碗 

2.方家客厅 

3.惨案 

4.王云三 

5.少年 

6.眼睛 

7.围炉夜话 

8.黎黛珊 

9.锦书 

10.罢工 

11.抉择 

第二章 

1.枫泾 

2.罗锦琇 

3.订婚 

4.逃离 

第三章 

1.弄堂 

2.申先生 

3.拜师 

4.李树生 

5.秦鸿宇 

6.申家祠堂 

7.一八一号 

第四章 

1.九一八 

2.上海邮工童子军 

3.最后的旗帜 

4.婚礼 

5.天津 

6.小狸猫 

7.大公通讯社 

8.巩固邮基运动 

第五章 

1.国际劳工大会 

2.莫斯科 

3.接头 

4.郑开先 

5.派对 

第六章 

1.抗日 

2.利诱 

3.别动队 

4.不速之客 

5.诱捕 

6.山本 

7.逼婚 

8.成亲 

9.抽刀断水 

10.自杀 

11.遁离 

12.小别 

13.延安 

第七章 

1.故里 

2.假戏真做 

3.世界工会大会 

4.分歧 

5.劳协被封 

6.庐山 

7.“国大” 

8.鸭血粉丝汤 

9.香港 

10.访客 

11.护照 

12.诀别 

第八章 

1.被捕 

2.解放区 

3.营救 

4.新气象 

5.小狸猫之死 

6.脱胎换骨 

7.扳倒李树生 

第九章 

1.信封贴在邮票上 

2.方家大客厅 

3.申先生的血债 

4.解放上海邮局 

5.谁寄锦书来 

尾声


TOP书摘

  第一章

  1.银饭碗

  秦鸿瑞感觉自己像个冒失的伶人,套错了戏袍,又跑错了场子。

  这套西服,是方执一借给他的。哪怕对于世家子弟方执一而言,也是最体面的一套衣服,是请了上海顶有名的裁缝量身定制的。坏就坏在这里,衣服是依了方执一的尺寸,熨帖合缝,可秦鸿瑞比方执一矮了一截,脸比较冒进,自顾自长得圆润方大,身坯却没跟得上,瘦小干巴,无情地暴露出长期营养不良的真相。所以,这套体面的西服套在秦鸿瑞身上,就像孩子偷穿了长辈的衣服,越正式越显得滑稽可笑。领带方执一老早就打好了结,秦鸿瑞只需往脖子上一套——但方执一忘了提醒他把衣领翻出来,故而领带就不怀好意地紧勒在脖子上,让看到的人也感觉自己呼吸不畅。

  其实,出门前照镜子时,秦鸿瑞并未觉得自己寒碜,相反,倒觉得自己从没有这样气派过:头发慎重地一分为二,还破天荒抹了头油,光滑得连苍蝇都站不住脚。胸前的口袋里煞有介事地别了一支钢笔。当然,这身行头如若放在别的场合,比如说秦鸿瑞打工的那家杂货店,或是秦鸿瑞的老家——上海郊区的枫泾小镇,那还是相当看得过去的,可眼下他站的是什么地方?是北四川路桥头!抬头一望,便是上海邮政大厦!十里洋场的上海滩,从不缺世间任何华美奢侈的物件,尤其是建筑,这外滩两岸,各国的洋行矗立,宛如童话故事里的城堡宫殿。见多识广的上海人,早就不屑一顾。可这栋大厦,甫一落成,却正如《洛神赋》里所述,“翩若惊鸿,宛若游龙”,当真是冠盖群芳,美中之美,饶是见多识广的上海人,也不由得咋舌称赞。这里进进出出的男女也分外鲜亮养眼,男人都西服革履,细心留意一下,会发现风衣内里的颜色和衬衣是一个色系。女人都烫了发抹了唇膏,不管气温如何低,永远光着胳膊穿着丝袜。用句上海话说:煞是有腔调。当然了,这是什么地方?邮局!能进入邮局工作的人都是尖子中的尖子,人中之龙凤,那可是仅次于海关的“银饭碗”。

  秦鸿瑞从不曾对邮政大厦产生过任何奢望。那不是他这个阶层的孩子奢望得起的。

  自从在杂货店打工累得吐了血,被老板无情扫地出门后,秦鸿瑞高烧不退,算是在鬼门关转了一圈,之后秦鸿瑞足足在家休养了一年多。也是否极泰来,那一天弟弟秦鸿宇拿着一份英文补习材料要哥哥买,秦鸿瑞衣袋里却实在掏不出铜板来,正为难得紧,定睛一看,突然发现所谓英文材料就是卖家自己用钢板刻的,十分粗糙,秦鸿瑞以前在学校里就帮老师印过。材料里的内容也十分简单,全是入门英文。“这也能卖钱?”秦鸿瑞诧异地问。弟弟说:“是啊!每天课间在学校门口卖,很抢手呢!”秦鸿瑞大喜,说:“这有何难?我也会印!”当天秦鸿瑞便印了十份英文材料让秦鸿宇拿到学校去卖,不想竟是一抢而空。这下秦鸿瑞算是找到了生财之道——躺在病榻上,还能油印英文材料卖钱!由于他刻字工整,挑选的内容又十分实用,竟是大受欢迎,收入比在杂货店里打工还多。病好之后,他又去一家英国人开的杂货店里打了份累不死人的工,每天记记账,码放码放货品,活儿虽庞杂但还不算太辛苦,晚上还有余力加班油印些英文材料,白天让弟弟带到学校里去卖给同学,赚来的钱勉强够兄弟俩糊口,偶尔还能省几个铜钿孝敬孝敬乡下的老娘,他已经挺知足了。偏生方执一带来邮政大厦招收员工的消息,方执一兴致勃勃要去考,还非要拉着他一起考。

  秦鸿瑞摇头,“不去!你是民信世家的公子,又是正牌的大学生,当然能考上。我是个杂货店的小工,又只是个初中肄业生,那种地方,高攀不上。”

  方执一说:“你别怕!招考通知上说了,初中以上文化即可报考。你虽然初中没毕业,但你英文水准可比一般高中生还好呀!那些和邮政相关的知识,我来辅导你,你这么聪明,一学就会,一定能考过关!”

  秦鸿瑞不觉笑了,说:“你这个方脑壳的家伙,现在也会说恭维话了!”

  方执一说:“不是恭维你,你是智多星,学校里谁不知道啊!就你,鬼点子比谁都多,啥事都难不倒你!你不会就甘心窝在那家杂货店,打着饿不着撑不死的工,庸庸碌碌混一辈子吧?睁大你的眼睛,看看周遭,这是一个混乱污秽的时代,这又是一个崭新的充满希望的时代,要改变这个世界,靠谁?靠我们!靠我们这些年轻人!还记得梁启超在《少年中国说》里说的吗:‘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

  此时的方执一已出落得白净斯文,长身玉立,一副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派头,当他富有激情地朗诵出梁启超这段著名的文字,就像舞台上的演员,确有一股撼人心魄的力量。这是1924年的中国,乱世里,国之命运与每一个个体紧紧相连,谁也逃不脱。况且是青年。青年的骨子里本就涌动着叛逆、狂热的因子,想要推翻什么,也想要重新建立什么,理想、信仰、责任、使命……这些词汇,天然就是为青年准备的,年轻人的热血很容易就被这些大词点燃,若是能名正言顺地撸袖干一番大事,成全自己英雄的梦想,为什么不呢?

  秦鸿瑞眼里的光芒被点燃,变亮,末了,又熄灭下去,还是摇头,说:“不去。”

  “为什么?”方执一惊愕。

  “我……我没好衣服!”秦鸿瑞看着自己一身的破衣烂衫,颓丧地说。他已经两年没有置办过新衣了。这套布衣连带布鞋还是老妈在乡下亲手缝制的,放在上海滩的背景下,真是土气到了家。据说邮政的人个个衣冠楚楚,他怎么敢穿着这身衣服往邮政门口站,还不得被当作叫花子轰出去!

  “哎呀!这有何难!”方执一哈哈大笑起来,大方地说,“你别担心,衣服我借给你!”

  秦鸿瑞瞪着方执一,半晌,才失笑道:“方执一呀方执一,你阿爸当真是把你的名字取对了!方执一,不但是个方脑壳,还偏执、一根筋,只要你认准的事,八头牛都拉不回。克服万难也要达成!”

  “你的名字还不是一样!鸿瑞,鸿雁传书,证明你和邮政有缘。哈哈,最重要的,一起考上邮政,咱们兄弟俩就能够在同一战壕里并肩战斗,永不分离。”方执一笑着,说,“我敢担保,你一定会考上!而且,将来有一天,你一定会感激今天所做的决定!人生能有几回搏,这将是你最正确的选择。”

  于是,就这样来了。

  可是,真正站到了邮政大厦的门口,看着周围熙熙攘攘前来应考的男男女女,一个个衣履光鲜,神色倨傲,每一个看起来都很有才很自负的样子,秦鸿瑞无端感到一阵局促瑟缩,终于察觉出自己虽穿了西服,到底还是个套错了戏袍,跑错了场子的伶人。

  彼时虽已是初秋,夏天却像个腻缠的孩子,兀自赖着不肯走,1924年的秋老虎,炙烤得秦鸿瑞浑身燥热,连衬衫都湿透了。

  罢了罢了,还是赶紧撤了,别在这里丢人现眼。秦鸿瑞恨恨地,准备拔腿便走。肩膀却被猛然一拍,熟悉的一声喊:“嗨!鸿瑞,你到得早啊!”

  不用说,方执一驾到!秦鸿瑞无奈地转过身,果然是方执一,一张脸笑得秋阳般灿烂。再看方执一身边,还站有一个敦实健壮的小伙子,胳膊上的肌肉鼓涨涨的,像是个练家子。早就听说方执一家来了一个义弟,名唤郑开先。郑开先是北方人,因父母双亡,被托孤给方执一家,成为方执一的义弟。

  “鸿瑞,这是我的义弟郑开先,你可以叫他飞脚,他呀,跑起来像飞一样,鬼都撵不上。而且,还会武功呢!三五个人别想近他的身。这次呢,要和我们一起考邮局。”

  “久仰久仰!我是秦鸿瑞。”秦鸿瑞立马伸出手去,招呼得热情诚恳。郑开先却瞥了他一眼,不吭声,也不伸手。秦鸿瑞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在空气中晾了半晌,末了,只好自我解嘲地摸摸自己的头。

  “嗨,飞脚这个人,不太爱说话。你别见怪啊。”方执一忙不迭打着圆场。

  秦鸿瑞笑笑,不再言语,心中暗想:不爱说话?只爱打人是吧?嗬!

  听得郑开先也要考邮局,秦鸿瑞的心又往胸膛里放了放。上海人眼里,北方人,那就是乡下人咯。自己再土,总不能比不过一个乡下人吧?

  定定神,三人迈着小心翼翼的步伐,走进邮政大厅。这个邮政大厅号称远东第一大厅,地面铺了素雅的米白色地砖,黑色地砖勾边,镶嵌出各种图案,上方悬挂一盏盏水晶吊灯,其开阔奢华让秦鸿瑞感觉像是走进了宫殿。秦鸿瑞心中虽暗自胆怯,所幸的是,他有一张不动声色的脸,不管内心掀起何等的狂澜,他的脸上永远是一团和气。

  笔试的考题,果然没跑出方执一准备的范畴,秦鸿瑞答得很顺利,不禁暗自庆幸。方执一这个民信世家的公子哥,果然不是白当的。专业!

  那天的面试,秦鸿瑞整个感觉是在做梦。面试在一间小屋子,四五个主考官。形象果然是考试的重点之一,身高,体重,肤色偏黑还是偏白,眼睛是否近视,甚至有考官让他张开嘴,看看牙齿是否齐整……秦鸿瑞一边张大了嘴,一边心里暗自嘀咕:奶奶的,怎么跟乡下选牲口似的,还要检查牙口?这到底是在选邮工,还是给夜总会选小弟?当然,秦鸿瑞那宛如戏袍般阔大的西服,勒在脖子上的同样阔大的条纹领带,显然没有给他加分。再问秦鸿瑞的学历,他虽读了一年半初中,奈何中途辍学,没有拿到毕业证,看得出,大家对他不是很满意,秦鸿瑞暗想这下算是完了,就在这时,坐在正中间的主考官,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开口了,问:“你对邮务工作有何看法?”他用的是夹生的中文。那一刻,秦鸿瑞福至心灵,用流利的英文作答道:

  “通信与人类活动息息相关,自有人类开始,通信活动就已出现。数千年光阴,中国的邮驿走过了漫长的发展历程,1896年前清邮政官局的开办,在中国邮政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中国自古有‘家书抵万金’的说法,为何能抵万金呢?因为那时的人一旦踏出家门,从此富贵贫贱,是死是活,家人再也无从知晓,那么一封书信上承载的就是一个人的命运、一个家庭的依托;再有,军情政令不通,致使多少帝王直到敌人兵临城下还浑然不觉,那么,一封书信上承载的即是一个王朝的兴衰,乃至一个民族的存亡。反观今日,各位绅士自海外来华,相去数千上万公里,更有茫茫大海波涛阻隔,却能月月与家人连通、时时知悉故国之事,不可谓不奇!这一切,都仰赖于现代邮政的先进理念和高效的体系,这正是当今社会所缺、所需。在下何其荣幸,能在此候教,感谢各位!感谢你们给上海邮政带来现代化的机会、感谢你们给我参加这次面试的机会,并且在此,我恐怕还要再斗胆请求各位给我加入这份高尚事业的机会,本人定会兢兢业业、竭尽所能……”

  这一篇有准备的即兴演讲,秦鸿瑞滔滔不绝地说了五分钟,直听得主考官们面面相觑,继而喜出望外。事后秦鸿瑞才知,那天的面试,他一口地道的带有伦敦腔的英式英语,以及在演讲中所体现出的格局和胸怀,不但远远超出考官们对一个初中肄业生的期待,甚至也远远超过了高中生乃至大学生的水平,是所有考生里最优秀最出色的!秦鸿瑞虽只读了一年半中学,但一直喜爱英文,业余为生计所累,不断油印英文材料拿到弟弟学校去卖,英文能力逐日提高,加之打工的杂货店老板是英国人,他自然地学会了一口伦敦腔英语。而演讲的内容得益于他一直关心的时事,每次方执一带来报纸,他都会仔仔细细看个周全,两人还常在他那不足九平米的亭子间里展开各种讨论。至于当众说话,秦鸿瑞更是不怵,早在中学时秦鸿瑞就和方执一一起经常带领同学上街演讲,号召商家群众抵制日货……

  天可怜见的,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望而生畏的当众演讲,秦鸿瑞仿佛天生就会。

  英文、演讲,秦鸿瑞不知,这已成为他的不二法宝。坐拥这两件法宝,邮局的“银饭碗”已被他牢牢攥在手心。

  2.方家客厅

  方念一在镜子前摆弄着一条带蕾丝的连衣裙,纤细的腰身,蓬松的裙摆,浓郁的酒红色,复古的英伦风。她烫着最时髦的大波浪,一个一个精致的卷儿垂下来,荡在耳边,像是一个一个的问号。她的脸上也化着妆,眉毛弯弯细细地挑上去,嘴唇是可爱的粉色。总之,这是一个上海滩最典型的摩登女郎,热衷于像电影明星那样装扮自己,当然,也热衷于一切新鲜时髦的玩意儿,比如说,今晚的舞会,便是方念一大显身手的好时机。虽只是大一新生,方念一的舞步已经相当娴熟,每每成为舞场皇后,在舞场上请她跳舞的各色男人总是要排成长龙。

  楼下客厅里传来一阵喧哗,是哥哥回来了,听这热闹劲儿,肯定不止两个人。方念一心念一动,莫非……他也来了?方念一转身便噌噌往下跑,刚拐过楼梯口,便看见三个大男人的身影,说说笑笑地走进来。这下子她反而不急了,停下来,手扶在楼梯把手上,摆了一个优美的造型。她已经试过了,从下往上看,这是最佳角度。

  “嗨!大小姐,打扮得这么妖,又要疯到哪里去?外面那么乱,当心被乱党掳跑咯!”首先发现她的是郑开先,可这家伙,开口就没什么好话。

  “要你管!北佬!”方念一气恼地嗔怪着,从电影里学来的优雅造型也走了样。

  秦鸿瑞的眼睛顺着话音找到了方念一,一身的酒红色裙装,简直晃眼。方念一也算是秦鸿瑞看着长大的,前两年自己忙于养家糊口,来方家少了,偶尔来了,与方念一也很少碰上面。不想时光一晃,方念一还真是长成了一个明丽的少女。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418

印  次:1

版  次:1

开  本:32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9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