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心无百姓莫为官:精准脱贫的下姜模式
心无百姓莫为官:精准脱贫的下姜模式


心无百姓莫为官:精准脱贫的下姜模式

作  者:劳罕

出 版 社:浙江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6月

定  价:48.00

I S B N :9787213091711

所属分类: 政治军事  >  中国政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书评书荐

TOP内容简介

2019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之年,奔小康,一个都不能少。精准脱贫是我们必须要打赢的三大攻坚战之一。浙江省淳安县下姜村是张德江、习近平、赵洪祝、夏宝龙、车俊五任省委书记的联系点,在短短几十年里实现了从“穷脏差”到“绿富美”的转变,形成了精准脱贫的下姜模式。

本书由长期关注“三农”问题、多次蹲点下姜的《人民日报》著名记者王慧敏(笔名劳罕)执笔,以2017年12月28日《人民日报》头版刊发的长篇通讯《心无百姓莫为官——习近平同志帮扶下姜村纪实》为基础,记录了下姜村脱贫致富的振兴之路,展现了党员干部“心无百姓莫为官”的为民情怀,被列入中宣部2018年重点主题出版物。

 

TOP作者简介

王慧敏(笔名劳罕),现任人民日报社经济社会部主任,曾任人民日报浙江分社社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高级记者,多次获中国新闻奖,创作文学、学术著作多部,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称号,是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全国新闻出版行业领军人才,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长篇小说《各奔前程》曾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小说连播节目中播出,并获年度节目制作一等奖。

他是目前人民日报社及全国新闻界“三农”报道方面影响较大的记者,曾在《人民日报》开设专栏“下乡手记”,关注社会转型期农民和农村领域的各种问题。《下乡手记》——“三农”问题研究专著,被列入中宣部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丛书。

任人民日报社浙江分社社长期间,他多次深入下姜村调研,采写的数篇报道在《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或主要位置刊发,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也为本书的写作积累了大量素材。

 

TOP目录

第一章 关于下姜 / 1

“土墙房、半年粮,有女不嫁下姜郎。”这句话,67岁的姜银祥记了一辈子。从“穷脏差”到“绿富美”,一出乡村“变形记”在这里上演。下姜村,是典型,更是镜子,折射出的是一个中国普通乡村求生存、求发展、求振兴的艰辛奋斗历程。

 

第二章 那些有关饥饿的回忆 / 9

60年前的往事,如今忆起依旧是苦涩的。磨坊中扫出的粉尘做成的“土面”,是姜银祥“小时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为换来全家的口粮,姜祖海扛着百斤重的木材步行百里山路;为吃饱肚子,痴迷于读书的姜德明含泪离开了学校……饥饿!在很长一段时期里,是下姜人挥之不去的记忆。

 

第三章 咋就走不出贫困的怪圈 / 33

贫困,仿佛是下姜人摆脱不了的窘境。放火烧山,“刀耕火种”,收获的还没有种下去的多;做生意,山路崎岖、无人问津;办工厂,技术跟不上,更少了龙头企业带动……当地干部群众一次次深入探讨,找出了贫困的根子。

 

第四章 第一次吃饱了饭 / 51

“让大家吃饱肚子,才算真本事。 ”揣着这念头,新上任的村支书姜银祥硬是从县农科所“磨”来了两斤半杂交水稻种子。从试种到制种,下姜人填饱了肚子,下姜村摘掉了“半年粮”的帽子。紧接着,下姜人又勒紧裤腰带,建起了枫林港大桥。

 

第五章 心无百姓莫为官 / 67

讲述习近平总书记当年视察下姜村的故事,是“明星导游”姜银祥最热衷的事。建沼气、派专家、兴产业……群众关心的,总书记件件放心上。做生产发展的带头人、新风尚的示范人、和谐的引领人、群众的贴心人,姜银祥带着党员干部干白了头。

 

第六章 一张蓝图绘到底 / 85

下姜人不敢想,省委书记的联系点,下姜一当就是近20年。脱贫攻坚、共同致富,冲着这个目标,历任省委书记指引着下姜人沿着绿色发展的路子,奋勇向前。从贫困村到小康村,再到明星村、示范村,未来,下姜将带动周边村、镇一起富起来!

第七章 美丽乡村共同体 / 99

“跳出下姜发展下姜”,这句话,让下姜人看到了更大的发展空间。下姜村成了340平方千米的“大下姜”,多了串成链的风景线,多了不重样的体验点,多了“打包”规划的新产业。“背靠下姜好乘凉” ,成了周边乡镇干部的共识。

 

第八章 日子越过越舒坦 / 119

下姜村变了。马路拉直了进村的山道,微公交方便了群众出行。四时如画的乡村美景,引来了游客,也唤回了游子返乡创业。观风景、尝美食、干农活、看演出,绿水青山变成了金

山银山,鼓了村民的腰包,更美了乡风,带来了新风尚。

 

第九章 奔小康,一个都不能少 / 139

怎样让村里的贫困户富起来,村干部没少动脑筋。好政策,帮着他们用足;找工作,替他们出主意;办贷款,为他们多跑腿……不仅盯着眼前,还得往长远看。村里正盘算着合开公司,让每家每户都入股分红。没人掉队,才是实打实的小康。

 

第十章 下姜之变的思辨 / 147

下姜之变,来之不易。同样的山、同样的人、同样的求变之心,却在贫困的怪圈里打了几十年的转,直到近些年才摸出了行之有效的致富路。这条路讲效益、护环境,这条路重科技、专家领,这条路众人走、步子齐。

 

第十一章 下姜启示 / 169

有人说,下姜能富,全是托了省委书记联系点的福。事实上,下姜之变靠的是“八八战略”的指引,靠的是“两山”理念的启迪……村容村貌整洁和美,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精神物质共同富有——试验田里收获的经验,可惠及更多奋进的新农村。

 

第十二章 乡村振兴,路还很长 / 189

“样板村”下姜,仍未懈怠。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下姜村请来了第一位职业经理人;让“大下姜”的发展拥有更多引擎,他们计划引进更多外面的企业。可村民小富即安的心态、经济纠纷引发的人际冲突等,则是下姜村未来发展面临的新问题。

 

后记:我与下姜 / 215

TOP书摘

第一章  关于下姜

 

“土墙房、半年粮,有女不嫁下姜郎。”这句话,67岁的姜银祥记了一辈子。从“穷脏差”到“绿富美”,一出乡村“变形记”在这里上演。下姜村,是典型,更是镜子,折射出的是一个中国普通乡村求生存、求发展、求振兴的艰辛奋斗历程。

 

我第一次去下姜村,大约是在2011年的暮春。 记得是随时任浙江省委书记赵洪祝去的。当时,赵书记正在搞全省新农村建设调研。

说实在的,那次调研,下姜并没有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通 往村子的那条路,还没有彻底修好,车子颠得够呛。深春5月, 山冈上、田野里的花早谢了,到处是油汪汪的绿;因为只有这一个色系,便显得有些单调、沉闷。那时的下姜,已经基本摆脱了贫困,村里的房舍大都很新——是那种外立面嵌着白色瓷砖的二层或三层的楼房。不过,这种楼房在浙江乡村着实很普遍。

一句话,在经济发达、城乡统筹做得最好的浙江,这样的村庄遍地都是。

跟赵书记出来调研是个“苦差事”,他调研得很深入、很细致,时常错过饭点。那次就是如此。他先去枫林港对面的田野里看了黄栀子园、桃园和葡萄园,详细了解农产品深加工情况。已 经过了中午12点,他又一头扎进农民家里耐心地倾听他们卖蚕茧 时遇到的沟沟坎坎。

由于早上出来时,我没来得及吃早饭,此时已是饥肠辘辘,看不远处一户人家在卖小吃,便悄悄溜了过去。

摊主是个身材单薄的老太太,满头白发,嘴瘪瘪的,透着一脸的慈祥。她的小吃摊很简单:煤球炉上放着一口冒着热气的钢精锅,里面煮着茶叶蛋、豆腐干之类的吃食。

“老人家,日子蛮惬意嘛!”吃东西时,我随意地和老人攀谈起来。

“好!好!和以前比,是天上地下。 ”

“哦,以前很苦吗?”我边吃东西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敷衍着。

“苦得咧!‘饥荒年’那辰光,饿死了好几十口子呢。 ”

这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作为一个长期跑农口的记者,我对“饥荒年”这个词特别敏感。 “饥荒年”,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多被称为三年自然灾害,后 被改称为三年困难时期,是指1959年至1961年,我国大陆地区由 于“大跃进”运动以及牺牲农业发展工业的政策而出现的全国性粮食短缺。 说起饥荒,1980年后出生的人,不会有任何印象。因为自从“大 包干”后,饥荒就从人们的视野中遁形了——无论天南地北,大家谈论的已经不是能不能吃得饱,而是怎样才能吃得更好、更有营养。

但几千年来,饥荒,一直是我们这个民族绕不开的一个话题。据我的老前辈、人民日报社原总编邓云特(邓拓)写的《中 国救荒史》记载,仅清代不足300年间,歉收造成的全国性饥荒 就达90次。中华民族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与饥荒的斗争史。 通过下姜村去研究我们这个民族如何摆脱饥荒,也就有了典型意义。于是,从下姜回来后,我找了许多有关下姜的资料开始研究,并有了一次又一次的下姜之行。

渐渐地,我便梳理出了一个中国普通乡村求生存、求发展、求振兴的艰辛奋斗历程。

 

的确,每一个村庄的变迁,无不打上了自己的特质烙印,同时,也都刻下了时代和社会发展的履痕。

村志记载,下姜村是个有着8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主要由 姜、杨、余、伊四大姓组成。其中,姜、杨两姓人口居多。北宋靖康年间,渭水郡姜氏便从四川迁入。南宋庆元至嘉定年间,其他姓氏也渐渐辐辏此处。

那么,下姜村的特质又是什么呢?

实事求是地讲,这个位于淳安县西南部枫树岭镇的偏僻小村,尽管不能说是穷山恶水,但也绝不是“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的“桃花源”。村子局促地坐落在陡峭的山坡上,公峰、茂峰、化岭、银峰四座山峰从东西南北四个方

位将村子紧紧包围。一条不知形成于何时的名为枫林港的小河,从山的缝隙里硬生生挤出一条通道,从村中蜿蜒而过。

千百年的河水冲积出了一块块弹丸大小的盆地,庙畈、下本畈、窄堨畈、双坞畈……这些不规则、不平整的板块高低错落地“纠缠”在一起,成为下姜村的主要农耕区。

 说起来真是可怜,这些林林总总的板块加起来,还不到600 亩地。全村742人分的话,平均一人不到一亩田。 而且这些田,大多是山坞垄田和山坡梯田。旱地中只有少量山脚缓坡地,大多是陡坡地。

这类农田的特点是土层薄、蓄水能力差,古有“一七之灾”的说法,就是下一天大雨就涝,晴七天就旱。

下姜村还是自然灾害频仍的地区。

下姜村的自然灾害,主要为春夏两季的洪水灾害。枫林港流域受雨面积较大,加上地处亚热带季风气候区北缘,夏秋时常受台风影响,一般两三年间就有一次风灾。 一俟风起,轻则损坏庄稼,重则吹断树木、房屋。1968年7 月,下姜发生龙卷风,庙畈小球里的大柿树被连根拔起,窄堨溪边的大板栗树被拦腰折断,庙畈上的稻桶被吹到窄堨畈,房屋倒塌,瓦片基本被掀光,村民损失惨重。

下姜村又是淳安县的暴雨中心地区之一,洪灾频仍,曾有 “十年九有”之说——十年就有九年发洪水。1940年,枫林港洪 水流量达每秒900立方米,洪水淹没了整个庙畈、窄堨畈,下姜 老村石硼以下全部被淹没,多处房屋被冲毁。 据村里老人回忆,历史上有些年份,枫林港一年就要发10多次洪水。

自古以来,下姜人以务农为生,除了种植水稻、小麦、茶叶、水果,还兼营竹编、家具制作等手工业。山里人最能吃苦。

虽然村民们勤俭持家、辛苦劳作,但受地理条件限制,一直未能摆脱饥饿的阴影。下姜一直是方圆几十里最贫困的山村。人们曾这样形容下姜: “土墙房、半年粮,有女莫嫁下姜郎。”

新中国成立后,农民分得土地,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粮食产量也有所提高。但由于自然条件不好,基础设施差,灾害频发,加之受到移民入村、“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文化大革命”等影响,下姜村人民的生活水平一直处于温饱线以下。

可以说,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里,下姜人脑海里留下的最深刻的记忆就是:饥饿!饥饿!饥饿!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版  次:1

开  本:16开

纸  张:胶版纸

加载页面用时:93.7512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