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开书店 找百道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公正何以难行:阻碍正义的心理之源
公正何以难行:阻碍正义的心理之源


公正何以难行:阻碍正义的心理之源

作  者:[美]亚当·本福拉多

译  者:刘静坤

出 版 社: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3月

定  价:69.00

I S B N :9787516219799

所属分类: 法律  >  法学文集/经典著作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本书通过引入心理学、神经科学的研究成果,剖析司法案件错判的成因。作者结合了大量科学研究和实际案例分析指出:现有的法律理论和实践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人们在认知、记忆和判断上的天然缺陷,刑事司法系统的诸多基本假设缺乏科学证据的支持。

在大量的科学研究及案例支持下,本福拉多表明了:刑事审判体系并不是一个严密稳固的系统,而是一系列功能失调的部门集合。不公正的要素已经扎根在法律体系当中,每时每刻都在影响着诉讼结果。

本书涵盖了司法审判中的10个角色身份——被害人、警察、犯罪嫌疑人、检察官、陪审团、证人、法官、公众、罪犯;从科学角度提出了诸多富有创建、引人深思的论点,并为未来的司法改革提出了详尽可行的解决方案。

TOP作者简介

作者:[美]亚当?本福拉多(Adam Benforado)

美国德雷塞尔大学法学教授,曾在耶鲁大学和牛津大学学习,哈佛大学法律,曾担任联邦上诉法院的法官助理,Jenner&Block(简博)事务所合伙律师。他发表过大量学术文章和书摘,在《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高等教育纪事》《美国学者》和《波士顿评论》也发表过专栏和论文。

 

译者:刘静坤

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教授,法学博士、博士后。曾任蕞高人民法院法官、代理审判长,曾挂职云南省公安厅厅长助理。参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严格实行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改革等改革项目。出版《The Exclusionary Rule of Illegal Evidence in China》《证据审查规则与分析方法》《法庭上的真相与正义》《中国非法证据排除制度》《犯罪重建》《司法错误论》等著作、译著二十余部,发表文章百余篇。

TOP目录

导言 如何实现公正? / 刘静坤
序言
第一部分 侦查
第一章  被害人:无处不在的身份标签
第二章  警察:危险的供述
第三章  犯罪嫌疑人:犯罪心理
第二部分 审判
第四章  检察官:违反规则
第五章  陪审团:旁观者的视角
第六章  目击证人:记忆的偏差
第七章  专家证人:如何编造谎言
第八章  法官:裁判员还是激进派
第三部分 刑罚
第九章  公众:以牙还牙
第十章  罪犯:扔掉监狱的钥匙
第四部分 变革
第十一章  挑战——我们要克服哪些困难
第十二章  未来——我们将何去何从
鸣谢
关于资料来源的说明

TOP书摘

如果我们没有通过数以千计的科学研究、大量模拟证人实验和真实的案例,最终形成有关记忆问题的清晰认识,就不会意识到:对证人记忆的依赖原来是如此让人担忧的。

例如,大量证据表明,目击证人的辨认结论经常是不准确的。当真正的罪犯和无辜的陪衬者一同接受列队辨认时,有1/3的证人不能指认出嫌疑对象;而在那些指认出嫌疑对象的证人中,又有约1/3的证人错误指认了陪衬者。如果你是真正的罪犯,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因为这意味着你在列队辨认中被指认出来的概率只有50%。不过更令人担忧的是,如果真正的罪犯并没有出现在列队辨认的名单中,证人错误指认出陪衬者的概率竟然达到50%左右(在此种情况下,证人原本不应当指认任何人)。此外,即使证人通过列队辨认成功地指认出犯罪嫌疑人,并不代表他们的辨认结论就是可靠的:当犯罪嫌疑人不在列队辨认名单中时,再让这些证人进行辨认,仍有一半证人指认了其他无辜的陪衬者。

 

我们许多人都非常相信自己的记忆。一个最耳熟能详的比喻是这样说的:记忆就像是摄像机。经年累月,我们的大脑积累了成千上万的图像和信息,我们如有需要,可以随时提取这些信息。当然,我们有时也会遗忘一些事情,有些图像会开始变得模糊。但是,当我们成功地回忆起这些图片或者录像,我们就会认为这些都是对此前所见的真实、准确的记录。

我们绝大多数人都认为自己拥有良好的记忆,我们也同样认为其他人也能够保持记忆的准确性和一致性。总而言之,我们非常相信记忆所具有的能力,并把它看作维系刑事司法系统的重要手段。

这种信任有一定的道理。在许多情况下,人的记忆是打击犯罪的有效手段,我们对这一点深信不疑。例如,我们有回忆起某些人相貌的特殊能力。

不过,我们也都知道,人的记忆时常会出现问题。例如,我经常不能回忆起刚认识的新朋友的名字,经常忘记刚看到的填字游戏的线索,经常在信誓旦旦地向妻子作出保证后却忘记要去商场购买何种物品。

与此同时,我又搞不懂为什么我能很容易想起大学时代经历的一些琐事,如《物种起源》是1859年首次出版,但却很容易忘记牙医的电话号码。又如,时隔多年之后,在伦敦东北一个地铁站,我一下子就认出了高一时储物柜与我相邻的那个女子,但是当我在学校附近的酒吧遇到上一学期选修我课程的学生时,我却怎么也对不上号。

由此可见,记忆的能力实际上根本不能与摄像机相提并论。具体说来,人类的感知力和注意力存在各种局限,记忆在很大程度上要受到这些局限的影响。我们实际上根本无法处理我们每时每刻不断接收的海量信息。仅仅是靠看到、听到或者闻到某些东西,我们并不能产生具体的记忆,事后也很难回忆起这些事情。

 

对记忆的依赖可能面临诸多问题,我们不仅难以理解有些事情的含义,而且会经常忘记一些事情;与此同时,我们对客观事物的记忆会受到动机、期望和经验等因素等影响。因此,对同一个事件,不同的人往往会形成不同的记忆。

记忆形成之后,并非稳定不变,而经常会发生程度不同的改变。记忆的构建过程,非常类似于拼图游戏:我们集齐所有的拼图碎片,然后基于我们的背景知识、预期和信念将它们在空白板上拼接起来,直至形成完整有用的拼图。但当我们试图回忆某些事情时,我们并非只在记忆仓库中盲目地寻找记忆碎片,而是一边去搜寻记忆,一边去编排各种记忆碎片。

……

在许多案件中,虚假的记忆并不是凭空捏造,而是契合我们的预料或者预期并合乎逻辑的事实描述。我们可能会记起曾经对某个同事最终失败的项目提出过质疑,或者记起曾经在某晚目睹的醉酒驾车事故中听到驾驶员含糊不清的谈话。这些联想出来的所谓“记忆”,为我们提供了有价值的事实描述,并且促使我们对希望相信的事情形成内心确信。

如果我们认真研究这些实验结果,就会发现,人们对事件记忆的准确性只有80%左右。换言之,约有1/5的细节信息都是错误的。不过,问题不仅在于我们对事件的记忆存在错误,还在于我们对自己的错误记忆非常确信。一项研究显示,约有1/4的虚假记忆曾得到完全的确信。你应当还记得,被害人在辨认出约翰·杰里米·怀特时,内心“几乎完全确信”他就是作案人。她为什么会犯这样的错误呢?基于“后见之明”,有些原因是显而易见的。她当时已经是74岁的高龄,其在遭到攻击时并没有佩戴眼镜。现场室内唯一的光亮来自隔壁橱柜昏暗的灯光。作案人离开现场之前,丢给她一个枕头并警告她:“拿着这个枕头挡住脸,在我离开之前不许拿开。”研究显示,证人的视力、年龄、观察时间和距离以及现场亮度等因素,都会影响证人记忆的准确性。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页  数:372

印  次:1

版  次:1

开  本:32开

纸  张:胶版纸

正文语种:中文、英文

加载页面用时:46.8747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