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婚姻中的陌生人(精装)
婚姻中的陌生人(精装)


婚姻中的陌生人(精装)

作  者:[塞尔维亚] 埃米尔·库斯图里卡 著

译  者:刘成富、苑桂冠

出 版 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10月

定  价:55.00

I S B N :9787533953768

所属分类: 小说  >  外国小说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 20本书推荐  (全部13个)

TOP内容简介

  《婚姻中的陌生人》是两次荣获戛纳金棕榈奖的导演库斯图里卡的小说集。作家余华作序推荐。小说集收入六篇中短篇小说:《多么不幸》《最终,你会亲身感受到的》《奥运冠军》《肚脐,灵魂之门》《在蛇的怀抱里》《婚姻中的陌生人》,这六篇小说聚焦于巴尔干年轻人在动荡的社会中生活和成长的经历,围绕他们的旅行、冒险、家庭、爱情等人生主题展开。库斯图里卡电影中的经典元素都可以在他的小说中找到:蒙太奇式的场景转换、充满灵性会说话的动物、疯狂的冒险经历、随时被战争打断的生活、浪漫热烈的爱情……库斯图里卡的叙述和他的想象一样自由,在一个个关于巴尔干少年成长的故事中,讲述着生命的奇迹。


TOP作者简介

  埃米尔·库斯图里卡(Emir Kusturica),塞尔维亚电影导演、编剧、音乐家,曾两次斩获戛纳金棕榈奖,世界上最伟大的电影艺术家之一。库斯图里卡于1954年出生于萨拉热窝,1981年首次执导剧情片《你还记得多莉·贝尔吗?》赢得了该年度的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处女作奖金狮奖。第二部剧情片《爸爸出差时》(1985年)斩获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1995年凭借电影《地下》再次获得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库斯图里卡执导电影十余部,并在多部电影中担任编剧。《流浪者之歌》《亚历桑那之梦》《黑猫白猫》《生命是个奇迹》等影片多次在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柏林国际电影节等揽获奖项。

  最新执导电影为《牛奶配送员的奇幻人生》,电影原著小说即收入《婚姻中的陌生人》的中篇小说《在蛇的怀抱里》。


TOP目录

埃米尔?库斯图里卡,没有边境的写作    1

——中文版序/余华  

多么不幸    1

最终,你会亲身感受到的   37

奥运冠军   99

肚脐,灵魂之门  115

在蛇的怀抱里  137

婚姻中的陌生人  181

我写的所有故事都是爱情故事   249

——专访库斯图里卡 


TOP书摘

多么不幸

  德拉甘·泰奥菲洛维奇之所以被谑称为“泽蔻”——小兔子——是因为他爱吃胡萝卜,但也不只如此。他那双大眼睛能够看到特拉夫尼克城b 里鲜有人注意到的东西。1976年3月8号,他背倚街灯,远远想不到自己的人生将要面临怎样的转折。就在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11月29号c 大街上亮起来的霓虹灯时,一个疑问使他愁苦无比:五年来,为什么他的父亲总是记不得3月9号是他的生日呢?他的父亲,斯拉沃·泰奥菲洛维奇,这个因为赖了朋友三十平方米的小石板和十公斤的胶水而“名声在外”的一等上尉,并不知道怎么办!

  与他年纪相仿、住在同一条街上的男孩子们正在踢球,军官们也正为3 月8 号南斯拉夫人民军a 之家的舞会做准备。泽蔻把视线从路灯上移开,转而投向十字路口和铁路桥。

  “唉,”他心想,“要是我能让3 月9 号从日历上消失,那我的生活就会轻松多了。”

  然而,他的痛苦并不仅限于此。看到小面包包装袋、褶皱的烟盒,还有各种各样的垃圾被人从车窗里抛出来,他感到完全无法忍受。可偏偏这个时候,泽蔻看见一辆菲卡b 以六十迈开外的速度窜了出来,毋庸置疑,还顺便奉送了一份令人不怎么愉快的“惊喜”。车上的人要么会冲他大骂:“臭基佬,看什么看?!”要么用粗言秽语对他一番狂轰滥炸。车喇叭一阵鸣响之后,从蝴蝶门车窗里伸出一只手,手中挥舞着一个空盒子,盒子上面写着“支气管,咽喉的清理工!”

  “蠢货,你干吗要弄脏我的地盘?!”

  泽蔻一只手狠狠地挥舞着那个盒子追着车跑了一阵儿。这一路上,他还捡了些其他的破烂儿,一并塞进一个大些的箱子里。可是,想起以前也正是在这个十字路口,还遇到过比现在更糟糕的事情,他渐渐平静了下来。

  1975 年以前,驾驶员西罗,总会开着火车从这铁路桥上经过,他按响火车头的汽笛,排出一股掺杂着煤烟的蒸汽。在风的作用下,一眨眼的工夫,晾晒在周围的衣物又变得脏兮兮的了。特拉夫尼克城的阳台上怎么能是这样的呢!泽蔻不愿接受。还有些日子,就在西罗用烟熏遍整条街的时候,偏偏还有几只手顺着车窗往外扔垃圾!

  怎么办?是该下楼去清理街道呢,还是冲到阳台上把晾晒的衣服收进屋子?

  泽蔻总能在最糟糕的时候做出最好的选择。

  他先丢下垃圾不管,赶忙冲到阳台上把被单和父亲的衬衫都收起来,这样一来,就可以免得母亲白白生气了。而至于街口的清洁问题,则是以后的事。

  有的时候,风会让他措手不及,垃圾都被风裹挟到拉萨瓦城里,这让他很抓狂。春天,沿河的树杈上挂着五颜六色的塑料袋,这景象着实令他无法忍受——这总能让他回想起彼得·梅萨瓦兵营的墙,他父亲曾在那儿服役。于是他带着根木棍,冲过去把那些树杈叶簇一顿搅和。那些塑料袋子非但没掉下来,反而被扯得乱七八糟,缠得更紧。于是,他愈发猛烈地一通敲打,直到那些树枝都被打断了。

  “如果有人看到我,”他心里思量着,“肯定会把我当成疯子!”

  虽然泽蔻的生活是痛苦的,但是也会有甜蜜的部分。还好,他有一位知己可以倾诉衷肠。

  泰奥菲洛维奇家住在一栋五层高的公寓楼里,他们家楼下有个地下室。地下室里放着一个废弃的浴缸,里面扑腾着一条鲤鱼,是上尉特意为了十二月的斯拉瓦节a 买的。浴缸上方的水泥墙上钉着一块小木板,上面用粉笔写着:“多么不幸。”

  泽蔻的哥哥戈岚,整天眼巴巴盼望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拿已故的父亲起誓,这让他成了11 月29 号大街上的红人。要想达成这个愿望,当然得等到斯拉沃上尉过世了。在跟弟弟的对话中,戈岚毫不掩饰这个关于父亲的阴暗念头让他变得有多激愤。

  “赶紧断气吧,老东西!”

  但是,泽蔻并不像他的哥哥那样暴戾。

  “你看,他想得多周到,”他回答道,“刚到三月,他就把十二月要用的鱼搞到手了。多棒啊,不是吗?”

  “你可真会说笑……就是因为不要钱,他才弄来的。”

  “不要钱……怎么可能?”

  “小菜一碟。他和一个士兵的老爹串通好了,让当儿子的回诺维萨特过周末!你,我的小弟弟,真是啥也不懂!”“什么?!”

  “为了弄到不花钱的玩意儿,他可是连屁股都会卖!”

  泽蔻确信四下无人,偷偷摸摸潜入地下室。他重新关上地下室的通风窗,戴上一个面罩。在浸入浴缸之前,他插了根透气管在嘴里。他把头浸在水里,然后是身子,唯独两只脚还露在外面,抵着浴缸的边沿。就在这时,米莉迦娜·加西斯,社会主义共和国的先锋、波黑国际象棋冠军,也进了地下室。这个场景对泽蔻而言再熟悉不过了。黑色的直发被精心梳成豪迈王子的式样,苍白的面庞中央,一双午夜蓝色的眸子。正是这双眼睛,在接来下的半个月里时刻凝视着她。只是她不知晓这个男孩和这条鱼互相说了些什么。米莉迦娜陷入无尽的猜测之中。小木板上既然已经写着“多么不幸”了,还能怎样呢?然而,让这个聪明的小姑娘屈服的,可不仅仅是好奇心。连续几日,她时刻关注着泽蔻,满怀爱慕而又谨慎。她甚至常常追寻着他的足迹走遍特拉夫尼克城的大街小巷!只要他一出现,她就为他着了迷。她的双眼有多渴望见到他,心中就有多害怕见到他。这个恋爱的人儿,甚至都日渐消瘦了。而这段时日内,泽蔻则一如既往地向他的大鱼诉说心事。鲤鱼只会时不时张张嘴,示意已经完全明白了他的话。泽蔻曾向他的父亲说起,他在俄文小说《切文古尔镇》上看到过,一条鱼儿缄默不语并不是因为它愚蠢。

  “对于人类来说,”他父亲回答,“可不一样。只有那些蠢货才会沉默不语。鱼没有任何理由喋喋不休。它一言不发是因为它知道一切;而并非像有些人以为的那样,是因为它无话可说又很愚蠢。”

  “在我们家,”泽蔻向鲤鱼解释道,“活着真累。戈岚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我们的父亲快点儿死。而我的父母呢,他们二人剑拔弩张。我母亲曾对父亲说,她只等着孩子们长大成人,之后就把他一个人丢在那儿,独自远走高飞,连地址都不会留给他,因为他只知道顾自己。而我呢,我的看法有些不同。我认为父亲是个正直的人。你要知道,鲤鱼,这很滑稽:表面上看,他简直就是神;可实际上,他就是个可怜的人。他就像士兵的床铺,表面上看似方方正正、整整齐齐,可下面的床垫几经虫蛀鼠咬,早已变得稀烂了。我的头脑中何尝不是这样,一切都变得破碎,就像有一只老鼠钻进了奶酪里。”

  米莉迦娜走得很及时。通常,在交谈结束的时候,鲤鱼总会跃出水面几回,这让泽蔻深信它也同样因为有人陪伴而感到幸福。

  “大地回春三月天。”长辈们总是会在初雪渐融之际说道。这话是对是错,无关紧要,但是在波黑,总有一大群人无法忍受从冬到春的骤变。泽蔻讨厌三月。他早就明白:都是因为3月8 号的妇女节,大家才会忘了他的生日。然而,午饭期间,泽蔻又挑起已经平息下去的话端:

  “为什么没有属于男人的节日呢?”他问母亲阿依达。

  “因为对于男人们来说,每天都是过节。”

  “可又为什么偏偏是3 月8 号,而不是别的日子?”

  “为了让斯拉沃忘了你的生日!”戈岚哂笑道。

  今年还是一样,泰奥菲洛维奇一家要在3 月8 号举行隆重的“家庭游行”。阿依达和戈岚一言不发,他们坚信这会是最好的选择:他们的话越少,斯拉沃就越少有机会强词夺理大肆说教!突然,泽蔻从斜堤上小跑下来蹚进萨瓦河a 里。他在河中央站定,水刚及脚踝。他希望借此引起父亲的注意。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精装

开  本:32

加载页面用时:46.8747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