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道网-中国专业的出版与数字出版产业门户
 您现在的位置:Fun书 > 看风的孩子,谢谢你成全了我
看风的孩子,谢谢你成全了我


看风的孩子,谢谢你成全了我

作  者:戈娅

出 版 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9月

定  价:48.00

I S B N :9787559811110

所属分类: 家庭教育  >  亲子关系    

标  签:

[查看微博评论]

分享到:

TOP好评推荐   [展开]

TOP内容简介

2017年,一篇名为《带自闭症儿子移居大理的单亲妈妈,竟说自己很幸运》的文章爆红网络,故事的主角正是本书作者戈娅和他的儿子。这本书讲的也正是这个单亲妈妈带着自闭症儿子共同成长、探寻生命意义的故事。

本书书名为《看风的孩子,谢谢你成全了我》,其中“看风的孩子”指的就是作者患有自闭症谱系的儿子火娃。说法源自某一天火娃认真地看着窗外,作者问他看到了什么,火娃回复的是“看到风了”——他看到的不是花、不是树,而是风。得知孩子患有自闭症后,作者有过挣扎、痛苦、逃避,但最终,她选择了踮起脚尖直面苦难,由此与孩子得以相互护持。

作为一个妈妈,作者经历了非常多的育儿困境、亲子矛盾、家庭变故,这些焦虑既是因为孩子的自闭症,也可以从侧面反映当下大多数人尤其是广大女性的育儿困境。作者从我和自己、我和孩子、我们和你们、我们和世界四个维度讲到了广大家长在育儿过程中会遇到的主要方面。同时,读者从书里看不出一丁点的消极悲观,相反,书里处处是幽默、满满的都是笑点。正是通过这种轻松有趣的笔触、笑中带泪的故事,作者不仅贡献了如何在生活中带领特殊孩子成长的具体方案,更探讨了很多不仅在特殊家庭,而是在所有的家庭都会共同遇到的挑战,将为广大在育儿焦虑中穿行的家长提供帮助。


TOP作者简介

戈娅

专栏作家,曾在重庆《新女报》做了11年的主编,出版过三本专栏合集:《爱是一场荒野求生》《你若不勇敢谁替你坚强(婚姻版)》《情意绵绵刀》。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目前带着自闭症儿子定居大理,实践特殊治疗教育。


TOP目录

第一章 我和自己:不管在哪里,都是和自己活在一起       

千万别叫我励志妈妈   

任何不一样的生活,只是一个不一样的日常   

一切为了孩子?不,大人的需求才是应该首先被满足的   

只有房间知道   

“活在当下”到底是什么意思   

未来的困难无法现在根除,但自信可以让我们穿越无数黑夜   

原生家庭:和解与重建   

第二章 我和孩子:我做特殊妈妈的这些年       

带一个自闭症的孩子是一种什么体验   

教育只能顺势而为,最终是孩子成全了大人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没有小孩真的喜欢一个人待着吧   

我们对孩子说的“不”太多了   

孩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如何应对孩子的“坏情绪”   

你要明白:有些事孩子是真做不到   

不严厉,则温柔无意义   

如何正确地“殴打”一个孩子   

爱好真的可以培养吗   

没有哪个孩子是不爱学习的   

担心是一种可怕的负能量    

没有“连接”的一切关系,都是虚无   

变成孩子,才能进入孩子的奇妙世界   

第三章 我们和你们:这些年,你们过得好吗       

那些只能自己穿越的黑暗通道   

当“大麻烦”降临,“想得开”就够了吗   

生而为人,你不需要“那么”抱歉   

当我们在谈“坚强”的时候,证明我们已经被消耗得很惨了   

当抱团取暖的时候,我们要警惕的事   

给二胎妈妈们的几个建议   

第四章 我们和世界:世界是所有人的       

法器一般的儿童   

请不要轻率地给别的家长建议   

不看轻也不看重,这样就很好   

如果总能看到美好,你的世界就是美好   

接纳他人的意义,是不惧怕成为“少数人”   

自从遇到你,此后我爱上的所有人都很像你   

一切教育的目标,都只是为了让我们“生活”得更好   

后记:一封写给自闭症儿子的信       

附录:治疗教育笔记分享     


TOP书摘

担心是一种可怕的负能量 

写这篇文章的今天,发生了两件小事。

首先是午饭的时候,火娃试图拿一根筷子戳进一截玉米的芯里,这截玉米好像有些顽强的样子,他戳了一下没戳动。我爸赶紧伸出手去,说:“拿来,我帮你。”

我当然是马上制止,说:“让他自己来,他可以的。”

可是我爸不依,他说:“他戳不进去,这样很容易戳到手的。”

我当即有些火起,因为这样的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是很多很多很多次。就在刚刚准备吃饭的时候,火娃明明需要去拿自己的碗——我们家是早早就定下规矩的,吃饭的时候每个人自己去拿自己的碗筷,自己盛饭。火娃已经做得很好了,可是我爸非要跑到碗架那里给他拿碗,被我制止过一次,却还不离开,还要守在碗架那里,指着一个碗说:“你拿这个。”

那时我已经有些生气了,现在又接着来第二次。怎么同样的话需要说那么多次,而且一点儿进步都没有呢?于是,我几乎是严厉地说:“他可以的。即便他不可以,他也会自己来求助。什么都帮他做好,你看他到底还能学会什么?”

说完了我又觉得,当着孩子的面去争论,这样不好。默默地告诉自己,下一次,火再大也要记得好好说话。还好火娃一副根本就不管你们在说啥的样子,他认真地一遍一遍去戳,实在戳不动又忍不住想吃的时候,就先拿着啃几口解馋,然后接着戳。最后,他终于戳好了,开心地举着那截玉米说:“好大一个棒棒糖!”

我妈则是个非常热爱学习的人,尽管有时候也会犯照顾过头的病,但只要我一个眼神,她就了然并反省:对对对,我错了。在我妈那里,我甚至不需要告诉她要如何做才是对的,我的示范她都能完全接收。

第二件小事就是关于我的示范。那天外面下着雨,火娃还是有点想去天台,于是他跑上去,一会儿就湿淋淋地跑下来了。

我妈刚要起身,我在她还没来得及说话的时候,赶紧迎上去站到火娃面前,笑着说:“哇!你好像一个落汤鸡哦!你去淋雨了吗?”

看到我的表情,火娃就从最开始的略显紧张到一下子放松下来。他满脸笑地大声回答:“是!淋雨啦!”

“淋雨好玩儿吗?”

“好玩儿!”

我摸摸他的头:“你的头发全打湿啦!”然后又指着他的裤子引导,“还有……”

他马上接话:“裤子也打湿啦!”

“是什么感觉呀?”我摆出一副很期待、很想知道的样子。

他轻轻地摇晃了一下头,像是在好好体会头皮的感觉,最后终于找到词语:“凉凉的!”

“哦,原来是凉凉的呀,谢谢你跟我分享!快去擦擦吧,去找外婆。”

他蹦蹦跳跳地跑到外婆面前,献宝一样说:“外婆,我的头发打湿啦!”于是我妈带着他去拿干净的毛巾。如果我没有迎上前去,我很清楚我妈要说什么,肯定是“怎么下雨了还上天台,你这样会感冒的!”之类的。

可是,在我看来,这是根本不值得担心的事情。毕竟,火娃根本没有蠢到要一直淋雨,直到把自己淋感冒的地步。而且,我相信,一个心情愉悦、身体健康的孩子,是不会因为淋了一点儿雨、吹了一点儿风、光脚踩在地上受了一点儿寒、流了汗没有及时擦或者少穿了一件衣服……就生病的。

即便真的生病,那也是一种体验,身体会自我疗愈。大多数时候,我们大人的担心显得太多了。有时候,我们的担心是在传播一种可怕的负能量,说是“诅咒”也不为过。

在这两件小事里,我爸的担心其实就是在跟火娃说:“你很无能,你不行,你连拿筷子戳一根玉米都做不到。”我妈的担心则在传递:“你的身体很虚弱,你是一个不健康的孩子,你甚至没有资格去体验雨水落在脸上的感觉。”

火娃长久以来的自卑心,就是这样日复一日在家庭和机构里被过度担忧、过度照顾、过度管束、过度训练造成的。那是我后悔已经无用的事。我只能告诉自己,往事不可追,一切都要以他的当下为起点重新出发。

辞职来到大理陪伴他生活后,我最想做的事,就是一点点重建他的信心。我要在每个生活的细节中潜移默化地告诉他:“你可以,你比你自己以为的还要厉害很多呢。”

记得有一次,朋友来家里玩,不一会儿她就举着一把水果刀从天台上跑下来,大声对我说:“天哪!你天台的桌子上居然有一把刀!”

我很蒙,说:“这是火娃的刀,人家放在那里,你干吗要拿走?”

用刀,可能在很多家庭里,是大人觉得到了一定的年龄,要正式作为一项任务来训练的。

可是在我们家里,刀就是一个可以随时使用的普通工具。切菜的刀就挂在厨房的墙上,水果刀就插在桌子上的刀筒里。

火娃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用刀了,一开始是他自己不敢用真的刀,他用玩具刀。大概到 2岁,他觉得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手了,就开始用真的小刀来切菜、切水果玩儿。

印象中,他很小心,因为用刀而受伤的次数应该没有超过 3次吧。即便真的受伤,大人也根本不用大惊小怪好不好?真的,多大点儿事……我甚至感觉其实他是很不介意受一点儿小伤的,因为他会忍着疼,带着一点点的小欣喜跑过来找我:“我受伤了!拿个创可贴来!”

现在,他每次到我的工作室,就会帮我检查刀是不是收拾好了——我总是把裁纸刀打开,然后不关上,他会帮我收起来。

从他出生开始,我们家就没有为他做什么变动。热水瓶没有刻意放在他拿不到的地方,桌子的尖角没有包裹过,插头的孔没有被堵上。就这样,他从小的安全意识反而特别强,喝过一次烫嘴的水,自然就会知道同样装着热水的瓶子是不能碰的;在尖角上蹭过一次,就知道奔跑的时候要小心,不要撞到桌子;外婆教他插头里面是“电老虎”,碰了就会死,他就再也不敢动了,每次要他帮忙插插头,他都小心得不能再小心。

因为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家庭。被过度掩护起来的家庭,不是真实的世界。真实的世界充满了很多的危险,不让孩子去自然面对,其实戳中的是活在习惯性担忧中的大人。

我们如何让孩子去适应这个世界呢?难道要每到一个地方,都先巡视一遍,先排除任何可能的危险吗?那样,我们会越来越难把孩子带出门去,比如,来我们家就很危险,因为你不知道火娃会暂时把他的刀放在哪里。

不管对大人还是孩子来说,这样活着都太紧绷、太辛苦了。

那位看见刀就大呼小叫的朋友,还做过一件让我瞠目结舌的事。一起带孩子旅行时,我们住在同一间屋子里。进门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开始推沙发——把沙发推到床边。

我奇怪地问:“你推沙发干吗?”

“挡住,我怕他半夜睡着了掉下来。”

我当时真的是惊诧莫名,因为她的孩子已经快 10岁了,而且是个身体非常强壮,各方面能力也非常好的男孩子。

这个要挡着床的动作,我一直以为孩子一旦超过 2岁就不需要做了。因为火娃即便掉到床下,也会迷迷糊糊自己爬起来继续睡,如果是裹着被子掉下去,甚至可以在地上继续睡。有时候他在床上玩着玩着掉下床,我们会哈哈大笑,笑到他也不好意思地跟着哈哈大笑。

我不想过度保护他,我不想让他下意识地感到自卑:都是因为我很没用吧,所以你才要这样保护我。这是一个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

我想,每个成人,都不希望别人为自己担心太多吧?所以才会总是对父母“报喜不报忧”,因为我们都知道,父母的担心会对我们产生多大的心理负担,明明知道那是爱的一种表达方式,可就是会觉得,他们的担忧,其实是对自己的一种不信任——不相信你能处理你面对的事业上的挫折,也不相信你有能力去解决婚姻中和另一半的矛盾,甚至不相信你身为一个成人,能把自己喂饱,能把家里打扫干净,能自己加减衣服。总之,你会觉得,担心是因为他们根本不相信你是一个面对问题有能力去解决的人。

担心同时也是一种控制。没有人愿意一直活在他人以照顾为名的监控下,特别是自我还不够强大的特殊孩子。过多地让他们成为我们大人的控制焦点,会让他们焦虑莫名。他们和所有的人一样,需要很多自己独立、安静的时间和空间。

这样反推回来,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对自己的言行更有觉知?还有什么理由不学会控制自己的担心?

不要用担心去诅咒孩子,不要让他们觉得“我不能、我不行、我不会”。比那个更重要的,是一点儿一点儿教会他们面对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一点儿一点儿让他们有自信心,一点儿一点儿地练习去信任他们,然后一点儿一点儿地学会放手。

带领一个特殊孩子的“不担心、不诅咒”,反映在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上。对我来说,是控制住自己的手和嘴巴,学会“安静地转头走开”。

扔给他一堆衣服,不管里面有没有需要翻过来的衣服,然后离开,万一穿出来时穿错了,那就脱下来,再指导他如何穿对。

他的小飞机落到了树上,拿不下来,沮丧得要哭。我看到了,可是他自己不求助,我就当作没看见,让他不管爬树也好,拿棍子去戳也好,先自己来。求助了?那我就教他爬树,教他去找棍子戳。

他在一楼门外的台阶上玩的时候(门口是一条小马路),或者是他在天台玩耍的时候,控制住自己时不时去看他有没有危险的欲望,因为我知道他已经有足够的安全意识了。


TOP 其它信息

装  帧:平装

页  数:272 页

开  本:16

加载页面用时:46.8744
关闭